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春玲:代际认同与代内分化:当代中国青年的多样性

更新时间:2022-04-05 16:43:38
作者: 李春玲  

  

   当讨论当代中国青年一代的时代特性和风貌特征时,我们可以举出许多不同的,甚至相互对立的典型人物和典型现象。大众媒体在描述“80后”“90后”和“00后”们的心态特征和价值追求时,采用了多种多样的词语。“躺平”“佛系”“打工人”等,是近一年网络媒体描述青年人境遇心态的热门词语。在这之前,还有许许多多的词语从不同视角、不同层面、不同领域来概括当代青年的价值取向和行为特征:“小粉红一代”“后物质主义青年”“低欲望世代”“小确幸”“精致利己主义者”“精致穷”,等等。

   所有这些词语似乎都触及当代青年某一方面的特征,但又似乎是管中窥豹,难以把握青年一代的整体特征。对当代青年多种多样的描述总结,实际上反映出青年群体的差异性和多样化。代际共性并不能掩盖代际内的分化,快速而剧烈的经济社会变迁使当今中国社会的代际差异前所未有的鲜明,但同时,极大的经济社会分化也导致了代际群体内部的差异前所未有的突出。

   代际认同的崛起

   20世纪末21世纪初,一个代际词语——“80后”——闯入了中国社会公共视野。这个词语最初是指一批具有反叛意识、挑战权威的少年文学写手,他们大多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因而被称为“80后”作家。“80后”作家创作的“青春文学”表达了青少年成长的情感心路,以及成人社会规范对他们的压抑与束缚,引发了同龄青少年的情绪共振,受到广泛追捧。然而,主流文学界对他们的作品不屑一顾,主流媒体及权威名流们也对其呈负面评价,这引起了青少年写手们在互联网上发起论战,挑战名流权威。在一系列论战中,“80后”作家赢得同龄青少年的广泛支持,并逐渐形成了“80后”的代际认同。“80后”这个词语遂成为20世纪80年代出生人群的代际称谓,在网络论战中成名的“80后”作家韩寒成为“80后”的旗手和精神领袖。

   “80后”现象的出现对于中国社会的代际变迁具有象征性意义。正是这一代际群体崛起之后,十年一个代际的现象才凸显出来,依据出生年代区分的代际群体——从“50后”一直到“00后”,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可。“80后”代际的崛起,还标志着老一代与新生代的分野。“50后”和“60后”构成了老一代的核心人群,“80后”“90后”和“00后”则是改革开放以来出生的新生代,新生代与老一代在价值观念与行为方式上的差异突出而鲜明。两者之间的“70后”则似乎是一个过渡性群体,代际特征不像其他代际那么鲜明。

   在当今世界,科技进步、经济增长和社会变迁加速推进,使代际差异现象普遍存在。不过,具有广泛社会意义的代际现象,往往与青年代际群体的崛起并对社会变化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直接相关。比如,在欧美社会,20世纪60年代的“婴儿潮一代”(Baby Boomers)掀起大规模的青年反叛运动,使代际差异、代际冲突、文化反哺、价值观代际更替等代际现象引发广泛关注,代际社会学应运而生。由此,代际现象成为社会变迁的重要表征,以出生年代区分的代际群体具有了社会性意义。在欧美社会,“婴儿潮一代”之后是“X世代”(Generation X),而较近期的青年代际则是千禧一代(Millennials)和“Z世代”(Generation Z)。

   代际差异现象是急剧的经济社会变迁和科技发展的产物,而青年代际群体的崛起往往是重大经济社会变革带来的结果。中国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正是这样的重大经济社会变革,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经济、社会、文化变迁,对人们的生活境遇、态度、行为产生影响,代际差异现象日益突出。虽然当代社会的代际差异是全球性的普遍现象,但当今中国社会的代际现象表现得更为突出。

