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立文:内圣外王论

更新时间:2022-04-05 00:03:08
作者: 张立文  

  

   人类社会是由人构成的。社会的存在和发展是人类实践活动的凝聚。由于社会发展阶段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而存在多元社会形态。它是一定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制度结构凝结而成的多元社会共同体,在一定时期内具有其一定的稳定性。这是“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共同体。然而社会的演化是多元质料的融突和合,其间离不开人,是在人的有意识、有目的实践活动中实现的。因而不可避免地、自然而然地要首先回答人之为人的问题,由“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经明明德的伦理道德的修身养性,使人的本质、人性、心性、性命,达至中和状态,以止于至善,既能超凡入圣,又能转霸道为王道之治。于是《中庸》提出:“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人性从“食色性也”的自然属性,迈入仁义礼智的道德社会属性。便有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的内圣之路进入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外王之途。

   一、 内圣外王说

   内圣外王是中国哲学理论思维的重要原理,它是人的内在世界与外在世界、精神世界与事功世界的融合体,而与草木禽兽世界相区别。

   内圣外王的内,见于甲骨金文。《说文》:“内,入也。从口,自外而入也。”桂馥义证:“凡自外入为内,所入之处亦为内。今人分去,入二声,而入声之内以纳为之。”内为里面。《广雅·释言》:“内,里也。”《论语》:“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在车中,不向里面回顾,不很快说话,不用手指别的地方。韩愈任潮州刺史,当地鳄鱼为患。他以一羊一猪投溪供其食,并驱于四海之外。“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天下之内皆抚养有。内,里面、心里。孔子说:“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见贤人应向他看齐,见不贤的人要心里反省。《周易》载:“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崔憬曰:“阳为君子,而内健于行事;阴为小人,在外顺以听命。”内君子即亲近君子。《草木子》载:“元朝自混一以来,大抵内北国而外中国;内北人而外南人。”亲近北国北人,疏远中原南人。内指房屋的内室或皇宫。《古今韵会举要·队韵》:“天子宫禁谓之内。”《周礼》载:“内宰。”郑玄注:“内宰,宫中官之长。”贾公彦疏:“释曰:名内宰者,对大宰治百官,内宰治妇人之事,故名内宰。然则大宰不称外者,为兼统内也。”皇宫内的内宰是治理、管理妇人的。大宰既治百官,亦管理内宰。内与讷通,其意为迟钝。《论语》载,孔子说:“刚、毅、木、讷,近仁。”朱熹引程颐的话:“木者,质朴。讷者,迟钝。四者,质之近乎仁者也。”刚强、果决、质朴、迟钝,有这四种品德的人近于仁。

   内圣外王的圣,见于甲骨金文。《说文》:“圣,通也。从耳,呈声。”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甲骨文)象人上着大耳,从口,会意。圣之初谊为听觉官能之敏锐,故引申训通;圣贤之义,又其引申也……许君以形声说之,非是。听、声、圣三字同源,其始当本一字。”《左传》载:“齐、圣、广、渊、明、允、笃、诚,天下之民谓之八恺。”孔颖达疏:“齐者,中也,率心由道,举措皆中也。圣者通也,博达众务,庶事尽通也……”杜预注:“恺,和也。”以前高阳氏有才能的子孙八个人,他们中正、通达、宽宏、深远、明亮、信守、厚道、诚实、天下的百姓称他们为八和。荀子说:“上则能尊君,下则能爱民;政令教化,形下如影;应卒遇变,齐给如响;推类接誉,以待无方,曲成制象,是圣臣也。”杨倞注:“圣者,无所不通之谓也。”圣臣无所不通各种事务。精通某种学问、技艺,而取得特高成就的人。《抱朴子》载:“世人以人所尤长,众所不及者,便谓之圣。”他的学问、技艺超越众人,这样的人就被称为圣人。这犹行行出状元,而非仅限于圣王、素王等。圣人是道德高尚的人。《论语》载:“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朱熹注:“纵,犹肆也,言不为限量也。将,殆也,谦若不敢知之辞。圣无不通,多能乃其余事,故言又以兼之。”圣无不通,且道德高尚。是称颂有关帝王为圣。《史记》载:“大圣作治,建定法度,显著纲纪。外教诸侯,光施文惠,明以义理,六国可辟。”大圣指秦始皇。圣是才智过人、聪明的人。《老子》:“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王弼注:“圣智,才之善也。”王弼非认为老子抛弃圣智,而认为圣智为通晓、聪明胜人的人。圣亦指精灵。《北齐书》载:“人心亦大圣,我前疑其欲反,果然。”斛律光屡建奇功,然其性少言刚急,治兵督众,唯仗威刑,鞭挞士人,颇称其暴虐,而遭诬告其谋反而被杀。北齐后主高纬怀疑斛律光,而对何洪珍说的话,以其人刁钻。圣指有关神明的事物。《论衡》载:“以圣典而示小雅,以雅言而说丘野,不得所晓,无不逆者。”黄晖认为第一个“雅”疑当作“稚”。以圣经以示小孩,以雅言说与一般的人,人不晓得。神明事物具有一定的神秘性。

