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静静:战后日本对琉球政策变迁与日美同盟强化

——基于结构暴力的分析视角

更新时间:2022-03-18 14:40:02
作者: 陈静静  
63并抑制“无核、与本土一致”的国内舆论。64日本和琉球公众并不期待1967年11月日美峰会时实现“回归”,而是希望美国放弃“晴空”政策。65在此次峰会上,美国同意几年之内两国就“回归”问题达成协议。66

   1970年《新日美安保条约》到期,这是日美关系的关键节点。佐藤无意改变安全条约,美国也支持无限期延长,但是,日本左翼一直反对该条约,并筹划废除它的运动,打算在1970年形成高潮。67随着形势发展,不仅反对党和媒体催促“回归”,68甚至亲美势力也开始向佐藤施加压力。69佐藤非常担心形势失控,影响条约续订。当时日本国内的主流意见是“与本土一致”实现“返还”,但是美国不同意,佐藤本人也反对将冲绳基地限制到本土水平,这将会削弱美国在远东的军事力量及对日本的保护。70因此,佐藤提出“白纸”政策。71此后,日本政府不断教育公众,琉球基地对保护包括日本在内的远东“自由”国家的安全至关重要。72佐藤公开宣称必须从日本安全的角度考虑“回归”问题,73在安全条约约束下实现“回归”不现实,74如果想早日实现“回归”,日本须准备给出比本土基地更多的权利。75在核武器方面,佐藤的态度非常暧昧,76美国可以撤出冲绳的核武器,将其部署在朝鲜半岛,一旦周边有事,美军可像使用美国本土的基地一样使用冲绳基地。77最终,在公众、媒体、反对党和党内政敌的压力下,1969年3月,佐藤放弃“白纸”政策,提出与本土一致的“回归”条件,反对在琉球部署核武器。78

   美国坚持在琉球部署核武器,特别是军方强硬坚持这一特权。79在1969年峰会上,日美签订了紧急状态下引进核武器的秘密协议,80并就施政权“返还”问题达成初步协议。为了确保琉球基地在远东安全中继续发挥重要作用,佐藤在联合公报中表明“回归”不会影响美军在越南的行动,承认韩国和台湾地区对日本安全的重要性,81并在会后的单边声明中隐讳地表明,当韩国和台湾地区发生紧急情况时日本对美国使用日本的基地表示提前同意。82同时,美日采取行动把基地集中到冲绳,“复归”前的几年间,本土的美军基地大约减少了1/3,冲绳的美军基地只减少了百分之几。83比如,本土的反基地运动非常激烈,为了稳定日美关系,双方同意将本土的海军陆战队全部转移到冲绳县,而这源于冲绳与本土结构上的差别。84当时,日本经济开始高速增长,而冲绳在美军的施政下与本土的经济发展过程分离开来,总体上制造业不振,形成了基地依附型的经济结构。85

   (三) 1952—1972年间暴力结构的特征

   暴力结构随着日美同盟的调整不断加强和固化,三元互动性凸显出来。其中,琉球和日本国内社会的互动增强,并成为推动施政权“回归”的主要力量。20世纪60年代,为了摆脱基地,琉球主张“回归”的意见逐渐成为主流,随着日本经济高速增长以及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的恢复,本土要求琉球“回归”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回归”成为日琉共同的政治目标,双方互动增加。随着日本权力的上升,美国越来越多地考虑日本在琉球问题上的诉求。在美琉互动中,琉球的抗议活动和“回归”呼声开始影响到美军基地的有效使用。

   日本的作用明显变大,开始从配合向主导方向转变。日琉的“回归”目的并不一致,琉球旨在通过“回归”摆脱基地、获得和平宪法的保护以及像本土一样发展经济的权利,而日本谋求通过“回归”实现所谓的“国家统一”、实现与美国关系趋于平等及摆脱战败阴影。日本对琉球的角色定位未变,日本政府制定了在不损害琉球基地机能的前提下实现“回归”的政策,即不断重申琉球基地保护远东和日本安全的重要性,一边明确承接维持基地的政治责任,一边逐渐要求“归还”施政权。最终,日本利用岛内的“回归”情绪,成功解决了日美同盟中的琉球施政权“回归”问题,实现了国家利益。在应对琉球问题上,日本积极配合美国调整日美安保体制,并将本土的利益放在首位制定其琉球政策,这样“返还”实际上成为日美军事同盟重新整编强化的一环。

