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阮炜 寒竹:作为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理论的“新欧亚主义”

——关于“文明”对话之一

更新时间:2022-05-05 15:04:49
作者: 阮炜 (进入专栏)   寒竹  

  

   2022年4月12日,尚道社会研究所所长寒竹老师和湖南师范大学潇湘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阮炜教授共同探讨了近年来与俄罗斯密切相关,且非常重要的一个政治思潮“新欧亚主义”。两位老师一方面分析了作为一种哲学与政治思潮的欧亚主义的来龙去脉,指出了新欧亚主义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同时也探讨了新欧亚主义在地缘政治理论上的基本主张、产生的现实土壤以及其理论上的困境和误区。现征得两位老师的同意,将部分内容发出,以飨读者。

  

   主持人(曹朝龙):阮老师、寒老师好!近几个月来,俄乌战争成为全球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围绕俄乌战争最新进展与未来发展方向的各种讨论和观点非常之多。那么俄罗斯为什么会发动这场战争?除了地缘政治的因素,俄罗斯外交政策的驱动因素中有没有一定的战略思想或主义的指导?如果我们先不谈及当下这场战争,而是从一种更多元、更宽广的视野来看这个话题,比如先从哲学和政治思潮角度去了解俄罗斯的民族、文化属性和国民心态,或许对于把握其国家的发展和演进,包括与西方的互动过程能有一个更为全面的认识。

   所以今天,我们就专门挑选了一个与俄罗斯密切相关,而且是非常热门的一个政治概念——“新欧亚主义”。可以看到,最近“新欧亚主义”这个词在网络上出现的频率非常之高,有人说,“新欧亚主义”决定了俄罗斯的未来,代表了俄罗斯的政治方向。还有人比如像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杜金,甚至将“新欧亚主义”视为继自由主义、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之外的“第四政治理论”,一度被西方学者视为普京的“大脑”。

   下面我们就请寒竹老师、阮炜老师一起来探讨到底什么是“新欧亚主义”,它的核心观点是什么,或者说新欧亚主义的来龙去脉是什么,新欧亚主义的提出到底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恰好,阮老师在他的两本新书《文明理论》、《文明的意志》当中也提到过关于俄罗斯文明的起源和发展,所以今天我们就先有请阮炜老师来给我们分享一下他的观点。

   阮炜:谢谢朝龙的介绍!我们现在十分关注俄乌战争,包括“新欧亚主义”,但是可以将眼光放的更远一些,看得更深一些。我做有关文明的研究,发现俄罗斯作为一个文明,应该说是一个很晚近的现象。在16世纪以前,我们几乎不知道它的存在。西欧至少还有过希腊罗马文明,或者说,西欧更直接地继承了希腊罗马文明。我们甚至还可以把欧洲的文明追溯到两河流域和埃及。但是,俄罗斯好像从无到有一下子就起来了。当然,在此之前,俄罗斯经历了一个东正教化的过程,从野蛮变得文明了,再后来又被蒙古人统治了两百来年。但它真正在历史前台亮相,是16世纪的事。它一出场,领土增长就非常快,到了18世纪,已经扩展到东北亚,甚至跨过白令海峡,据有了阿拉斯加。

   总而言之,它从亚欧大陆西边一个相对偏远的地带,从无到有地崛起,一下子就有极为突出的表现,这对于发展较慢的中国文明而言实在太突然了。说到中华文明,即使我们从周代算起,也有三千二百来年的历史,但俄罗斯文明,从16世纪崛起到现在才四百来年,根本不能比。之前,它可能只是一些部落或部落联盟,最多只是一个早期国家。俄罗斯文明兴起后,所产生的影响力之大,恐怕只能用伊斯兰文明的兴起加以比较。俄罗斯文明的冲击力非常大,它领土增长的速度非常快,但我们不能因此说,俄罗斯人天生具有侵略性。

   俄罗斯之所以能迅速扩展到这么大一个范围,有很多重要的条件。其中最重要的,是地理自然条件。俄罗斯的广袤土地有一个显著特征,那就是,地形地貌和自然条件上惊人的一致。虽有乌拉尔山脉看似把俄罗斯分割成了欧洲部分和亚洲部分两大板块,但实际上,乌拉尔山脉只是一个平均高度仅600米左右的狭长山脉,穿越起来非常容易,并不足以构成一道天然屏障。气候条件同样非常有利于俄罗斯人的东扩。俄罗斯虽然西起波罗的海,东至太平洋,疆域极为广袤,但如此广大的一片土地,却有着相同的大陆性气候,即,夏季短暂而炎热,冬季漫长而酷寒。地形地貌和气候上的一致性,使得俄罗斯人往东拓展,并不觉得有特别大的困难。他们在长达5000英里的一个超长地带感到同样舒坦。

