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竹汝 陈亮:论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的内在逻辑

更新时间:2022-05-07 22:40:49
作者: ​程竹汝   陈亮  

  

   【摘要】: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揭示了人民民主的本质属性和全过程实践特征相结合的历史必然性,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规律认识的深化,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体现了历史逻辑与理论逻辑、实践逻辑与效能逻辑、话语逻辑与系统逻辑的辩证统一。它在总结历史规律、发展民主理论过程中孕育;在人民民主实践、提升民主效能中发展;在立足系统思维、构建中国民主话语中升华。

   【关键词】:全过程人民民主;内在逻辑;政治建设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面临的主要任务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开启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继续前进。以人民民主为核心价值的政治建设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题中应有之义。在新时代的政治建设上,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指出,“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积极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健全全面、广泛、有机衔接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构建多样、畅通、有序的民主渠道,丰富民主形式,从各层次各领域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使各方面制度和国家治理更好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1]39概而言之,全过程人民民主构成新时代政治建设的重大理念和发展战略。

   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属性。2019年11月2日,习近平首次提出“全过程民主”的重大理念。他指出:“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2]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进一步强调,“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3],将“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作为新时代政治建设的重大理念。如上所述,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又将“积极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作为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重要构成。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对民主这一人类共同价值的理论和实践探索成果,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建设的核心范畴。它揭示了人民民主的本质属性和全过程实践特征历史性结合的必然性,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规律认识的深化,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体现了历史逻辑与理论逻辑、实践逻辑与效能逻辑、话语逻辑与系统逻辑的辩证统一。它在总结历史规律、发展民主理论过程中孕育;在人民民主实践、提升民主效能中发展;在立足系统思维、构建中国民主话语中升华。

   一、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在总结历史规律、发展民主理论过程中孕育

   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是人类民主发展、我国人民民主发展的历史逻辑与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逻辑的辩证统一。它既是对人类民主发展历史规律、我国人民民主发展历史经验的高度概括;也是对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继承与发展。

   (一)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是对人类民主发展历史规律、我国人民民主发展历史经验的高度概括

   首先,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是对人类民主历史规律的概括性认识。人类民主发展的理想和愿景是真正实现人民的统治。从词源来看,古希腊语“demokratia”是民主“democracy”一词的来源,民主的本意,是指人民的统治或人民的政权。实现人民的统治,内在地蕴含着人民在政治生活中的主体性。马克思很早就指出,所谓民主制实质上是“人民的国家制度”,他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指出,“在民主制中,国家制度本身就是一个规定,即人民的自我规定。”[4]历史表明,所谓民主无非是政治共同体中保证公权力与民众集体意志适应性的理念和制度。然而,近代以来,作为资本主义世界政治结构的民主政治,实践中将原本蕴含“人民统治”、人民主体性的民主改造成为“人民选择统治者”的民主,“人民”变成了“选民”,“民主”变成了“选主”。[5]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民主蜕变为“形式民主”“选举民主”“党争民主”。人民在政治上的主体性是民主的本质特征,脱离人民主体性的西式民主显然偏离了人民的统治这一理想和愿景。

   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在不同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实现这一共同价值的途径、制度必然有所不同。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无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还是政治建设的战略和实践,人民民主都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力图实现的政治价值和目标。“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总结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正反两方面经验,强调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不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成功开辟和坚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为实现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确立了正确方向。”[6]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其核心要义在于真正实践人民当家作主,在民主制度和实践上,践行人民主体性。通过广泛的人民有序政治参与,将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政治过程的各个环节贯通起来,使人民民主发挥“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政治作用。如果说政治生活的人民主体性反映着人类民主历史的规律性的话,那么,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及实践就是这一规律在当代中国政治生活的生动体现。

