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汉民:湖湘文化的二重渊源——湖湘文化访谈(三)

更新时间:2022-04-21 10:18:06
作者: 朱汉民 (进入专栏)  

   ■如何解读湖湘文化的二重渊源?

   ■岳麓书院在新世纪有何文化构想?

   ■湖湘文化产业资源的优势是什么?

  

   记者:我们已经做了两次关于湖湘文化的访谈,但彼此似乎尚有意犹未尽的感觉,而好些读者也仍然关注这个访谈的继续。所以,我希望进行第三次访谈。我们还是先从学理层面谈起,首先,我和许多读者都希望进一步理清湘学与湖湘文化二者的关系,因为人们在谈论湖湘文化时不容易区分二者,您如何看待二者的关系?

   朱汉民:湖湘文化是一个富有魅力而又永远谈不尽的话题,读者们有兴趣,说明这个话题意义重要。您问的这两个概念很重要。湘学是指湖南地域中产生的思想学术,包括历代湘人所创造的学术思想,以及外籍学者在湖南所形成、提出的学术思想;湖湘文化至少包括两个层次,即思想意识、学术观念、文学艺术、宗教信仰等社会意识文化和心理、性格、民风、民俗等社会心理文化。湘学只是湖湘文化中社会思想意识的一个组成部分。当然,湘学作为一种思想学术的文化,是湖湘文化的精英部分。所以,许多同仁与我一样,往往是从湘学入手探讨湖湘文化的。这有一个好处,就是能抓住湖湘文化中思想学术的精英部分;但也有一个弱点,就是易忽略其广大而深厚的文化土壤。我希望学界能进一步深入对湘学的研究,尤其希望多学科的学者协作以开拓湖湘文化研究的新局面。

  

   记者:您提出湖湘文化成型并初盛于两宋,我们希望能进一步追溯,这种文化形态的渊源在哪里呢?

   朱汉民:我认为,湖湘曾经被学者称为“潇湘洙泗”、“荆蛮邹鲁”,可见,湖湘文化的渊源有“潇湘”、“荆蛮”与“洙泗”、“邹鲁”两个源头:一个是湖湘的本土文化,包括苗蛮文化、荆楚文化;一是南下的中原文化,在文化重心南移的大背景下,湖南成为以儒家文化为正统的地域。这两个渊源分别影响着湖湘文化的两个层面。在思想学术层面,中原的儒学是湖湘文化的主要来源,岳麓书院讲堂所悬“道南正脉”匾额,显示着湖湘文化所代表的儒学正统。从社会心理层面,如湖湘的民风民俗、心理性格等,则主要源于本土文化传统。这两种特色鲜明的文化得以重新组合,导致一种独特的区域文化形成。所以,探讨研究湘学者,能发现湖湘文化中的儒学正统特色,无论是周敦颐、张南轩,还是王船山、曾国藩,他们的学术思想、学术追求,都是以正统的孔孟之道为目标;而考察湘人者,则更会感觉到荆楚山民刚烈、倔劲的个性。当然这两种文化组合是相互渗透的:湘学的学术思想总是透露出湘人那种刚劲、务实、敢为人先的实学风格和拼搏精神,而湘人的性格特质,又受到儒家道德精神的修炼,故而能表现出一种人格的魅力和精神的升华。如曾国藩在自我人格修炼时追求“血诚”、“明强”,常使我体味到这种二重文化组合的妙处“诚”、“明”的理念均来自于儒家典籍和儒生对人格完善的追求;而“血”、“强”的观念又分明涌动着荆楚蛮民的一腔血性!包括曾国藩组建的湘军,其成员主要是湖湘之地的山民,曾国藩既看中了他们的质直、刚劲的湘人性格,又要求他们学习儒家道德和文化修养,体现了他对这种二重文化组合的自觉运用。

  

   记者:现在人们一谈到湖湘文化,总会讲到岳麓书院,而讲到岳麓书院,则又总会联想到湖湘文化。您本人是湖湘文化研究领域的学人,又主持着岳麓书院教学科研、文物管理、产业开发的工作,能否请您谈谈岳麓书院与湖湘文化的关系?特别是谈谈岳麓书院在新世纪的文化发展战略与构想,我想这是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