   除了地理自然因素,我认为俄罗斯迅速扩展的一个最重要条件,便是蒙古统治所带来的力量。为什么这么说?从13到15世纪,俄罗斯人被蒙古人统治了两百来年,然后蒙古人被他们推翻了。实际上,蒙古人征服亚欧大陆各农耕区并统治一段时间以后,无一例外都会有这样一种结局:很快丧失了自身原来的动力,被农耕民族推翻。游牧民族一旦占领并统治农耕区,都会失去活力。这是规律。它们建立的政权在中国也被推翻,在伊朗的也被推翻,在俄罗斯同样被推翻。但,俄罗斯正是在推翻蒙古人统治后才迅速变成一个大国强国。今天看来,俄罗斯之所以获得出人意料的力量,原因有两个。第一,是蒙古人统治时期,给俄罗斯带来先进得多的政治理念和制度,而俄罗斯人推翻蒙古人后全盘继承了这些政治理念和制度。第二,蒙古人13世纪在亚欧大陆扩张征服的时候,把中国之前积累的种种先进技术带到了俄罗斯。蒙古人必须靠更先进的技术才能够所向披靡,征服欧亚大陆很大一块地方。俄罗斯人受蒙古人的影响非常之深,包括接受他们更先进的技术。正是在推翻蒙古人的统治以后,俄罗斯才迅速壮大起来,然后不断空间扩展。

   但是到了17、18世纪,俄罗斯扩展到西欧、吃过几次败仗后发现,当时西欧的文明比他们先进得多。为了获得在波罗的海的出海口,打了好几次战争,结果都不尽人意。于是彼得大帝微服私访,带领一队工匠,访问了荷兰、英国等地。彼得虽然是个大高个子,却非常聪明,非常好学,所以他们很快就掌握了西欧先进的造船技术。至于其他方面,他们也在观察、学习。彼得回到俄罗斯后,便开展了所谓的“西方化运动”,甚至强行推行欧洲化,短时期内便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这多少解释了为什么彼得以后,俄罗斯强大了起来。在1720年的“北方大战”中,俄罗斯取得了重大胜利,把当时的强国瑞典等打败了,获得了波罗的海的出海口。可以说,从这时起,俄罗斯成为一个欧洲国家。虽然它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的欧洲国家,一直到现在还有争议,但是从彼得开始,俄罗斯终于和欧洲挂上钩了。俄罗斯不仅与欧洲国家接壤,现在还有了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之后,叶卡捷琳娜进一步扩张,俄罗斯的领土在欧洲和远东都大大增加。现在,俄罗斯已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大帝国。

   但是俄罗斯人从这个过程中也看得很清楚,它在文化、经济方面明显不如西方。所以他们内部渐渐兴起了一个派别,即所谓“西方派”,主张一切都学习西方的。可是到了一定的时候,这个派别的做法引起了强烈反弹,于是又出现了所谓的“斯拉夫主义”。斯拉夫主义有点像中国晚清一直到民国的保守派、守旧派或者说国粹派。斯拉夫主义者认为,俄罗斯民族、俄罗斯文化是优越的,而西方的文化是堕落的,要坚持俄罗斯的优秀文化传统,而对西方的腐朽堕落的东西要拒绝。我认为,西方派也好,斯拉夫派也好,并不都是那么纯粹、绝对。西方派里的人也不是完全排斥俄罗斯传统的一切,斯拉夫派也未必就完全拒斥西方所有的好东西,但是大体上可以分出这两种思潮。

   接下来,俄罗斯在追求现代化的过程中废除了奴隶制。1860年代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正式废除了农奴制。之后,俄罗斯的工业化乃至它的整个经济都有了比较快的发展。到了1900年代,不难发现俄罗斯的发展势头虽然非常好,但是相比同时期的英国、法国、美国等,它的发展速度明显太慢,甚至相对于刚刚才搞了二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日本来说,俄罗斯发展的效果和速度也很一般。所以1905年,俄罗斯在日俄战争当中输给了日本。在1914到1918年的第一次欧洲大战中,俄罗斯的表现甚至很差。在这种情况下,更由于战争这个直接因素,俄罗斯国内发生了革命。首先是1917年的二月革命。这场资产阶级革命没能满足广大工农群众的基本诉求,所以几个月后,布尔什维克发动起义,又推翻了二月革命的掌权者并接管政权。这就是“十月革命”。

