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军宁:对文艺复兴话题的集中回应

更新时间:2007-02-07 18:25:04
作者: 刘军宁  

  

  对四位老朋友的回应,先从立凡开始。他提了非常普遍的质疑,这个东西说出来就会被利用。除了吴思其他三个人都说了会被利用。任何一个东西说出来都会被利用,每个人提出来都会被利用。比如说宪政,现在已经被普遍接受了。我当初提到宪政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个问题,说你提出宪政这个问题是不是要走慈禧的道路,用宪政阻挡民主化的浪潮,这显然不是我的意思,大家都比较正面的说宪政了。所以我个人不担心这个。只要你说出一个东西来,都有可能被利用、被误解。立凡也讲到,我非常关心态度也非常明确的,我在中国提出文艺复兴有两个陷井,第一陷井是政府化,如果文艺复兴的口号变成了文化部的项目和某个工程这个事情就完了,我个人也不申请任何项目来做这个事情,从我个人我要防止这个事。第二和秋风有关,我要防止学院化,如果仅仅是我写了一篇文章变成论文,或者晋级的论文、争取国务院特别津贴的论文,那就完了。不想把这个讨论变成极少数人需要大量注释才能阅读的东西。为此,我尽量把学术的东西全部抛开,别人说我不学术也是OK的。再回到立凡讲的,他有个说法,在80年代有可能,90年代、今天没有可能。我觉得相反,80时代没有可能,大家虽然感觉很好,很自由但是心还是在茧里,90年代为什么大家都失望了,经过了一个悲剧,大家突破了这个茧。80年代所有学者所有思想都是在解决这个,断不可能。立凡还说,今天这个条件还不具备,我们要等到条件更具备的时候才搞文艺复兴。我和立凡的思路相同但是答案相反,我认为中国太糟糕了,所以需要文艺复兴,你说中国太糟糕了还不配文艺复兴,正因为如此糟糕才需要文艺复兴。只有推倒文化专制才有文艺复兴,谁来推翻文化专制?必须有觉醒的个人。同哪里来?文艺复兴。

  秋风做了一些引证,试图把近代西方历史上的一些东西归结成文艺复兴以后的东西。西方文艺复兴以后有很多坏的东西,但是是符合文艺复兴构成因果关系?有些是有些不是。人类历史上有无数坏的东西可能有更早的起点。秋风的结论是文艺复兴既然在一切坏的东西之前,就不应该有文艺复兴。那么如果历史上有很多坏的东西,我们连起点都不要了,那我们就都不是人了。秋风说西方人追求权力、追求物质,中国人没有文艺复兴,中国人追求这两了吗?这两个和文艺复兴有什么关系?中国人哪一天放弃追求这两个东西?我看到周边太多人追求权利和物质。这两个和文艺复兴没有什么关系。秋风还说,文艺复兴多坏,导致大家的崛起,导致欧洲的大国崛起和破灭,但是中国24个朝代反复的崛起和灭亡,能够归结为文艺复兴,所以大国的崛起和灭亡和文艺复兴有的有关系有的没有关系。文艺复兴的逻辑要放在各人身上,大国崛起要放在国家的身上。

  我很赞同吴思的说法,文艺复兴的中国使命是摆脱官家主义的,是要脱离官家主义的。

  再回到黎鸣的东西。一个是历史的论证,中国历史上出没出现过中国人追求自由、追求真理,我更关心追求自由的足迹。黎鸣说没有,有也可以忽略,所以中国没有。但是黎鸣兄又承认在先秦有过那么一段,有些东西还是很有意义的。无论结论我们是否同意,当时的人没有被官方利用之前还是在探讨的,无论是追求自由和真理。您本身也是三元社的,是不是和某个中国哲学家有关系?黎鸣兄本人也在致力于复兴中国的某个东西,否则他应该离开三元社。我们应该抽象的来看,如果得出这样的结论就更糟糕,说中国历史上没有什么可复兴的,那就意味着中国从来找不到历史、找不到人追求过真理和尊严。如果黎鸣兄的这个结论来成立,我们会议马上解散大家回家吧。尤其是黎鸣兄自己不应该坐在这里,在当今黎鸣兄绝对是一个求真的人,在这里开会和我在机关里看到的心态完全相反。我在机关里看不到多少有尊严的眼神,看不到多少为自由、为正义付出的人。大家今天一分钱没有,耽误了时间到这里来听这些、参与这些,我们恰恰感觉到从中国的历史到今天,有这么多人追求真理,无论是否成功,但是一直在做。只要中国人追求过自由、追求过真理,中国就有文艺可以复兴,在中国复兴的好处,就像意大利人借助希腊一样,我们也可以借助世界,我们可以借助世界的积累,而不是仅仅看到自己。我也赞同黎鸣兄的反国家主义,尤其是对于丹的批判。于丹感谢我,我想不会。读经运动也罢,穿上儒袍也罢,我不提出两文艺复兴,他们马上也会提出来。我不说文艺复兴于丹会把书收回来吗?不是我挡住了他们出来,不是他们利用了我,也不是我把他们误解了。是我玩我的,他们玩他们的。

  

  回应(2)

  

