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佟德志 樊浩:美国反种族歧视的“黑命亦命”运动探析

更新时间:2022-02-27 11:28:58
作者: 佟德志 (进入专栏)   樊浩  
美国应当对黑人进行补偿,矫正种族歧视带来的不平等后果。2016年,“黑命亦命”运动就联合了另一个黑人劳工运动组织,要求美国对黑人奴隶制度进行赔偿,在高校招生和最低收入标准上对黑人有所倾斜。

  

   “黑命亦命”运动还具有较强的社群主义观念。“黑命亦命”运动的初衷是保护黑人个体的生命权。但这一运动还认为,只有黑人整体生存状况得到改善,个体才更有保障,将为集体自由而战视为这一运动的责任。首先,“黑命亦命”运动的社群主义体现为“群体生命权意识”,即“黑命亦命”运动根本宗旨是关注并维护黑人族群的生命权和生存权。所有黑人生命都同等重要,不论实际或感知到的性别、性取向和表达、经济状况、能力、残疾,宗教信仰、移民身份或者 他所处的位置。侵犯任何一个黑人的权利,就意味着向整个黑人族群宣战。其次,这种社群主义观念也体现在它的决策方式和文化氛围中。网络化和扁平化的组织结构能够平等、有效地吸纳参与者,倾听他们的意见和诉求。“黑命亦命”运动的原则和运动致力于自我和彼此治愈,与同志、盟友和家人共同创造一种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听到和感受到支持的文化氛围。

  

   “黑命亦命”运动十分重视黑人女性的生存和地位问题,体现了女权主义的观念。“黑命亦命”运动的领导层就是由女性主导的,它的发起人就是三位黑人女性。“黑命亦命”运动也重点关注了黑人女性的地位和生存问题,主张建立一个肯定黑人妇女的空间,在那里,没有性别歧视、厌女症和男性中心主义。“黑命亦命”运动更反对任何侵犯黑人妇女的行径,特别谴责了侵犯黑人妇女、性少数群体的罪恶行径。

  

   “黑命亦命”运动也排斥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展现了广阔的国际愿景,形成了国际主义观 念。除了关注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黑命亦命”运动也已经扩展到多个国家,将视野扩展至全球范围,不仅在英国、加拿大和新西兰等国建立了分会,还建立了“黑命亦命全球网络”(Black Lives Matter Global Network )。它认为全世界的黑人及其权利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从一开始就打算将世界各地的黑人联系在一起;坚信他们对正义有共同的愿望,因此他们也会在社群中共同行动。2021年,亚裔美国人在亚特兰大受暴力侵犯,“黑命亦命”运动对此也强烈谴责,它认为保护并团结全世界所有的少数族群是反抗种族主义的要义。由此可知,“黑命亦命”的观念体系呈现为一种复合结构。由反种族主义这一核心观念出发,逐渐扩展出平等主 义、社群主义、女权主义、国际主义等多种观念,构成了“黑命亦命”运动的复合观念体系。这就 使得“黑命亦命”运动在基本观念上表现出更强的理论化和系统化,具备了全球化时代文化多元主义发展的新特征。

  

   三、以要求平等为特征的全面主张

  

