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平青 李楠竹:领导者的自我沉思:“现在我”、“过去我”和“将来我”

更新时间:2022-04-12 23:47:47
作者: 刘平青 (进入专栏)   李楠竹  

   摘要: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能没有梦想。“中国梦”与每个人中国人不无关系。对于个体来说,处理好“现在我未我”和“将来我”的关系,梦想才会成真。实践来看,无论是国内企订发展战略,还是商学院参与国际认证,“使命和愿意景”这部分最重要,但参与者大都深感这部分最难。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们不能忽视,一个历史厚重、具有“中央大国”心态的民族,习惯思维是“过去我”在将来复兴。可见,厘清“过去我”、“现在我”和“将来我”,还须时日。

   关键词:领导者 过去我 现在我 将来我

  

   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能没有梦想。“中国梦”与每个人中国人不无关系。对于个体来说,处理好“现在我”、“过去我”和“将来我”的关系,梦想才会成真课堂上教师为调节氛围,问学生,“大学里谁最有学问?”学生的答案很多:有回答“校长”的、有回答“院士”的、有回答“教授”的,等等。教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是学校大门口的门卫。因为他每天都在问哲学的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学生哄堂大笑。

  

  

   一、“现在我’

   “现在我”看似简单,要回答起来,真还不容易。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我们来自过去,走向未来,活在当下。人是一个整体。过去的经历和未来的憧憬都会对“现在我”产生影响。至于影响的大小,会因人而异。

   据此,可以大体把人群分成三类(图所示):一是“过去我”主导类。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把人的记忆比作移动硬盘。有些人的“移动硬盘”从未格式化清盘,过去的成就或是伤痛,久久留存,以致于新的生活、工作资讯而没有“存储空间”。例如,有些企业家,越来越放不下过去成功的包袱,经常把过去打江山的故事挂在嘴上,笔者曾指导过一个在职研究生,无论是课程上的自我介绍,还是课程作业,还是论文撰写,一条主线是他毕业于某某著名的中学和某某著名的大学,及当时的辉煌成就。至于说他现在干什么、怎么干、为什么,一概不知。还有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初次婚姻不幸福,从此对婚姻失去信心”,等等,他们都是被过去经历所束缚,而不能很好地生活在当下。

   二是“将来我”主导类。与前者正好相反,有一部分人又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我是要成为伟人的,我怎么能干这种小事情呢?”“我的理想是当总裁,普通职员工的工作我干不了。”他们内心的“存储空间被自己对未来的想象甚至是“海市蜃楼”所占据。有一个父亲替儿子托人找工作,父亲讲,“儿子要求不高,只要是坐办公室就行!”这种“将来我”势必会影响到当下工作的选择。

   三是“现在我”主导类。一个要有历史感、也要有梦想,但不可否定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当下。认识并接纳“现在我”是一个人负责任的表现。彼得德鲁克认为,自我管理首先来自认识自己。要问自己:我的长处是什么?我的学习方式是什么?我的做事方式是什么?我的价值观是什么?沃伦本尼斯(在其著作《成为领导者》一书的中心假设就是:领导者是那些能够充分表达自己的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以及如何取长补短?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如何对别人沟通自己想要什么,以获得别人的合作和支持?他们知道如何实现自己的目标?

   二、“过去我”

   人生是一个过程。我们没有办法选择重新再来,客观看待“过去我”,作好点滴总结和合理切断,为“现在我”和“未来我”增加经验和自信,不失为一种聪明的选择。“过去我”与原生家庭有密切的联系。原生家庭就是我们出生或成长的家庭。家庭作为一个人最初生活和成长的环境,在个体的人格塑造、习惯形成、视野开阔、人际沟通、行事风格、形象风貌等方面无不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正所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家庭不是讲理的地方,而是讲爱的地方,每个人要学习爱。爱是投入而非获得;爱是包容而非纵容;爱是亲密而非无原则;爱是用心而非失我;爱是帮助而非控制;爱是理念更是行为。家庭爱人,也可能会伤人:宠爱、溺爱、要求听话、专制、自我为中心、压制自我、否定、完美主义、否定自由、暴力、不信任、关系失衡、分多聚少。家庭的某些伤害,可能会对个人产生长时期的影响,有学者将这种影响称作“心里按钮”或“动则恒动”。

