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明:“学科性学术”与“问题性学术”的张力及其消解*——学术研究的建制化、去建制化与再建制化

更新时间:2022-02-14 16:47:00
作者: 何明  

   一、从问题学术到学科学术:知识生产的建制化

   作为具有理性认知能力的动物,人不满足于混沌地面对世界,不断提出关于自然、社会、自我的问题与不断解释或回答所提出的问题,从而建构起从其所环绕的生活世界到寰宇世界的解释秩序即知识,以此为依据选择行动策略和实践模式。对于问题的解释,人们所生产出的知识,是人们在茫茫大海中航行的灯塔,在漆黑夜晚行进的光亮。倘若对其所面对的环境缺乏基本知识,人们恐怕寸步难行。人类在社会生活实践中形成无数关于自然、社会和自身的未知、疑惑或难题,形成探究、解释或解决的需求,出现从事探索、回答、分析问题的知识生产。当知识生产活动达到一定水准或获得一定程度认可,就可称之为学术研究。

   在人类社会早期,知识生产尚未从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中分化出来,巫师、智者等便成为最早的“知识分子”。直到文艺复兴之前,欧洲的知识生产仍然没有细分,基本上以整体性的方式进行,德谟克里特、毕达哥拉斯、柏拉图、亚里斯多德、托马斯·阿奎那等百科全书式的学者,研究领域涉及自然、社会、人文及精神诸多领域,试图回答人们最关心的方方面面的问题。

   从14世纪开始,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等三大思想解放运动,冲破了天主教的思想禁锢和禁欲主义,促进了人的觉醒,释放出创新的能量。除了但丁、薄伽丘、达·芬奇、拉斐尔、莎士比亚、拉伯雷、塞万提斯、米开朗基罗等一大批众所周知的伟大文学艺术家,还涌现出哥白尼、伽利略、卡尔达诺、笛卡尔、波义耳、哈维、冯特等一大批杰出科学家,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生理学、医学、心理学及地理学等领域取得了突破性成就,极大地加快了知识生产和知识积累,增大了知识创新的难度。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法国大革命和英国工业革命的爆发,不仅进一步推动知识生产加速,而且激发了创新创造的活力,推动了实验科学的发展和对应用性知识的强烈需求。

   18世纪以来,欧洲开始对知识生产体系、学校的人才培养科目设置以及教师和学者的职业角色进行分类,将学术研究和知识传授细分为不同的“学科”(discipline),构建了现代学科体系的基本框架、规范和制度。①至19世纪后期,这一学科体系开始向全世界传播,各国逐渐接受肇始于欧洲的现代学科体系并进行本土化改造与制度化建构,使之成为全球性的学术研究和高等教育制度,知识生产被纳入学科化的轨道。

   学科化学术的特征之一是疆域化。瞄定特定的研究对象,是学科合法性最为重要的依据。由此,对自然和社会进行分类,将其分别划归为各个学科的研究对象,成为学科划分最重要的方法。早期建立的学科基本上按照这一标准划分,诸如数学、物理学、化学、天文学、地理学、生物学、神学、文学、历史学等学科。分类是人类最重要的实践方式之一,普遍存在于日常生活、社会运行和认知活动之中。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分工的细化成为人类社会演进的基本趋势和各个行业的共同特征。在知识积累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和社会对知识的信度、效度不断提高的情况下,知识生产与物质生产一样,通过细分研究对象建构起各有所司的不同学科,引导进入各个学科的学者长期专注于某一研究对象的研究,回答有关其研究对象的问题,推进各个领域的知识创新,产出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精准的知识,建构起关于各个研究对象的系统化的知识体系,而把各个学科的知识体系拼合起来就构成了关于对象世界的整体知识,能够有效应答各个领域提出的问题。然而,随着学术研究的不断推进和深化,削足适履式的方法划分的学科遭到各种挑战和置疑。各学科的研究对象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联,诸多问题无法凭借单一学科得到有效解释,这迫使研究者不断突破“楚河汉界”的学科疆域,开展一系列跨学科与交叉学科研究。

   学科化学术的特征之二是范式化。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用“范式”(paradigm)和“学科基质”(disciplinary matrix)说明学科。他认为,一门学科就有一个范式支配,即由符号系统、模型、范例等组成的“学科基质”规定。学科性学术的范式化,既是其学术合法性的重要依据,又是现代知识生产的必备条件。学科性学术在学者开始研究之前早已对研究对象和研究领域给出了基本判断和解释框架,成为学者认知研究对象、进行知识生产的认识论和工具箱。绝大多数学者都经历过某一学科、领域或学术共同体所共享的信仰、价值和技术集合而成的范式的规训过程,所开展的研究大都属于库恩所说的“常规科学”(normal science),即“坚实的建立在一种或多种过去科学成就基础上的研究,这些科学成就为某个科学共同体在一段时间内公认为是进一步实践的基础”②。因此,学科性学术的范式犹如天文学家的望远镜或生物学家的显微镜,为特定学者群体获取数据、证据、经验等事实的必备工具,往往决定着他们对研究对象的总体判断、获取与遴选信息的基本方式。学者对范式高度的依赖性、盲从性和粘着性,一旦形成就难以放弃,即使遭遇范式无法解释的事实,多数情况下只会怀疑所获得的事实或研究过程是否存在错误,而不会轻易怀疑范式本身。只有当与范式相抵牾的事实积累到一定数量以至于引起相当多的学者产生危机时,才有可能产生范式革命。与此同时,为了推进学术研究的不断深化和系统化,各学科逐渐建立起适应研究对象所需要的研究方法和理论体系,研究者只有接受系统的训练才能熟练运用。

