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罗思义:俄罗斯发起军事行动是在保卫中国的西部防线?

更新时间:2022-03-18 09:27:37
作者: ​罗思义  

  

   有些中国人认为,乌克兰的冲突仅仅关乎美国/北约和俄罗斯。这种想法实乃大错特错。俄罗斯军事介入乌克兰,实际上等同于俄罗斯在西线帮助中国抵御美国的侵略,因为乌克兰相当于中国的西部防线——下文对地缘政治形势的实证分析将印证这一点。本文旨在借此问题,分析当前的地缘政治形势。

   美国想削弱的主要对手是中国,而非俄罗斯

   美国官方立场、众多民间分析以及民主共和两党达成的政治共识都已明白无误的指明,美国想要削弱和攻击的主要对手是中国。美国针对中国的种种战术,便是在这种总体战略定位下制定而成。但是在攻击中国之前,必须首先全面打压俄罗斯。

   对美国和苏联冷战时期的军事和经济形势进行比较,有助于了解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三国之间的关系发展走向。苏联的军事实力很强大,但经济实力弱于美国;苏联的核力量基本与美国平起平坐,并且其常规力量极其强大。但是,与其军事实力相比,二战后苏联实行的经济政策是一大败笔。当时的苏联经济增速并没有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从20世纪70年代起,苏联GDP增速实际上慢于美国。

   因此,在这种战略形势下,美国试图将斗争焦点转移到经济领域。即便是20世纪80年代里根加强军备建设时期,美国也无意与苏联开战。它的意图是通过迫使苏联进行军备竞赛向苏联施加经济压力——也即是说,美国打算借助二战后苏联失败的经济政策对付苏联。

   美国发现自己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处于完全相反的境地:美国在军事上强于中国,在经济上弱于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经济增速远远快于美国。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经济总量与美国经济总量之比大约是苏美之比的两倍;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美国。近来发生两次重大国际经济危机——2007年后的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中国在此期间的经济增速远远高于美国。

   但是,在军事方面,美国仍然比中国强大得多。客观上,由于美国的军事实力更强,但经济形势不及中国,这意味着对美国有利的策略应该是将斗争焦点从经济领域转移到军事领域。

   对比历史,有助于对此有进一步的认识。1912年,德国总参谋长冯·毛奇发表了臭名昭著的声明,称“既然战争不可避免,那就越早越好!”对德国帝国主义而言,这份声明并非空洞的好战口号,而是基于理性的考量。1912年,俄罗斯和美国的经济增速均超过德国——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它们的军事实力将强于德国。因此,冯·毛奇呼吁尽快开战。

   这同样是目前美国对华发动战争的危险所在。在中国的经济增速助其军事实力追平美国之前,美国有可能尝试运用其优于中国的军事实力挑事。

   俄罗斯和中国

   这清楚地说明了,为何俄罗斯会成为保卫中国的一个重要因素。诚然,中国拥有足够的核武器,可对美国构成严重的威慑。然而,据西方估计,美国的核弹头数量约为中国十倍。这意味着中国无疑能给美国造成可怕的损失——数千万美国人死亡。但是,尽管如此,中国尚无法彻底摧毁美国。

   俄罗斯的情况则不同。由于继承了苏联的军事力量,俄罗斯拥有的核弹头数量甚至还多于美国。俄罗斯是世界上唯一有能力彻底摧毁美国的国家。从长期来看,受失败的经济政策的拖累,俄罗斯可能无法维持这样的实力。尽管如此,在未来5至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俄罗斯的核武器实力仍与美国相当。俄罗斯和中国的核力量加起来,无疑可与美国相抗衡。

   也就是说,美国认识到,在战略武器领域,即核武器领域,它不敢同时对中俄发动军事攻击。因此,在未来5至15年内,只要中国和俄罗斯联手,美国就不敢对两国发动核战争,中国则可趁此时机建立起足以应对美国的核力量,到那时美国只能被迫接受中国有能力彻底摧毁美国。

   因此,美国据此得出的明确结论是,它必须分化中俄关系。如果俄罗斯能够被说服或被迫与中国交恶,那么中国将更易受到美国 的军事打击,包括核打击。

   美国图谋分化中俄

   这一思路决定了美国所要采取的战术。要对付中国,美国就必须分化中俄关系。美国外交决策圈的唯一分歧是,如何劝诱俄罗斯放弃与中国交好。

   美国外交决策圈的少数派观点是,北约东扩(这不可避免地对俄罗斯构成威胁)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因为这将导致俄罗斯为了自卫而更靠近中国。著名的“长电报”的作者、冷战时期美国遏制政策的创始人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于1997年分析道:“1996年末,不知何故,‘北约东扩至俄罗斯边境’的观点变得流行起来……但这只不过是一种危险的赌注……坦率地讲,北约东扩将是美国后冷战政策中最为致命的错误。”

   美国最著名的外交政策分析人士之一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2014年,他发表了题为《为何说乌克兰危机是西方过错?》的文章。随后,他在YouTube上发表演讲时把乌克兰危机归咎于美国,该条演讲点击量高达1300万。本轮俄乌冲突爆发后,他又在YouTube上发表演讲狠批美国,该演讲点击量则达到数百万。

   美国最后一任驻苏大使杰克·马特洛克(Jack Matlock),也持类似的立场。美国著名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则分析指出:“主张遏制政策的美国现实主义外交政策分析人士在25年前就发出警告,历史上最强大的军事联盟(北约)为对付一个大国而持续东扩,不会有好下场。乌克兰发生的冲突,有力地印证了这一点……历史将表明,在苏联解体后的几十年里,北约持续东扩,加上美国对俄罗斯的警告充耳不闻是一个巨大的政策失误。”

