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曾祥华:食物权的新发展——整体性食物权

更新时间:2022-04-23 20:48:56
作者: 曾祥华  

   摘要:  传统的食物权注重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近来整体性食物权的提出表明食物权概念有了新发展。此前国际人权文件和许多学者已经开始关注食物的可持续性。整体性食物权是将可持续性与粮食安全、食品安全融合为一体的食物权,其中可持续性是新的重心。整体性食物权的理论基础是可持续发展原则和整体性思维。尽管可持续发展仍然遭遇质疑,但是作为一种理念和追求目标,对人类行为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也为国际法和国内法所确认。食物的可持续性不仅是一种抽象的理论,也是一种行动纲领,它包含具体的要求。食物权与可持续性却也存在冲突,即今代人的食物权与后代人的食物权的冲突,需要协调和平衡,关键是要把握适度原则。食物生产自然影响生物消费,反过来食物消费也影响食物生产,因此,我们需要树立可持续食物消费的理念,形成可持续食物消费的文化,以引导可持续食物生产。

   关键词:  整体性食物权;可持续发展;整体性思维;食物可持续性;可持续食物消费

   在上个世纪“食物权”(the right to food)被提出来之后,其内涵在不断地丰富,近来整体性食物权概念的提出,意味着食物权概念的新发展,同时表明食物权的理念层次新提升和人类社会的新境界。只有追踪这一新理念、丰富这一新理念、实现这一新理念方能占领世界前沿,也是我辈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一、传统的食物权解释

  

   食物权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罗斯福的演讲,经由《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等一系列国际公约发展而来。1941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国会作了关于“四大自由”的演讲,其中包括“免于匮乏的自由”。他宣称“没有经济上的独立和安全,就不存在真正的个人自由”因此,他在“经济权利法案”的提议中第一次提到了食物权。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25条规定:“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1966年《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11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各国承认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相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该条款与人权宣言的文字大约相同,不同的是,该条约明确这些要求为缔约国的义务。并且该公约将食物权与适足食物权(the right to adequate food)并用,从而丰富了食物权的内容。1979年《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没有明确规定食物权,但是从第14条规定适当生活水准权可以推定包含了食物权。1989年《儿童权利国际公约》第24条明确规定了食物的营养问题。在区域性国际条约中,1988年的《美洲人权公约补充议定书》第12条明确规定了“食物权利”。

  

   基于以上国际公约和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委员会的文件,学者们从学理上对(适足)食物权进行了总结和提炼。其共同点在于,(适足)食物权包括以下核心特征:l.适足性(Adequaey):(1)数量和质量的适足性。(2)饮食需要的适足性。(3)安全的适足性。(4)文化的可接受性。2.可提供性(Availability),即有足够的食物予以提供。3.可获取性(Accessibility),即消费者有能力通过自己生产获取食物或者有经济能力通过购买获得。

  

   首先,食物权的主体是“人人”;其次,食物权的内容是获得充足的食物,而且有权以一种尊严的方式获得食物;再次,食物权义务主体主要是国家,与食物权相对应的国家义务分为尊重、保护以及履行。

  

   在国际上,20世纪60年代中期,粮食安全是首要问题,是关注焦点,国际社会的努力主要集中在解决粮食供应问题。《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以及《消灭饥饿和营养不良世界宣言》都强调为人们的生存提供足够的食物。《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将食物权解释为“人人有权免于饥饿的权利”。后一条约也强调人人享有“免于饥饿和营养不良的不可剥夺权利,以便充分发展和保持他们的身体和精神能力。”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食物权的范围扩大到食品安全。例如,《世界粮食问题罗马宣言》(1996)(《罗马宣言》)宣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获得安全和营养食品的权利。”联合国食物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提交的特别报告称:“确保数量和质量足够供应”非常重要。

  

   食物权的内容从粮食安全(food security)发展到食品安全(food safety),是时代发展的结果,也是时代进步的体现。最初人们关注的重点在于“免于饥饿”,填饱肚子,即解决粮食安全即可。后来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以及食品安全问题的频繁发生,食物权提升到食品安全层面,即关注避免营养不良和不安全食品。适足的食物不仅仅指数量上的充足而且还包括质量足够达到适当的水平,符合一定的食品安全标准。

  

   二、整体性食物权概念的提出

  

   (一)食物可持续性的提出

  

   1999年5月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委员会12号一般性评论第8段对适足食物权的核心含义进行了总结概括,“食物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足以满足个人的饮食需要,无有害物质,并在某一文化中可以接受。此类食物能够以可持续的(sustainable)、不妨碍其他人权的享受的方式获取。”前面第7段对可持续性进行了解释:“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的概念与适足食物权和粮食安全的概念有着内在的联系,暗示着食物对今代人和后代人都是可获得的。‘适足’的准确意义在很大程度上被普遍的社会、经济、文化、气候、生态的和其他条件所决定,而‘可持续性’则纳入长期可提供性和可获得性的概念。”

  

   我国部分研究食物权的学者注意到上述文件,也曾提及食物权的可持续性,但并没有对可持续性予以过多的关注,更没有对食物权的可持续性展开论述。

  