   中国的“80后”“90后”和“00后”可以对应欧美社会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他们都深受互联网社会兴起和科技高速发展的影响。但除此之外,近几十年的中国社会还经历了深刻的制度变迁——从计划经济体制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以惊人的速度高速增长,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推进,使中国从贫穷国家转变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民生活水平极大改善。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过去四十年的经济社会发展历程跨越了其他国家历经百年的演变过程。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使中国社会的代际差异更加突出,青年群体的代际认同更为强烈,十年一代的代际区分更加鲜明。在欧美社会,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代际特征虽然有所表现,但同辈群体的代际认同远没有中国社会那样普遍。中国青年人自称“我是‘80后’”“我是‘90后’”的现象十分普遍,而欧美青年如此自称则较少,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命名多是学者和媒体所为。

   与以往中国历史上出现过的青年代际相比,当代中国青年表现出更强烈的代际认同。中国近现代历史上曾出现过产生重大历史影响的青年群体,比如“五四青年”和“‘文革’的一代”,但从未像当今的青年代际那样具有如此广泛而强烈的代际身份认同、普遍而鲜明的观念与行为代际差异、深远而突出的社会影响力。

   当代青年的代际认同还有一个突出特征,新生代青年的价值引领者和精神领袖往往产生于同辈群体,而不像之前的青年代际群体那样崇拜老一辈的文化权威或思想家。比如,“五四青年”深受年长的陈独秀、胡适等文化精英的影响,“‘文革’的一代”追随的是政治领袖毛泽东;而中国新生代所崇拜的对象,或者对他们的态度与行为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物,多是他们的同龄人。“80后”代际崛起时,韩寒、郭敬明等“80后”作家成为他们的代言人,当今的“90后”和“00后”们则追随各种圈层文化的同辈引领者。

   这是互联网兴起带来的后果。一方面,互联网为青少年提供了一个平台发展其独特的青少年文化,彼此交流情感,增强代际认同;另一方面,互联网普及、新媒体和自媒体兴起以及新兴科技快速更新换代,使青年人在许多相关领域具有相对优势并引领发展方向,这让他们拥有了前所未有的社会、经济、文化影响力,从而改变了传统的代际关系模式。青年人不再是单向的被老一代管制教育的对象,相反,他们成为新技术、新事物的传播者和教导者,观念变革的引领者和推动者。

   代内分化的凸显

   代际社会学创始人、德国社会理论家卡尔·曼海姆认为,强烈的代际认同的产生,是由于同龄群体在青少年时期共同经历了重大的社会经济变革,由此形成了与父辈极为不同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倾向。改革开放以来出生的“80后”“90后”和“00后”,在多重交叠的社会、经济、文化巨变中度过了他们的青少年时期。经济高速增长,市场化、工业化和城镇化浪潮,互联网社会兴起与科技发展,全球化和中国崛起等一系列重大经济社会变革交织于他们的个体生命历程。共同的代际体验形塑了他们的代际特征,强化了他们的代际认同,凸显了他们与老一代的差异。

   代际社会学家强调,个体生命历程与公共生命历程的交互作用产生了代际认同、代际群体特征和代际之间的差异。这一论点在当代中国社会得到了充分验证。“50后”和“60后”是在经济落后、物质匮乏的计划经济体制中度过他们的青少年时期,而“80后”“90后”和“00后”则是在经济高速增长、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的市场经济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老一代与新生代的代际差异和代际认同必然十分突出,青年群体的代际特征必然表现得非常鲜明。不过,同辈群体的代际共性并不能完全消除代际群体内部的差异。

   事实上,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经济社会不平等也在快速拉大,这导致代际差异扩大的同时,代内差异也越来越凸显。新生代的物质生活水平和文化生活丰富程度的确普遍高于老一代的青少年时期,但是,后者青少年时期生活在一个相对较为平均主义的环境中,社会经济差异较小;而前者则成长于社会经济差异不断扩大的市场经济环境中。因此,新生代的代内差异表现得比老一代更加突出。

