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银兴: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深刻认识资本特性及行为规律

更新时间:2022-04-21 21:03:23
作者: 洪银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个伟大创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必然会有各种形态的资本,既要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也要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这需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有必要结合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本的相关论述,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资本特性及行为规律,支持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

   资本的逐利性及其二重作用

   如何正确认识资本?毋容置疑,马克思批判资本并揭示了资本弊端,但是马克思并没有完全否认资本的历史作用和发展生产力的积极效应。改革开放的一个重大理论突破是承认并肯定资本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存在及其积极作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具有市场经济的属性,资本及其作用客观存在。当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资本范畴既保持其一般属性,又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要求。

   《资本论》本身就是批判资本的。它认为资本的无限扩张和人民消费需求相对狭小直接导致了经济危机。资本的消极作用会在资本逐利、积累和扩张的行为中反映出来。同时,《资本论》也充分肯定资本的积极作用。资本要素在财富创造中的作用,不仅在于它本身的投入所起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作为要素的黏合剂,在不同要素之间的配置所起的提高生产力的作用。马克思用“第一推动力”来说明资本作为要素结合的黏合剂作用。包括劳动力和土地等在内的各种生产要素是被资本并入生产过程的。《资本论》指出,“资本一旦合并了形成财富的两个原始要素——劳动力和土地,它便获得了一种扩张的能力”。资本配置是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方面。资本更多的投在要素数量上,还是投在提高各种要素质量上,所起到的提高生产力的作用是不一样的。资本配置在各种生产要素上的结构决定全要素生产率水平,也决定财富增长的能力。资本在财富创造中的这些作用,其他要素是不能替代的。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资本的逐利性会在发展生产力中发挥积极作用。但是,既然是资本,就具有逐利性,其消极作用也不可避免。现实经济中出现的负面问题相当部分原因可以归结为对资本的负面行为认识不足以及由此导致的缺少监管和规范。我们要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同时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

   资本的积累性及其可能的两极分化效应

   根据资本属性,资本不仅要增殖,还要增值;要实现资产增值,就要实现资本积累。资本不积累就不能称其为资本。积累的资本就是社会财富的增大。执行职能的资本越大,财富增长的规模和能力越大。由资本积累形成的追加资本主要是充当利用新发明和新发现的手段,从而促进社会劳动生产力提高。

   在肯定资本积累对增进社会财富的积极意义时,需要注意到其可能的负面效应。资本对所有人都有潜在价值,只要加以适当的组织协调,任何人都可能从资本中受益。现实的私人资本积累进程中,不可避免会产生积累能力强的财富迅速增大,同时伴有相当部分人口相对贫困。尤其是基于资本积累产生资本收益和投机暴富,极有可能产生贫富两极分化。一般说来,收入存在差距是不可避免的,存在私人资本积累,就可能产生贫富两极分化。这就是马克思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积累规律,“同资本积累相适应的贫困积累”。在现阶段存在私人资本积累的条件下,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要求,“绝不能出现‘富者累巨万,而贫者食糟糠’的现象”,需要防止和克服可能产生的贫富两极分化的现象。

   资本的扩张性及其可能的风险

   资本的一个重要属性是作为生命体的运动。马克思指出,“资本有更大的活动性,也就是说,更容易从一个部门和一个地点转移到另一个部门和另一个地点”。资本从低效率部门流向高效率部门,从过剩部门流向短缺部门,从低效率企业流向高效率企业,其积极作用是明显的。

   资本的运动就产生了单个资本的集中和扩张行为。资本集中意义上的扩张,是以已经存在的并且执行职能的资本在分配上的变化为前提的,因而不会增大社会资本量。竞争和信用是资本集中的两大杠杆,是做大资本的途径。资本集中范围和程度不受社会财富的绝对增长或积累的绝对界限的限制,在理论上单个资本的扩张是无限制的。

   资本扩张带来的风险不能小视。资本扩张程度不受社会财富增长的限制,信用机制(银行和资本市场)可以助力其扩张,互联网平台使资本的跨界扩张更为便捷。无限制扩张就有潜在风险。一方面,企业因盲目扩张不仅自身被拖垮,还拖累为之提供并购资金的银行和其他投资者,甚至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另一方面,资本集中后对被并购企业着力进行技术和制度的改造,则可能扩张社会资本,否则起不到增大社会财富的作用。现实中,单纯追求扩张资本的企业只追求做大,不追求做强,不对被并购企业进行制度和技术的改造,被并购企业拖垮的案例层出不穷。

