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红军 张哲:“共同富裕”目标下的国有企业社会责任战略

更新时间:2022-03-19 19:18:09
作者: 肖红军   张哲  

  

   “共同富裕”新发展目标下,国有企业需要同步实施社会责任战略更新,围绕新价值目标区间,以全员认同与全流程融入为抓手,发挥政府激励和利益相关方生态圈的双向驱动作用,调整基于新战略框架的社会责任重点工作领域,探索企业社会责任实践中的管理新模式。

   2021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实现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和实践途径,在高质量发展中实现共同富裕战略目标。”这意味着未来我国政府将引领各经济社会主体协同探索“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路径。国有企业作为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在探索如何推进“共同富裕”的新发展目标实现方面,将会持续发挥先行引领作用。过去,国有企业依托社会责任在社会各大领域进行价值共创与共享,通过公益慈善、利益相关方赋能等方式大大促进了国企价值的共享、利益相关方的共赢。未来,在“共同富裕”的新发展目标下,国有企业如何开展社会责任战略的更新,将极大影响其在我国实现“共同富裕”过程中的贡献力。

  

   价值目标转变:“共同富裕”下价值目标的结构性调整

  

   习近平总书记2021年10月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扎实推动共同富裕》一文指出,“共同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它的首要原则仍然是“鼓励勤劳创新致富”,与此同时更加强调发展的“平衡性”、财富分配的“规范和调节”。这一方面引导国有企业在“做大蛋糕”而非“切大蛋糕”上发力,强调国有企业与利益相关方之间的“正和博弈”及价值共创与共赢;另一方面鼓励国有企业在创造更多综合价值的同时,加强对综合价值向更广大利益相关方的共享。因此,基于“共同富裕”目标下的国有企业社会责任战略更新与调整,应当首先对“共同富裕”目标下的企业价值目标区间进行结构性调整,在获取盈利与承担经济责任、创造社会价值与环境价值之间进行取舍均衡。

   做大蛋糕:加大对未捕获综合价值空间的开发

   没有“富裕”就不可能有“共同富裕”,实现“共同富裕”的前提首先仍然是财富价值的持续创造。作为自负盈亏的企业,追求企业绩效的优化是国有企业永恒不变的价值目标之一。与此同时,国有企业通过社会责任战略部署创造更多的经济、社会、环境综合价值,则是通过“做大蛋糕”促进“共同富裕”的关键。

   国有企业基于“共同富裕”目标“做大蛋糕”的主要表现是对企业价值创造目标域的结构性调整,加大对综合价值空间的持续开发,在可持续发展领域寻求与更多利益相关方的价值共赢与共创。相比传统的国有企业社会责任价值目标,对未捕获的新价值空间开发需要充分发挥企业的战略分析能力、利益相关方协作方案的设计能力、社会责任实践情境的创新能力等,在更广阔的可持续价值空间挖掘新型利基市场。

   做好蛋糕:加强社会、环境价值的对外分享

   “共同富裕”目标的推进过程中,国有企业在探索如何“做大蛋糕”,创造更多综合价值的同时,还需要努力“做好蛋糕”,探索如何创造更多“高质量”的利益相关方共赢价值。

   首先,从经济责任的角度来看,要注重继续扩大对生产性经济价值的创造,通过市场竞争的“正和博弈”创造更多经济价值,带动区域和行业经济发展。这要求那些在行业领域内具有较强市场实力的国有企业,通过自我约束和利益相关方赋能,避免非生产性经济价值的掠夺,并为行业和区域经济的发展带来正向的价值创造。

   其次,从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的角度来看,要在利益相关方共赢的基础上开展价值创造,确保价值创造行为对所有利益相关方都能够实现帕累托改进。这要求国有企业在开展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的创造实践时,充分了解各个利益相关方诉求并设计基于多方共赢的长效合作机制,高质量地履行社会责任,创造社会综合价值。

   分好蛋糕:创新价值平台利益分配机制设计

  

   “分好蛋糕”是当前推进“共同富裕”实现的关键一步。在“做大蛋糕”和“做好蛋糕”的基础上,国有企业需要建立一套公平有效的价值分配机制,确保所有参与综合价值创造的利益相关方能够得到公平、公正、与之努力相匹配的价值分配。“分好蛋糕”的过程中,国有企业在协同利益相关群体进行经济、社会、环境综合价值共创时,也成为综合价值聚集与分配的平台,平台分配机制的设计成为决定其是否能够公平地分好蛋糕的核心内容。

   国有企业可通过如下价值分配平台建设,提升价值分配机制的合理性。一是可通过打造公共服务配置平台,对利益相关方共创价值进行统一配置,尤其是大型国有企业、公用事业型国有企业,可根据国有企业主营业务的公共服务特性,以营销管理、客户服务等关键业务为基础进行社会综合价值分配。二是可通过打造新业务新业态新模式发展平台,开辟新领域新市场,打造所在行业的创新集群,带动行业生态利益相关方共享发展成果。

  

   战略框架演进:“共同富裕”目标下企业社会责任

  

   战略框架设计

   在“共同富裕”的新目标下,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目标价值空间经过了结构性调整后,其社会责任战略的核心内容也将发生变化,进而在较长时间内需开展社会责任战略更新。基于战略管理的理论分析框架,共同富裕目标下的企业社会责任战略框架设计将包括新战略原型、新愿景和新目标,从而指导社会责任管理和社会责任实践的转型推进。