   我认为,十月革命是一个重大的文明史事态。它完全改变了整个人类的历史进程,仅深刻影响了中国革命进程,更是全世界各地的革命都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个过程中,俄罗斯本土尤其是在流亡海外的俄罗斯人当中兴起了一股思潮。这就是“欧亚主义”。欧亚主义既不同于斯拉夫主义,也不认同西方派。它排斥布尔什维克主义,排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但也并不赞同欧美自由主义。欧亚主义的实质是要重新寻找和定位俄罗斯的民族身份、文化身份。仅从“欧亚主义”的名称就可以知道,俄罗斯既不完全属于欧洲,也不完全属于亚洲;或者说,俄罗斯既属于欧洲,也属于亚洲。在地理上,俄罗斯恰恰处于欧亚之间,在文化上既可方便地接纳东方元素,也可方便地吸取西方要素,更不用说在其历史早期,俄罗斯吸收了大量东正教元素,从而摆脱了蒙昧,而东正教又是古希腊罗马文明的一个延伸。

   无论从人种还是从文化-宗教形态看,俄罗斯似乎都不属于亚洲的文明,如伊斯兰、中国或印度文明。那么俄罗斯就是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了?答案远不是这么简单。或者说,俄罗斯是一个既属于欧洲也属于亚洲的文明?追溯历史,不难发现,从17世纪后期彼得起,俄罗斯人就已经在经历一个苦苦寻求自己文化身份的过程。这个过程或任务是长期性的,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或者说经过了彼得大帝或者叶卡捷琳娜的改革,就完全解决了。比如农奴制就是一个大难题,极难解决,甚至在1860年被亚历山大二式正式废除后,也不能说就根本解决了。在这以后的几十年,俄罗斯一直面临着发展迟缓的问题。这个问题越到后来就越麻烦,越严重,直到发生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的意识形态貌似斩断了俄罗斯的帝国传统,于是欧亚主义反其道而行之,坚持这个传统,所以它在流亡海外的俄罗斯人当中流行,不难理解。只不过,欧亚主义在很长时间内影响都不大。

   刚才提到十月革命非常重要,因为它大大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但是,十月革命一个同样重大的意义在于,它第一次使得俄罗斯以一个独特文明的形态与西方形成对峙。十月革命之前,一代一代的沙皇,一代一代的俄罗斯精英等等,一直以为,俄罗斯就是西方的一部分。彼得以后的历代俄罗斯统治者都认为,他们深深参与了西欧政治军事角逐,是西欧国际舞台上的一个大玩家。事实上,他们一会儿与哈布斯堡王朝、德意志帝国结盟,一会儿又与法国英国等友好,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不亦乐乎。他们并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属于什么人,他们的文化到底是一种什么文化,他们的文明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文明。对于这一切,他们都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十月革命以后,虽然苏联人未必就意识到了自己构成了一个独特的文明,未必就意识到苏联代表着一种不同于西方,不同于中国、印度、阿拉伯等的一个特殊的文明,而并不是欧洲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但事实上,苏联的所作所为、所表现出的力量已经标志着:它代表着一个不同于西方、与西方进行着结构性博弈的文明。

   由于种种内在矛盾难以克服,苏联从兴起到解体,即从1922到1991年,只存在了69年。解体之后,俄罗斯在自身以及西方大国的压力之下进行了结构性改革。但是我们后来发现,俄罗斯的改革并不怎么成功,前十年甚至可以说非常失败。后来,普京掌权了,于是俄罗斯走了一条不同于叶利钦、但更不同于苏联时代的道路。经济上有了很大的恢复,在军事上、政治上似乎又重新强大起来。即便如此,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人再次面临一个重大的问题,那就是,怎么面对西方阵营的压力,西方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方面面对俄罗斯构成的压力。所谓的“新欧亚主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新欧亚主义,其实是和古典欧亚主义,也就是之前所讲的欧亚主义,有一个继承和发展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新欧亚主义脱胎于俄罗斯传统的斯拉夫主义。但不同于斯拉夫主义的是,新欧亚主义并不认为,民族主义是解决俄罗斯文化或者公民身份问题的一个首要因素。以杜金为代表的新欧亚主义者的思路远远了超出通常所谓的民族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1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