   资本通过股权投资方式的扩张不能无限制。列宁指出,垄断资本通过“参与制”的扩张成为万能的垄断者。参与制不仅使垄断者的权利大大增加,而且还使他们可以不受惩罚地、为所欲为地盘剥公众,以不太多的资本控制巨大的资本。而且,基于参与制的垄断者,操纵着巨额资本,不可避免地要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一旦失去控制就成为万能的垄断者,就会危及国家安全。

   为了防止资本无序和无限制扩张产生的系统性风险,要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国家要对私人垄断性资本扩张提出有负面清单的制度限制:一是私人资本参股甚至控股具有垄断地位的企业股权投资必须有严格的限制。二是限制私人资本对国民经济命脉及国计民生领域的过度渗透,如金融领域。三是基本公共服务部门如医疗卫生、教育等部门只能是国有资本为主体,保证国家对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的有效供给,私人资本只能是补充,决不能替代国有资本。

   资本的流动性及克服虚拟资本的野蛮生长

   有资本流动就有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是公开的资本交易的场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资本市场在以下方面发挥作用:一是筹集资本的功能,为投资者将储蓄转化为投资提供通道。二是为公司上市迅速扩张资本提供通道。三是为存量资产在资本市场上实现调整。四是转移、分担和共同承担投资风险,为投资者锁定风险,激励创新创业投资。

   资本市场的运行离不开虚拟资本。虚拟资本有二重性功能:一方面,出生于实体经济,服务于实体经济,为实体经济的运行起润滑作用;另一方面,虚拟经济属于投机性经济,其运行可能脱离实体经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不能夸大虚拟资本及其市场的作用,需要从两个方面规范资本市场及虚拟经济的运行。

   一是防止资本脱实向虚。进入现代社会,资本更加多元,资本的属性已经改变,房地产和金融资产经常成为投机浪潮和市场泡沫的源头。达不到投入实体经济最低资本限额的资本往往进入资本市场或信用渠道。大量的小额资本直接在资本市场上作为投机资本运作,而不是作为创业资本运作。这都是资本脱实向虚的表现。资本市场还有加速脱实向虚、放大虚拟经济的功能。在资本市场上搞投机活动的经纪人及金融公司单纯投资于股市和房地产、而不是投资于实体经济,由此使虚拟资本进一步膨胀。它使虚拟资本的市场价值越来越看不到现实资本的影子。

   二是克服虚拟资本的野蛮生长。虚拟资本是投机性资本。既然是投机性资本就可能野蛮生长。目前,资本野蛮生长突出表现在利用资本市场举牌野蛮并购实体企业。与实体企业投资用于购买原材料、设备更新、研发等不同,虚拟资本野蛮性扩张突出表现为:一是其不是向实体经济投资,而是靠资本运作在资本市场上举牌,只要达到某个上市公司的控股额度,就可轻而易举控股该公司。二是其运作的资本不全是自己的资本,而是利用杠杆向银行和其他投资者连环借债。其结果是高昂的债务风险有可能拖累银行和其他投资者。其后果是损害实体经济这个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规范资本行为的关键是完善和规范资本市场。现实中,几乎没有哪个政府会让资本市场放任自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资本市场的发展必须限定在其应有的职能上,不能赋予过大的职能。需要明确资本自由流动的“自由”含义,它是相对于垄断和自然经济而言的,决不意味着脱实向虚是自由的。防止资本的无序扩张主要涉及两个方面:一是防止资本的脱实向虚的扩张。不仅要重视和防范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波动的风险,还要关注由房地产和股票操作所导致的财富占有的两极分化问题。二是克服虚拟资本的野蛮生长,必须规范和限制资本市场上的投机性资本运作,加强监管,不能任凭赌徒的任性行为和繁殖。

   总的来说,资本风险无所不在。资本本就具有逐利性、积累性、扩张性、流动性的特性。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不只要规范资本本身的行为,还要规范资本无序扩张的外部环境,充分发挥资本推动发展的优势,抑制其可能的弊端,规避其可能的风险。

  

   (作者系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940.html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