   社会责任战略原型设计

   战略原型设计是企业战略更新的首要一步。对于即将在“共同富裕”目标下开展社会责任战略更新的国有企业而言,需要开发新的社会责任战略原型(见图1)。

   一个核心:新的价值目标区间

   社会责任战略的核心基础是企业的社会责任观,包括对社会责任的基本设想与承诺。在“共同富裕”的新发展目标下,随着政府和社会大众对促进公平偏好的不断提升,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承诺将会更加侧重于对更广大利益相关方的价值共享与传输,即,通过将广大的利益相关方纳入企业价值生态,基于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价值最大化的目标开展价值创造,并基于公平配置的价值共享与传递原则,让社会全员共享价值。

   两个重点:新价值目标的全员认同与全流程融入

   新的战略愿景和目标下,社会责任战略向社会责任实践的落地依旧要依靠两大引擎——全员认同、全流程覆盖。全员认同方面,从高层领导到中层管理人员再到基层员工,仅有当全体员工对共同富裕目标下的社会责任新价值目标、战略愿景达成一致,才能够在工作中将新愿景落实到行动上,填补企业的社会责任目标与企业的社会责任实践之间的鸿沟,做到思行合一。全流程覆盖是推进共同富裕目标下社会责任新战略落地的另一个引擎。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是依靠各层级领导和员工的行为实现的,而将所有的领导和员工串联起来的是业务流程。

   两个驱动:政府激励与利益相关方生态圈双向驱动

   随着社会全员对于“共同富裕”发展目标的落地探索,国有企业将面临社会责任实践外部驱动力的变化。一是企业所处地方政府对“共同富裕”实践的偏好与激励。未来随着地方政府在“共同富裕”实现方面的探索,政府激励地方国有企业开展价值共享的公共政策环境将会发生渐进式变化,国有企业开展社会责任实践的政策环境和外部激励将会有所不同。二是综合价值共创的利益相关方驱动与激励。基于更广泛的社会责任利益相关方、更多样化的价值共创主体圈层,共同富裕目标下的社会责任战略将以新的相关方生态及价值共创机制为动力展开,在全员社会责任实践中、全流程社会责任融入过程中,将考虑与更广泛的利益相关方进行价值共创、价值共享、公平分配。

   社会责任战略新愿景

   一是带动共赢。国有企业首先作为自负盈亏的企业,要创造更多的价值,并且在价值创造环节中做大蛋糕,也就是说,赋能企业生态利益相关方创造共赢价值,而非利用行业龙头地位切走别人蛋糕。

   二是共享共益。做大蛋糕更要切好蛋糕,将蛋糕在利益相关方生态中进行共享,公平分配的制度安排至关重要。国有企业和利益相关方为了实现共同的目标,要尽最大努力推进各领域务实合作,整合资源、优势互补、共担风险、共享利益、互利共赢。

   三是渐进式融合。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以及目前以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发展思路下,向共同富裕、公平分配的发展思路转变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因此,社会责任战略目标的实现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个将社会责任履行融入企业运营中的探索过程。将社会责任战略与企业的实际业务、各个管理部门与模块、员工岗位职责全面融合,这个过程是前无古人的探索,需要较长的时间不断试错改错。

   四是示范引领。共同富裕目标下的企业社会责任战略转型探索,是前无古人的探索,是一个需要试错改错的艰难过程,因此坚持示范引领,通过打造样板来探索实施路径是重要的原则。

  

   工作领域调整:基于新战略框架的社会责任

  

   重点工作领域

   战略更新的过程是渐进式变革带动系统性质变的过程,因此基于共同富裕目标下的社会责任战略应当首先选择重点和关键领域开展攻坚克难,而后以点带面实现系统性推进。

   社会责任边界调整

   国有企业不同于政府或公益组织,要受到发展战略目标和有限资源的约束,只有在保持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同时,才能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因此,有必要开展社会责任边界管理,从企业经营目标、主营业务等实际情况出发划定社会责任内容边界,不断推动综合价值创造最大化目标的实现。

   一是国有企业应当带动行业共荣发展,通过主动承担行业关键技术的研发与知识产权的共享,向行业紧密合作的供应商、中小企业合作者赋能;通过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方式履行经济责任。

   二是扩大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注范围,与更广泛的社会大众共享价值。如通过拓展原有的慈善管理边界,与更多弱势群体共享价值;通过加强公共设施建设、促进就业、建立社会保障机制、发布公共信息、保护生态环境等,为公众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保障社区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的展开。

   三是深入贯彻“双碳”目标,开拓环境责任边界。2020年,我国正式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宏伟目标。探索“双碳”目标在本行业的实践方面,国有企业应当勇于承担责任,通过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创造更多的环保价值。

   利益相关方价值共创模式探索

   “共同富裕”虽然着重强调财富的均衡调节与分配,但是并不鼓励“不劳而获”,因此带动利益相关方共同创造价值并进行价值分享,是国有企业体现其对利益相关方社会责任的关键。

一是探索新型利益相关方价值共创模式。尽管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实践都强调对利益相关方价值需求的回应,但是在联合复杂的利益相关方解决社会问题、创造社会价值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中一个重大的难点在于形成“多方共赢”“紧密联结”的利益相关方价值共创模式。未来,国有企业可在进一步推动利益相关方参与解决社会共性难题、创造社会综合价值方面进行模式创新的探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13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