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罗欢欣:论琉球在国际法上的地位未定

更新时间:2022-05-05 23:40:00
作者: 罗欢欣  

  

   内容摘要:琉球在历史上曾是中国的朝贡国,1879年“琉球处分”的效力之争是琉球地位成为问题的最早源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琉球于1945年即作为“敌国领土”从日本剥离并被美国为首的“盟军”进行战时的“分离性占领”,进一步被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规定为“潜在的托管领土”,其主权地位进入不确定状态;1971年,美国和日本私自签订非法的《琉球与大东群岛协定》,美国虽然据此将“施政权”单方“让渡和移交给日本”,但该条约不但存在非法和无效性,其内容也不涉及对琉球主权的处理。1972年后,日本虽然在琉球“施政”,但它不但对琉球缺乏合法的“施政”依据,更无“主权”层面的法律依据可言。鉴于琉球在国际法上存在领土地位不确定的问题,其地位的最终处理,有必要按照国际法回到《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和国际多边处理机制下来。

   关键词:琉球主权 冲绳  旧金山和约 领土战后安排  琉球与大东群岛协定

  

   引言

   近年来,钓鱼岛争端持续升温,琉球地位问题日益受到关注。其中,舆论与媒体关注的时间点可以追溯到2005年。该年8月,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唐淳风在接受中国评论通讯社专访时将东海问题与琉球问题联系起来,他指出,“日本挑战东海、钓鱼岛,要争的是琉球……中国应该据理争回琉球;争回琉球,就不再有钓鱼岛、东海问题了”。[1]同月,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徐勇在《世界知识》杂志发表短评文章《琉球谜案》,提到“琉球王国变成日本的‘冲绳县’,是军国主义侵略的结果;战后日本从美国手中接收琉球群岛,同样缺乏国际法依据”,“从主权归属的合法性考察,‘琉球地位并未确定’”。[2]2010年9月7日,中日在钓鱼岛海域的撞船事件发生后,《环球时报》连载了几篇质疑琉球地位的文章。[3]之后,香港的诸多媒体也提出了钓鱼岛问题应与琉球主权联系起来探讨。[4]

   传媒报道凸显了人们对琉球问题的关切。然而,琉球的地位在法律层面究竟如何?“琉球地位未确定”这样的假设与追问在国际法上是否成立?已有研究成果中,从历史、政治或国际关系的角度分别探讨琉球与钓鱼岛问题的著作、文章不在少数,[5]但从国际法的角度专门分析琉球地位或涉及到琉球地位的文章,直到2012年6月以后才开始出现。[6]并且,这些已发表的成果对琉球地位问题的分析尚欠深入,特别是对战后琉球问题的演变过程缺乏较清晰的梳理,对琉球问题产生的一些关键环节缺乏关注与探讨。琉球问题作为一个重大现实案例,其法律分析不能脱离事实基础。为此,针对已有研究的不足,本文不但在历史(主要是国际关系史)层面进行了较多的资料的收集、整理与提炼的工作,在国际法的理论论证层面,也起到了一定程度的疏遗补漏的效果。

   一、琉球的基本情况及问题的产生

   (一)琉球的名称与来历

   琉球(英译有Ryukyu, LooChoo,Lewchew,Liukiu等)[7]是历史上琉球王国的简称,也是地理上的琉球群岛的简称。琉球群岛又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琉球群岛从广义上讲是西太平洋的一长段岛链,位于台湾岛与日本九州岛之间,呈东北—西南走向,从北到南,共分为北部、中部与南部三段。最北部为大隅诸岛(ōsumi)、吐噶喇列岛(Tokara)和奄美诸岛(Amami),中部主要是冲绳诸岛(Okinawa),南部即先岛诸岛(Sakishima)直到最南端的与那国岛(Yonaguni),这三段岛链加起来统称为琉球群岛。此外,还有大东群岛(Daitō),距离冲绳本岛有349公里远,在明治时期以前一直是无人岛,与琉球群岛一起,被日本统称为南西诸岛(Nansei islands/shoto)。而在英语中,南西诸岛与琉球群岛被一律简称为琉球(Ryukyu)。因北部的大隅诸岛、吐噶喇列岛与奄美诸岛(又被统称为萨南诸岛Satsunan Islands)都属于日本鹿儿岛县(Kagoshima Prefecture),被认为不属于传统琉球王国的范围,故狭义的琉球群岛仅指目前的日本“冲绳县”区域,主要包括中部的冲绳诸岛和南部的先岛诸岛,先岛诸岛又具体分为宫古(Miyako)和八重山(Yaeyama)诸岛,目前的琉球(冲绳)面积大概2270平方公里,人口按照2008年的统计就有137万左右。[8]

