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俊臣:《贫困与扶贫研究》自序

更新时间:2022-03-21 15:56:52
作者: 赵俊臣 (进入专栏)  

   本书收集了我从事贫困与反贫困研究的部分文章,而已经收入我的文集《战略与规划》、《乡村振兴新论》、《外援项目研究与评估》和《赵俊臣学术回忆录》中有关文章则没有收入,以免重复,但却把篇目列入本书目录之后,以供有兴趣者查阅。

   由于收入《赵俊臣学术回忆录》中的《精准扶贫到真正的贫困农户》(首发中国智库网2018-08-13),较为全面、系统梳理了我从事贫困与反贫困研究的主要观点,因此不在这里重复。

   中国扶贫的伟大实践,必将产生有用的理论。作为投身中国反贫困实践与研究中的幸运一员,我从事贫困与反贫困研究的主要贡献有三:

   一是在全国较早反思区域扶贫、工业扶贫的缺陷,提出并论证了扶贫到贫困户的理论与口号。

   二是反思现行由村干部指报贫困户的缺陷,探索出简便、快速的“矩阵表”识别和统计法,即在村民大会上由若干村名写出本村从最贫困户开始的名单所排列的“矩阵表”,分析这个表,即可对该村贫困户一目了然;

   三是2000年提出并试验贫困村基金的作法,由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内参报中央参阅,求是杂志主办《红旗文稿》发表理论总结,人民日报国际部主任和南方周末驻京记者来项目点采访后发表文章,中央电视台西12频道播发新闻介绍,其模式2006年后经国家财政部(出资)和国务院扶贫办(运作)在全国推广。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从事贫困与扶贫的研究,总的感觉是我实在幸运:

  

   幸运之一,曾主持、参与主持扶贫的重大研究课题与行动项目,享有国内研究同行极少有的研究平台条件,在实践中研究,在研究中实践。

  

   我出身农民,曾饿过肚子,对贫困与反贫困有一种天然的冲动。我刚从事社会科学研究,就有幸参与主持及自己主持有关贫困与扶贫的若干重大研究课题,这些课题都有充足的经费、齐心的团队、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等研究条件。如第一个课题就是与云南省社科院院长郭正秉、农经所长袁德政共同主持的云南省政府1987年下达《云南省41个贫困县脱贫致富战略研究》;第二个课题是我1988年申请成功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云南多民族特困地区脱贫致富研究》;第三个课题是1997年省委时任副书记王学仁指定的全省小额信贷扶贫试点培训班教学、教材编写、省政府文件起草和三个县乡试点工作队组织;以及镇康、双江、红河、广南等贫困县脱贫致富规划的编制等。这些课题的调研,使我有较多的机会接触贫困农户,了解他们贫困现状,听取他们的心声,刨析造成他们贫困的体制方面和政策方面的原因,为党委政府调整反贫困决策提供出一系列意见。

  

   幸运之二,在于有机会亲手实施几个国际扶贫项目,让我接触、学习与借鉴国际当代先进的反贫困理论与实践。

  

   我曾参与多项国际组织援助云南的扶贫与农村发展项目,有机会在实践中接触、学习与借鉴国际当代先进的反贫困理论与实践。我参与的第一个国际项目,是1991年~1998年福特基金无偿援助中国第一个大型扶贫项目“中国云南省贫困山区综合开发试验示范与推广项目”(简称“云南扶贫项目”、“YUN项目”)实施,我所在的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作为5个技术支持单位,我作为项目领导小组成员,参与了项目全过程,后期承担了项目的理论总结。项目官员尼克•孟泽思博士(原籍瑞士,后为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和我们一起下乡总是走在最前面,不知疲倦,商谈项目时总是循循善诱,平易近人,毫无架子,从不强加于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福特基金1993~1995资助中国第一个社会林业项目,由我们研究所与省林业厅联合实施,我与同事有幸在项目点对极贫困户试验实物扶贫方式;2000年我申请成功并主持全球环境基金资助中国第一个中型项目,自主在项目点试验贫困村基金扶贫方式。

   由于有国际项目经验,后来我曾先后受聘为国务院扶贫办、商务部及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署、联合国环境署、儿基会,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香港乐施会、德、英、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等政府多项援华项目的咨询、评估和培训专家。在与国际组织专家请教、交流与合作之中,促进了我关于贫困理论的认识与完善。

  

   幸运之三,曾参加多次并自己主持召开全国有关扶贫的研讨会,与国内权威反贫困专家请教与研讨。

  

   由于得到多方资助,我有幸组织召开多次全国有关扶贫的研讨会,为学者交流提供平台。如1997年3月21~25日,我主持在昆明召开“全国扶贫攻坚理论与实践国际研讨会”;1999年2月5~6日,我与中国社科院贫困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文璞教授在昆明联合召开“扶持中国极贫困农户国际研讨会”;1999年11月16~18日,我协助董恒秋,在昆明召开“中国云南山区综合开发试验示范项目(YUM)国际研讨会”;2001年3月,我协助中国社科院贫困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文璞、张保民,在昆明联合召开“中国小额信贷面临的挑战西南片区昆明研讨会”等,邀请的国内外有关扶贫专家,深入研讨中国扶贫攻坚的理论、策略与政策。我记忆最深的一次,原中宣部部长朱厚泽、原国务院研究中心副主任曾前来出席,并和专家们一起研讨。

   尤其是,有“中国小额信贷之父”之称的中国社科院杜晓山教授及其团队,曾和我及我的团队有长达数十年之久的愉快合作,使我受益匪浅。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为我主编的《农村小额信贷:扶贫攻坚成功之路》(云南教育出版社1998年11月昆明第4版》写出书评,他们是:中国社科院陈吉元教授、刘文璞教授,中国科学院国情中心康晓光教授,中国农科院牛若峰教授、汪三贵教授,中共云南省委政研室副主任戴志坤,中共云南省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李国华等。他们的肯定,使该书增色不少!