   基于其复合型观念体系,“黑命亦命”运动还针对美国系统性种族歧视提出了相应的政策主张。这些主张中,最直接的是消除警察暴力,同时也涉及刑事司法体系之外的粮食安全、移  民政策、医疗和教育和经济上的不平等问题。“黑命亦命”运动在官网上列出了重点关注议题。这些议题包括从种族歧视的治安体系到黑人贫困、种族灭绝和大规模监禁,从父权制到黑人无证移民和黑人残疾人面临的困境等各种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主张。2020年,“黑命亦命”运动也发布了年度重点议题,包括警察暴行、刑事司法改革、黑人移民、种族不公正、经济不平等、LGBTQIA(性少数群体的简写)+权利、环境保护、投票权与压迫、医疗保健、政府腐败、教育和枪支法律等多个方面。我们对“黑命亦命”运动的政策主张进行了归纳整合,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在政治方面,改革司法制度,重塑民主。“黑命亦命”运动的核心主张是抑制警察暴力,全面改革美国刑事司法制度。“黑命亦命”运动认为,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已经渗透到整个刑事司法领域,从警察执法到司法体系都充满了种族歧视,要进行全面改革。首先是废除大规模监禁。他们认为,在“后种族隔离”时代,系统性种族歧视没有明确的制度标识,但是大规模监禁和它所依赖的种族化警务技术(“破窗”“预测性警务”和其他极端监视形式)暴露了经过翻新但同样无情的白人至上主义。其次,需要削减对警察的拨款和资助(Defunding Police),将更多的财政资源投入到黑人社区,保护黑人的生存和发展。再次,要建立警察问责机制,对警察进行独立审查,衡量警察使用武力是否得当;通过限制警察的干预,改善社区互动并确保问责制,从而生活在一个警察不杀人的世界中。

  

   “黑命亦命”运动主张组建“和平官”(Peace Officers)队伍,建立黑人社群武装力量,有效干预国家武装和警察对黑人施加的暴力。“黑命亦命”运动纽约市分会领导人纽索姆证实,弗洛伊德事件后,“黑命亦命”运动从“黑豹党”那里获得灵感,将建立一支由“和平官”组成的武装力量,在黑人社区内巡逻时携带枪支,阻止或反击警察对黑人的暴行,形成与白人警察对等的武装关系。他们还建议对黑人进行教育和培训,捍卫黑人社群。“黑命亦命”运动还主张重塑美国民主体制,创造真正的民主制度,让黑人等少数族群能有效地行使政治权利,重塑少数族群与国家暴力机器之间失衡的关系。因此,该运动致力于培植黑人“草根政治力量”,扩大黑人在选举中的影响,增加黑人在公共职位上的人数,提升黑人的政治影响力和话语权。

  

   第二,在经济领域,“黑命亦命”运动从平等主义、社群主义的观念出发,主张建立所谓的“黑人集体所有制”,促进经济正义。这一运动的领导者认为,经济因素是种族歧视根深蒂固的重要原因,特别是黑人群体的高失业率和资金外流,严重恶化了警民关系。运动发起人更是认为,美国公民身份是一个悖论,它缺少了实现美国意识形态理想所必需的两个条件——平等和公正,不仅激发了‘黑命亦命’的产生,也揭示了黑人的生存困境。2016 年,“黑命亦命”运动联合了其他50个运动的组织者,发布了一项关于黑人权力和生存地位的政策议程。“经济正义”是这项议程的重要目标,涉及土地利用、贸易和预算等方面的具体内容。在土地利用上,这一运动主张支持社区控制和公共融资机制,实现更加公平的发展。在税收和预算方面,“黑命亦命”运动主张要重新评估税收预算法案,确立可持续的收税、预算和再分配体系,以更加透明和负责的方式回应黑人群体的经济需求,确保最低收入标准。在贸易领域,“黑命亦命”运动主张全球范围内围绕工资、工作时间等方面制定符合人权的标准和执行机制。可以看出,“黑命亦命”运动的经济主张有强烈的平等导向。因此,它可以被视为美国左翼运动的一部分,和“占领华尔街”运动一样,聚焦于不平等,是美国阶级斗争的一个例证。

  

   第三,在文化领域,“黑命亦命”运动设置了“艺术 + 文化 ”项目 (Arts+Culture Programs),反抗文化领域的白人至上主义。通过挖掘历史材料,“艺术+ 文化”项目突出了民权运动时期黑人在文化和艺术上的贡献,重塑黑人的集体文化记忆。这一项目也提升新兴黑 人艺术家的地位,纠正现有的文化和艺术领域的种族歧视。在这一项目推动与鼓励黑人艺术 家以爱、自由、快乐和尊严为引导,大胆发声、毫不畏惧,与最边缘化的群体站在一起;呼吁他们  改变看待自己和彼此的方式。  “艺术+ 文化”项目也被视为增强黑人社群精神的纽带,在艺术、文化和政治的交叉点上增强社群的精神力量。“黑命亦命”运动还将每年二月视为“黑人历 史月”,利用这一项目,通过音乐、表演等形式,呈现一个以黑人的爱、快乐为中心的世界。

