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小川:关于数字货币的几点问题及回应

更新时间:2022-04-18 21:15:47
作者: ​周小川  

  

   本文为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行稳致远,金融助力高质量发展”上的主旨演讲。

  

   各位来宾,各位与会代表,大家早上好。首先,衷心祝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成立十周年。作为顶级学府,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希望我能讲一个学术专题,突出金融学院的研究特色。我也考虑了一下,听了大家提出的想法,今天跟大家交流一下有关数字货币的若干问题。

   讨论数字货币实际上分有两大互相交叉的领域,一个是偏重它的金融服务方面,包括具体的金融服务政策和市场主体的可接受性;另一个比较偏重于技术措施,这两个可能情况不太一样,所以我可能还是偏重前面的领域。这个领域实际上已经做了很多讨论,有很多问题和概念都已经讨论了不少次,所以我想是不是挑出一些过去讨论不太多的,或者是大家可能有疑问的一些问题在今天跟大家讨论一下。

   首先,我梳理了一下过去都讨论过哪些问题,有一个清单,这个单子上的共计35个问题已经讨论过,今天不再重点花时间讨论这些问题。

   我也想说一下,我个人已经离开人民银行四年了,因此我做的这些讨论代表的是个人研究的观点和看法,不代表机构。数字货币是一个动态的议题,最开始提出的问题和后来提出的问题都是有一定差别的,特别是国际上看到的一些讨论,提出的问题有一些新的说法,我们想就这些问题做一些讨论。

   如何衡量M1和CBDC的稳定性

   第一个问题,有人提出如何区分和评估央行数字货币(CBDC),商业银行账户里的资金,也就是商业银行的M1货币以及其它的各种货币之间,它们作为货币的可行性和稳定性怎么样?首先大家关心的是稳定性,我想说稳定性最好不要作为二选一来考虑,要么稳定、要么不稳定,实际上稳定性可能是一个连续指标,有一些币会非常稳定,接近于1,有一些不太稳定、或者不稳定,接近于0,还有其它不管是已经推行的还是设计之中的,可能有一定的稳定程度,所以它们可能处于0-1之间。有人说央行的货币就是稳定的,央行发行的是M0,商业银行账户里的钱M1是商业性货币,不具有100%的稳定性。我觉得这个说法实际上可能有一定的问题,是值得质疑的,而且也容易引起一些信任上的混乱。

   从这个问题说起,首先商业银行的货币或者其账户里的资金具有相当高的稳定度,但也不是100%的稳定。商业银行有的会出问题,有的会破产,破产的时候你的资金也可能会拿不出来,但是那也是个别的现象。另外,如何用稳定性衡量?一种方式是找一个参照系去衡量,这个参照系比如说拿央行的纸币去做衡量,它是不是100%等价?这里涉及到央行货币本身也不见得是真正意义上的100%稳定,因为央行货币稳定不稳定还要看购买力。你也可以采用SDR、美元、大宗商品组合的参照系进行衡量,所以在衡量稳定性方面,也存在着不同稳定的坐标系,并不见得用本国央行的货币为坐标是最为合理的。

   为什么说商业银行也可以发行M0?这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中国香港。香港过去有汇丰、渣打两家发钞行,1997年又加入了中银香港,共有三家商业银行进行发钞,但是对三家商业银行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三家发的港币也是高度稳定的。三家发钞行之间的钞票是不是完全通用?其实也不见得100%,特别是一开始的时候,但是总体来讲都是高度稳定和通用的。

   为什么商业银行可以做到这样稳定?第三方机构如果发行货币,不管是什么类型,什么技术基础的,是否稳定呢?这就要看它是否达到了高标准。我们说对商业银行的要求是相当高的,如果是发钞行要求会更高,这里面的要求可能有很多条,我主要列举其中五条。