   每个从原生家庭出来的人,是幸运的,也异常脆弱。首先要接受自我,认识自己;再是自我肯定,准备自己;再是自我学习,超越自己。底线是不要损己。连自己都不爱的人,往往是不理智的人。感恩原生家庭,因为我们每个人没有能力选择原生家庭,但智者能够做到扬长避短。合理切断与原生家庭联系,从原生家庭中接管自我,学会对自己的今天负责任。“过去我”不是时点的概念,而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就个体而言,概指从出生到现在之前。借用哲学家的语言,相对明天而言,今天即将成为“过去我”。就群体来说,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得以延续,一个民族的性格能够形成,离不开群体的“过去我”、“今天我”和“将来我”不断相传、沉淀和转化的过程。

   中国具有五千年的历史,如何客观看待“过去我”,对于当今中国人来说,仍是一个重要但众说纷纭的课题。媒体评论员马立诚在《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一书中,将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概括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即邓小平思想、老左派思想、新左派思想、自由主义思潮、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民族主义思潮、新儒家思潮和民粹主义思潮。可见,不同类型的人,头脑中存不同的“过去我”。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进一步研读。中国有两千多年的专制史,社会上层是君主专制,基层是“家族本位”。在这种传统文化中长大的每个人,头脑里或多或少都会有帝王思想的烙印。帝王思想,就是普天之下都是为我服务、唯我独尊的思想,就是我管理别人而我不被任何人管理的思想。打上这种烙印的人,很少会有自我管理的意识。实践中,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的管理者上述“过去我”仍在“操纵”他们,有的甚至失去理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或“姓什名谁”,这样例子在读者的身边或许就有。

   三、“将来我”

   “将来我”着眼未来。辩证来看,一方面,“将来我”与“现在我”和“过去我”密切相关。举例来说一个新入职员工只为下一个小时做准备,公司的总经理们为未来年做准备,而伟大的企业领袖预见未来年到年。另一方面,“将来我”又对“现在我”和“过去我”产生重要影响。大学生一旦确立了考研的目标,自己学习的动机和时间安排都将服务这一目标安排。但凡成功的人,大都有一个远大而清晰的“将来我、换言之,他们既有伟大的梦想,更有合理的目标。

   大成功是由小成功所累积,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是在达成无数的小目标之后,才实现他们伟大的梦想。一般人之所以会失败,主要原因是缺乏目标及相应的行动,也就是没有清晰可行的“将来我”对“现在我”产生积极的驱动。他们的目标不明确,或是时常更改目标,或是目标太多而缺乏核心目标。他们没有给目标设定期限,分成短期目标、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来逐步实施。当前,不少年轻人面临种种无耐,期盼靠运气过生活。

   积极的做法是,在认知自我和外在环境的基础上,设计“将来我”,包括工作、家庭、身体、社交、道德、信仰等多方面。每一年年底的时候,写出明年想要达成的目标。全写出来,选四个最重要、最想要,选一个为核心目标,另三个再排优先顺序,订出具体的完成期限。当自己列出目标之后,制订一个详细的计划,把计划依照优先顺序排列好,这样会使目标达成的机率大幅度地提升,这是每个具有领导力的人所做的事情。

   领导力权威之一沃伦本尼斯在论述“如何成为领导者”时,他给出了行之有效的操作建议:认识什么给予你动力,以及什么给予你满足,并且认识到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认识到你的价值观和优先关心的事情,以及认识你的组织的价值观和优先关心的事物,并且认识到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认识到前面三个差距之后,你是否能够,而且是否愿意来克服这些差距。实践来看,无论是国内企业制订发展战略,还是商学院参与国际认证,“使命和愿意景”这部分最重要,但参与者大都深感这部分最难。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们不能忽视,一个历史厚重、具有“中央大国”心态的民族,习惯思维是“过去我”在将来复兴。可见,厘清“过去我”、“现在我”和“将来我”,还须时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6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