  任何对我的批评,只要没有谩骂和侮辱的形式,都不是冒犯。以上讲的一些点还是很值得回答的。说中国目前价值体系这么糜烂了,中国人这么自私了,还说文艺复兴。意大利为什么需要文艺复兴?是当时意大利的教士太糜烂了,所以需要文艺复兴了。说中国是不是个人主义已经太多了,启蒙没有必要了。我个人的感受是恰恰相反,我自己的文章前面有一个帽子,我的文章和温家宝的讲话完全没有关系。南方周末和我约好稿子,之后非常犯难说怎么出,正好温家宝有一个讲话里有这个内容,于是他们就放在一起了。我刘军宁写的文章自身是没有价值的,必须通过另外的方式体现,一个是温家宝的讲话,一个是我的签名,必须依托某种体制我的讲话才有意义的。中国的个人还没有站起来,是匍匐在体制的面前。刚才黎鸣兄证明,那么多人买于丹的书,还是国家主义。个人主义泛滥真是谈不到。自由主义首先要打造一个大家都能够在上面跳舞的舞台,其他意识形态老是想把其他人赶走自己一个人在上面。现实中自由主义没有资格说这个话说把舞台让给其他人,因为舞台控制在国家手里,自由主义自身还不知道在哪里说话呢?有什么资格给别人让出舞台。江先生讲的,的确今天对互联网感兴趣的人很少,没有人从互联网的角度讲。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很大程度得益于印刷术,使书籍能够刚才的传播,使普通人读到书。某种意义上,一种新的传播工具的发明带动了一个新的时代,中国露过了这一阶段。现在新的互联网的东西出现了,作为空前的革命性的传播工具,它代表什么?我写了一篇文章,花了不少笔墨去探讨互联网特别是博客出现隐含的政治秩序的变数,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能够出来,等知道以后再说吧。

  

  回应(3)

  

  仲大军说在政府面前没有匍匐,很多人在政府面前没有匍匐,但是制度迫使你匍匐。周舵有一个假定,我一定要在中国拷贝一个意大利文艺复兴,他发现有很多问题,认为中国一定要实现这个问题,中国不存在拷贝一个意大利文化复兴,任何东西我们喜欢英美道路也罢、不喜欢德日道路也罢,都无法拷贝一个道路,只是我们心向往而已,不要把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问题加到我头上,没有说我在中国拷贝一个意大利文艺复兴,不要拿这个缺点放在我的身上,如果你们告诉中国人意大利的文艺复兴的缺点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我在一个三四千字的文章里没有把很多东西讲清楚,请大家帮我讲。

  再回答一下黎鸣和这位先生的问题,文艺是复兴还是振兴还是复兴什么?如果叫振兴这个词有点别扭,容易被政府接过去。如果说复兴有什么问题,振兴一定也会碰到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很久为什么用文艺复兴的概念?我认为文艺复兴的概念从策略上来考虑最容易被人接受和识别,如果要找全新的概念要花很大的时间让大家明白,那步入借用一个已有的概念,欧洲、美洲、印度、香港的人都欢迎文艺复兴,人的成长像蚕一样过一段时间要脱一个茧才能长大。中国文艺复兴不是复兴的问题而是再造的问题,这个再造的对象不仅是中国已有的,而且是中国没有的,而且是西方的,具体是什么?我在很多地方也写了,大家没有看到。一定要复兴儒家、墨家的话那就进入到僵局里了,我没有说复兴什么是出于策略上的考虑。比如说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和这个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说。大军说你这么牛还在体制里。请允许我参照意大利的文艺复兴,那里大多数的人都是在体制里,都是给教皇绘画的,人家都干了,我也该干是不是?从这种意义上讲,我认为我的身份是合适的。我是搞政治的,搞文艺不是我的正行,我希望很多文艺界的朋友都来讲。

  还有人说你是搞宪政的,为什么说文艺复兴?是不是通过曲线来达到你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是不存在的,宪政不是我的终极目的,我的终极目的是个人的自由。我无意拿文艺复兴作为我追求宪政的一个东西,我认为宪政也罢、文艺复兴也罢都赋予人一种东西。

  博客和论坛的关系问题,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的意义?永苗暗示说你比较有名,你的博客点击比较多,错了。我的博客很长时间没有人看,而且我是被要求开的博客,我的点击量和名人比只是人家一个零头。但是我仍然要说博客的好话,它的几个东西别人是不能比的。在论坛里个人可以灌水,可以注册不同的ID,马甲越多个人越不能识别,用不同的ID隔开了。博客是可以经营的,当你有了房子之后就可以装修,论坛里无法装修。当一个东西可以识别可以经营的时候可以装修的时候,你就可以在这块土地上像很多动物一样转一圈划上一个标记说这个东西是你的,这个论坛是做不到的。博客的根本好处是权利机会面临着平等。这个是论坛根本做不到的。你有了开博客的权利和机会,你的文章是不是受欢迎,人家是不是来看你的,你不能要求人家,如果你的点击量超不过别人而又追求点击量那就非常不舒服。博客上也有一些从来大家都不知道的人但是点击量是前几名,这是我欣赏博客的地方。中国的互联网有很多的限制,中国审查这么重,在中国谈互联网和博客是不是现实?现实,理由是什么希望大家私下来问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9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