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思斌:乡村振兴中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与共同富裕效应

更新时间:2022-02-22 23:23:06
作者: 王思斌  

   现在我国的劳动力市场领域同时存在着两种极端现象:一方面,许多高科技产业雇不到合适的人才,一些企业在转型升级中裁员;另一方面,许多中西部农村存在着大量剩余劳动力,他们难以得合适的、相对稳定的就业机会。这里就出现了明显的劳动力需求与供给不匹配的问题。问题的解决不能用压低和抑制科技创新的方法,而应该出台政策使企业减少裁员。

  

   长远来看,就是要提高劳动力素质,形成由高到低的完整产业链,吸纳非高端劳动者。在这方面,制定相关政策,促使城市经济向农村扩散,发展县域经济,提高农村经济发展水平,是消除上述“两极化现象”,实现城乡相对平衡发展,构建健康的内循环系统的重要选择。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阻止农村劳动力的外出务工,因为在当前城乡差距明显的情况下,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经商毕竟收入高、来钱快;但我们必然注意和尽量减少农村劳动力长期外出务工经商给农村带来的“空心化”“三留守”“老龄化”等负面影响。

  

   实施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就要求全面考虑就业政策、家庭政策与农村发展政策的关联性,综合考虑这些政策的效应,尽量减少其对农民和农村发展的不利影响。这里尤其需要增强就业相关领域的公共服务和社会服务,在政策支持下增强农民和农村应对负面影响的能力。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中特别指出辛勤劳动和相互帮助、公共服务普及普惠对于实现共同富裕的必要性。实施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强化就业服务及其相关公共服务和社会服务,就是助力中西部边缘农村农民从事有合理报酬的劳动、增加收入、增强抵御经济社会风险能力的重要支持条件。

  

   2.处理好农村公共服务与发展能力的关系

  

   公共服务是一个广阔的领域,它与人们基本权利的获得、生活品质的提高直接相关。长期以来,我国农村的公共服务明显落后于城市,这是“城乡二元结构”的重要表现。面对发展中的问题,党的十九大强调,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这充分表明中央高度关注民生、积极推进公共服务的政策取向。

  

   与此同时,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广大农村特别是中西部农村的公共服务大大落后于城市,成为明显的短板。而公共服务的落后和缺乏进一步阻碍了中西部农村居民身体素质、科学文化素质的提高,对其参与现代化的市场经济活动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在乡村振兴中,提高农村居民的多种素质是乡村振兴之本。政府应该落实相关承诺,办好九年义务教育,办好中西部农村中学,办好中高等职业教育。尤其是应该面对市场需要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加强对农村青年的技术培训,提升农村的人力资本。要办好农村的公共卫生事业,支持办好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防治地方病,增强农村居民健康,减少因病致贫现象。这些都是从社会政策的层面在支持乡村振兴。

  

   在农村公共服务设施和生活服务设施的建设中,特别要避免一些地方官员不负责任的劳民伤财现象的发生,要通过公共服务切实增强农村居民的获得感,凝聚积极的振兴力量。针对农村发展短板的制度化的公共政策的有效实施,一定能给中西部农村带来新的发展希望,这些政策是增强农村自身发展能力、实现乡村振兴的必要“催化剂”,也是增强农村抗逆力和发展韧性的重要组成部分。脱贫攻坚结束后,在西部地区脱贫县集中支持一批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增强其巩固脱贫成果及内生发展的能力,就是要增强它们的发展韧性,这一点十分关键。从党中央所提出的、具有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的共同富裕的丰富内涵看,强化公共服务,实现“七个有所”,也是达致共同富裕的重要内容和措施。

  

   3.处理好农村社会服务与活化生活的关系

  

