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永年:乌克兰战争与世界秩序重建?

更新时间:2022-02-27 11:44:27
作者: 郑永年 (进入专栏)  

  

   拜登政府的国安团队大部分继承自奥巴马政府。坎贝尔曾是“重返亚洲”的关键设计者,现正为拜登政府组织研究“对华战略”和“印太战略”。拜登和奥巴马的对华战略在“人权”和“军事化印太”的目标上高度相似,科技和产业链成为拜登对华战略的关注要点。尽管拜登和特朗普几乎在所有问题上(包括在俄罗斯问题)都表现为“死敌”,但在中国问题上,拜登与特朗普政府的思路非常类似,并且成为特朗普对华政策的细化者和忠实的执行者。

  

   美国今天的对华政策已经超越经济领域,转向聚焦于所谓的“中国带来的外交战略和地缘政治威胁”。拜登政府在2020年5月发布《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正式确立美中两国的竞争关系。近期又出台了新版《印太战略》。

  

   在行动上,美国构建着各式各样的所谓的同盟,包括美英澳三国核心联盟、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和“五眼联盟”等。所有这些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针对中国,尤其是阻碍中国的国家统一。围绕着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亚洲的军事化正在加速度进行。越来越多的战略家担忧,亚洲正在成为新一次世界大战的“火药桶”。

  

   但现在,普京用一场全面的乌克兰战争震惊了欧洲,震惊了美国,震惊了全世界。美国通过出兵乌克兰的方式参与这场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但美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战略判断失误,意识到普京和俄罗斯依然不可小看。这将大大延缓美国的战略精力从欧洲转移到印太地区的步伐。

  

   接下来,普京预计还有15年-20年时间争取进一步组建和完善一个“小苏联”。对美国人来说,这些年来“中国是美国头号威胁”的论断是可以质疑的了。这意味着只要我们自己不犯颠覆性的战略错误,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不但不会被美国所中断,中国还可以在新世界秩序构建过程扮演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

  

  

   中国与形成中的新世界秩序

  

  

   地缘政治的天枰再次倾向中国。

  

   美国主导的北约的行为表明,原本一超多强的世界秩序,美国已经无力维持,新的世界秩序朝着多元化深度发展,即“深层多元主义”。今天的世界群雄逐鹿,不仅有普京的俄罗斯,而且有莫迪的印度,有埃尔多安的土耳其,有欧盟的法国和德国,等等。

  

   在新世界秩序的孕育期,每个大国都在构建自己关于未来世界秩序的图景,而它们的期待往往彼此冲突,在根本利益上无法达成战略共识,甚至缺乏做出战略妥协的意愿。正在形成中的新国际秩序体现为财富、权力和文化权威更分散,没有超级强权,只有大国和区域型强国。西方自由意识形态会继续存在,但不再主导国际秩序。

  

   对中国来说,乌克兰战争让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更加复杂化。国际局势云谲波诡,我们更需要冷静分析大国互动中的新变化和新趋势,更加理性,来不得半点情绪化,任何情绪化的冲动都会带来颠覆性战略错误。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大国之所以为大国,或者之所以被视为大国,并不在于其挑战旧秩序,更不在于其进行战争的能力,而在于其推进和维持国际和平的责任和能力。

  

  

   ★ 本文首发于IPP评论微信公众号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7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