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兵:禅净双修论

更新时间:2022-03-17 15:04:12
作者: 陈兵  
在所必修。若虽悟理而未断烦恼,仅依自力难具即生了办的净缘,则须借助阿弥陀佛的增上缘,助发自力,往生净土。净土宗人纵然未悟,依信愿念佛求生,则现前已顺净缘,念到功深力极,即与禅宗已悟者无念而念、无生而生者无别。以万法唯心故,禅宗不于心外立一法,不于心内舍一法,既不可于心内舍一法,则不应舍自心所具的极乐净土。净土宗亦以唯心净土为正旨,虽则炽然求生极乐,而说净土心具、心造。真歇清了禅师阐释唯心净土义云:

   净土不离众生心,是三无别;

   极乐遍在一切处,举一全收。

   就修持方法而言,禅宗所修祖师禅,可摄于净土宗所修念佛禅。藕益大师谓“权实四教,无非念佛法门”。印光大师说祖师禅即是四种念佛中的实相念佛。净土宗念佛禅四种念佛中,观想、观像、持名三种,皆以入于实相念佛为究竟。《十生毗婆沙论》云:“先念色身佛,后念法身佛。”从有相门入,观想观像,念到所观境明现后,须以智慧修观,见佛法身,这是佛教止观因定发慧的通途。至于唐宋以来净土宗人主要修持的持名念佛,则可摄于禅宗所修的一行三昧,可共同溯源于《文殊说般若经》。

   一行三昧是一种以“法界一相”即真如、实相为所观境的禅。《文殊说般若经》以称念一佛名号为入一行三殊之门径,经云:

   欲入一行三昧,应处空闲,舍诸乱意,不取相貌,系心一佛,专称名字。随佛方所,端身正向。能于一佛念念相续。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何以故?念一佛功德无边,亦与无量诸佛功德无二,不思议佛法等无分别,皆乘一如,成最正觉,悉具无量功德辩才。如是入一行三昧者,尽知恒沙诸佛法界无差别相。

   意谓专称一佛名字,念念相续,入于正定,则可见三世诸佛,见诸佛共同的法身——法界一相,亦即见自心佛性。这是因为:佛名诠表佛的三身四智等一切功德,亦即诠表我人自性的功德。当意注佛名念念相续时,在意识深层实际上悬有欲见佛、见佛法身、见自心佛性的意向,能起暗示作用,与禅宗提起话头于意识深层参究自性具同一功用。何况一心持佛名号,还可得到佛力加持,力极功深,即以名招德,现见佛的色身、法身,明见自心佛性。而修习之先得闻思慧,知晓般若义理,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当初禅宗四祖道信,即依此经一行三昧,教人“并除三毒心、攀援心、觉观心念佛,心心澄寂,更无所缘念”。识此无所缘念、平等不二之心即是如来真实法身,便是安心。五祖弘忍及北宗神秀,都以此法为引导大众参禅的门径。不过北宗的方法,显得程式化了些,没有“随方解缚”的南宗禅来得直截痛快,故而被贬称为“法门是渐”。实际上,北宗禅出于经教,亦属定慧一体的顿悟禅,惠能的南宗禅,亦修一行三昧,不过发挥运用得至为直截活泼罢了。若说称念佛名是落于第二着,则后来禅宗人参看话头公案,亦落于第二着,甚至第三着。

   禅、净二宗既然同出一源,同归一域,则本来融通。如古德所说:“若然是两物,何用融通着!”既然融通,则不妨双修。以二宗各有专长:禅宗专于顿明自性,净土专主他力往生,两家互补,方为圆满佛法;二宗双修,才是了脱捷径。若论见性发慧,禅宗最为直截,随时观心参究,回光返照,最易得现前受用,一旦见性发慧,便有了伏断烦恼、对治妄念的巨大力量。以所证真心念佛,即是实相念佛,其消罪灭障、往生净土的力用,非以分别妄心念佛者所能相比。但若不念佛发愿,亦不得往生净土。明密云圆悟禅师说得好:

