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文娟:深刻认识共同富裕视域下的改革实践

更新时间:2022-02-14 00:56:47
作者: 王文娟  

  

   2021年8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他强调,“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在此之前,2020年10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的目标;在2021年1月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进入新发展阶段,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必须更加注重共同富裕问题”;2021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共同富裕已然成为新时代改革发展的鲜明主题。

   围绕推动共同富裕这一主题,近一个时期以来,党和国家在教育、医疗、金融、反垄断、劳动保障等领域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其中很多改革举措的广度和力度都是空前的,其所触动的利益格局和调整的利益关系的复杂性也是空前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正确认识和理解这些改革举措,对于在新征程上凝聚共识、形成合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将着眼共同富裕目标,从如何认识当前改革面临的条件,如何认识当前改革的阶段性特征,如何认识改革的下一步走向等三个方面分析这些改革实践。

   如何认识当前改革面临的条件

   2021年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在审议《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试点方案》时强调:“近几年,党中央部署推动一系列改革,通过取消药品加成、带量集中招采和加强成本控制,把药品耗材价格降下来了,老百姓负担减轻了,也为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创造了条件。”这段话有两个深层次含义:一是改革是需要条件的,改革必须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二是当前的改革是为下一阶段改革创造条件的,全面深化改革永远在路上。认识当前改革面临的条件,也要从两个层面着眼。

   共同富裕视域下再认识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既是我们认识当前改革面临条件的起点,也为我们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明确了行为边界。

   一是需求侧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赋予了产品和服务以复合属性。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赋予教育以“成长”“发展”、赋予医疗以“舒适”“健康”等复合属性。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当前,教育、医疗等领域面临的“学区房”“看病贵”等问题,很多都是在教育、医疗与其他产品和服务进行组合的过程中产生的。但需要强调的是,教育和医疗领域面临的问题,不是这种“组合”本身,而是在组合的过程中,其他产品或服务“喧宾夺主”,放大了教育和医疗的某一种功能,而弱化了教育和医疗本身的更多功能乃至本质功能。究其原因,在于供给侧“组合”的多样性不足。“组合”少,一方面表现为优质的教育、医疗等资源供给不足,另一方面表现为“向上流动通道”不畅,引发过度竞争,进而将教育和医疗问题与社会问题混淆在一起。因此,既要认识到共同富裕视域下产品和服务的复合属性,不能单就医疗而谈医疗、单就教育而谈教育,坚决避免“一刀切”,这主要是教育、医疗与其他产品和服务进行组合的专业化问题;又要盯紧复合属性背后的更高需求,不断探索和创新其他资源满足这些需求的方式方法,避免对决定性产品或服务某些属性的过度开发,这主要是教育、医疗本身的专业化问题。

   二是供给侧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放大了资源多重属性的外部性。资源具有多重属性。当前经济上“以所有权为中心”向“以使用权为中心”的转变趋势,如买卖合约向租赁合约转变、新经济中普遍存在的“交叉补贴”现象等,加速了资源多重属性的外溢。在这种情况下,供给侧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放大了不同地区、不同群体在资源属性应用上的“剪刀差”,资源的多重属性具有了更大的应用范围。这就使得资源的优化配置,不必然推动产权在更高层次实现细分。网约车、外卖等平台的“算法”正是利用和放大了产权细分的趋势,在实现分工细化的过程中,推动向“上”升级的动机和投入不足,而向“下”挖潜、分散成本的动力和投入更足。虽然客观上提升了资源的配置效率,但也导致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等群体承压,“模式创新”抑制了“技术创新”。因此,“算法”需要进化,平台需要引导。当前正在推进的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就是在进行这种引导、促进这种进化。需要强调的是,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防的不是资本,而是“无序”;反的不是逐利,而是逐利的某一种倾向或方式。这种倾向或方式是否被防被反,取决于其是推动分工升级还是降级,推动的是不是高质量发展。当然,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资本的报酬仍将高于经济增长的速度、高于劳动的报酬,但其将更多地依赖知识的专业化,依赖其所创造的系统收益。更进一步说,推动产权在哪一层次实现细分,事关共同富裕依赖什么样的发展,事关共同富裕为什么必须在高质量发展中实现。