  

   幸运之四,我当时的合作团队精诚团结,各展所长,形成了合力。

  

   鉴于我的团队的贡献,被时任国务院扶贫办领导称为“南方行动研究派”(而北京地区学者被称为北方学院派)。

   本文集中有的文章系我和有关同事合作,均已注明。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以下学者:

   左停,我的同事,时任云南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后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受福特云南扶贫项目奖学金资助赴菲律宾大学攻读农村发展研究班课程。2000年调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院长,现任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农村社会保障、乡村发展与反贫困、农村公共政策的教学与科学研究。曾受聘多个国际组织援华农村发展项目专家。被评为云南省中青年学术与技术带头人(1998年)。

   郑宝华,我的同事,2006年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创设所长。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筛选并简化贫困县域经济发展系统动力学预测模型、粮食与人口预测模型,在全省贫困县脱贫致富规划中推广。在全国第一个引进社会(区)林业的理论与方法,第一个引进参与性(PRA)的理论并大范围推广,特别是在识别贫困,贫困分类,扶贫到户,精准扶贫等方面有许多独到见解。受福特云南扶贫项目奖学金资助赴菲律宾大学攻读农村发展硕士学位,又获云南大学博士学位。被先后评为:云南省跨世纪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后备人才(1995年)、云南省人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05年)、云南省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2008年)、云南省委联系专家(2011年)、二级研究员(2012年)、云南省“万人计划”文化名家(2015年),云南高原特色农业理论与实践研究创新团队首席专家(2013年)、云南省社科院“云南精准脱贫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研究创新团队”首席专家(2018年)。曾受聘多个国际组织援华农村发展项目专家。

   康云海,我的同事,后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在全国较早分析了扶贫攻坚阶段区域扶贫与扶贫到户的辩证关系,提出扶贫到户口号。受福特云南扶贫项目奖学金资助赴泰国清迈大学攻读农村发展硕士学位,又获中国农业大学博士学位。被先后评为:云南省跨世纪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后备人才(1996年)、云南省人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06年)、二级研究员(2012年);云南省委联系专家(2019年)。曾受聘多个国际组织援华农村发展项目专家。

   董棣,我的同事,后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试验的扶贫传递的具体操作者。被先后评为:云南省人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08年)、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四个一批”理论专家(2008年)、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推进云南产业转型升级研究创新团队”首席专家(2018年)。云南省打造世界一流“绿色食品牌”重点产业专家(2019年)。

   张体伟,我的同事,2013年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二级研究员。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申请成功并主持完成3项有关西部扶贫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获省级优秀科研二等奖一项、三等奖6项,省级领导批示6项:中组部“西部之光”访问学者(2003年)。被先后评为:云南省跨世纪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后备人才(2012年)、云南省社科院带头人高层次中青年学者后备人才(2016年)、云南省人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18年)、云南省“万人计划”文化名家(2019年)、云南省乡村振兴理论与实践研究创新团队首席专家(2019年)。

   赵鸭桥,我的同事,2006年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创设副所长。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试验的扶贫实物的具体操作者。受福特云南扶贫项目奖学金资助赴菲律宾大学攻读农村发展硕士学位,又在泰国MAEJO UNIVERSITY获博士学位。后调云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现任云南高原特色产业研究院院长助理、三级教授;曾受聘多个国际组织援华农村发展项目专家,美国福特基金会国际奖学金项目评委、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绿色信贷项目顾问。曾提出许多独到的真知灼见,如“拿钱培养的扶贫示范点没有示范作用”、贫困农户总是成为“产业扶贫折腾”的最大受损者、可能受到多重剥夺(资源、劳动、能力、精神)等。

   宣宜,我的同事,曾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三级研究员;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受福特云南扶贫项目奖学金资助赴泰国清迈大学攻读农村发展硕士学位。曾受聘多个国际组织援华农村发展项目专家。

   宋媛,我的同事,曾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秘书、三级研究员;参与多项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申请成功并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发达地区对口帮扶西部民族地区的效益评价及政策建议》(2007年)。2006年获中国银行业协会和花旗集团颁发的第二届中国微型创业农村信贷员奖。

   罗荣淮,我的同事,曾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秘书、研究员;参与我主持的所有扶贫课题研究与实践项目实施,在农村妇女贫困与反贫困领域提出许多独到见解。2008年获中国银行业协会和花旗集团颁发的第四届中国微型创业农村信贷员奖。

张松,我的同事,长期从事扶贫的研究与行动项目实施,曾代省政府执笔起草云南省小额信贷扶贫管理、财务管理和会计制度三个规章。他总结任国家外交部对口扶贫县麻栗坡、金平县UNDP小额信贷扶贫社区工作队队长的作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16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