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翟崑:“转危为机”:中国国际战略危机管理之道

更新时间:2022-03-26 09:28:18
作者: 翟崑  

  

   国际战略危机,主要是指危机影响具有全球性、跨国性,复杂性,战略性,对这些危机的应对和处理,直接关乎全球的和平与发展。从2012年到2022年这十年间,全球面临两大类国际战略性危机:一类是传统安全型的危机。比如从叙利亚战争、朝核问题、伊核问题、中美战略博弈,一直到当下的乌克兰危机。另一类是非传统安全型的危机,比如国际金融危机、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情等。较之本世纪前十年的国际战略危机,这十年的危机更大、更频繁、更具破坏性,更难应对管理。具有如下特点:一是应接不暇,新旧交织,此消彼长,快速迭代,蝴蝶效应,形成异常复杂难解的危机群;二是全球联系日益紧密,相互联动,直接影响和冲击全球地缘政治经济结构;三是与中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直接或间接影响我国的人民安全、国家安全、周边安全和国际安全;四是国际战略性危机乱象纷呈,治理应对应接不暇,治理能力捉襟见肘。

   这十年的“乱时代”,出现的危机包括: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等四大赤字交织,存量不减,增量迅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乱变交织”。然而,有乱必有治,国际战略性危机的应对和治理也从未中断。总的来看,在这十年,中国参与国际战略性危机的意愿、能力和效果都有所上升。换言之,中国这十年的外交有两大主线,一条是在危机态下推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另一条是在危机态下推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形成了“转危为机”的国际战略危机管理原则。

   对待传统安全性危机,我们要做好中医式“把好脉、综合施策、标本兼治”三原则:一要把准脉,以客观公正态度,搞清来龙去脉和是非曲直,不偏听偏信,不乱开药方。二要综合施策。不动辄诉诸武力或制裁,而是坚持政治解决大方向,提出全面、平衡、兼顾各方诉求的一揽子方案。三要标本兼治。找准问题的源头所在,对症下药,从根子上消除滋生的土壤,才能使病症永不复发。总之,我们会在坚持不干涉内政,尊重国家主权与平等的前提下,继续为妥善处理各种热点、难点问题提出中国方案,发挥中国作用。这些原则,在中国处理缅甸问题、阿富汗问题、乌克兰危机时,均得以体现。

   关于非传统类的国际战略危机的应对和管理,我们在这十年也有了很大进展。在全球治理进程中,尤其是气候变化和全球新冠疫情等问题上,中国从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全人类共同价值的角度出发,不仅要处理危机,而且要在危机和乱局中寻找机遇,转危为机。比如,中国在处理全球疫情大危机的同时,引领全球向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方向发展;中国在引领全球经济走出国际金融危机、应对气候变化和生态能源等问题时,先是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又提出全球发展倡议以服务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规划。

   因此,中国应对和处理国际战略性危机,更强调“转危为机”。中国正在探索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国际战略危机管理之道。一是变通发展。过去美国和西方世界的国际战略危机管理方式解决不了新老危机,而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尝试提出应对危机的新思路和新方法。中国的目的不仅在于解决危机本身,而是寻求世界发展的变通之道。二是兼顾矛盾。中国在处理国际战略危机时,要辩证施治,既要保证国家核心利益,又要争取共赢;既要考虑危机的当事方,也要考虑相关方;既要考虑国内民意,又要考虑国际感受;既要考虑一次博弈,又要考虑多次博弈。三是突破困境。多种危机往往陷中国于两难,形成多重困境和治理悖论。因此,只能采取转危为机之道,通过新的发展来超越各种矛盾,在压力升级中实现应对升级和效果升级。

   王毅外长在2022年两会的答记者问中,继续贯彻了这一转危为机的国际战略性危机的处理原则。有四点格外值得关注:第一点是希望通过北京冬奥会的举办,来提振全球危机焦虑。“此次冬奥会,恰逢奥密克戎毒株肆虐、地区热点问题升温,同时还受到少数国家的政治干扰和破坏。但让我们感到鼓舞的是,大多数国家和人民都选择团结在奥林匹克精神之下,为深受疫情困扰的人们注入了希望,为动荡不安的世界带来了信心。”第二点是尽最大努力,和平处理乌克兰危机。“中方认为,要化解当前危机,必须坚持《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尊重和保障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必须坚持安全不可分割原则,照顾当事方的合理安全关切;必须坚持通过对话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必须着眼地区长治久安,构建均衡、有效、可持续的欧洲安全机制。”第三点是在“乱时代”中防范“新冷战”。有记者担心,世界陷入分裂和对抗的“新冷战”。王毅回答说:“个别大国为了维护霸权地位,重拾冷战思维,制造阵营对立,进一步加剧了动荡与分裂,让本来就问题缠身的世界雪上加霜。”“中方坚定认为,正确的出路就是在多边主义旗帜下加强团结合作,携手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第四点是发展了国际战略危机处理的“船”论。一个是“全球同舟共济”论。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在全球性危机的惊涛骇浪里,各国不是乘坐在190多条小船上,而是乘坐在一条命运与共的大船上。小船经不起风浪,巨舰才能顶住惊涛骇浪。”另一个是“中美巨轮共航论”。习近平主席去年11月在跟美国总统拜登的视频会晤中提出,“中美两国是两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轮,我们要把稳舵,使中美两艘巨轮迎着风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在“乱时代”,“危”虽大,但压制不住人类追求“机”的强大意愿和能力。人类发展就在危和机的钟摆效应下艰难前行。2022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的演讲中提到,“不论风吹雨打,人类总是要向前走的。我们要善于从历史长周期比较分析中进行思考,又要善于从细微处洞察事物的变化,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凝聚起战胜困难和挑战的强大力量。”这就是过去十年,中国国际战略危机管理的“转危为机”之道。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28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