   三是供需两侧的矛盾,带来了不同群体选择范围“脱嵌”的风险。不同群体选择范围的互嵌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稳定器。在供给侧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与需求侧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之间的矛盾下,不同选择之间的“张力”被放大了。在需求侧,对美好生活需要的追求和行动,出现了层次提升但多样性不足的问题,在追求更美好生活的道路上,出现了过度“拥挤”的现象。当前,生育上的“不敢生”“不想生”,教育上的“课外班焦虑”“学区房焦虑”等,都是这一问题的突出表现。在供给侧,分工的多样性得以释放,但在不同分工的深化上同时存在不均衡和不充分的问题。一个典型的代表就是,很多产品或投资项目同时存在“过度包装”和“质量不过硬”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推动不同群体选择范围的互嵌,产权的细分和组合就容易走向极端,为贫富差距、两极分化埋下隐患。因此,推动共同富裕需要加强对不同群体选择范围“脱嵌”风险的过程控制。当前正在积极推进的三孩及配套政策、“双减”政策等,就是在为全体公民享有应有的权利、履行应尽的义务提供条件、增加选择。

   共同富裕视域下再认识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性成就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指出:“改革开放后,我们党深刻总结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认识到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打破传统体制束缚,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推动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促进共同富裕创造了良好条件。”这段话同样有两个深层次含义:一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政策是为实现共同富裕创造条件的,是接续奋斗的前一棒,主要解决的是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二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成就进一步夯实了基础、准备了条件,推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的条件基本成熟,主要解决的是如何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问题。准确把握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性成就,对于接好新时代的“接力棒”、走好新的赶考之路,更好地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一是校准了实现共同富裕的认知结构。改革开放以来,在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理性人意识、主人翁意识逐渐在整个社会普及,企业家精神、科学家精神逐渐觉醒并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做大蛋糕,解决我国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然而,这一时期的认知结构,主要追求各类要素的配置效率,仍然属于以物为本的发展范式,在解决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问题时往往捉襟见肘,不断暴露出新的问题。资本的无序扩张,“无序”就体现在“逐利”对以物为本范式的强化。而新时代的发展呼唤以人为本的发展范式。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党和政府着力推动“以物为本”向“以人为本”转变,强化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新发展理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不断校准人们对什么是高质量发展、依靠谁推动高质量发展和怎样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认识,为走好新的赶考之路凝聚了新的思想共识。

   二是优化了实现共同富裕的权利结构。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通过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经营责任制、财政包干制等改革,有效调动了生产经营积极性、解决了很多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逐步形成和发展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的认识。然而,这一认识是建立在“以所有权为中心”的权利结构基础之上的。在产权细分不足的情况下,所有权的排他性有利于强化激励。但随着产权细分程度的提升,所有权的排他性给进一步发展带来了越来越高的成本,而细分出的使用权越来越发挥出决定性作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其中重要的含义就是所有权在产权结构中的基础性作用。党的十八大特别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以来,党和政府有效发挥使用权的决定性作用,在产权的细分和再组合上进行创新,对教育、医疗、金融等领域的剩余控制权和剩余索取权作出一系列新的制度安排,如推进教师、医生薪酬制度改革,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开展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等,推动相关领域向着更高质量、更公平的方向发展。

   三是调整了实现共同富裕的利益结构。改革开放以来,各项改革举措之所以能够有效发挥激励作用,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剩余利润的分配。在产权细分不足的条件下,剩余利润主要分配给了投资者或企业家。但随着使用权决定性作用的巩固和发展,这一分配方式越来越不适应权利结构的变化,其激励作用反过来又抑制了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事实上,剩余利润是产权无法准确衡量的产物。随着产权的技术衡量手段和制度衡量手段的协同发展,整个经济系统的收益中可以归为剩余利润的比例在下降,系统收益的分配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制度设计的核心内容。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逐步将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上升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就是要形成与新的权利结构相适应的利益结构。

   共同富裕视域下再认识我国改革发展的宝贵经验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十四个坚持”的基本方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提出了“九个必须坚持”的宝贵经验,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又阐释了以史为鉴、开创未来“九个必须”的根本要求。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用“十个坚持”总结了我们党在百年奋斗中积累的宝贵历史经验。这些都是我们从一个阶段走向更高阶段的致胜法宝。准确认识这些宝贵经验,对于我们以什么样的姿态接好新时代的“接力棒”具有重要意义。

一是强化党的全面领导,在不确定性中增进了确定性。这关乎共同富裕何以成为新时代改革发展的鲜明主题、为什么进行改革的问题。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改革发展面临的不确定性前所未有。在不确定性中推动实现共同富裕,其艰巨性也是前所未有的,必须要有一个先进的坚强的领导核心启动改革并持续推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这一最本质特征、最大优势源自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先进性体现在我们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纯洁性体现在我们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之外,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这为发展的不确定性注入了强大确定性。这种确定性,是建立在“信任机制”基础之上的,建立在党为其他组织和个人赋能的基础之上。这些基础突出体现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实践中,人们对党践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的信任度、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认可度空前提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480.html
文章来源:《国家治理》周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