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

更新时间:2022-04-17 23:39:34
作者: 胡滨  

  

   国际局势冲突的背后是政治与金融实力的较量。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坚定经济新发展理念,秉持经济发展走稳增长与防风险长期均衡的路线,面对金融问题,有正确全面评估风险的能力,以及危机意识和底线思维。防风险,是金融工作者永续的研究课题。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二者不论是在界定还是在实践中,相辅相成,不能离开金融风险谈金融安全,也不能脱离金融安全研究金融风险。理清二者关系,更有利于面对未来的经济发展。

   中国的金融风险是宏观下的系统性风险

   在微观主体风险方面,微观风险并不与金融安全挂钩,微观风险不会造成系统性风险,例如中小银行危机、破产清算等。系统性风险是短时间内大规模爆发金融危机,会对整体金融安全造成影响,例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短时间内风险急剧爆发,造成市场恐慌。

   立足金融风险的角度研究金融安全。金融安全是立场,而立场本身即是国家主权。立足于国家层面研究经济体系,离不开全球化的发展背景。金融全球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安全的程度取决于国家层面对于金融风险的系统性风险的控制。

   对于金融体系内部环境的风险防控。首先,在时间维度下,顺周期维度下中国的金融风险处在经济高速增长的状态,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增长态势逐渐走低。期间产生的通货膨胀,以及面临经济周期的变化,金融风险对经济的正常运转产生影响与冲击。其次,在空间的维度下,整个金融体系在发展过程中,以银行为主的体系功能逐渐完备,拥有证券、市场、信托、保险等市场经济要素。经济快速发展的背后衍生出其他风险,即“影子银行”的出现,“影子银行”既起到了银行的信贷的作用,但又隶属于银行产品,它通过与银行、信托公司、证券公司以及各地方融资平台的合作,产生“影子银行”产品,从而规避监管,设计出所谓的跨市场交叉产品,金融风险由此从银行转向其他领域。

   对于金融体系外部环境的冲击。其中两种较为典型,一是突发性的公共事件,例如新冠肺炎疫情;二是在政治经济等因素影响下引发的冲突并导致的风险。

   综上所述,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立足不同角度、不同维度研究金融体系中的金融风险,客观预判总体趋势,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应坚决打好金融风险攻坚战,夯实内部能力,防范金融风险的发生,严防外部风险的外溢。不断强化风险意识,使国内金融体系的金融风险总体可控,防范“黑天鹅”“灰犀牛”事件的发生,从“攻坚战”转为“持久战”。

   未来面临的金融风险类型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一是宏观杠杆率,宏观杠杆率影响资产负债,同时影响社会的发展,这正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中求进”的总基调;二是金融部门的脆弱性,中小银行平均不良率达到17%,由此看出经济体系总体可控,但金融部门的脆弱性仍存在;三是房地产市场风险的溢出,民营类的金融控股公司旗下包括银行、保险、证券等产业链,这加强了金融与房地产业的联系,房地产的风险易诱发金融领域风险的产生;四是整体市场的波动较大,随着国际局势的缓解以及中美关系的变化,国际市场与国内经济产生共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