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与完善添砖加瓦——赵俊臣经济学研究贡献

——《理论研究》代序

更新时间:2022-03-21 15:58:59
作者: 赵俊臣 (进入专栏)  

   赵俊臣,男,1944年11月生于河南新郑,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二级研究员,1998年获国家级突出贡献优秀专业技术人才。曾任云南省经济学会副会长、云南省农村经济学会副会长;昆明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兼农业农村组长;曾先后受聘为国务院扶贫办、商务部及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署、联合国环境署、儿基会,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香港乐施会、德、英、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等政府多项援华项目的咨询、评估和培训专家。

   赵俊臣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课题3项,省委省政府课题16项,国际合作课题14项,横向合作课题53项;出版个人专著12本,主编学术著作18本,联合主编学术著作18本,发表文章680多篇;先后获省部级科研成果奖16项;研究报告被省委省政府领导批示67件、作序7篇、题词18幅。

  

   赵俊臣长期在经济学领域耕耘,著述颇丰,创新学术观点不少,特别是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体系的构建提出了若干独到观点,起到了添砖加瓦作用。此外,他能够把学术观点付诸实践,并在实践中概括出新观点,是全国为数不多的知行合一的经济学家。

  

   一、在全国最早一批研究个体私营经济,提出个体私营经济、摊贩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命题

  

   1980年5月,赵俊臣完成《个体经济简论》讲稿,后收入自选集《云南经济发展探索》第一卷(云南科技出版社1998年9月昆明版);1981年4月,参与云南省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刘隆任主编、全国30多个学者共同编写的中国第一部《中国现阶段个体经济研究》(人民出版社1985年5月北京版),执笔第一章“建国以来个体经济的基本情况”。后来又发表“关于个体转手贩销的几个问题”(《经济问题探索》1983年第4期)、“关于长途贩运和投机倒把的界限问题”(《云南社科动态》1983年第5期)、“保护个体经济合法权利的几个问题”(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1983年第7期),提出允许个体私营经济存在与发展是国家一种“无奈”的选择,但却是“必要的”、“必不可少的”。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特别是面对个体私营经济竞争,一些中小型国有企业纷纷陷入经营困难,国家不得不出台小型国有企业租赁经营、拍卖给个人经营的措施,赵俊臣及时修正“个体私营经济补充论”,而用“平等发展论”代替。在先后发表的“谈谈小型国有企业租赁经营问题”(连载于《昆明日报》1986年3月31日和11月13、15、18、20日),“关于国有小型企业拍卖给个人经营的问题”(连载于《昆明日报》1986年11月27、29日),“云南私营经济发展研究”,(《云南社会科学 》1988年第6期),《流行私营经济理论辩析》(《农村经济研究》1988年第5期),《云南省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理论与实践》(《云南社会科学》1995 年第 1 期),系统地提出个体私营经济已经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次要组成部分或补充组成部分;其发展是由其满足社会成员中绝大多数弱势群体需要的功能所决定的;论证了个体私营经济不但不是“每日每时产生资本主义”,而是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近期利益、长期利益和根本利益;在“摊贩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爱思想2009-04-10)一文中,提出“在社会和政府都不能为弱势群体提供就业岗位的大背景下,借口‘维护市容市貌’而不允许摊贩利用街道经营是不道德的”。

   面对个体私营企业主的相对较高收入,赵俊臣用“管理者的收入”、“一部分机会收入”、“还有一部分属于风险收入”来解释。对予私营企业主占有雇工剩余劳动,赵俊臣除了同意学界“合理性”解释外,还提出学费论,即被雇的雇工多数在私人企业里或多或少的学习到了一定的劳动技能,那些没有学到劳动技能的雇工,一般也受到了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熏陶,诱发了他们的经营意识。这也就是说,雇工提供给雇主的剩余劳动价值,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学费。

   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趋势,赵俊臣不同意传统的观点,即个体经济必然要走向消亡,被公有制所代替,提出了“走向股份联合”的新见解。

  

   二、在全国最早一批研究股份制,提出用马克思的社会所有代替公有制的命题

  

   改革开放前,我们把股份制作为资本主义的典型特征之一大批特批,以至于使其成为众多禁区中的一个。改革开放后,北京大学厉以宁教授1981年在天津座谈会上的讲话中第一次建议采用股份制,因而被社会尊称为改革“厉股份”。赵俊臣受厉以宁教授的启发,对股份制产生了研究兴趣,于是从马克思的股份资本理论到我国的企业股份制的全面改造,草拟了20篇文章提纲,于1983年开始写作,先后成稿,至1985年《云南教育学院学报》发出第一篇,之后先后发表在:云南大学学报《思想战线》1987年第1期《马克思的股份资本理论和我国企业的股份化》,《云南社会科学》1986年第5期《联合股份经济——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的方向》;《云南师范大学学报》1988年第5期《由承包制租赁制过渡到股份制的必然性与条件》;《经济日报》1988年2月14日《论劳动股》;《云南社会主义现代化文稿》1986年第9期《正确认识全民所有制企业股份化》,1989年第1期《当前试行股份制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经济问题探索》1986年第9期《国有企业股份化可能出现的问题》;《云南财贸学院学报》1989年第2期《股份制与政企分开》);《中国劳动科学》1987 年第2期《关于按资金分配的几个问题》等。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郭正秉院长、何耀华副院长批准资助,他得以把文章汇编成《股份经济的理论与实践》,由云南人民出版社于1989年1月出版。全书比较系统地阐述了股份经济的理论基础,我国实行股份制改造的意义、条件、途径,股份制设置、立法等问题。

