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善波:防疫抗疫背后的意识形态之争

更新时间:2022-03-02 11:13:32
作者: 邵善波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日前发表了一篇〈不禁足的全民强检〉的文章,很能讲清楚政府内部对全民强检与禁足令两者关系的理解,及长期抗拒全民强检的理由。相信他的意见并不只代表其个人。特首曾六次拒绝全民强检,理由包括:认为它不能保证清零、不可以遏止疫情、政府的资源有限、认为小区强检更有效、况且专家无要求、禁足令对社会影响大。在疫情第五波大爆发的情况下,特首现从善如流,决定进行全民强检。提出转軚的理由是现在有内地提供的协助及支援。但这不是她过往反对的理由,内地提供资源及支援从来也不是问题,问题只是香港愿不愿意开声。汤家骅对此的说法比较老实,他认为寻求内地帮助就破坏「一国两制」。

   反全民强检显示与内地划界

   在汤家骅同意不少专家的意见,认为全民强检如不同时封城禁足,其意义就不大。他认为全民强检就不能有漏洞,不能有豁免,因为病毒不会认人,有漏洞就做来都没有意义。政府的顾问中大的许树昌医生也有相似的意见,但角度非常不同。许医生认为全民强检如不能同时执行禁足令是不理想,因为有漏洞,疫情仍会扩散。这和内地专家李大川的说法不谋而合。两者不能同时执行是不理想,但并不是无意义,这差别很大。

   汤家骅进一步把反对全民强检的道理,提升到维护「一国两制」的政治高度。认为若香港进行全民检测及禁足令,就要依赖深圳支援日常必需品,便「要全面放弃独立边境制度,也是说要暂时搁置「一国两制」的各种特点。这不是说了算的事。」正如汤说,我们「终于明白为何特区政府不愿意轻易进行全民强检了。」以他的逻辑,如深圳支援香港日常必需品,香港就要「放弃独立边境制度」, 那「一国两制」就完蛋了,这就是香港政府高层对「一国两制」操作原则的完全没有常识、没有常理的理解。反映他们狂热要求与内地划清界线的思维,这就是他们对「一国两制」的认知。

   香港的一些人以维护「一国两制」的理由,排斥内地的抗疫防疫做法,抗拒向内地求助,是造成目前灾难性情况的一个主要原因。到目前这危急时期,这阻力仍然未完全消失。如应否让内地的医疗人员,这些没有在香港注册的专业人员,在港执行一些医疗程序,像打针、采样这些简单的动作,也有人质疑。如这些负责领导香港,负责防疫抗疫的关键人物不放弃他们对「一国两制」扭曲的思维,香港的抗疫防疫工作就不会做得好。

   香港政府将全民强检与禁足令捆绑在一起来谈,对内地的专家来看,一定非常非常诧异,因为两者并无必然关系。内地很多地方,包括澳门,进行全民强检时并没有对市民足不出户的要求。当然,如两者一并执行是较为理想,但不是必须的。事实上内地执行全民强检很多时都没有同时执行禁足令。

   什么是禁足令,它的目的和作用是什么?禁足令是封城的最极端的举措,是在一定时间内禁止居民离开其住所,尽量减少市民之间的接触,目的是遏止病毒的传播。当然,愈极端的措施效果愈大,但在这目标的基础上,也可以有不同的做法,如只对高危的社区执行禁足令,或禁足并不绝对,容许有一定理由的人,仍然可以出外活动,这是欧洲一些国家的封城措施。当然,这样做的效果会打了折扣。

   全民强检又是什么,目的和作用又是什么?全民强检就是要尽力、尽快找出社会上存在的带病毒者,特别是隐性的。轻、重症发病的早已去求医,入医院了,不用主动去找出来。防止病毒扩散的关键是管控仍在社区内流动案例。全面翻查社区,发现病毒的存在,才可以采取措施截断传播链。单靠全民强检并不会清零,也不会遏止疫情。在进行全民检测时,要求愈快落实,检测的时间愈短愈好。时间长了,传播的可能及机会也大了,得到的结果也不那么准确。当然,进行全民检测时能限制市民的相互接触,减少检测前后相互传播的机会,也会令结果较为准确。

   隔离营不足 围封强检无意义

   从这两者的性质及功能来看,全民强检与禁足令并没有必须同时执行的要求。这是香港政府高层长期误解误读的一个关键问题。现在政府在严峻的疫情局面下,一改常态同意落实执行全民强检,同时也正考虑某一程度的封城的计划,反映政府对两者的关系仍然混淆不清,分不出轻重及先后。

   特首及香港政府当前欠全港市民的,是一个老老实实的说法,对疫情及政府的应对能力、举措的一个实事求是的交代。现实是香港目前面对的局面,是病毒已在全港任意扩散,感染个案作「数学式」地上升(不是像一些专家及官员说的,以「几何级数」地上升),全民强检已经无大意义。花大量资源对某幢大厦做围封强检,找出几百或数十个个案也无多大意义,因为政府完全没有足够的设施对这些个案及其紧密接触者进行隔离。

   特首声称在政府的努力和中央的大力支持下,不久将来会有7万多个隔离单位。但香港目前已有超过22万个已知的个案,加上倍数的紧密接触者,这些增加的隔离单位绝不够应付现有的隔离需要,更不要说即将来临的这些庞大需求。最后这些设施很可能只能用作医疗重症的个案,以及大量被院舍排斥出来的高危老人及长期患病者。政府应调动用在强检方面的大量资源,迅速落实有限度的封城计划,及应付患病者,老人,及在家隔离人士的需要。

   完全禁市民离家不切实际

   大力限制市民间的接触,减少传播的机会及可能,是目前最为迫切的应对做法,这即是封城。封城的极端措施就是禁足令,完全禁止市民离开家门,很明显,这在香港并不实际。正如汤家骅在其文章末段提出对现实的妥协态度,即防疫抗疫措施是一个怎样平衡效果与社会成本的问题,是「那条平衡线应该怎样划」的问题,而不是他同一文中提到的那绝对的清高态度,即病毒不会认人,措施不能有漏洞,有漏洞就没有意义。

   希望政府在引入有限度封城计划时能速决速战,因为无论是全民强检还是有限度的封城措施,都贵在迅速落实,拖延是这些举措的致命伤。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7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