   琉球的外围地位与日本的被动应对造成了暴力结构进一步固化。在日美协商过程中,鉴于琉球在系统中所处的等级,它只能在外围起作用,通过影响日本社会进而影响日本国内政治,无法进入权力体系的核心,这种缺位使其在协商中无法发挥核心作用。而日本政府的琉球政策是一种被动应对,更大程度上是对岛内形势及国内反对党和民众的一种回应,随着琉球岛内和日本国内要求“回归”的呼声越来越高,该问题成为日本国内政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日本政府才不得不与美国交涉“回归”问题。日本的琉球政策主要是在国内压力下形成的,这使得日本政府立足于本土的政治生态而不是琉球的需求考虑琉球政策。日本利用其在结构中的有利地位,通过日美同盟的调整实现本土利益,将基地一再向琉球集中,导致暴力结构更加固化。

   四、 “回归”后日本在暴力结构中发挥主导性作用(1972至今)

   这一时期三个行为体的权力对比有所变化,但也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三者在体系中的等级顺序未变。其中较大变化仍然是日本权力的提升,特别是琉球施政权“回归”后,日本和琉球确立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央和地方的关系,美国一般经由日本与琉球打交道,日本在体系中的位置再次上升,这也带来了角色定位的调整。美国对日本和琉球的角色定位没有太大变化,日本谋求借助日美同盟实现其大国志向,仍将琉球作为日美同盟的核心。但是琉球在日本国家结构中的地位没有改变,“回归”并没有使琉球获得与本土其他县一样的地位,日琉之间垂直方向的不平等结构不断强化。

   (一) 日美安保体制不断加强进一步固化琉球基地的角色定位

   日本政界对安保体制的支持态度不断提升,除日本共产党外日本主要政党没人提出修改安保条约,反而要求逐步深化日美同盟。冷战结束后,日本民众对《日美安保条约》的支持一直呈上升态势。2017年,日本NHK所作的民意调查显示,本土83%的受访者认为日美安保重要。86

   日美仍视琉球为保卫整个日本以及增进日美双方利益的全球及地区军力投射的关键环节,驻琉球美军重组成为深化同盟的重要一步。日本采取各种措施,配合美国的战略目标,逐步扩大日美同盟的实践范围,并以加强日美同盟为幌子,不断增加军费、扩展军事力量,为修宪做准备。冷战结束后,驻琉球美军的活动范围逐步扩展到中东甚至全球,而不是局限在日本周边或远东,这意味着琉球美军基地的重要性进一步提高。87在此过程中,日本政府“积极主动把美军留在冲绳”,88并将该基地作为逐步成为“向战国家”的抓手。

   施政权“返还”后,日本本土的基地逐渐减少,而琉球的基地占驻日美军基地的比重却呈上升趋势。1972年,琉球基地面积占驻日美军基地的58.7%, 2020年这一比例上升至约70.3%,琉球的负担是本土的389倍。89为了保持琉球基地的有效性,日美在同一条战线上,采取收买和强制措施安抚、抑制琉球的反基地斗争,保证基地继续在两国国家安全战略上发挥重要作用。琉球开始由基地经济转向补偿经济,这逐渐加强了岛内对日本的依赖,影响了岛内的政治生态,形成了“补偿政治”和“基地政治”,而且越来越机制化。

   (二) 岛内反对琉球基地地位的活动持续不断

   美军基地的存在不仅导致很多事故,还存在严重的噪声和环境问题,对岛内民众的生命、财产和健康产生了很大影响,同时也阻碍了经济发展。与本土相比,琉球基地的事故和美军刑事犯罪发生率、发生次数多得无法比较。90为了继续抗议日本的歧视和边缘化政策以及美军基地带来的各种问题,“回归”后,琉球人民仍以各种方式进行着反战反基地斗争。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反战土地所有者运动,以及1995年“强暴事件”与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相互影响掀起的全岛抗议浪潮。