   内圣外王的外,不见于甲骨,而见于金文。《说文》:“外,远也。卜尚平旦,今夕卜,于事外矣。”俞樾《儿笘录》:“外,远也。是外之本义为疏外字。”外为疏远。《周易》载:“内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崔憬曰:“君子在野,小人在位之义也。”亲小人而远君子;小人在位掌权,君子无位在野。荀子说:“人主则外贤而偏举,人臣则争职而妬贤,是其所以不合之故也。”君主疏远贤人而任用自己偏爱的人,人臣为争自己权力职位而嫉妒贤人。荀子又说:“曾子曰:‘无内人之疏而外人之亲。无身不善而怨人,无刑已至而呼天。内人之疏而外人之亲,不亦反乎?身不善而怨人,不亦远乎?’”不要疏远本家族的人,而亲外人;不要自身不善而去埋怨别人;不要等遭到刑罚时才去求天。疏远有排斥的意思。《公孙龙子》载:“坚、白、石不相外,藏三可乎?”客人诘难说:如果天下无白色,人们便无法辨认既坚又白的石;如果天下无坚性,人们也不会称谓出坚白石来。坚性、白色、石形本来就是不相排斥,要人为地隐藏坚性与白色,能办到吗?排斥有抛弃的意思。《吕氏春秋》载:“许由非强也,有所乎通也。有所通则贪汙之利外矣。”高诱注:“外,弃也。”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是不贪天下之利,即抛弃天下之利。抛弃即背离。《管子》载:“骤令而不行,民心乃外,外之有徒,祸乃始牙。”尹知章曾注:“外,有外叛之心。”不执行紧急的法令,百姓有背离、背叛的心。有背离的人,祸灾会开始发生。外指外表、外层。《广雅·释诂》:“外,表也。”《周易》载:“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是以顺乎天而应乎人。”虞翻曰:“刚中为二五,柔外谓三上。”兑卦的第二、五爻为阳爻,均为下卦和上卦的中爻,故为刚中。第三、六爻在第二、五爻的外面、外表、外层,为阴爻,为柔。二、三、四爻不当位、不正位,利变之使正,所以说以利贞。亦指外卦。卦分内外卦,如《否》,坤下为内,乾上为外。《彖传》曰:“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崔憬注:“阴、柔谓坤,阳、刚谓乾也。”外为外国、诸侯国。《周礼》载:“暴内陵外,则壇之。”郑玄注:“内谓其国,外谓诸侯。”外为邦国之外的诸侯国。