   美国试图通过向俄罗斯做出让步来分化中俄

   美国试图分化中俄的另一种做法是主张向俄罗斯做出让步,以此换取它放弃与中国的良好关系。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曾在口头上呼吁美俄“重启”关系,但并没有做出重大让步——尽管她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这一立场。

   特朗普执政时也曾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口头示好,并屏退其它美国官员与普京单独会晤很长一段时间。但特朗普并未大幅改变美国对俄政策,因此俄罗斯也未大幅改变对美政策——俄罗斯继续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基辛格则比特朗普务实得多,他明白单凭空口白牙是不可能让俄罗斯放弃与中国的良好关系的。因此,他提议对俄罗斯做出一些真正的妥协,特别是接受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但与俄罗斯最关心的问题相比,这些让步微不足道——乌克兰不应加入北约,因为乌克兰若加入北约,导弹从乌克兰发射后,飞行数分钟就能打到莫斯科,这将对俄罗斯构成无法容忍的军事威胁;乌克兰加入北约还将影响到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局势,顿巴斯地区既是居民说俄语的地区,又是乌克兰最重要的经济地区。

   总而言之,美国外交决策圈这一派想要“劝诱”俄罗斯放弃俄中友好关系的盘算落空了,因为它并没打算真正向俄罗斯作出重大让步,只打算空手套白狼——寄希望于俄罗斯自毁长城,与中国交恶。

   美国试图利用“大棒”政策分化俄中关系

   因此,美国的第三种观点是试图利用“大棒”政策破坏俄罗斯与中国之间的良好关系。这实际上是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大棒”政策的延续。

   苏联解体凸显美国对俄政策的本质。在苏联尚在时,美国曾信誓旦旦地宣称,它只是反对共产主义,但对俄罗斯人民很友好,并希望他们过上好日子——这与它现在对中国的说法完全相同。

   如果真如此,那么在1991年苏联解体、共产主义在俄罗斯崩溃之后,美国理应对俄罗斯采取友好政策。这当然是俄罗斯那些相信美国宣传的人所期待的。

   从1992年初开始,我就搬到莫斯科了。可以说,当时的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俄罗斯更亲美的国家了。当时的俄罗斯有俄英双语报纸、英语报纸、英语广播电台;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受到了特别的尊重——简直被视为“上帝”。这些情形与我2009年开始在中国工作时,在部分群体中看到的情形如出一辙。

   1992年初,当我向俄罗斯人解释,任何相信美国官方宣传的人都太天真,美国实际上是想削弱俄罗斯,而不是帮助它变得强大时,我估计当时90%的人不认同我的观点——许多人认为我是在说胡话。

   但我知道,时间会改变一切。从美国的本质及其政策来看,它会想方设法削弱和打压俄罗斯。但在俄罗斯,最强大的力量是爱国主义——因此,随着看清美国对俄政策的本质,拥有着爱国情怀的俄罗斯人民将为保卫自己的国家而战,丢掉对美国宣传的幻想。这一过程没过多久就开始了。

   首先,在几个月内,在采用了美国所倡导的资本主义政策后,俄罗斯迎来了一场经济灾难——从1991年到1998年,俄罗斯在和平时期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其次,战争在前苏联领土上爆发,尤其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战争,而俄罗斯内部车臣分裂主义开始抬头。

   然后,1993年10月,叶利钦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武装政变,用坦克炮轰俄罗斯议会。

   北约五轮东扩,令俄罗斯看清美国的本质

   但正是反俄军事联盟——北约东扩至俄罗斯边境,才使美国侵略政策的本质显露出来。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最初试图与美国/北约合作——这凸显了美国对俄政策的欺骗性。普京曾经证实,俄罗斯曾提议本国加入北约——俄罗斯作为北约成员国,将拥有否决权,制止北约侵略俄罗斯。

   美国对此予以拒绝的原因,正如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美国重要的外交政策理论专家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在其所著的《大棋局》中指出的:“就北约东扩问题同俄罗斯达成任何妥协,都不应带来使俄罗斯成为北约事实上的决策成员国的后果。”

   然后,俄罗斯在9·11恐怖袭击后协助美国入侵阿富汗——俄罗斯实诚地提出:“原教旨主义圣战分子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让我们合作吧!”美国利用这一合作提议,在中亚地区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建立了军事基地,但当这些基地的本质——干预中亚并围堵俄罗斯——显露时,美国分别于2005年和2014年被驱逐出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

   但俄罗斯与美国尝试进行的这些合作均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相反,美国开始通过北约在俄罗斯边境持续扩张军事实力。1999年,在美国的领导下,匈牙利、波兰、捷克三国加入北约;2004年,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等7国加入北约;2009年,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加入北约;2017年,黑山加入北约 ;2020年,北马其顿加入北约。

   最后,2007年,面对北约不断将军事部署往俄罗斯边境地区推进,普京丢掉与美国和平共处的幻想,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一次讲话中明确点出了北约东扩的侵略本质。

在此框架内,乌克兰显然是一个决定性的问题,因为它在地理上接近俄罗斯。从乌克兰首都基辅到俄罗斯的距离只有862公里——导弹从乌克兰发射,数分钟后就能到达莫斯科,这使得对俄罗斯的闪电攻击成为可能。因此,俄罗斯一再明确表示,乌克兰加入北约将对俄罗斯构成不可接受的军事威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098.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