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韦森 李秀辉:重温马克思的货币、信用与经济周期理论

更新时间:2022-02-17 00:37:57
作者: 韦森 (进入专栏)   李秀辉  

  

   摘要: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不断经历了每十年左右一次的周期性经济危机,但经济周期的原因到目前为止仍众说纷纭。本文全面回顾了马克思的经济周期理论,并着重探讨了货币、信用在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中的作用。在马克思看来,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即资本主义无限制地发展生产能力和人民大众的贫困及其有限的消费之间的矛盾。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企业家为了追逐超额利润以在竞争中取得优势,不断地改进生产技术,在愈来愈多的生产环节中用机器代替手工劳动,这必然要引起各个生产部门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从而引起社会资本的平均有机构成的提高,使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这个规律内部矛盾的展开所促使的许多资本主义矛盾的尖锐化,是爆发经济危机的原因。在马克思晚年的著作中,他还从货币作为价值尺度和支付手段的矛盾论述了产生周期性经济危机的原因。尽管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信用和信用货币不是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但是没有信用和信用货币,就不会产生商业周期。马克思反过来也看到,信用虽然加速甚至导致了经济危机的爆发,但是在经济危机之后,信用扩张也有助于经济状况的好转和经济景气的再次到来。20世纪之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仍然不断发生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因此马克思的货币经济周期理论到今天仍然有较强的解释力。

   关键词:经济周期;经济危机;货币;信用

  

   自18世纪下半叶欧洲的工业革命以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过去200多年时间里不断经历了各种繁荣、衰退、萧条和复苏的周期性经济波动,这种经济波动被经济学家们称作为“商业周期”(business circles)、“贸易周期”(trade circles)或“经济周期”(economic circles)。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经济危机不断地重复发生,尤其是经历了1873-1896年、1929-1933年和2007-2008年这三次世界性的经济大衰退,经济周期已经成为经济学研究中的一个经久不息的话题。到了20世纪,随着西方各国金融市场的发展,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常常交织在一起,乃至2007年开始的这次世界经济的衰退,也先是从美国的次贷危机所引发的金融风暴开始的。因此,研究货币、信用与商业周期的关系也成了当代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课题,但是目前经济学流派对经济周期原因的解释仍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从世界近代历史来看,资本主义体系的经济危机是在18世纪后半期出现的。早期的经济危机只是局部性的。到了19世纪初,1825年在英国爆发了资本主义历史上第一次普遍性的生产过剩危机,而且危机的间隔时间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自1815年至1847年,大约是五年一个周期,1847年的危机是一个转折点。“十年一个周期,大致只是从1847年才明显地表现出来(由于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的黄金开采,世界市场终于形成)。”从1847年到1867年,周期是十年一次。1867年危机爆发后,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阶段过渡,危机变得更加深刻和旷日持久,由危机和萧条向新的复苏和繁荣的过渡更加困难。马克思指出,“从1873年(从九月恐慌)到1878年这一时期,即持续危机的时期。”“这样严重的、几乎持续五年之久的危机,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在马克思开始其理论著述的19世纪40年代,英国和欧洲各国已经出现了数次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当时的银行和信用体系已经比较发达。故从1847年上半年写作《哲学的贫困》一书开始,马克思已经注意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经济危机现象了。在1848年1月《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共产党宣言》(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于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和《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马克思写于1849年底至1850年3月),马克思都初步讨论了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经济危机问题。19世纪50年代从巴黎和布鲁塞尔移居到英国伦敦开始系统地研究经济学之后,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草稿)》中,就比较系统地论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商业周期问题了。尤其是在后来的成熟时期的著作《资本论》三卷中,马克思全面、系统和深入地从许多方面阐述了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商业周期问题。马克思关于经济周期的论述是深刻的和超前的,直到今天仍有现实意义和解释力。后来许多经济学流派关于商业周期原因的解释都从马克思在19世纪的论述中汲取过理论营养,或者反过来说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商业周期及其原因的解释,影响了后来许多经济学流派的商业周期理论。

   因此,本文旨在对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商业周期理论进行一个全面的综合的理论回顾,并侧重他对货币和信用在经济周期中的作用与影响的分析,希望能够在理论上为理解当今世界仍然不断发生的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提供一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论证思路。

   一、马克思经济周期理论的发展历程

   马克思并未对经济周期理论写过专门著作,但是在他的许多著作中有关于现代市场经济中经济周期理论的论述。纵观马克思的经济周期理论的发展历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政治经济学批判》之前的萌芽时期,马克思在一系列著作中对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经济周期进行了零星的描述和分析;《政治经济学批判》形成了马克思经济周期理论的基本观点和论证思路;《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草稿)》则对经济周期理论进行了进一步的发展;《资本论》和《剩余价值理论》则是理论的系统化论证的成熟状态。本部分主要集中于前三个阶段的论证,本文余下部分则对第四阶段进行了展开分析。