   1972年后,维持基地的责任转嫁给日本政府。为了反对战争,部分土地所有者拒绝与日本签订允许美军使用其土地的协议。为推动反战反基地斗争,琉球社会发起了一坪反战土地所有者运动。一坪土地所有者通过听证会、组织集会、资金支持或者简单增加其数量来支持反战土地所有者。91

   1995年“强暴事件”发生后,岛内举行了大规模的民众集会,岛内进步政治人物和政党以及工会成员要求大量减少美国驻军并修改《美军地位协定》。1996年,日美承诺替代设施建好后归还普天间基地。实际上,日美这一举措的目的并不是减轻琉球的基地负担,而是美军根据时代变化进行的整编。20多年过去了,普天间基地没有任何缩小,日美坚决要在名护市边野古填海建造新基地,岛内各级政府和民众使用各种法律和民主以及静坐抗议的方式反对基地及日本的歧视政策。在此过程中,琉球民间和政府反对基地的比例逐渐上升,基地问题也成为影响当地选举的焦点,最终发展成为举岛上下保守和革新势力一致反对普天间基地岛内转移的局面。

   2019年,岛内民众就是否将普天间基地搬到边野古进行公投,71.7%的有效票表示反对。92琉球明确认识到,选择普天间搬迁位置的是日本政府,它公开宣扬迁到边野古是因为其地理优势有利于发挥美军海军陆战队的威慑力。实际上,前防卫相森本敏提出:“从军事角度来看,可以不必是冲绳,但从政治角度考虑,冲绳是最适合的地区。”93日本政府态度强硬,称无论公投结果如何,基地搬迁计划都不会停止。

   (三) 日本政府利用权力优势极力维护琉球基地地位

   岛内反战反基地运动对日美同盟再深化产生了严重影响。因此,日本利用其中央政府的权力优势使用“胡萝卜”和“大棒”对反基地力量进行分化、拉拢、恐吓、打压,促使其接受基地。

   提高地租、制定相关法律分化、打击反战土地所有者。日本将军用地租金平均提高到“回归”前的六倍,94并向琉球提供经济补助。同时,日本使用多种手段打击反对者,大部分土地所有者屈服签订租地契约,但仍有约100名坚决不签约。95为了使美军占有非签约者的土地合法,日本政府数次制定、修改相关法律。比较重要的有《有关冲绳公用地等暂定使用的相关法律》《地籍明确化法》《美军特别措施法》和《土地征用法》。特别是《美军特别措施法》的一项修正案直接取消了土地所有者在租赁期满后重获其土地的权利。琉球主流观点认为,日本永远不会给予其他县这种待遇。

   打压琉球岛内革新势力、扶植保守势力,用经济援助绑架地方政府,对民意视而不见。日本无视1997年名护市公投结果,继续推动边野古项目,并使用经济援助拉拢名护市政府,由艰苦努力和民主程序换来的公投结果被国家权力粉碎了。边野古项目规模越来越大,1998年2月,大田表示反对,东京则对其进行打压。12月,支持边野古项目的稻岭惠一当选为知事,日本积极推动琉球振兴政策大力支持稻岭。2010年后,面对不合作的冲绳县政府,日本对琉球的恐吓也不断升级,菅直人政府表示,除非冲绳屈服,否则危险且具有破坏性的普天间基地将无限期保留。962012年,面对团结一致的冲绳,安倍内阁向冲绳县选出的自民党国会议员和自民党冲绳县支部施加压力,此外还直接对民众进行恐吓。972018年12月,日本政府开始在边野古海域进行填海造地作业,边野古对峙一直持续至今。

   (四) “后回归”时代结构暴力的特征

日本开始走到前台主导推动暴力结构的机制化和系统化。1972年之后,三元互动关系有所变化,美日继续相互借重,美琉互动减少,日琉互动增多,随着日本在日美安保体制中的自主性越来越大以及美国对琉球的影响逐渐减弱,日本对琉球的支配性增强。因此在应对琉球问题上,日本不仅由幕后走到前台,而且拥有了更大发言权。但日本并没有利用这种权力转变为琉球人争取更多权益,反而采取各种手段维护本土利益,这意味着日本在暴力结构中由配合美国发挥作用发展为起主导作用,其结果是进一步加强了对琉球的政治压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1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