   从“80后”到“90后”“00后”,在代际认同不断增强的同时,代内分化也日益凸显。21世纪之初,“80后”代际群体崛起之时,大众媒体和学者专家热议的“80后”,实际上是以“80后”作家为代表的、有较高文化水平、有条件接触互联网的都市青少年,这一群体在当时整个80年代出生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仅约四分之一。80年代出生人口中的绝大多数(占比约为45%)是早早离开学校走入劳动力市场、外出打工的青少年农民工,他们中的许多人没有机会接触互联网,或者只能偶尔上网吧打打游戏,这一群体在最初“80后”代际崛起过程中是“沉默的大多数”。直到“80后”的概念被社会广泛接受之后,一些研究农民工问题的社会学家才发现了这个数量庞大、与老一代农民工有所不同的青年群体,并称之为“新生代农民工”。毫无疑问,在价值观念与行为方式上,新生代农民工表现出与老一代农民工的鲜明差异,但同时,新生代农民工与韩寒、郭敬明等所代言的“80后”们之间也存在深深的文化价值鸿沟。

   “90后”代际兴起之时,代内分化也令人无法忽略。尽管九年义务教育普及、高等教育大众化使“90后”的教育水平普遍提高,智能手机的迅速推广使“90后”接触网络不再存在障碍,网络媒体的风行使“90后”的信息分享和文化传播跨越了城乡、地域、阶层的边界,但所有这些发展因素仍然无法淡化“90后”代际群体的内部分化。一些学者认为,互联网的扁平化、民主化和开放性会使青少年文化趋向于超越社会分化,但实际上,“90后”和“00后”的青少年文化中,社会分化的界线还是那么明晰。一个典型例子是杀马特文化。

   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后期和第二个十年的初期,第一批“90后”开始走向社会。当时的北京街头(就像许多大城市的街头)出现了许多杀马特青少年,他们顶着红黄绿色彩的花哨发型,身着奇形怪状的时尚服饰,聚集在低端消费服务场所——发廊、洗浴中心、足浴店、小餐馆、小超市、小作坊。这群杀马特青少年代表了第一批“90后”青少年打工者的时尚文化。他们大多是农民工二代,小学或初中文化水平,过早辍学进城打工,就业谋生的领域是低端服务业和低技能劳动密集性制造业。杀马特青少年的服饰打扮、言行举止与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工形象截然不同,但他们与北京本地的同龄人也有鲜明的差异。当时城市出身的“90后”们还穿着运动款式的校服、梳着清清爽爽的发型在校读书,为大好前程努力奋斗。“90后”杀马特们与都市的中学生、大学生之间存在着深深的文化鸿沟,两者之间的鸿沟随着他们年龄增长进一步加深,导致更难弥合的社会经济地位差异。

   这群来自社会底层的“90后”杀马特,在都市社会中令人侧目,在互联网上遭人鄙视,他们的时尚审美被攻击为“乡村非主流”“又土又丑”,低文化水平的他们没有能力为自己的时尚品味辩护,被更有文化、更为主流的网络文化青年们攻击得落荒而逃,逐步销声匿迹。杀马特文化消失了,但这类“90后”人群仍然存在,而且他们还是“90后”中数量最为庞大的群体。在杀马特消失之后,“90后”和“00后”网红直播“社会人”火了。

   与当年不擅长使用互联网的“80后”新生代农民工不同,来自社会底层的“90后”和“00后”,通过智能手机活跃于网络空间。第一代网红直播(如快手平台的MC天佑、社会摇大哥牌牌琦等)多是来自社会底层的“社会人”,所谓“社会人”是指他们较早离开学校走向社会,而且是没有稳定工作的无业游民。网红直播“社会人”传播的“低俗”文化吸引了大批追随者——MC天佑的粉丝上亿、牌牌琦的粉丝有数千万,这些追随者大多与网红直播“社会人”有类似的出身背景和境遇状况。坐在大学校园里学习的“90后”大学生和拥有大学文凭的都市青年职业白领较少关注这些网红直播“社会人”,也许他们会因新奇感偶尔光顾“社会人”的直播,但不太可能成为追随者。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464.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2022年4月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