   社会服务是落实社会政策的行动,是帮助困弱群体改善基本生活、促进社会和谐的活动。虽然并非所有的社会服务都能产生明显的经济效益,但是社会服务能产生社会功能是毋庸置疑的。最基本的社会服务能改善贫弱群体的生活质量,增强乡村的社会资本和向心力,促进村庄的“人气”和发展活力,给乡村发展带来新希望。因此,与公共服务一样,乡村社会服务的发展也明显有助于乡村振兴。在社会服务领域,专业队伍的作用不可忽视,其中,社会工作者在服务贫困群体、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失独老人和残障人士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近些年来,中央要求积极发展农村社会工作,并在“十四五”期间实现乡镇社会工作服务站全覆盖,这也可以积极推进农村社会服务的发展,并在乡村振兴中发挥独到作用。鉴于中西部边缘农村问题的复杂性,在社会工作服务中也要注意将宏观政策与微观干预相结合,尊重农村居民的自主性。相对于乡村全面振兴的任务,我国的农村社会政策与社会服务目前还比较薄弱,亟待得到更快发展。

  

   乡村社会生活的再活跃、“人气”的再上升、相互关怀的社区,以及对未来发展的向往与期望,是乡村振兴的社会文化基础,也是中西部欠发达农村韧性发展的深厚基础。有研究者不无担心,现在的农村年轻进城务工者决意留在城市生活,恐怕是他们与农村的某种告别。乡村振兴尤其要避免年轻一代与农村“割断脐带”,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应该强化各方与农村的联系。换言之,支持乡村振兴的经济政策、经济—社会政策、公共政策和社会政策以及文化政策等一定不是相互独立的,其实施活动都落实于乡村居民的经济社会生活领域并相互交织。在乡村振兴中,要用系统的思维看待各类政策之间的关系,使它们整合起来,协同发挥积极作用,这也是政策群或整合的经济—社会政策的思想。

  

   乡村振兴的首要目标一定是农村居民的生活富裕,是他们在物质上、精神上、社会关系上和社会生活上的富足充实和对未来生活的乐观自信。在社会政策和社会服务的支持下,通过个人努力和互相帮助,解决困弱群体的难题,鼓励和促进离村农民和根在农村的城市居民“记住乡愁”、支持农村,使乡村再度活跃起来,也是实现农村富裕、城乡共同富裕的一个令人期待的前景。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在中西部农村地区的普遍实施和发挥作用还有一些困难,这里既有城乡发展不平衡带来的结构性影响,比如,相关政府部门关心主责、主业而忽视克服行政壁垒弊端,也有农村优势资源衰减产生的下滑效应的影响,还有农村公共资源和社会资源相对缺乏以及农村地区政策系统实施能力孱弱等问题。这既说明乡村全面振兴和共同富裕的艰巨性,也说明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的必要性和急迫性。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都是整体性的,因而更加需要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群予以支持。从优先次序的角度看,强化农民增收和促进就业的经济政策,推动农村人才振兴、“人气兴旺”的公共政策和社会政策,切实加强乡镇政府和村“两委”的组织建设和能力建设等,都十分关键。

  

   概而言之,本文从乡村振兴促进新发展格局构建的角度,分析了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对农村振兴和促进农村共同富裕的可能作用。新发展格局的构建是迫切的,能够满足国内大循环要求的乡村全面振兴的任务是艰巨的,可能需要较长时间。乡村在多大程度上振兴,乡村振兴对构建新发展格局产生多大影响,要看能在多大程度上缩小业已形成的城乡过大差距,改变农村的弱势化、边缘化状态,以及提升农村农民参与乡村振兴的意愿和能力。在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国际形势不确定性增加、市场化竞争并未减弱的大背景下,实现乡村全面振兴,需要政府的惠民政策,需要激发农村居民的奋斗精神,需要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和更有效力、相互整合的政策群,以真正有效地促进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只有将“五个振兴”结合起来,认真实施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加强公共服务和社会服务,切实做好“七个有所”,才可能逐渐改变处于边缘甚至有些还在衰落中的中西部农村的面貌,使其振作起来、持续发展,在现有基础上实现相对富裕,并在现代经济体系建设中生成跟进能力,最终实现城乡的共进性富裕。实施强有力的、有效的韧性发展的经济—社会政策,才能实现城乡的相对平衡发展,进而促进我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健康安全发展,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农村现代化之路,构建好新发展格局,使我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事业取得新的实质性进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638.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