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2022年新开局 中国经济的未来与挑战

更新时间:2022-02-12 10:58:15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4%;日本从1956到1972,16年间年均增长是9.6%;韩国从1985到2001,16年间每年经济增长是9.0%。这三国都在9%及以上。当然,这三国那时候没有人口老龄化问题,人口老龄化最大的影响是劳动力不增长,所以,如果扣除劳动力增长的因素再来看:德国从1946到1962年的劳动力增长是每年0.8%,仅靠劳动生产率水平提高的增长是每年8.6%;日本在同一时期的人口增长是1个百分点,靠劳动生产率水平提高的增长也是每年8.6%;韩国在同一时期的人口增长率是0.9%,每年靠劳动生产率水平提高的增长是8.1%。

   由此可见,到2035年以前,即使中国面临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不增长,但是靠劳动生产率水平提高带来的增长,从后来者优势来看,每年应该还有增长8%的潜力。

   另外,中国还有“换道超车”的优势。德国、日本、韩国在追赶美国的时候并没有新经济,也就是那种以人力资本投入为主,研发周期特别短的新经济,包括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等等。这种新经济的研发主要靠人力资本,中国是人力资本大国,我们拥有在新经济领域换道超车的优势。

   如果把这些优势都用好,我相信到2035年平均每年还有8%的增长潜力,只要我们努力,可以实现每年6%左右的实际增长;2035年到2050年,我们靠后来者优势与换道超车优势,每年应该有6%的增长潜力,只要努力,就能够实现每年4%左右的实际增长。如此一来,就能够实现我前面讲的从现在到2050年,人均GDP年均增长率比美国高2.5个百分点的可能性。

   这个潜力在哪?如何挖掘?我们必须继续坚持党一直讲的原则——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要从“基础和关键”的地位来认识发展的重要性。只要能认识到发展的重要性,就有可能把潜力挖掘出来。

   要想按照比较优势挖掘出发展的潜力,一方面必须有“有效市场”,让企业能根据价格信号去做决策;另一方面必须有“有为政府”,以市场有效为依归,帮助企业克服市场失灵,并通过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制度安排等不断完善市场,并用好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来实施逆周期的宏观调控措施,对冲各种周期性的波动和冲击。

   总体而言,展望未来,我们应该首先牢固确立“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这“两只手”的共同作用之下,按照我们的比较优势,充分利用后来者优势,抓住“换道超车”的机会。

   如果能够做到这些,我们将不仅能够落实新发展理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并且能够驾驭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整理:白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446.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