   赵俊臣认为,马克思把股份公司看成是资本主义联合生产的手段,其发展为共产主义生产方式提供了前提条件。马克思的论述是从资本主义股份公司的两个“扬弃”入手,即通过集资把分散的私人资本集中起来转化为社会资本,私人企业转化为社会企业,实际执行资本家转化为经理,资本的所有者转化为货币资本家。于是,这个资本主义生产连续发展的结果就必然成为两个转化的过渡点:一是资本转化为生产者的财产(即联合合起来生产者的社会财产)所必需的过渡点;二是与资本所有权结合在一起的再生产过程中的职能转化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的社会职能的过渡点。

   赵俊臣的股份制研究有一部分是当时参加国内学界论战的产物。如他与复旦大学著名教授蒋学模反对股份制的观点商榷的文章:《对国有企业股份化可能出现的问题的探讨--与蒋学模先生等商榷》(《经济问题探索》1986年第9期)认为,国有企业股份化后会出现“公有化程度降低”、股份化后会使“国家利益受到损失”、“企业股份化将产生食利者阶层”、“企业股份化后老百性把窖藏货币拿出来买股票会引起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等,都是不能成立的。文章发表不久,时任国务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王梦奎的重视,在他和邢俊芳共同编辑、中国经济出版社1987年10月出版的《关于股份制》一书,原文收录了蒋学模和赵俊臣的文章。

   实践中国有股一股独大至今仍是困扰人们的难题,赵俊臣建议,可以用优先股的形式设置国有股。所谓优先股,是“普通股”的对称,是股份公司发行的在分配红利和剩余财产时比普通股具有优先权的股份。他的研究结论是,优先股可以保证国有资本保值增值,同时又克服了现有国有企业的政企不分、国有股一股独大等弊端。

   面对我国个体私营经济和国有企业为代表的所有制结构改革与发展的实际,国家启用了“混合所有”新概念。赵俊臣主张用社会所有制代替公有制,其主要理由是,现有个体私人经济中的一部分和绝大部分国有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都股份化了;而股份化正如马克思论述的使“私人资本集中起来转化为社会资本,私人企业转化为社会企业”。 赵俊臣预测,用社会所有制代替公有制,将是我们对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大发展。

   在股份制理论研究的同时,赵俊臣抽出精力为企业股份制改造咨询,先后担任组长,对云南省五金矿产化工进出口公司、昆明重机厂、云南轻型汽车集团公司、交通银行昆明支行等进行研究,并对昆明五华大厦、昆明市百货大楼、昆明机床厂、昆明重机厂等大型企业股份制改造,进行咨询。其中,他提出的“管理层工作折股和职工劳动折股”、“企业使用国有土地作价后留作企业离退休人员保障”、“党对股份制企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等观点,至今仍没有过时。

   1994年9月,赵俊臣应邀带领研究组,对云南省玉溪市北城镇的25户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改制情况,进行调查研究。在总结经验的同时,对实践中出现的集体股产权虚拟、企业创办人特殊贡献量化、职工劳动折股、股权流动、企业内部人控制、按劳分配与按股份红等带有普遍性问题,进行了论证。这一研究成果,汇集成《玉溪市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研究》,云南科技出版社1997年12月出版。

   为了在云南省全面推行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经中共云南省委组织原部长孟继尧批准,赵俊臣组织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和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处长林涛合作,连续举办4期“云南省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培训班”,对全省县市一级分管领导干部进行了理论与操作方法的培训。

   1990年代初,为适应昆明市乃至云南省的股民炒股需要,赵俊臣创办《云南证券报》,担任主编。在创刊号上,他写的“马克思炒股票”,为股民们撑腰。之后,撰写了40余篇评论,在宣传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的现代企业制度方面,做出了努力。

  

   三、在全国最早一批研究、设计并试点小额信贷扶贫和贫困村基金,其中试点的贫困村基金模式五年后被国务院扶贫办和国家财政部在全国推广

  

自1980年代中期我国开展大规模扶贫,赵俊臣即投入扶贫研究之中,先后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云南多民族特困地区脱贫致富研究》(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年10月昆明版)、省政府课题《云南省41个贫困县脱贫致富战略研究》(云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4月昆明版)参与国际合作扶贫项目等,组织召开全国扶贫理论与实践国际研讨会。他在扶持贫困者的众多措施中,发现并力促成效最好的小额信贷扶贫到户。小额信贷原由孟加拉国乡村银行穆罕默德·尤纳斯教授1980年代初创立,由此,尤纳斯教授与孟加拉乡村银行共同获得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及包括世界粮食奖在内的多个国际荣誉。1984年杜晓山教授团队第一次引入在中国试验成功、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国际组织以及云南等省区相继试验也获得成功,1997年初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王学仁考察决定引进孟加拉国小额信贷扶贫到户模式,在全省25个贫困县乡试点。根据省委要求,赵俊臣组织研究所全程参与:一是代省政府起草3个实施文件;二是负责两个乡的试点指导;三是编写小额信贷扶贫到户的培训教材,以《小额信贷:扶贫攻坚成功之路》(云南教育出版社1997年11月一版、1998年11月二版),省委原副书记王天玺作序;承蒙全国著名反贫困专家陈吉元、刘文璞、牛若峰、康晓光、汪三贵及何耀华、戴治坤、李国华、罗荣淮等,分别在《光明曰报》、《云南日报》、《云南社会科学》、《云南经济研究》等报刊上发表了评价文章;四是组织全省连续5期培训班的教学工作。该项目的实施,使他和同事深深感到发展经济学观点的正确性,即全世界的农民包括贫困农民与富裕农户、甚至城里人一样是聪明的、勤劳的、能干的、会合理算计的,而不是愚昧的、懒惰的、不会合理算计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16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