   学科化学术的特征之三是建制化。伴随着现代学科体系的形成,学术研究开始走上建制化的道路。“十九世纪思想史的首要标志就在于知识的学科化和专业化,即创立了以生产新知识、培养知识创造者为宗旨的永久性制度结构”。③学科建制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实施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的基础组织,如各高校主要按照学科划分的标准设立系、院等教学科研机构;二是跨机构、跨地区甚至跨国的学科共同体,如中国数学学会、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等;三是学科研究成果的评价与发表平台,如各学科的学术期刊;四是人才培养规格及其管理制度,涉及学位等级、课程设置、水平标准等各个方面,如专业目录、学科目录、学位条例、专业评价制度等;五是学术研究和学科水平的评价、奖励及资源配置制度,如科学研究基金、优秀成果奖、学科评估制等。

   二、中国学科性学术的形成过程和主要特征

   现代学科制度在19世纪后期开始引入中国,百余年的学科学术发展历程可以分为以下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初创时期(19世纪末至1948年)。鸦片战争爆发后,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魏源等一批有识之士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力倡学习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科学技术。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洋务运动兴起,推动了西方科学技术和教育体制的引进,在京师、广州、上海等地兴办起按照西方学科制度设置的学堂,开设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天文等课程。1904年(光绪三十年),清政府公布《奏定学堂章程》,废除科举制,实施新学制,标志着现代学科制度在中国正式实施,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实现转型,踏上了学科化的道路。

   第二阶段为模仿苏联时期(1949年至196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高等教育部于1954年7月开始参照苏联模式启动中国高等学校改革和学科建设。其主要内容有:引进苏联的“专业”概念和人才培养模式,把学科划分为若干种与行业部门相对应的专业,以专业为中心设置高等学校,培养人才,颁布《高等学校专业目录分类设置(草案)》④,按照11个行业部门,设置11个专业门类、40个专业类、257种专业;按照苏联的高等学校和学科设置,进行院系调整,拆分了许多综合大学,设置了一批专业性、行业性的高校,撤销了一些被视为“资产阶级学科”的学科。1956年制定了第一个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⑤,提出“以任务为经,以学科为纬,以任务带学科”的思路,确定了12项重点任务和相关学科的尖端研究,形成“学科专业目录加重点发展领域”经纬交叉的中国学科建设和科技发展基本模式的雏形。

   第三阶段为调整时期(1961年至1965年)。面对中苏关系的恶化和“教育大跃进”形成的混乱局面,1961年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草案)》(简称《高校六十条》),提出:“高等学校的专业设置,应根据国家的需要、科学的发展和学校的可能条件来决定。专业设置不宜过多、划分不宜过窄。每个学校应该努力办好若干重点专业。专业的设置、变更和取消,必须经过教育部批准。1963年9月,国务院批准发布《高等学校通用专业目录》和《高等学校绝密和机密专业目录》⑥,改变了完全按行业部门进行专业分类的思路,取消了1954年专业目录的“行业部门”,保留11个专业门类,调整专业类和专业的设置,形成学科与行业相结合的专业设置方法。其中,最突出的特征是根据加快推进工业化的国家战略需要进一步细化工科的专业设置,其数量占专业总量的47.9%。

   第四阶段为恢复时期(1978年至1994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重启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恢复重建学科制度。1981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开始培养研究生和学位授予,逐步建立起从学士、硕士到博士的人才培养体系。与之相适应,分别制定本科专业目录和研究生学科目录势在必行。教育部于1982年开始组织本科专业设置和目录修订,延续“以学科为主,兼顾业务部门需要”的原则进行专业设置和目录修订,至1987年底完成了1982—1987年《高等学科本科专业目录》,规范了专业的名称,恢复被取消的专业,增加了管理类等新兴学科。该专业目录在实施过程中暴露出一些问题,原国家教育委员会于1989年开始新一轮修订,彻底放弃原来的学科与行业相结合的设置原则,完全按学科门类进行专业划分,形成了中国本科专业目录的基本框架,此后的多次修订基本上在此基础上进行微调。第一版学位授予和研究生培养学科专业目录的制定于1983年完成,之后每隔7年左右修订一次。此外,国家技术监督局于1992年颁布的《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GB/T 13745-92)设置有自然科学、农业科学、医药科学、工程与技术科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共5个学科门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委员会分别制定了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代码和社科基金项目申请代码;图书情报机构制定了《中国图书馆分类法》。上述知识分类法存在很大差别,分别应用于不同行业和领域,其中教育部颁布的本科专业目录和研究生学科目录约束力和影响力最大。

   第五阶段为强化时期(1995年至今)。尽管上述学科目录、专业目录等具有资源配置的意义,但知识生产和人才培养的分类仍是其主要功用,而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开始实施的“211工程”“985工程”以及“双一流”建设等一系列高等教育领域重大战略,则更直接而有力地推动了学科建设。1995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原国家计划委员会、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和财政部联合下发了《“211工程”总体建设规划》,正式启动面向21世纪、重点建设100所左右的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的建设工程。1998年5月,国家做出建设一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一流大学的重大决策,39所高校进入建设行列。2017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9月21日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公布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的通知》,正式公布世界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以推动一批大学和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提升中国高等教育的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除上述高等教育的三项重大战略之外,教育部自2005年以来连续组织了5轮学科评估,评价全国高校设置的学科水平,并进行排名或确定等级。

   从上述学科史的简略介绍,可以对中国学科的特征得出如下初步认识:

首先是指令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50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