  

   第四,在社会方面,“黑命亦命”运动的主张集中在家庭领域,它主张废弃核心家庭结构,建立“大家庭”和“村庄”模式,彼此照应和扶持,形成稳固的社群纽带。“黑命亦命”运动在家庭内部建立家庭友好型氛围,父母应多陪伴子女。它也主张废弃母亲“两班倒”的工作制度,保证她们既能够参与公共活动,也能在家庭中做一个合格的母亲,让家庭成员都感到舒适。“黑命亦命”运动反对特朗普政府保守的移民政策,主张边界开放和自由移民。“黑命亦命”运动认为, 在边界对那些寻求庇护的移民实施“零容忍”政策应当受到谴责,将孩子从父母身边夺走,建立拘留营,更是违背了“黑命亦命全球网络”的国际主义价值观。在“黑命亦命全球网络”看来,为所有黑人提供资源,才能有效维护世界安全。在理论观念、政策主张的基础上“黑命亦命”运动  更进一步将要求体现在行动上,采取了积极的街头抗争等行动。“黑命亦命”运动的行为模式  以街头抗争为主,同时也采取了多元复合型的行动策略。除了大规模街头抗议,“黑命亦命”运  动也尝试利用现有的制度框架,比如,通过选举和游说向政客试压,要求改革刑事司法制度。“黑命亦命”运动动员了美国各地乃至全球大量的黑人和盟友,采取行动来解决社会不公,包括集会、参与市政厅会议、与官员会谈、呼吁改革立法、抵制和其他方式。“黑命亦命”运动在美国形成了程度不同的影响。2015年,“黑命亦命”运动的“零运动”(Campaign Zero)团体呼吁修改联邦、州和地方的政策和法律。这一团体基于对警察暴力的描述,将信息转变为政策变革,致力于消除与警察暴力有关的死亡。“黑命亦命”运动也在圣路易斯市成立了“公民监督委员会”,审查警察的不当行为。“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产生了实际影响。2020年6月,特朗普签署了名为“用安全执法保护社区安全”的行政命令,要求各州及地方执法部门必须持续评估和改进相关政策和措施,确保执法行动透明、安全和负责任,纠正警察在执法过程中的不当行为,并且规定,除致命情形外,警察在执法中不能用“扼喉”来阻碍抓捕对象呼吸。2020年大选中,两大政党参选人也对“黑命亦命”发表了看法,回应了这一运动的核心诉求。

  

   四、“黑命亦命”运动的证成与反驳

  

   “黑命亦命”运动不断扩大,也逐渐引发了公众关注,不可避免地成为公共讨论的焦点。“黑命亦命”运动的观念、政策及其行动策略,也产生了一些尖锐的批评,“黑命亦命”运动及其支持者也做了回应。我们集中整理了这些批评、回应及辩护(见表1)。

  

表1 “黑命亦命”运动引发的争议

  

第一,在基本观念维度,针对“黑命亦命”运动的首要批评是认为它在反种族主义的同时操纵种族议题,放大现实种族问题,恶化了种族关系,甚至是激化了民众分裂。2016年9月,达拉斯警局的德米特里克· 彭妮(Demetrick Pennie)对“黑命亦命”运动提起诉讼,指控它煽动 “种族战争”。  纽约市前市长也认为,“黑命亦命”运动本质上是种族主义的、反美的(Anti-American),加剧了公民分裂和种族关系紧张。对此,运动发起人回应道:市长的评论恰恰证明他不理解种族主义,这种评论毫无事实依据。运动的支持者也认为,“黑命亦命”运动仅仅向公众揭示了美国种族歧视的现实,没有操纵种族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7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