   在中国古籍上,琉球之名,多至十几二十几个,有邪久、掖久、益救、瀛洲、夷洲、沃焦、焦侥、周饶、恶焦、流求、流鬼、恶石等,亦称侏儒国、毛人国。[9]琉球国史《中山世鉴》记称:“当初,未(有)琉球之名。数万年后,隋炀帝令羽骑校尉朱宽,访求异俗,始至此国。地界万涛间,远而望之,蟠旋蜿蜒,若虬浮水中,故因以名琉虬也。”[10]不管怎样,关于中国与琉球的关系,即使从隋朝算起至今也有千年左右。[11]还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从近年琉球出土的文物来看,中国人发现琉球,应该有二千年以上。[12]早在公元12世纪,琉球群岛上就建立了封建国家。明朝洪武五年(1372年),明太祖正式发布诏谕遣使前往琉球。从此,琉球正式与中国建立“臣属关系”。琉球国王累世接受中国皇帝册封,派遣使节向中国皇帝称臣纳贡,举国奉行中国年号、正朔,接受中国政治文化和社会经济等全方位的影响。中国与琉球维持宗藩关系达500余年。但中国封建朝廷并不干涉琉球内政,许其自治,琉球“自为一国”。[13]

   (二)琉球地位成为问题的源起

   日本古籍中对于琉球的记载,始自清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新井白石所著之《南岛志》。该书引述中国的《隋书?流求传》末段“大业元年,……三年,隋炀帝令羽骑尉朱宽入海,求仿异俗……因到流求国,言不相通,掠一人而返。明年,帝复令宽慰抚之,流求不从,宽取其布甲而还。时倭国使来朝,见之曰,此夷邪久国人所用也。”[14]新井白石试图以此说明日本(时名倭国)与琉球来往已久的体现。中国历史学家认为,这是因为日本“古无信史,往往附会我国史籍,或加以演绎、或进行伪造,以证明日本与琉球的关系久远”。[15]实际上,日本与琉球真正发生联系是在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明治维新使日本经济得到迅速发展,从而逐步确立军国主义路线,大力推行扩张政策。时值中国清政府内忧外患之际,中国周边领土便成了日本对外扩张的主要对象。[16]1879年(明治十二年)4月,日本天皇政府派出一支450人的军队和160人的警察队伍,前去镇压已有200年历史不设军队的琉球“藩”,把旧“藩王”强行移居到东京,并废除“藩政”,改成了天皇政府直辖的冲绳县(Okinawa Prefecture),[17]这就是历史上的“琉球处分”。[18]此后,清政府立刻向日本提出了抗议,并在美国前总统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的调停下与日本进行过多次谈判,并在1880年与日本达成“分岛加约”的方案,即中岛(冲绳岛)以北归属日本,南岛(宫古、八重山)归属清国,同时修改日清通商条约,增添了允许日本人进入中国内地从事贸易的条款。[19]“分岛加约”案尽管没有最后签约,但双方对约文文本的合意反映了日本的主权意识在当时其实并不及于琉球全境,或者说只对琉球北部有行使主权的意愿。

   之后,中国对于日本在琉球的主权状况采取了不予承认的态度。譬如,1934年4月,在江西省抚州,迫于全国上下对其“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强烈不满,蒋介石发表了题为“日本之声明与吾人救国要道”的讲演,进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日本将我们当作朝鲜、台湾这些地方一样”,“中国又受到了一个最大的侮辱”,“不仅是东北四省的失地我们要收复”,而且,“台湾、琉球这些地方都是我们的旧有领土,一尺一寸都要从我们手里收回”。[20]宋子文担任外交部长时,于1942年11月3日首次召开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关于“战后领土”方面,曾明确表示,“……中国应收回东北四省,琉球及台湾等地”。[21]由此可知,“琉球处分”的效力之争是琉球地位成为问题的开端。直到2012年,琉球人在向联合国大会人权理事会控诉日本时,还提出1879年日本将琉球王国改为冲绳县违反了《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51条的规定,形成对一国代表之强迫或威胁,应无法律效果。[22]