   内圣外王的王,见于甲骨金文。《说文》:“王,天下所归往也。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贯三为王。’”古代最高统治者。《尔雅·释诂》:“王,君也。”《六书故·疑》:“王,有天下曰王。帝与王一也。周衰,列国皆僭号自王。秦有天下,遂自尊为皇帝。汉有天下,因秦制称帝,封同姓为王,名始乱矣。”《尚书》载:“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朝谒天子。《诗经》载:“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郑玄注:“氐羌,夷狄国在西方者也。享,献也。世见曰王。”孔颖达疏:“氐羌远夷,一世而一见于王。”朝谒天下不敢不献礼物。汉以后古代社会最高的封爵。《正字通·玉部》:“王,天子伯叔兄弟分封于外者亦曰王。”《汉书》载:“诸侯王,高帝初置,金玺盭绶,掌治其国……景帝中五年令诸侯王不得复治国,天子为置吏,改丞相曰相。”王为首领。老子说:“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江海所以能成为一切小河流的首领,是由于它善于处在一切小河流的下游,所以能做一切小河流的首领。江海比小河流要大。《广雅·释诂》:“王,大也。”《周礼》载:“春献王鲔。”郑玄注:“王鲔,鲔之大者。《月令》季春荐鲔于寝庙。”大而胜小。《庄子》载:“常季曰:‘彼兀者也,而王先生,其与庸亦远矣。’”成玄英疏:“王,盛也。庸,常也。先生,孔子也。”陆德明释文引李颐曰:“王,胜也。”他是一个断了脚的人,而能胜过你,那么他比平常人要深远多了。王为匡正。《春秋繁露》载:“王者皇也,王者方也,王者匡也。”苏舆注:“皇,君也,美也,大也,天人之总,美大之称也。”道不正直需使之正直,德不匡正就不能周遍。《法言》载:“昔在周公,征于东方,四国是王。”李轨注:“王,正。”周公东征,匡正四国。

   人的意愿,是把人类流动的世界变成人所意愿的世界,在此过程中,人自身与世界存在发生密切的交往关系。这种交往的实践,使人自觉到人是天地万物中唯一具有认识自我本质、本性的存在物,唯一能“认识你自己”的存在者,唯一能通过自我修身而能中和的人之为人者。内圣外王其内涵广大而深厚,且源远流长。

   其一,表面内外之分。天地万物多姿多彩,变化万千。然而,任何事物都可以简单地差分为表里内外。《周易·序卦传》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这种二分法,就阴阳而言,天、男、夫、父、君、上为阳,地、女、妇、子、臣、下为阴;以表里内外言,天、男、夫、父、君、上为表为外,地、女、妇、子、臣、下为里为内。就人身而言,躯体为表为外,腑脏为里为内。就树叶而言,向阳那一面为表为外,背阳一面为里为内。就礼义而言,礼为表为外,义为里为内。心有所思,为里为内,行为为表为外。这是一种经验的、现象的、朴素的思维方式,由此抽象、超拔为内圣外王的理论思维。

   其二,无所不通为圣。圣在道德、知识、技艺、事功各方面都高尚、高水平而胜过一般的人。孔子是否是圣人?“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孔夫子是位圣人吗?为什么这样多才多艺。子贡回答说:“这本是上天让他成为圣人”。孔子听说后说:太宰知道我呀!我小时候穷苦,所以学会了很多技艺。然而,孔子并不认为自己是圣人。“昔者子贡问于孔子曰:‘夫子圣矣乎?’孔子曰:‘圣则吾不能,我学不厌而教不倦也。’子贡曰:‘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仁且智,夫子既圣矣。’夫圣,孔子不居,是何言也?”孔子不敢安居于圣,我何敢自谓圣人。“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孔子认为,“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朱熹注曰:“则虽尧舜之圣,其心犹有所不足于此也。”唯有仁智合一,才能达到圣人境界。

儒家与《左传》于何谓为圣有共同的认知。《左传》载:“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杜预注:“言鬼神之情,依民而行。”随侯说:我祭祀神灵的东西很完备,为什么不能取信于神灵。季梁回答说:百姓是神灵的主人,因此圣王首先要成就人民的愿望,而后才致力于神灵。这是由神灵崇拜向突出人的价值和地位的转化,宣告人是神灵的主人,人处于主导地位,圣王应重民、先民。人民和谐而灵神降福。“古之王者知命之不长,是以并建圣哲……予之法制,告之训典,教之防利,委之常秩,道之礼则,使毋失其土宜,众隶赖之,而后即命。圣王同之。”圣哲,泛指贤能的人。古代的君王知道人的寿命不能长久,于是选贤立能,为他们制订法度,公布准则,树立表率,作为引导,给予规章以便遵守,告诉他们先王的遗训,以便合乎礼仪,这一点圣人和先王都是相同的。圣人的愿望与大众相同。晋国的栾武子救援郑国,与楚军相遇。晋军袭击蔡国,楚军救援蔡国,当时军官想要作战。有人对栾武子说:“圣人与众同欲,是以济事,子盍从众。”圣人的愿望与大众相同,因而成事,您何不听从大众的意见。把大众与圣人视为一体,大众不仅是神灵的主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46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