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宫玉振:浮躁时代,我们为何更需要长期主义?

更新时间:2022-03-24 15:45:35
作者: 宫玉振  

  

   题记:2022年2月26日下午,北大国发院MBA讲坛第42讲暨北大国发院MBA项目宣讲会在线举行。本期活动特邀北大国发院管理学教授、国发院BiMBA商学院副院长、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宫玉振教授带来主旨演讲。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

  

   引子:两个故事

   我先讲两个故事。第一个是华为关于小灵通与3G的战略选择。

   上世纪末,中国电信推出了小灵通,当时的UT斯达康和中兴通讯依靠这项业务取得了高速发展。UT斯达康一年的销售收入曾经达到100亿,在当时这是足以让所有企业都为之动心的数字。

   华为管理层当然也看到了这样的机会,所以很快就提交了从事小灵通业务的计划。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任正非否决了这个计划。

   任正非否决小灵通的理由是,小灵通注定是一个过渡的、短暂的技术,而3G才代表未来,华为不能做机会主义者。

   在他看来,错过小灵通,华为可能失去的是一大块利润,但这还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华为错过了3G,那就将严重影响华为成为一个伟大企业的进程,那才是一个根本性的失策,是绝对不可饶恕的。

   华为因此把大部分人力和财力投入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商用的3G业务,8年后的2009年,华为终于获得了第一块3G牌照。

   从那以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华为一飞冲天,把所有竞争者都抛到了身后。正是因为华为当年在3G的豪赌和持续投入,才成就了今天的华为。

   至于当时风光一时、占据中国小灵通市场半壁江山的UT斯达康,主流市场上,现在已经很难看到这家企业的身影了。

   第二个故事是马云与阿里云。

   今天的云计算领域中,阿里云排名亚太第一,世界第三。百度按理说在这方面更具优势,可是百度云为什么远远不如阿里云?

   当年云计算所需的投入非常大,每年十几亿,连续几年的时间,这给阿里造成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而且还看不到希望。当时在阿里负责云计算的王坚,现在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当年一度被认为是个骗子。

   那几年阿里每年的战略会都要讨论一个问题:要不要取消这个项目、解散这个团队?云计算团队很长时间都是惶恐不安,不知什么时间会被解散。

   在最艰难的时候,马云来到了云计算团队,跟他们讲:云计算我们一定要做,而且我要投100亿。整个团队的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大家知道没事儿了。

   2012年,认为云计算前途无望的百度解散了自己的云计算团队,这个团队后来被阿里完整接收。云计算的最终结局,从那一刻基本就已经确定了。

   马云讲过一句话:阿里今天做的所有决策,都是为了七、八年以后的战略布局。阿里云的最终胜出,靠的就是这种长期主义的战略。

   三种类型的胜利

   我们都想打胜仗,“打胜仗”在今天已经成为一个热词。但我们究竟应该打什么样的胜仗?我们究竟应该要什么样的胜利?

   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老师关于“打胜仗”有一个非常精彩的观点,她说胜利分三种类型:机会主义者只能得到暂时性的胜利,实用主义者会获得阶段性的胜利,长期主义者才能赢得持续性的胜利。

   我非常同意陈老师这个观点。我最早是学历史的,我可以从历史上组织兴衰的长远规律来呼应一下陈老师的观点。

   从历史上看,从来没有哪一支土匪或军阀的队伍能够真正成事。当尘埃落定的时候人们就会发现,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有着清晰的长期理念的那支力量。

   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一个基本道理:坚持长期主义才能赢得长久的胜利。

   坚持长期主义为什么非常难?

   既然长期主义这么重要、这么好,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长期主义者少之又少?为什么我们今天在这里还要谈长期主义?

   很简单:坚持长期主义非常难。

   回顾任正非关于小灵通的决策,今天我们会赞叹任正非的高瞻远瞩、雄才大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可是有谁知道任正非当时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任正非放弃了小灵通,但是小灵通在2000年到2003年取得了持续的增长。UT斯达康因此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变成了一家明星企业,中兴也在小灵通市场里赚得盆满钵满,而且他们利用小灵通取得的高额利润不断挤压华为的市场。2003年中兴的销售额一度达到了华为的80%。

   华为是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的老大,但在那段时期内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华为失去了瓜分小灵通市场的时机,更雪上加霜的是,3G牌照迟迟不发放,因此华为在3G领域的巨大投入长期得不到任何回报。

   2002年,华为首次尝到了巨额亏损的苦头。那时候很多人对华为失去了信心,认为任正非犯了一个致命且愚蠢的错误,不少人离开华为,选择了在当时看来更好的公司。

   任正非后来讲:“我当年精神抑郁,就是为了一个小灵通,为了一个TD,我痛苦了8到10年。我不让做,会不会使公司就走向错误,崩溃了?做了,是否会损失我争夺战略高地的资源?”

   我们今天复盘一下任正非当时的处境:眼前的利益唾手可得,当前的压力实实在在,但是未来的收益却并不确定。如果你是任正非,你会怎么办?

