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熊易寒:中国中产阶层的政治倾向及其对舆情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2-04-06 23:11:04
作者: 熊易寒  

   摘要:本文对当前中国中产阶层的总体状况进行了梳理,指出中产阶层的政治倾向、价值观和行为模式方面的特点,并以2018年无效疫苗事件为例,探讨中产阶层在公共舆情事件中的议程设置作用。本文认为,中产阶层的政治倾向是“情境化”的,中产阶层的政治倾向在一定程度上主导公共舆论的走向。

  

   关键词:中产阶层;公共舆论;议程设置

  

   正 文

  

   在当代中国,中产阶层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引人瞩目的行动主体。日益扩大的中产阶层,一方面体现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另一方面也给公共管理和社会治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产阶层的社会影响力超过一般的社会群体,他们的政治态度和价值判断对社会舆论有巨大的影响。在公共舆情事件中,中产阶层的声音往往代表着主流舆论。

  

   一、当前中国中产阶层的界定、规模与分布

  

   界定中产阶层的主要指标有收入、财富、受教育程度、职业、生活方式、社会声望、对下属的控制权,其中收入是最核心的维度。[1]李培林、朱迪将中等收入者界定为收入分布在城镇居民第25到第95百分位之间的人群,计算出2013年我国城镇人口内中等收入群体比例为25%。[2]李强、王昊从经济收入、职业和教育三个维度界定中国的中产阶层,以我国城市户籍人口的平均年收入作为参照基准线,将低于基准线50%以下的群体定义为“收入低层”,基准线50%以上到基准线3倍以下的人群定义为“中等收入群体”,2012年这个群体占比46.2%,但真正的收入中产阶层占比只有18.89%。[3]

  

   2014年全国经济普查以年收入6万~12万元人民币作为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城乡中等收入者占全国7.6亿劳动者的比例约是25%,约1.9亿人。2015年,瑞信发布的《2015全球财富报告》指出,中国家庭财富总值达22.8万亿美元,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富裕国家,仅次于美国;同时,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层人口,达1.09亿,超越了美国的9200万中产阶层人数。中国中产阶层占全国成年人口的11%,占全球中产阶层人数的16%。该报告以5万~50万美元(约合31.7万~317万元人民币)资产划定“中产”。中国的中产阶层人口数量已经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中产阶层人口数量在2000—2015年间增加了3800万人,财富增长了5.6万亿美元。[4]

  

   根据2015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测算,中国中产阶层的人口数量实际为2.04亿,远远超过瑞信财富报告的1.09亿。中国中产阶层掌握的财富总量为28.3万亿美元,超过美国和日本,跃居世界首位。[5]

  

   综合上述研究,学术界统计的我国中产阶层人数规模在1亿~2亿之间。尽管中国的中产阶层占社会总人口的比例不高,与西方国家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相比也存在较大差距,但绝对数量巨大,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的影响不容忽视。

  

   这些调查数据大多来源于调查问卷,也就是受访者的自报告,而关于财产和收入的信息通常会倾向于低报、少报,尤其是财产状况。与收入相比,个人财产更加不透明。当今社会的一个重大转变就是:财产特别是房产对社会分层的重要性在上升,工资收入的作用在下降。万海远、李实的研究发现:房价是财产增长的主要原因。在扣除房价因素后,居民总财产价值将下降40%。在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贡献了财产基尼系数的38%。李强等人的研究发现,中国的中产阶层主要集中于城市,特别是东部地区的城市,第三产业是中产阶层的主要就业领域。[6][7]

  

   1949年至1994年的中国社会是一个扁平社会,社会分层比较粗疏,阶层差别不明显,主要特征是:(1)收入差距小,家庭财产少(1981年和1993年收入基尼系数分别为0.288和0.359)。(2)阶层混居,以单位社区为主,不同阶层在空间上是混合居住的;阶层之间的流动相对容易和频繁。(3)中低消费为主,恩格尔系数高。

  

   1994年以后,特别是1998年以后,中国进入了一个精细分层的社会,其标志是:(1)收入和财产差距扩大。2009年收入基尼系数为0.49,2010年财产基尼系数为0.739,财产性收入的重要性逐步超越工资性收入。(2)阶层的居住隔离和消费区隔形成。住房制度改革之后住房阶级形成,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居住空间,消费成为人以群分的重要界线。(3)阶层的分化变得更加精致,跨阶层的流动变得更为困难。

  

   中产阶层的形成与扩大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成就,也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扩大内需的一个动力源。但是,中产阶层的成长也给我们的公共管理带来了新挑战,最大的挑战是:第一,中国历史上官员的素质相对于治理对象有明显的优势,但是,随着中产阶层的扩大,这个优势被削弱甚至发生了局部逆转,相当一部分被管理对象的经济收入、文化程度乃至国际视野超越了普通公务员;第二,中产阶层对公共服务水平、政府行为制度化的要求较高,传统的粗放式的公共管理模式变得不合时宜;第三,中产阶层的利益和价值观分化程度较大,既有利益诉求,也有价值诉求,不是简单的可以用“人民币来解决的人民内部矛盾”。

  

   二、新媒体时代中产阶层的政治倾向与社会诉求

  