   (三)二战期间琉球受到严重的“差别待遇”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下简称二战)期间,琉球人民伤害至深、牺牲惨烈,“琉球战役”被称为“太平洋最血腥的战役”。[23]早在1942年,在“南海诸岛”[24]受到美国军队的猛烈攻击后,日本军队在撤退中杀死了大量的平民,包括很多琉球人。[25]对于日本统治者来说,冲绳防卫军(Okinawa Defense Troops)的使命不过是延缓盟军对日本的攻击。所以,冲绳本地的安危从一开始就不是优先考虑的对象。[26]在整个战争中,琉球的防御受到极度忽视,日本统治者根本没有针对美国的登陆制定共同的计划或整体的抵抗战略。[27]1944年10月,整个那霸城市的90%就在美国B-29战斗机的空袭中毁于一旦。[28]

   日本在名义上说将琉球视为其帝国领土,但1945年的战争表明日本军队根本没有将琉球人视作日本人。[29]在冲绳战场上,日本军人强奸、怀疑和滥杀平民,以及在投降前后逼迫琉球人集体自杀,使琉球民众受到美国与日本军队的双重伤害,他们用“前有狼,后有虎”来形容当时的绝望境地。[30]在庆良间(Kerama)岛上,日本仅部署了小部分兵力,而部队指挥官却命令700余岛民自杀,以保障“军队的战斗行动不受非战斗人员打扰”。[31]村民们被强迫用自己的家用物品,如斧子、剃刀、锄头、鼠药等杀死家人、邻居,最后自杀。然而,幸存的日本兵却在村民们死后向美国军队投降。[32]美军于1945年4月登陆冲绳主岛后,琉球居民们便躲进家族坟墓、应急洞穴中避难。5月后,绝望的日本官兵们也躲进了这些坟墓与洞穴。日本官兵们不但优先享用仅有的食物,还通常将居民们赶到狭小的、最不安全的区域,甚至为了防止他们所躲藏的区域被发现,而用刺刀杀死哭叫的小孩,或是强迫父母们将三岁以下的小孩掐死。[33]此外,日本兵还强征琉球妇女作“慰安妇”(Comfort Women)。当时的群岛军部共设有130处“安慰点”(Comfort Station)。[34]在“冲绳战役”中,琉球非战斗平民的死亡人数比美军与日本军队合起来的死亡人数还多,[35]平民死亡率是军队战士死亡率的两倍。[36]可见,日本在殖民统治期间,亦是以严重差异于日本本土的待遇来对待琉球的,这些事实均可以视作琉球在二战后的安排中被继续区别对待的由来。

   二、二战后琉球的“分离性处理”与其法律地位未定

   (一)琉球受“分离性处理”的基本情况

战败后的日本随即被盟军占领,并接受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GHQ/SCAP,以下简称“最高司令部”)的管理。实施占领的盟国以美国为首,美国远东军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兼任盟军最高司令部总司令官。1945年8月16日,联合战争计划委员会(JWPC)曾经通过385/1号文件将日本的占领区域分为两部分,其中北海道(Kokkaido)和日本东北部 (Tohoku)交由苏联领导的军队。[37]然而,随着冷战的爆发,以及防止重蹈德国占领区各自为政的局面,该决议又经后面的SWNCC70/5号文件取消。于是,在占领队伍中,除了英国派出不多的部队参加了在本州西部区域的军事占领外,[38]中国和苏联都没有派兵参加,对日占领的实施主要由美国包揽。[39]1947年6月19日的《远东委员会对投降后日本之基本政策的决议》第二部分专门规定了盟军的权力:“对日本进行的军事占领”;“该占领具有代表参战各国之行动的性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2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