   朱汉民:关于岳麓书院与湖湘文化的关系,许多朋友、同仁均已表达了很好的意思,如称岳麓书院是湖湘文化的“圣殿”,是解答湖湘文化之谜的钥匙,等等。确实,从历史源流来看,岳麓书院的创建、发展几乎是与湖湘文化的建构同步的。它作“天下四大书院”之首,标志着湖南地区文化教育落后局面的打破和湖湘文化的崛起;其次,湖湘文化的诸多特质,特别是思想学术方面的特质,均在岳麓书院的学术传统、教育传统中得到鲜明的体现;其三,湖湘文化成就的最显著标志,就是涌现出一代代炳耀史册的知识群体,而他们基本上与岳麓书院有着直接的或间接的学源关系,岳麓书院门联上的“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是湖湘文化成就的最好注脚。所以说,岳麓书院已经被视为湖湘文化的象征,成为湖南人的精神圣殿,标志着湖湘文化的品位和成就。

   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湖南省委决定由湖南大学主持岳麓书院的修复、管理与发展以来,已经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岳麓书院的古建、古迹得到了全面的修复和保护,并被各界人士肯定为文物保护的优秀典范,特别是岳麓书院的研究、教学、学术交流的功能完全恢复。我们坚信,岳麓书院在21世纪将有更大的发展,必将在湖湘文化建设中居于更加重要的地位。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从它所继续承担的教育学术功能来看,岳麓书院曾经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学术中心、教育中心,现在作为湖南大学下属的教学科研单位已经恢复了学术教育的功能。但这仅仅是个开端。湖南大学已经制订了面向21世纪的岳麓书院建设项目,作为项目负责人,我曾将21世纪岳麓书院建设目标定位为:湖南大学人文科学的教育基地、中国思想文化的研究基地、中外文化的交流中心。这一目标的实现,不仅将充分发展古老学府的学科建设、办学特色;同时也将逐步恢复岳麓书院在中国学术文化上的重要地位,使它成为中国南方的一个重要学术研究基地。而且,岳麓书院将继承其优秀的学术传统,并将以更加开放的形式,吸引省内外、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在此研究、讨论、讲学。讲到这里我又联想到前年余秋雨讲学岳麓书院之事,后被作为一个重要文化事件受到了一些责难,对此我不以为然。将岳麓书院讲堂凝固化为一段历史而只加以膜拜,湖湘文化的发展就不会有新的开拓,这不合乎岳麓书院的办学传统,也与湖湘文化容纳百川精神相悖。第二,从文博事业、文化产业品牌方面来看,岳麓书院在新世纪亦将有新的开拓和发展。作为湖湘文化的历史见证、中华教育优秀典范的国家级文物,岳麓书院已在文物的保护、管理与利用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开拓,而我们更希望它在新世纪的文博事业、文化建设中做出新的贡献,进一步创造和发挥其文化品牌的效应。由国家正式批准,目前正在规划建设的中国书院博物馆,就是加强岳麓书院文物的保护与利用、提升文化品位的一个十分重要的举措。在我们的规划中,岳麓书院--中国书院博物馆将成为一个高文化含量、高文化品位、高欣赏价值的文化品牌,故而,能成为新世纪湖湘文化建设的重要设施。

  

   记者:目前领导层、文化界及实业界均十分关注湖南的文化产业。讲到湖南的文化产业,我们自然就会联想到湖湘文化。记得您曾谈到湖湘文化与湖南文化产业之间的联系,现在,我希望您进一步从产业资源的角度谈谈湖湘文化,它作为产业资源的优势在哪里?应该如何利用和发挥这种文化产业资源的优势?