   对于中产阶层在政治上到底是保守的还是激进的,学术界历来有争论。周晓虹认为,中国的新兴中产阶层主要兴趣在于经济财富,而不是政治权利,他将中国中产阶层的特点概括为“消费前卫,政治后卫”。[8]李培林、张翼则发现:与其他阶层相比,中产阶层对当今社会政治形势批评更多,对政府行为更加缺乏信任。[9]在笔者看来,中产阶层的保守与激进是“情境化”的,在日常状态下,中产阶层更多地表现出保守的面向,这是利益使然,也是制度使然;而一旦利益受到实质性损害,中产阶层也会走上街头,厦门、大连、宁波等地的市民用集体散步的方式反对PX项目建设,南京、武汉的家长集体抗议高考指标的缩减。[10]

  

   在日常生活中,中产阶层常常表现出保守的一面。作为单位里的骨干成员,他们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无暇参与公共生活;作为消费文化的拥趸,他们是理性的经济动物;作为现行体制的受益者,他们渴求稳定,害怕改革影响自身的既得利益。

  

   一方面,中产阶层常常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政治冷漠。在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社区选举中,我们往往很难看到中产阶层的身影;居民自治和业主自治也因为“沉默的大多数”而效果不彰,为人诟病。另一方面,中产阶层又热衷于讨论政治,关注重大的人事变动和政治事件,各种政治小道消息在朋友圈广为流传。与其说中产阶层不关心政治,不如说中产阶层缺乏低成本却有效的政治参与渠道。

  

   房子和孩子是中产阶层最关心的事情。中产阶层关心房子,那是他们的栖身之所,也是他们让资产保值增值的主要方式,房子意味着安全感和成就感;中产阶层关心孩子的教育,重视教育是东亚社会的共同特点,但中国的中产阶层因地位焦虑而尤为注重教育投资。房产政策、教育公平和社会流动是中产阶层尤为关注的议题。在这三个议题上,中产阶层都有非常矛盾的心理,缺乏清晰的政策诉求。他们一方面认为房价太高,自称“房奴”;另一方面又非常担心房价下跌,利益受损。他们在理念上主张教育公平,但对教育改革往往持警惕态度,不赞成异地高考,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与流动儿童成为同学。他们对阶层固化口诛笔伐,但又害怕自己的孩子承受向下流动的风险。

  

   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中产阶层与社会运动有着密切的联系。业主维权运动、环境运动、邻避运动(Not-In-My-Back-Yard)、女权运动、同性恋平权运动、动物权利保护运动,这些社会运动的主力军是中产阶层。中产阶层参与社会运动或群体性事件,有可能是利益受到实质性损害,譬如抗议变电站、垃圾焚烧厂、PX项目建在自家小区附近;也有可能是出于特定的价值观,譬如反对怒江水电项目。与低收入群体相比,中产阶层对生态环境的要求比较高。西方世界通常认为中产阶层与民主化运动有着密切的关联,但从目前来看,我国的中产阶层没有表现出对西式民主的强烈诉求,但他们对法治、公开和透明等程序正义有较高的需求。中产阶层有比较发达的社会关系网络,包括基于职业、学缘、消费、居住而形成的非正式团体,但总体上组织化程度低,对公共政策的影响力主要是通过公共舆论而不是社会中间组织形成的。目前来看,中产阶层的社会运动主要是地方性的、小规模的。

  

   三、中产阶层在公共舆情事件中的议程设置作用:以疫苗事件为例

  

   2018年7月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背后的主要舆情推动者也是中产阶层。中国人对孩子的利益是极其敏感的,三聚氰胺事件、无效疫苗事件触犯了中国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与底层的愤怒不同,中产阶层善于对这些议题进行挖掘,譬如疫苗事件背后的监管问题、腐败问题、垄断问题、私有化“原罪”问题,等等。

  

   从疫苗事件最初曝光,到媒体和舆论的跟进,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多次议题转换,人们关注的焦点不断发生漂移,分别产生了七个舆情沸点。所谓舆情沸点,就是引发社会舆论高度关注的关键信息及其解读框架。在这七个舆情沸点中,有两个属于原生议题,即就事论事,不需要过度联想即可发掘出的议题,还有五个属于次生议题,即与疫苗事件没有直接联系,需要深度挖掘甚至借题发挥才能形成的议题。

  

   原生议题1:毒疫苗VS.无效疫苗

  

   疫苗事件最初发酵,媒体纷纷以“毒疫苗”为题进行报道,一些公众号纷纷转载王克勤的《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纪录片《疫苗之殇》。方舟子对此持批判意见,指出以王克勤为代表的记者妖魔化疫苗注射,把无效疫苗说成毒疫苗,把偶合现象说成疫苗不良反应,对中国的公共卫生体系是致命伤害;丁香医生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后,每个人都该知道的7个答案》得到了更为广泛的传播,教育民众区分疫苗价效与安全性,价效不符合规定并不等于接种后会对人体有害;呼吁人们不要因噎废食,不可因此拒绝给孩子注射疫苗。值得注意的是,在天涯、猫扑等相对“平民化”的网络论坛,人们更多地使用“毒疫苗”词汇;而在知乎这样典型的“中产”网络平台,人们更多地使用“无效疫苗”这一更为严谨的表述。

  

   原生议题2:监管问题

  

   舆论纷纷表示长生生物受到344.29万元的处罚力度过轻。对于没收库存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186支,公众也表示了质疑:为什么库存如此之少?由于违法成本过低,在巨大的利润诱惑下,疫苗生产企业有了强烈的违规动机和违规空间。

  

腾讯新闻《棱镜》的报道《金钱、时间、审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474.html
文章来源:《湘潭大学学报》,2019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