   国外很多学者对食物(权)的可持续性进行深入的研究。法国索邦大学(法国巴黎)法律博士、欧洲委员会农村法律理事会秘书长Leticia Bourges撰文指出,食品生产对环境和气候变化产生影响,因为它需要巨量的能源、水和其他资源,并且产生废物。食物对生命来说是基本的。鉴于全球食品生产需求的增加,政府应该促进食品生产在经济上和环境方面是可持续的。食品生产者必须有效地利用资源、减少废物产生。政府能够通过消除立法障碍或促进可持续的食品消费来支持营业者。他还对联合国粮农组织以及欧盟、美国、加拿大等主要农产品生产国的可持续农业(林业、渔业)政策进行了总结、介绍和评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法学院副教授Steph Tai对全球供应链时代的食物可持续性进行了研究。他主张应当采取措施促进全球行为者将可追溯性、透明性、第三方参与纳入供应链合同。卡萨布兰卡大学法学教授Mohamed Ali Mekouar认为,食品与环境显然是紧密相连的,如果不保持自然与农业的平衡关系,根本无法持续保证人类的食物。因此,应当将食物权置于牢固的法律基础之上,在生态农业范式之上精心维护食物权,将粮食安全与生态可持续性连锁一起,在可持续发展时代背景下维持食物权。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的Sean Connelly、Sean Markey、Mark Roseland对融合可持续性与经济、加拿大以地方食品倡议获得社区实施进行了研究。美国的Lamb, J.等人以可持续性视角对2008年《食品、保护和能源法案》中的能源政策尤其是生物燃料进行了研究。我国台湾地区的CHING-FU LIN副教授对新兴的区块链食品法及其中的食品安全、可追溯性、可持续性技术进行了前沿性研究。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二)整体性食物权的提出

  

   国际组织对食品或农业的可持续性关注引发了对食品可持续性的研究,经过长期的积累导致食物权概念的质变,整体性食物权的提出是食物权的一次质的飞跃。

  

   2019年,美国《佛罗里达国际法杂志》发表了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法学讲师Ying Chen的文章《改善可持续性,促进整体食物权:农业综合企业的作用》,在该文中Ying Chen首次提出了整体性食物权的概念(the Right to Holistic Food)。Ying Chen是印第安纳大学法学博士,长期关注食物权研究,在2010年曾在《欧洲法律改革》杂志发表过《食物权》一文。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对食物权的认知还停留在粮食安全的水平上,国际社会已经将食物权推进至既包括粮食安全又包括食品安全还包括营养平衡。从仅仅关心数量到考虑质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而Ying Chen则将食物权又推进一步,即把第三个要素——可持续性纳入其中。食物权的全面实现需要粮食安全、食品安全、可持续性三个要素的整体促进,而三个要素是不可分割、不可或缺的。国际共同体逐渐意识到食物权的复杂性,尽管可持续性没有明确地纳入食物权的概念,但前述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委员会的文件已经考虑到将来人类的食物供应。同样,联合国特别报告人欧立夫·德·舒特(Olivier De Schutter),在最终联合国特别报告(2014)中,他特别强调保留后代人类利用食物的机会之重要性,建议紧急转换到生态农业模式,认为它是改善食物系统的弹性和可持续性的有效途径。这些表述预示着对食物权理解的提升。Ying Chen提出两个建议:第一,特别重要的是把可持续性整合进食物权的概念。因为农业活动引起的环境退化严重威胁到人类的健康和动物的福祉,更严重的是,后代人的生产和繁荣降低了;第二,特别需要突出的是概念的明确性,它可以消除不必要的模糊和防止误解,更重要的是他能形成权威并向全球社会发出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强烈信号。鉴于这个原因,他吁请以“整体性食物权”替代“食物权”的概念。新的术语讲清了食物系统的整体性质,除了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整体性食物权说清楚了农业活动对公共卫生、环境和人类共同体作为一个整体的影响。它追求改善“长久的”生产力,并为今代人类和后代人类都提供安全健康食品的机会。他还建议实行对粮食安全、食品安全、食品可持续性分别进行评估的“三步法”。Ying Chen随后在该文中把重点转向讨论美国食品综合企业如何在种子(转基因)、杀虫剂、除草剂、肥料(化肥)中实现可持续性以及其他操作性问题,并没有对整体性食物权做进一步探讨。这些问题有待于学术界更深入的研究。

  

   可持续性不是简单地与粮食安全、食品安全并列的第三要素,而是融入粮食安全、食品安全,或者更准确地说,可持续性与粮食安全、食品安全三者协同融合构成整体性食物权。整体性食物权还将可持续性与可提供性、可获得性融合在一起。

  

   三、整体性食物权的理论基础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并非完全出于偶然,整体性食物权概念的诞生有其深刻的理论基础。对其理论基础的追溯不仅仅是为了准确地理解这一概念本身,也有利于丰富这一概念的内涵,促进其理论研究的发展,推动其在实践中的普及和实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96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