   朱汉民:湖湘文化首先是一种观念文化、精神传统。但是,因为湖湘文化与现代的社会经济有着密切的联系,故而又可以作为湖南文化产业的资源。由于湖南文化产业成绩斐然,人们自然会进一步思考湖湘文化资源的优势是什么。我认为,湖湘文化产业资源的优势主要体现为人的资源优势。本来,从历史的角度看,湖湘文化的最大特色是拥有一大批既有文化知识、又有经邦济世志向的知识群体,这些在湖湘文化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文化人,因最大程度地发挥了文化的社会功能,故而在史册上写下了辉煌的历史篇章。湖湘文化的这一鲜明特色又体现在当代的经济建设中。特别是由于知识经济的崛起、文化产业的发达,人才的资源显得越来越重要,人才已经成为“第一资源”。显然,在传统农业、工业的产业中,土地、能源、矿藏的自然资源和资本积累占据重要的地位,但是,在文化产业以及知识经济时代中,人才资源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则开始凸显出来。我深深感到,在其他资源并不占有突出优势的湖南,偏偏有文化产业崛起,这恰恰是由于发挥了一大批文化人在文化产业中的重要作用,并明显地透露出湖湘文化资源优势的特色。如果要问如何利用和发挥湖湘文化的产业资源优势,我认为就是要从根本上确立人才是“第一资源”的战略思想,营造一个能够选拔人才、培养人才、发展人才的社会文化环境。特别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能使人才充分发展的优良环境,一个能够激发人才文化创造的良性机制。当然,讲人的资源优势,并不是要否定物化资源的重要性。湖南的文化产业要能更加兴起和发展,需要更加充分地利用、发挥湖湘文化的原生的、再生的产业资源。如湖南最近在做的组建电视集团、报业集团、出版集团,整合各种旅游资源以打造“文化名城”、“名人故里”、“山水洲城”的旅游品牌,应该说也是整合文化产业资源,充分利用和发挥这些资源优势的重要举措。

  

   记者:说到这里,我想插一个问题。现在人们普遍认识到,代表文化资源品位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尽管湖湘文化历史辉煌,但十分遗憾的是还没有文物遗迹进入到这个名录,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朱汉民:从某一方面来说,湖湘文化的最大特点是人而不是物,它主要体现在人的思想、观念、性格以及以人为主体的历史过程、事件之中,而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所记录的是物化的文化。所以我们不必为此感到遗憾。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我们有条件进入这个名录。这几年我一直关注此事,并与有关的人员作过探讨。由于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额度限制,我国具有申报资格的重点文物又很多,故而像湖南一些有价值的文物遗址,如单个申报,其难度很大,因此需要如前所说的对我们现有的文物资源做一些整合。这一点,作为国家首批历史文化名城而又是湖湘文化之都的长沙是有条件做的。从历史演进的角度来看,中国古文化的重要历史阶段,在长沙市均有很具代表性的文物与遗迹,如西周的青铜器、西汉的马王堆文物、三国吴简、唐代的长沙窑、宋代的岳麓书院,等等,如果将这些文物古迹整合起来,以“长沙古文化遗迹”冠名申报,就有可能申报成功。因为这些文物遗址是长沙历史文化的标志,同时也反映了中国南方古城的历史变迁和文化特色。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今天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湖湘文化传统?您认为这个文化传统对现代社会主义文化及精神文明建设的重大意义是什么?

   朱汉民:首先我想从时间的维度对“湖湘文化传统”作一解释。当我们讲文化传统时总是包含着三个重要的时间意义。首先是时间的过去式,即指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创造、发展、形成的文化;其次是指时间的现在式,即传统文化虽产生于过去但仍然存在于今天,并深刻作用于今日人们的思想观念、思维方式、文化性格;其三是指时间的将来式,即传统文化会对人们的未来产生深刻的影响。可见,我们所讲的湖湘文化传统,就是这样一个联结着湖湘人的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之流、生命之流。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对自己的文化历史、文化传统作一全面而深刻的审视,明确我们究竟应该弘扬湖湘文化传统中哪些优秀的品格与特质,要克服、弥补哪方面的弱点和不足,因为它们作为湖湘文化传统,不仅已经构造着我们的过去,并且正在或可能构造和影响着我们的现在和将来。特别是我们正承担着现代社会主义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历史使命,迫切需要挖掘自己丰富而优秀的传统文化资源。因此,讨论和反思湖湘文化传统就决不是发思古之幽情,而是具有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现代文化的重大现实意义。记得几年前我参加过什么“长沙精神”的讨论,最近,我供职的湖南大学又在倡导湖大精神与校风方面的讨论,都是希望从湖湘文化挖掘现代文化、精神文明建设的资源。应该说湖湘文化的精神资源是很丰富的,它们中许多对现代精神文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譬如,我们现在都认同湖湘文化忧国忧民、实事求是、通变求新、兼容并蓄、敢为人先的优秀精神传统。那么,我们可以从湖湘文化忧国忧民的传统中寻找现代文化建设的精神动力,从实事求是的传统中寻找文化建设的思想方法,从通变求新的传统中探寻文化建设的目标,从兼容并蓄的传统中获得吸收外来文化的博大胸襟,从敢为人先的传统中激发奋发创新的宏大志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91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