   你且参惮,待悟了道,正好念佛。

   古人所谓得诀归来好看书也。

   若未悟道,兼修念佛,最能消除业障,仗佛加持,资助开悟。净土宗虽单修净土亦可往生,但若未悟自性,纵然往生,也难登上品,见佛闻法得无生忍,须待长时。而且若不明心性,不通教理,仅以念佛对冶烦恼,以事对事,往往烦恼难伏,妄念难除,真实信心难得坚固。缺乏观慧,即使念佛入定,亦难破除二执,发机开悟,一般只能止于有相三昧,或容易误入无心痴定。若能兼究禅宗,对成就念佛三昧会大有助益。

   实际上,正是诸大善知识由参禅悟道、学教圆解,才将净土法门阐发得极为圆妙。禅与净土,各摄其机,互补互助,缺一不可。诚如妙叶禅师所言:

   禅非佛不得往生,佛非禅不得观慧。

   至于禅净双修的方式,根据各人根机因缘,应有多种,不宜拘守一格。古德有言:若论修行,于一门深入最易成功,诚为至言,然只宜就一期一座而论,非必局定终身。或谓净土不可入禅机,意见稍乖,二门俱破,此只可就不解禅净融通的钝根而言,不可限制上根。若上根利器,志向广大,应先学通经教,再参禅见性,或先参禅见性,再通经教,然后以所见真心念佛。古来永明、真歇、义怀、莲池、藕益、彻悟等诸大善知识,莫不循此路径。若根器稍钝,而又于两门皆好,不妨同时兼修。或以一为主,另一为辅,如明楚石禅师初虽以参禅为主,而坚持每晨十念念佛,求生净土。或可于动用中观心参禅,于静坐中念佛修定;或于一座中前半念佛,后半参究,如修密宗本尊法。或于念佛昏沉时以参究对治,于参究疲懈时以念佛调节,障碍重时虔诚念佛加持,皆无不可。只要于两门都信得及,用得力,便不相为碍,必互相助发。若闭关结期而修,则可如宣化禅师在美国所行法,四七之中,前一七念佛,以消除业障,发愿生西,后三七参禅。若下根人,难明禅净融通之理,则宜专修念佛,兼学经教,以期渐悟。另有融二宗于一持名念佛之法,可以普摄三根。

   融禅净于一炉之念佛

   此法乃宋代以来诸大德融祖师禅法于持名念佛,所发挥提倡,略说有四门:

   1、参究念佛

   是以禅宗参究、参话头的方法持念佛名,以参究自性。于念佛时参看念佛的是谁,成为禅门中最流行的公案之一,此法始于云门文偃禅师,师曾教人:

   既信念佛,但内看念佛底是谁,便是脚跟下推寻也。

   莲池大师等亦以此法教人。又有用参话头法,只以“阿弥陀佛”四字做个话头,直下提撕,以悟为期,宋真歇清了禅师以比为理一心念佛法。明莲池大师也说:

   修净土人,即将一声佛号做个话头,此妙法也。但心粗气浮,则未能相应,须是沉潜反照,至于力极势穷,乃有嚯地一声消息。

   还有用参话头法,于念佛时反观内照,参究自性弥陀之说,如元普度(优昙)《庐山莲宗宝鉴》卷二述“参禅念佛三昧究竟法门”云:

   每于静室正身端坐,扫除缘累,截断情尘,瞠开眼睛,外不着境,内不住定,回光一照,内外俱寂。然后密密举南无阿弥陀佛三五声,回光自看:云见性则成佛,毕竟哪个是我本性弥陀?却又照觑,看今举底这一念从何处起?觑破这一念,复又觑破这觑的是谁?参良久,又举南无阿弥陀佛,又如是举、如是参,急切做工,勿令间断。惺惺不寐,如鸡抱卵。不拘四威仪中,亦如是举、如是看、如是参,忽于行住坐卧处,闻声见色时,豁然明悟,亲见本性弥陀。

   还有用看话头法,于念佛时参看念之起处(话头)、落处(话尾)之说。如莲池大师教人说:

   诚即此念佛,一念所起处觑得破,管取大事了毕。又不可见如是说,便作思惟卜度,穿凿求通,则反失之矣。但念念体究,真积力久,而自得之,方是证悟。

   又云:“若觑破此念起处,即是自性弥陀,即是祖师西来意,纵然不悟,乘此念力,往极乐国。”憨山大师《梦游集》卷五示人:

