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蜥蜴、潜龙、《易》及变易之道——从《周易》的书名说起

更新时间:2022-03-11 11:49:40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Lizards,hidden dragons, the book of changes and the principles of change

  

   提要:“易”为蜥蜴。蜥蜴善变,《周易》以此命名,可知经典主题在于揭示天地万物“变”之本质。变为变动、变化,人则通变而变通,通则新而长久;“观变于阴阳”;对立交感,物极必反,此为《周易》变易之道,亦为中国人由古及今、恒长隐喻的精神传承。

   关键词:蜥蜴  易  《周易》  变易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博导 中央民族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首席教授

  

  

   “易”为蜥蜴,亦为“潜龙”。《周易》以一种擅长变化的动物命名,揭示“变易”为全书的中心思想与三观所在,阐明远古周人明变、应变、变通,终由潜龙而为飞龙的精神历程。变为变动、变化,变而通,通则新而久;“观变于阴阳”;对立交感,物极必反,此为《周易》思想体系,也成为一种精神传承,一直影响到当今中国人的人格构造。

  

一、蜥蜴、潜龙与“易”


   《周易》之“易”,与一种动物有关,此为蜥蜴。金文中“易”字颇似蜥蜴。高亨《周易古经今注》称金文易“像蜥蜴之形”。《说文》云:易为“蜥易,蝘蜓,守宫也。象形。”蜥蜴,也叫“四脚蛇”、“变色龙”,其引人注目的特点是“变色”,凡遇到天气变化、发情求偶,尤其是遭遇强敌等紧要时刻,体色瞬间变化,同时还具有蜕皮、断尾等一系列神奇功能,如自断其尾,断尾继续蠕动以迷惑天敌。值得一提的是蜥蜴属于生长于水岸的两栖物种,既能陆生,也能水生,既能升高岸而傲娇,也能入河海以畅怀,只为生存,水陆皆宜。蜥蜴就是凭借善“变”应变,达到避难、求生与繁衍的目的。

   古人认可《周易》之“易”即为蜥蜴。陆佃是著名文学家陆游的祖父,他著《埤雅》,原名《物性门类》,介绍蜥蜴时说过:“蜴善变易,吐雹,有阴阳析易之义,《周易》之名盖取乎此。”[1]杨慎,明武宗正德六年状元。他有《升庵集》录生平诗文。其云:易者,“守宫是矣;守宫即蜥易也。与龙通气,故可祷雨;与虯同形,故能吐雹;身色无恒,日十二变。是则《易》者,取其变也。”[2]直至现代这个说法依然承袭不已。郭沫若说:“本来‘易’这个字据《说文》说是蜥蜴的象形文,大约好像是石龙子(即变色龙)。石龙子是善于变化的,故借了‘易’字来作为变化的象征。”[3]张立文在《周易思想研究》中也说:《周易》主论“变易”,以蜥蜴命名,取其善变之意。[4] 历史学家顾颉刚说“大禹是条虫”,是否也说的蜥蜴?

   《周易》书中没有提及蜥蜴,但览其首章《乾卦》有对于“潜龙”的描述。这引发人们思考:龙的原形是不是蜥蜴?“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乾卦》详述“龙”在其生长的不同时期,为适应环境所作出的种种变化,论述事物不断“自变”,适者生存,由弱到强,及强极而衰的六程进阶。第一程:“潜龙勿用”。世上的所有事物,在其发展之初,皆为弱小。这时候的龙,还处在童年阶段,是刚从卵壳中爬出的幼虫,名叫“潜龙”,因须适应环境与防范天敌的侵袭,本应掩盖心志,潜水深藏,万不可冒然而动。第二程:“见龙在田,利见大人”。龙经由潜龙阶段,渐渐发育长大,已从童年长成翩翩少年,由“潜”而显,现身于田野。这是一生中接受教育的阶段,宜拜师求学,增长见闻,也可寻访贵人,以得推荐相助。第三程:“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这时的龙,业已长大“成人”,胸有大志,眼观风云,为成就事业而积极努力,日夕警惕,自强不息。这里的“无咎”,可以作为肯定语“不错!”,也可理解为不犯或少犯错误。第四程:“或跃在渊,无咎。”

   经历知识的储备,德业的修养,迎来“人生”的搏击时刻,或奔驰于野,或跃然于渊,相机而行,前景无量。第五程:“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这是龙的高光时刻,一飞冲天,俯瞰天下,跻身于大人的行列,完成生命的使命。第六程:“亢龙有悔。

   ”戒骄戒躁,方可持续吉祥,物极必反,悔之不及。结局:“见群龙无首,吉。 ”群龙翱翔,祥云瑞彩中几乎看不见龙头,大吉大利。

   《周易》以蜥蜴隐喻“变易”,又在《乾卦》叙“潜龙”寓言,须知这是《易经》的头卦,在全体经文中,起到提纲挈领,突出主题的作用。这一切或已告?人们,无论个体与民族所面临的皆是一片千变万化,吉凶莫测的丛林世界,唯有以变应变,方为保存自己、克敌制胜的不二法门。对此《系辞》说得明白:“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为变所适。”孔颖达云:“夫易者,变化之总名,改换之殊称。”朱熹《周易本义》也说:“《易》,书名也。其卦本伏羲所画,有交易、变易之义,故谓之《易》。”英语中,《易经》被译为The Book of Changes。显然,《周易》以“易”冠名,表明这是一本论说“变易”,变通而吉之书。