   (一)从《哲学的贫困》到《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马克思经济周期理论的萌芽

   1825年,第一次普遍性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在英国爆发。这自然引起了马克思的关注,故早在19世纪40年代的《哲学的贫困》,马克思就分析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经济周期及其形成原因。在讨论构成价值时,马克思批判蒲鲁东将“比例性”说成是由劳动时间来确定价值的结果,“人们一再迫切希望实现的这种供求之间的正确比例早就不存在了。它已经过时了;它只有在生产资料有限、交换是在极狭隘的范围内进行的时候,才可能存在。”蒲鲁东所称的用时间来衡量的尺度“比例规律”实际上应该是比例失调的规律,因为在机械化大生产以后,经济的周期性变化打破了之前的比例性生产。“随着大工业的产生,这种正确比例必然消失;由于自然规律的必然性,生产一定要经过繁荣、衰退、危机、停滞、新的繁荣等等周而复始的更替。”这就是工业大生产时期所特有的经济周期现象,是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经济危机的根源。经济周期的产生原因与“比例规律”变成比例失调的规律原因是一样的,都在于大规模生产。“是什么东西维持了生产的正确的或大致正确的比例呢?是支配供给并先于供给的需求;生产是紧随着消费的。大工业由于它所使用的工具的性质,不得不经常以愈来愈大的规模进行生产,它不能等等需求。生产走在需求前面,供给强制需求。”生产保持正确比例的前提是需求支配供给,但在工业大生产以后,供给开始支配并强制需求,形成了生产的无政府状态,这是经济周期和经济危机的根源所在。“在现代社会中,在以个人交换为基础的工业中,生产的无政府状态是灾难丛生的根源,同时又是进步的原因。”可见,从最初的论述开始,马克思就将经济周期形成的原因归结于供给对需求的支配和强制,这也为后来的生产相对过剩理论打下了基础。

   在此基础上,《关于贸易自由的演说》中论述工人阶级有时多于最低工资的所得不过是补充工业停滞时期低于最低工资的不足部分。马克思指出,“工业接连地经过繁荣、生产过剩、停滞、危机诸阶段而形成一种反复循环的周期,”在此,马克思对经济周期的描述一方面从“周而复始”转变为“反复循环”,突出了周期的不断出现,另一方面,明确地将生产过剩作为经济周期发展的一个主要阶段,这一重要的概念是“衰退”阶段的替代和根本原因,也可以看作对之前供给支配需求的进一步阐释。

   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中马克思论述了现代工业大规模生产的方式,分析了经济危机愈来愈频繁和剧烈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他在此首次提到了信贷机构,虽然没有加以展开。“上述发展进程愈迫使资本家以日益扩大的规模使用既有的生产资料,并为此而动用一切信贷机构,而‘地震’也来得愈来愈频繁,在每次地震中,商业界只是由于埋葬一部分财富、产品以至生产力才维持下去,——也就是说,危机来得愈益剧烈了。”马克思的论证发现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和生产规模的扩大,工人的工资却不断减少,生活条件变差,其原因是资本家为了提高生产力而更加全面地改进机器并更大规模地进行生产,以降低商品价格从而提高市场竞争力。“生产方式和生产资料总在不断变更,不断革命化;分工必然要引起更进一步的分工;机器的采用必然要引起机器的更广泛的采用;大规模的生产必然要引起更大规模的生产。”正是这一规律迫使生产从“比例规律”变成比例失调的规律,迫使资本主义不能停歇地一直生产和供给,也是这一规律造成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产生。

   在《共产党宣言》里,马克思和恩格斯进一步指出,劳动之间的差别随着机器的运用、生产的扩大和危机的爆发而越来越少,工人阶级的工资降低并趋于一致,无产阶级成为一支越来越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力量,一种与资产阶级对立的力量。“资产者彼此间变本加厉的竞争以及由此所引起的商业危机,使得工人们的工资愈加摇摆不定;由于机器日益迅速的发展和继续不断的改良,使得无产者的生活地位越来越没有保障;个别工人同个别资产者之间的冲突愈益成为两个阶级之间的冲突。”经济危机和两个阶级的对立反映的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局限性,即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与交换关系不再能够容纳生产力的发展,现代生产力开始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其后,马克思发展了《共产党宣言》中的思想,更加关注现实中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发展,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提出商业危机与革命危机相互加强的关系。一方面,由于动摇了国家信用和私人信用并反对金融贵族,“革命危机加强了商业危机”;另一方面,“新的革命只有在新的危机之后才有可能。但是新的革命的来临象新的危机的来临一样是不可避免的。”除了关注法兰西的阶级斗争和经济危机以外,在《国际述评》系列中他还关注了普鲁士、英国和美国等国家当时经济危机产生的一系列影响,除了革命危机和商业危机,他还区分了农业危机和金融危机,以及货币资本对经济周期的影响。

   (二)《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的经济周期理论的形成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马克思进一步系统地分析了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商业周期产生的原因,从供给支配并强制需求细化为商品交换中买和卖的分裂以及商品和货币的对立两个方面。在此,马克思直接论述了货币对经济周期的影响,商品流通过程W—G—W被分裂为买和卖两个过程,使得经济危机成为可能。“买和卖在交换过程中的分裂,破坏了社会物质变换的地方的、原始的、传统虔诚的、幼稚荒谬的界限,它同时又是社会物质变换中相互联系的要素彼此分裂和对立的一般形式,一句话,是商业危机的一般可能性,其所以如此,只是因为商品和货币的对立是资产阶级劳动所包含的一切对立的抽象的一般的形式。”按照马克思的分析理路,商品和货币的对立造成了买和卖的分裂以及供给和需求的失衡,使得商业危机成为可能。由货币参与的商品流通只是提供了商业危机的可能性,是商业危机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这是货币与经济周期最为重要的关系。“因此,可以有货币流通,而不发生危机,但是没有货币流通,却不会发生危机。然而这只是说,在以私人交换为基础的劳动还没有发展到形成货币的地方,这种劳动自然更不会引起以资产阶级生产过程的充分发展为前提的那些现象。”所以,在马克思看来,利用货币管理或者货币政策来调整资产阶级生产的缺陷是没有什么效果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53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