   念佛参禅兼修之行,极力稳当法门。若以念佛一声,蕴在胸中,念念追求,审实起处落处,定要见个下落,久久忽然垢净明现,心地开通。

   同书卷十八教人:先通身放下,“放到无可放处,于此中提起一声佛来,即看这一声佛从何处来?今落向何处去?……觑到没落处,又提又觑……追到一念两头断处,中间自孤,更向此孤处快着精采直追,忽然进裂疑团,本来面目自现。”

   参究念佛,主要着眼于明见自性,偏于禅宗,若无信愿往生的前提,则可能有障碍往生之弊。明藕益大师特著《参究念佛论》,谓参究念佛是谁这一公案,有大利亦有大害:

   言大利者,以念或疲缓,令彼深追力究,助发良多;又未明念性本空,能所不二,藉此为敲门瓦子,皆有深益。

   言大害者,既涉参究,便单恃己灵,不求佛力,但欲现世发明,不愿往生,或因疑生障,谓不能生。

   因此认为参究念佛之说是权非实,是助非正,强调“必净土为主,参究助之,彻与未彻,始不障往生”。对中下根人来说,此言可谓实在。

   印光大师也说专看念佛是谁以期明心见性,不以信愿求生为事者,“虽似禅净双修,实为有禅无净。”但他对念佛时内照体究之法,还是肯定的,其《念佛三昧摸象记》述此念法云;

   若论证三昧之法,必须当念佛时,即念返观,专注一境,毋使外驰。念念照顾心源,心心契合佛体,返念而念,返观而观,即念即观,即观即念,务使全念即观,全观即念,观外无念,念外无观;观、念虽同水乳,尚未鞫到根源!须向这一念南无阿弥陀佛上重重体究,切切提撕,越究越切,愈提愈亲。及至力极功纯,豁然和念脱落,证入无念无不念境界。……工夫至此,念佛得法,感应道交,正好着力。其相如云散长空,青天彻露,亲见本来,本无所见,无见之见,是名真见。到此则溪声山色,咸是第一义谛,鸦鸣鹊噪,无非最上真乘。活泼泼应诸法相而不住一法,光皎皎照了诸境而了无一物。……论其益,现在未离娑婆,常预海会,临终则直登上品,顿证佛乘。

   大师所示此法,可谓禅净双融的最佳途径,当是从自证境界中流出。因为此法只适宜于慧根明利、志气高远者,故大师切诫不可随便告人。

   2、追顶念

   此法乃明清间汉月法藏禅师所倡。大师鉴于念佛人多悠悠泛泛而念、终生不能证入一心不乱之弊病,提倡依《阿弥陀经》,于一至七日结期专念,提起“阿弥陀佛”四字,以“极力追顶”为诀要,一句追一句,一声顶一声,“如猛将提刀追贼相似,努力直前,无少憩息”,“不可高声伤气,不可逼气动火,不可默怒伤血,不可轻松养识,不可沉静堕昏。”一定要念到虚空粉碎,五蕴冰消,亲见自性,始得名为一心不乱,才能算净业成就,稳操往生左券。其法语有云:

   夫一心不乱者,只以一句佛名极力追顶,猛之又猛,情识一断,则过去事思量不来,未来事卜度不着,现在境心识不揽,三心断绝,谓之前后际断。此因追顶念极,一闻一见,触境遇缘,逗断心路,直得虚空粉碎,大地平沉,物我同消,一法不立,目前如大圆镜中所现森罗万象,了无一物可指拟分别,荡然身心,如云去来,此个光境名为一心不乱,到此便无心可乱故也。

   汉月对大众结期追顶念佛的法则,开示颇为详悉。谓同修不拘僧俗,但须男女分坛,夫妇分单,五更洗沐后入坛,先礼佛三拜,次于佛前受戒,已受者不须。众中推一有智者为首领,带领大众提起四字佛名,一追一顶紧紧念去,坐念半枝小香,立念半枝小香,行念半枝小香,周而复始,均匀不断。饮食如厕更衣,一例是佛,不准说话。三时粥饭,勿得繁费生心。“但只四字佛,如高山放水,汹涌有力,遮拦不住,放舍不得,自然意地流注,心识无从栖泊。”念到二更,各就单睡,一觉起来,依旧如前再念。

   追顶念的原理,是以佛号堵截妄念,逼令意识断流,迸露出本来心地。若兼修禅宗者、明教理者,方易于开悟。其缺点是用意太紧,若身体欠佳,则易致病,故须善于调停。汉月云: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04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