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永贵:全过程人民民主丰富人类政治文明形态

更新时间:2022-03-17 19:21:25
作者: 陈永贵  

  

   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征程上矢志追求民主、发展民主、实现民主的伟大创造,是党不断推进中国民主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实践创新的经验结晶。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史,是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探索、形成、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百年探索史。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通过中国人民的共同参与,扎根中华大地,吸吮中华文化养分,学习借鉴人类文明优秀成果,不断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是破解人类政治领域千古难题和历史周期率的制度密码,实现了人类有史以来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为丰富和发展人类政治文明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一、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对西方选举民主的超越

   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不同于西方民主的新型民主形态,其新之所在,集中体现在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这与西方民主有着本质区别。

   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特征。首先,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也是国家权力的合法性与神圣性的来源,而西方国家将其政权的合法性归源于凌驾在人类社会之上的“上帝”与“天则”,这只是其国家权力的幻象,是对现实关系的颠倒,因为国家权力并非“上帝”或“天则”所赐,也不是由“天赋人权”的割让,而是来自创造历史的人民。人民在创造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同时,也产生出以物质精神财富为载体的社会关系,由此生成一切权力的物质基础。其次,表现在国家权力的公共职能上。社会主义国家按照人民的意志履行公共职能,建立符合人民根本利益的社会结构与法律政策,而西方国家则利用履行公共职能的机会来达到其阶级统治的目的。

   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就是要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活力,用制度体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

   党的领导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根本保证。党领导人民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人民当家作主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现实的政治实践过程,这个过程绝不是每个社会成员都行使公共权力的无序过程。能够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有效途径,就是通过真正扎根于人民、与人民保持血肉联系的政党来领导人民实现当家作主。在中国,这样的政党正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始终为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奋斗。脱离党的领导,人民群众将会成为一盘散沙,社会将陷入无序混乱,所谓“当家作主”将沦为空谈,最终会导致剥削阶级恢复对人民的统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党领导人民的过程正是党领导人民行使当家作主权利的过程,是真正实现人民民主的根本政治和组织保障。

   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式。西方国家的法律制度归根到底是为了建立有利于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社会秩序,为此将其“法律”披上凌驾于人民之上的“神谕”或“天则”的光环。马克思主义揭开了蒙在“法律”上的“神秘面纱”,指出其被奉为“天则”的法律本身是社会关系的产物,贯穿着资产阶级的意志。而新型的人民民主国家则将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制度化,使党的领导、政府施政行为与人民行使当家作主权利的行为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党领导人民通过民主程序制定法律,而法律一旦制定,就因其符合人民根本利益而具有了神圣性,一切组织和个人都必须遵循,都要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从事社会活动。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集中体现,三者统一于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实践,是对马克思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继承和发展。

   二、西方多党选举民主制的根本缺陷

   多党选举制一直被西方国家自诩为“自由”“民主”的制度。表面看来,它意味着全体人民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地投票选择,貌似能够产生代表多数人民意志的国家政权,其实这只是表面“自由民主”的幻象,而实质上存在两方面的根本缺陷。

   首先,从本质上讲,多党竞争民主制使候选人成为资本集团的代言人,而各政党通过获取“选票”将经济基础中的资本权力转化为国家政治权力,唯有“大金主”(垄断资本)强力支持的政党及其推出的候选人,才有可能执掌国家政权。因此,当选者只可能是资本意志的代言人,多党制本身并非民主的必然体现,而只是资本竞争本性的必然产物,每个资本拥有者都力求将资本所产生的经济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力,作为政治寡头形成政治垄断的局面,将“金主”的钞票转化为民众的选票,充当资本的经济权力作为政治权力的转化器,能够执政的政党只能是在经济基础上处于支配地位的资本联盟。

   其次,从运行机制上讲,脱离民主决策施政全过程,将“民主”限制在“民主选举”环节,不可能产生真正能够代表人民集体意志的政府。民主是复杂的过程,分散的人民意志要形成一致的集体意志,并且使集体意志能够得到统一执行与改进,按照人民的意志行使处理公共事务的公共权力,这本身需要复杂的全过程才能实现,投票表决只是民主过程中的环节之一。如此重视“民主选举”环节的西方民主,在疫情防控中越来越暴露出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西方多党制选举仍然被西方国家捧上神圣地位,被推崇为民主政治的重要形式,导致在国家治理上失率、失效,致使抗疫失序、失败。在他们看来,民主不在于“人民当家作主”,不在于代表人民根本利益,而在于实行多党选举。熊彼特将民主定义为“民主方法就是那种为作出政治决定而实行的制度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争取人民选票取得作决定的权力”,亨廷顿断言,“民主政治的核心程序是被统治的人民通过竞争性的选举来挑选领袖”,不采用“普选”就被判定为专制。资本权力之间通过争夺选票的竞争来作裁决,使各政党不得不迎合部分民众的利益诉求,客观上会在一定程度上增进民众某些方面的福利,但这在本质上不能说明由此产生的政权代表人民利益,那些有利于民生的政策主张只是资本为了获取政权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其真正目的是通过由此获取的政治权力,得到远远超出这些代价的巨大资本利益。

   三、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丰富发展

   民主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成果,但经过西方学者对自由民主理论的建构和对人民民主范式的解构,民主由人民主权的初始内涵退化为基于“占有式”个人主义的程序民主,民主初始“人民的统治”的公共性整体价值被遮蔽。全过程人民民主则重塑了关于民主是实现人民普遍性共同性利益的实质民主观的观点。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积极探索和完善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实现形式,使之充分服务于人民的公共利益,并寻求全社会范围内的最大公约数,使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更好地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全过程人民民主始于过程,面向人类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民主之所以是全人类都追求的价值,是因为民主是现代人对个体利益保障、对身份认同追求、对全面发展之美好生活向往的实现机制。

   21世纪的民主内涵不应仅停留在选举、表达和参与的工具性价值上,还应包含回应民意、共同发展、共享合作和良政善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经过长期探索,已经建立起完整的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体系,包括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这三个基本政治制度。这些制度从纵向上将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两种重要民主形式有机纳入制度体系中,全方位保障了人民的利益有政党代表、人民的声音有渠道表达、人民的事情有机制监督。“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协商、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互动贯通,实现了全时段的民主参与,也保障了民主价值的全链条实现,中国民主的优势也在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复合型结构中得以体现。中国的民主不是“间断式”的选举民主,而是覆盖整个政治环节;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不是仅限于政治领域,还涉及经济领域、社会领域、文化领域和生态领域;不是依赖各个党派的竞争,而是体现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是由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回应人民需求、保证民主的务实之举。

   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对中国走什么样的民主道路不断探索与实践的结果。全过程不是人民民主的修饰词,也不是人民民主的装饰物,而是以质的规定性将中国的民主进行了新的理论阐释。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政治文明需要新的理论予以引导。全过程人民民主将改变固有的资本主义民主叙事范式和逻辑框架,为人类应对当前西方国家民主困境和治理危机提供中国方案。

  

   (作者单位:武汉工程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060.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