   第一,必须要有很高的资本充足率。全球金融危机以后提出了一个概念叫“资本的质量”,意思是不仅要有资本,资本的质量还要高。什么叫资本的质量高?就是资本有足够的吸收损失的能力,如果说有资本在吸收损失的时候就逃跑的话,这就不是高质量的资本。还有一些辅助的安全性要求,例如杠杆率、净稳定资金比率(NSFR)。此外作为高质量的银行,特别是国际上受信任的、系统重要性银行,或者是G20成员里的大银行,要有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要有更高的要求才能做这件事(发钞)。

   第二,商业银行要有准备金。这里包括存款准备金,各个央行在不同时期对存款准备金要求的高低可能也不太一样,其中也有调节作用。还有就是清算准备金,要参加清算系统。另外还要有呆坏账准备金,在出现损失的时候要有拨备。央行会给这些最重要的银行,如果是能够有发钞的话,给它临时的透支额度,也就是说如果清算系统临时出现问题的时候可以找央行借钱,这一点被很多人淡漠了,因为这种事很少发生,但在全球金融危机时就需要了。以后大家搞合格中央对手方(CCP)的时候,其它金融衍生产品、证券类产品如果交易就需要有中央对手方,就应该在央行开户,有必要的时候需要央行支持。这是第二点。

   第三,要有存款保险机制,这样保证清盘的时候能够有偿付能力。中国是50万以下的存款能得到全额偿付,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又增加了赔付额度。塞浦路斯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大额存款必须转为股权。此外,任何一家机构,特别是重要的银行会发生很多国际支付,就要从国内的支付能力变成国际的支付能力,国际的支付能力其中有一条就是靠央行的外汇储备,提供国际支付的保障和克服波动的可能性。

   第四,要有强有力的监管,这些监管对资产负债表,资产方和负债方的质量都有明确的要求,对资产方还要有风险权重的安排。风险权重方面,有的银行可能想靠内部评级自己定,但巴塞尔协议还有相应规定,所以银行也不能做得太离谱了。此外还有透明度要求,要做压力测试,这些监管措施都保证了银行的质量。

   第五,公司治理。这些银行必须有制衡的结构,队伍要有足够的专业性,要有合格的内审和外审,对高管也有一定的要求。特别是不能够像前一段时间,好多出问题的机构就是一个人说了算,这样的公司治理是有很大问题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商业银行的M1具有非常高度的接近中央银行货币的特征,不能说它是商业货币,是不稳定的。

   第三方机构如果想创新,也想做数字货币或者参与支付系统,那么在不同程度上就要向高标准靠拢,不能耍小聪明。你说那些标准都太高了,成本太高了,我都躲避,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我作为科技公司不按你的标准来,但如果脱离了这些标准,可能你的稳定性就有问题,除了对你自己的稳定性以外,对整个系统的稳定性也有影响。另外,你也不容易得到广大用户的充分信任。

   从这个角度来讲,当前有很多创新的尝试是针对稳定币,其来源就是因为我们最开始有了像比特币这样所谓非稳定的币,当然也不见得真的是币,人家也有的说是数字资产,Libra最开始的设想也没想去和哪个参照系对照。这个币稳定不稳定不是自称的,不是你说稳定就稳定了,你要看后面是什么东西在支持稳定。你说你有100%的准备金,是不是真的有?你放在谁那儿了,有没有人给你证明,有没有人审计过?一般来说这个币是在负债方,你到底有没有想用它?包括买国债也是,如果放到资产方运用的时候,资产方安全怎么样?流动性怎么样?这些都是需要回答的。另外,你是想服从严格的监管,还是千方百计设法想绕过这些监管?你有没有考虑过在恶劣情况下进行压力测试?因为有一些创新的想法,因为实力薄弱,它往往拿非常顺利的条件说,我这个可以用了、挺好的了,但是你一定要考虑恶劣情况下能不能用,你做没做压力测试,出了错以后怎么办?出了错是否要有透明度?因为只有高度的透明度,出了错以后才能有改进的机会。而实际上当前在整个IT发展的情况下,有好多FinTech和BigTech公司也是经常出错的,出错在技术上并不可怕,关键是怎么改变技术。但是出了错以后可能用钱覆盖住,我用自己的钱,特别是有些公司估值很高,手里有大把的钱,出了错就拿钱盖住,对外也不说。稳定币不是自称的,要有一系列条件考核说明你是不是稳定币。