   英国学者霍布斯写有一本书,名叫《利维坦》。“利维坦”是希伯来神话中的一头巨兽,看似“盘绕之物”,一条卷曲起来等待扑向食物的大蛇。在圣经中,利维坦则被描述成一条巨鳄,身披坚硬的鳞甲,腹下藏有尖刺,口鼻喷火,神通广大。霍布斯思想的一半属于国家主义,他在书中以利维坦为象征表达资产阶级革命之初国家威权对于历史进程不可获缺的意义。而在此数千年之前,已有中国人也以动物作书名,并以特定动物的性状,投射论著的宗旨与主题。将《利维坦》与《周易》做比较,颇具异曲同工之妙。

  

二、变化、变动、变通、通变

  

   《周易》言“变”,有时“变”字单独出现。如“闲有家,志未变也。”[5]“引吉无咎,中未变也。”[6]“大人虎变,其文炳也。”[7]“君子豹变,其文蔚也。”[8]“利幽人之贞,未变常也。”[9]“初九虞吉,志未变也。”[10]“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11]“是故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八卦而小成。”[12]

   然而《周易》中,“变”在更多场合组合成“变化”“变动”“变通”、“通变”等概念表达思想。

   如多处提到“变化”。《系辞上》云:“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乎?”[13]自称晓知变化之道的人们,可知一切变化,皆由天神操作而来?“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刚柔者,昼夜之象也。”[14]“刚柔”可作“阴阳”解,这是说变化起于阴阳的互动“相推”。

   提及“变化”的句子还有:“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15]“水火相逮,雷风不相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16]“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时变化而能久成。”[17]“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18]“天地变化,草木蕃。”[19]“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20]

   孔颖达这样解释“变化”的含义,他说:“变,谓后来改前,以渐移改,谓之变也。化,谓一有一无,忽然而改,谓之为化。”[21]“变化”表达两个意思。其一,前后更替,后者“以渐移改”替代前者,而为渐变。其二,有无之间,有者变无,无者变有,突然发生,而为突变。突变也称“至变”。至急之变,动人心魄,因这种变化,非同寻常,事关家国兴亡。如《系辞上》说:“非天下之至变,其孰能与于此?”[22]由此延伸出新的释意:事物既有其形变,还有其质变。“变”是形变与质变的统称,而“变化”则指事物性质出现变化,即谓“质变”。《彖传上》云:“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说的就是事物的“质变”。[23]“性命”者,作性质解。

   说了“变化”又说“变动”。《系辞下》有言:“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24]广大如天地万物,普遍如日常人事,一切都在变动之中,古往今来,永不休止。循环往复,充溢宇宙。在变动中,上下位移,上者变下,下者变上。刚柔易位,刚者为柔,柔者为刚。沒有什么称得上经典,唯变易之道,适用古今。

   《系辞下》且云:“道有变动,故曰爻;爻有等,故曰物;物相杂,故曰文;文不当,故吉凶生焉。”[25]道发生变动,产生爻。爻因阶位不同,而生万物。万物交错,遂有辞文。辞文不当,吉凶不定。《系辞下》还说:“变动以利言,吉凶以情迁。是故爱恶相攻而吉凶生,远近相取而悔吝生,情伪相感而利害生。”[26]因谋利而求变动,因心情变化而生吉凶,因爱恨抵触而生损益,因远近攘夺,失利而生悔意,因情志不同,相互刺激而生利害。“变化”与“变动”相较,共同点在“变”,不同点在于前者是品质之变为质变。后者是数量形式之变,为量变。

   《周易》中又有多处提到“变通”。如说:“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27]因变通而获利,击鼓舞蹈感激神灵。“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28]道路走到尽头应更改方向,更改则通,通则长久。“变通配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29]因四季变化而明变通之理,因日月交替而知阴阳之道,因至高之德而晓极简之美。“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刚柔并济为立身之本,知变而通可趋时明义。[30]“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错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31]知道变易的道理而予以推行实践,这就是通,将变易之利惠及百姓,这就是事业。“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32]开阖自如为变,通行无阻为通。显然,所谓变通,即指:一旦外界变化变动,当以变应变,应变以“通”,通而获利,通而长久。

   补充说一下。《大学》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求新为古人重要思想元素,延至今日,求新为尚。由此可说“变”既为通而久,亦为“日日新”。因日日“变”,而“日日新”;因“日日新”,至通而久。再则,若将一切客体的变化、变动视为“他变”,那么“变通”则为“我变”,“自变”,即主体之变。晓天下万变之理,只为应“他变”而“我变”。天道王道,至急至要。

   说明变通的意义之后,《周易》又主张“通变”。“通”在《周易》中作两种解释,一是通达、贯通,达至目标;二是通晓,明白、知其奥妙。前面说的“变通”之通,意为通达,而“通变”之通,意为通晓。“通变”即通晓变易之道。《周易》中有关“通变”的语录如下:“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33]通晓变易之道且付之实行,此为人事;阴阳不定,成败难测,此为天意。“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34]通变易之道,可知天地之理;晓卦爻之数,可窥宇宙诸象。“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35]通达变革的道理,使民奋力不倦,神圣化为现实,使民得益安心。


三、“观变於阴阳”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9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