   焦虑、抑郁、彷徨,中途反悔甚至放弃。这就是长期主义者常常必须面对的现实。

   上世纪60年代有一个著名的“斯坦福棉花糖实验”。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沃尔特·米歇尔选了十几名幼儿园的孩子,让他们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要求坐满15分钟。面前的桌子上,放的是孩子们最爱吃的棉花糖。

   实验的规则是,如果你马上吃掉糖,就不能获得奖励;如果你能等15分钟以后再吃,就会额外得到一块糖作为奖励;不愿意等的孩子可以按桌子上的铃。

   实验开始以后,研究人员发现一少部分孩子不假思索立即抓起眼前的糖吃掉了;有些孩子30秒以后陆续开始按铃;最后,只有30%左右的孩子等到15分钟期满才吃糖。

   研究人员对参加实验的孩子进行跟踪,发现那些愿意等待的孩子在后来的人生中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包括职业的成功;那些不擅长等待的孩子,成年以后体重更容易超标,成就相对较低,而且不少人染上了毒品。

   这个实验提出了“延迟满足”的概念。能够做到延迟满足的人总是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最喜欢讲的一个词就是“延迟满足”。张一鸣的成功也告诉我们延迟满足确实很重要。问题是,道理我们都懂,但是为什么能够真正做到“长远思考”“延迟满足”的企业和个人少之又少?为什么长期主义特别难?

   这是今天神经科学、心理学、行为经济学等学科都在关注的一个重要研究话题:“跨期选择(intertemporal choice)理论”。也就是在大而迟(Larger - Later,LL)的收益与小而早(Smaller - Sooner,SS)的收益之间,人们的选择倾向。

   所有这方面的研究都得出了同样的结论:相对于未来的收益,人们通常会对当下可以获得的收益赋予更大的权重。直白地说,就是人们更看重眼前马上能够得到的收益。

   原因很简单,人类是从动物进化而来的。在进化的过程中,人类虽然发展出了对未来进行计划和规划的能力,但是在跨期选择时,我们同其它动物一样,依然偏好于即刻的奖赏。

   一些研究者还探讨了跨期选择的神经机制。2004年,《科学》(Science)杂志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报告,第一次从神经机制上证明人的大脑有β、δ两种不同的评估机制。

   β机制集中于早期进化的中脑边缘多巴胺系统,主要负责加工当前选项,也就是当前马上要做出的决策、当前的诱惑、当前的利益等;δ系统是相对较晚进化成的额-顶系统,主要负责加工延迟选项,也就是延迟满足的决策。

   前者是生存的本能,后者是进化的需要。两个系统的相对激活水平,决定了被试者的选择。选择过程中,如果我们的β系统被激活,我们就会选择当前的收益;如果δ系统被激活,选择的就是延迟满足。

   与此相关的,还有一个跨期选择的认知机制理论,即热/冷系统理论。这一理论认为,人脑认知机制中存在热、冷两个系统。热系统与个体的冲动行为有关,它是情绪驱动的,表现为简单的条件反射,因而反应速度较快,是较早成熟的一套系统;冷系统则与个体的自我控制有关,它是认知驱动的,比较审慎,因此也比较慢,是较晚成熟的一套系统。

   热/冷系统的交互作用决定了个体在延迟满足中的表现。热系统起主导作用时,个体倾向于选择小而早的收益;冷系统起主导作用时,个体倾向于选择大而迟的收益。

   在此基础上,学者们还提出了人类跨期选择的多重自我理论(Multiple-Selves Theory):“目光短浅(myopic)的自我”与“目光长远(farsighted)的自我”,“计划者(planner)”和“实施者(doer)”,“老练(sophisticated)的自我”与“幼稚(na?ve)的自我”,等等。

   理论是枯燥的,我在这里不想过多介绍理论本身。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些研究结果告诉管理者什么道理?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体两面的,我们身上都有短期主义的影子。更看重眼前的收益,是人性的组成部分,况且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普通人来说,面临的当前压力或眼前诱惑越大,人的短视的一面就相对越容易被激活,人就越容易表现出短期主义的倾向。

   即使是长期主义者也会有短期行为的冲动,也会中途动摇,每个人都会有内心深处的天人交战。

   这就是为什么任正非在已经选择了3G这条长期主义赛道后,仍然会为了放弃小灵通而感到抑郁和压力。我相信李彦宏也是长期主义者,百度也是有长远追求的企业,但是为什么会中途一度放弃云计算?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就是长期主义很难坚持的基本背景。

   短期主义会带来长远的伤害

   长期主义很难,但我们为什么还需要选择长期主义?很简单,因为短期主义会给我们带来长远的伤害。

   今天我们谈的话题主要是管理,我们看看短期主义对管理者、对组织至少会造成哪些方面的伤害。

   短期主义对于管理的第一个危害在领导力层面。短期主义的领导者个人必然表现出缺乏远见、自私自利的特征。缺乏远见的人注定成不了事,而自私自利的人注定没有人追随。

   人都有私心,但是领导者必须让更多的人为己所用,甚至还要用比自己更强的人,这样才能成就大事业。因此,领导者必须走出小我,才能成就大我。自私自利的结果一定是众叛亲离。

   短期主义对于管理的第二个危害在决策层面。孔子在两千五百年前就用两句话很好地揭示了短期主义的危害——“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决策就像下棋一样,有些人可以看到三步、五步之后,甚至更为长远,有些人走一步看一步,只顾眼前。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238.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