   我们不要轻易动摇对商业银行账户资金的信任,发钞是最高等,参与支付是在支付中某一个环节起作用,甚至参与支付收单行,收单也是参与支付,每个层次上的工作要求是不一样的。你如果想做大做强要求也会更高。另外还要理解,发钞是一种负债,从央行资产负债表来讲,发行M0是央行的负债。

   应该说,大型科技公司和科技金融公司的发展是有前途的,在支付业有很大的前景,但要讲究诚信,不要耍小聪明,提高自己的质量,向高标准看齐,这是第一个问题。

   如何理解数字人民币的M0定位

   第二个问题是,有人提出如何理解中国央行所强调的数字货币e-CNY(数字人民币)是定位于M0。有人表示理解这个问题,也有人提出了一些质疑。我看人民银行领导已经就这个问题做了阐述,讲得已经很清楚了,我在这里再做一点补充。

   首先,中国央行强调,研发数字货币是为了替代M0,这表明了它是想把应用的重点放在零售环节,也就是希望能够在零售环节得到应用,特别是借助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终端给大家提供更大的方便。

   另外,央行作为一个很大的机构,也像商业银行一样,其内部任何业务都需要靠某一个部门去管理,管理M0是一个部门、管理M1是另外一个部门。研发的费用、试点的费用从哪儿出,都是有管理的。所以M0的定位也避免了大家打乱仗,工作就好进行了,这也是一个原因。

   在管理上我举个例子,比如你到银行换外汇,看牌子上的牌价,一个钞,一个汇,这两个不一样。也就是说M0和M1在换汇时的汇率规则都不一样,管理上在过去是有区别的。

   再一个,当前我们认为在央行和金融体系中的M1运行还是比较正常的。虽然随着科技的发展,任何业务都有提高的空间,比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增加安全、出了错能纠正,但似乎M1改进的空间不那么大。不要说替代M1让大家觉得M1以后的管理办法完全都要改变了,好像造成一种这样的冲击,显得当前系统不太好用,需要替代。

   在数字货币发展过程中,最开始涉及数字货币概念时,曾经在国际上主要分了两大类。一种是以代币为基础的,一种是以有账户为基础的;一种有账户,一种没账户。我觉得还可以加上以支票为基础的,也就是以支付指令为基础的,你给出支付指令,但是真正的支付在后面完成。所以支付指令就有点像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支票的做法。在过去支票比较发达,个人买东西签支票就行了,这本身来讲就算支付了,但实际上这只是个支付指令,后面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完成,老实说这项工作还挺不简单的,必须这些完成了才真正完成了支付。这也涉及到支票账户。在美国,支票账户是M0,在过去很多年都是不付息的,跟纸币一样,所以有个接近纸币可支付的账户。但在中国,M0只有现金,放在银行支付账户、支付宝里的钱都是M1,所以这也有一个对M0、M1理解的不同,因此M0、M1中间还有不少学问。

另外,在发展数字货币的早期,我们没有打算特别想替代金融市场交易,如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也有人提出可以用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来替代,这也容易引起研发重点的考虑,一个是对现行系统会不会造成某种冲击和混乱,因此我们所说的聚焦于替代M0是可以有多方面的观察和解读的;另一个是M0和M1之间并不是隔绝和截然分开的,他们中间是有管道的。大家都知道账户里的钱如果合规就可以提出来做现金,特别是居民,居民可以提取小额现金,但提取大额现金要符合反洗钱手续和现金管理条例。在一定条件下,M0和M1中间有个管道连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8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