   其次,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对我国人民民主发展历史经验的科学概括。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把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一出发点和落脚点作为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从工农民主到人民民主再到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历史发展脉络清晰可见。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从城市转战农村,开辟革命根据地并积极探索工农民主政权建设。这一时期的工农民主,是指根据地的工人、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结成联盟作为政权主体的民主。[7]随着革命阶段、革命性质、革命任务的不断变化,工农民主不再局限于工人、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而是拓展至民族资产阶级以及其他反帝反封建人士等。内涵更为丰富、主体更加包容的人民民主成为党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方向。毛泽东在《青年运动的方向》一文中把这一时期的中国革命称之为“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人民民主革命。”[8]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我国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并把人民民主的原则落实到人民代表大会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人民民主有了较为完备的制度保障。

   改革开放新时期,在总结过去社会主义民主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不断推进人民民主的制度化、法制化,进一步夯实政治生活中人民主体性建设成为这一时期的政治主题。邓小平指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9]这一时期,伴随着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进程的深入推进,更为完备的制度体系有力地保障了人民民主在国家政治生活、社会生活的实施。同时,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政策及其落实,以及个体户、私营企业主、社会组织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等新社会阶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政治地位的确立,人民民主的主体范围不断扩大,迄今已扩大至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拥护祖国统一和致力于中华民族复兴的爱国者。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人民民主及其实践形式进入“成熟和定型”新阶段。党的十八大提出“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成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内容。党的十九大强调:“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10]36习近平进一步指出:“社会主义民主不仅需要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需要完整的参与实践。”[11]64

   从人民民主历史性展开的过程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所蕴含的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必然性与广泛有序政治参与的统一,构成全过程人民民主理论概括的现实基础。“广泛有序政治参与的实践形式,从政治过程上讲有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从结构讲有基于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广泛多层制度化的协商民主制度、以及嵌入到我国政权体系中的信访制度等形成的组织化的参与形式。”[12]全过程人民民主意在通过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制度安排和实践形式,将人民当家作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由此可见,从工农民主到人民民主再到全过程人民民主,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进程中对中国式民主发展规律的认识不断深化,体现了对我国人民民主发展历史经验的高度概括。

   (二)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是对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继承与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围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人民民主、怎样坚持和发展人民民主这一重大时代课题,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是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同中国民主政治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深化了对民主政治发展规律的认识,是对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继承与发展。

   首先,对人民主体性的强调是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本质特征和基本逻辑。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是这一本质特征同中国民主政治实践相结合的理论概括。马克思主义认为,民主的本质是具备真实性的人民当权。马克思曾指出:“民主的”这个词在德语里意思是“人民当权的。”[13]离开了人民当权,所谓的民主就会充满诡诈、欺骗、幻想。在批判资本主义民主的虚假性时,马克思指出:“民主是什么呢?它必须具备一定的意义,否则它就不能存在。”[14]“在民主制中,国家制度、法律、国家本身,就国家是政治制度来说,都只是人民的自我规定和人民的特定内容。”[15]民主是人民的自我规定,亦即民主的现实内涵都是由人民赋予的。恩格斯在致伯恩施坦的信中指出:“民主这个概念,每次都随着人民的变化而变化。”[16]民主的意义不在于环节的多少,而是取决于人民的内在规定。“在民主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具有与它本身的意义不同的意义。每一个环节实际上都只是整体人民的环节。”[17]39马克思主义人民主体性的思想,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思想基础。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就是把人民主体性原则“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落实到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各领域各方面各环节,把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

其次,相对于其他的民主理论,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特别强调民主的真实性。马克思指出:“一切国家形式都以民主为自己的真实性,正因为这样,它们有几分不民主,就有几分不真实。”[17]41在将民主的真实性作为判断国家形式的民主程度的参照时,马克思对资产阶级标榜的民主进行了深刻地批评。他指出,资产阶级所谓的普选制不过是“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当人民的假代表。”[18]由于资本主义民主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基础上,不管资本主义民主如何标榜“人民主权”,最终改变不了“所谓的民主”作为资产阶级统治工具的定位。列宁也曾指出:“资本主义社会里的民主是一种残缺不全的、贫乏的和虚伪的民主,是只供富人、只供少数人享受的民主。”[19]与资本主义民主虚伪性形成反差的是,无产阶级所追求的民主必须具备真实性。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真实性是全过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的显著特征。习近平指出:“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关键在于是不是真正做到了人民当家作主,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更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参与权;要看人民在选举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口头许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3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