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澜昌:“沙利文模型”与美国的对华政策

更新时间:2022-02-09 00:13:54
作者: 刘澜昌  

  

   香港中观研究所所长刘澜昌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1月号发表专文《“沙利文模型”与美国的对华政策》,作者表示:沙利文在进入拜登政府之前,就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过两篇重要文章:《没有灾难的竞争——美国怎样与中国挑战和共存》和《中国走向全球霸权的两条道路》,他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基本看法和主张被概括为:沙利文模型。其核心一是要恢复和重建“反华联盟”,共同对付中国。二是要共存(existence),保持在有利于美国利益和价值观条件下的清晰共存的稳定状态。以“共存”为基点,展开对中国的挑战与合作,可以说这是他与特朗普政府的重要区别。三是美国应当保持对中国可持续的军事威慑力,同时加强危机管控,“护栏”一词由此而生。四是美国要保持科技领先优势。文章内容如下:

  

   2021年11月中,在中美元首视频会晤中,美国总统拜登作了“四不”承诺: 美方不寻求改变中国的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美国政府致力于奉行长期一贯的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但是,事后拜登食言的事一个接一个,尤其是依然继续组织和强化“反华”同盟,且继续打“台湾牌”,“以台制华” 。不过,也可以看到拜登政府上台十个多月,对华政策有一个变化的轨迹,那就是从继续特朗普的极限施压,转为玩“两面手法” ,在设置“护栏” 下向中国多方面挑衅,在不引发激烈冲突下最大限度阻拦中国发展,谋求美国的最大利益。

   陪同拜登会谈的美方代表,有国务卿布林肯、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印太事务官坎贝尔以及财政部长耶伦,不过最主要的导演是沙利文,其他人都是配角。笔者还认为,更重要的是,当下主导拜登对华政策的也是沙利文,而不是布林肯。首先,是沙利文出面与中方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协调这次视像峰会。其次,峰会完后,美方出来作评价的也是沙利文。再次,沙利文在会后发言中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那就是为了这次峰会,拜登团队以10个月时间“塑造战略环境”。最后,拜登及其他美国官员的发言基调,都可以从“沙利文模型”中找到来源。

   一、“沙利文模型”

   笔者认为,沙利文要比布林肯和坎贝尔身段柔软得多,也看得远些。而且,他善变,在2021年初阿拉斯加会谈他就说美国可以改正特朗普的错误。而事实上,他也从阿拉斯加会谈“从实力出发”的嚣张口径作出适当调整,而目前突出的是“两面手法”,公开承诺是一套实际行动又是另一套,且设置“护栏”。笔者感到,这是他的厉害之处,他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博弈的美方要角,也将是中国未来的重要的对手,不要小觑他,相反要研究他。

   拜登“四不”话音刚落,食言的事就一个接一个被全球见证。首先,策划菲律宾在仁爱礁闹事,想不经过中方批准就给坐滩菲方破船上的士兵补给,中方海警船理所当然要拦截。美国马上接话,说要动用“美菲协防条约”,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丁特地与菲律宾防长洛伦扎纳通电话,重申美国对菲律宾的防卫承诺。接着,又要拉台湾参加所谓的世界“民主大会”,并且邀请逃窜海外的“港独”分子罗冠聪与会。再就是,策划小小的立陶宛做反华急先锋,既允设“台湾办事处”,搞“一中一台”,然后给予6亿美元出口信贷奖赏,还拉其入“印太经济架构”,与中国主导的RCEP玩对抗。很明显,拜登政府承诺“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独”,实际是相反。

   拜登政府目前的“两面手法”,事实上可以找到来源。

   美国白宫安全顾问,其正式称谓为“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总统行政办公室里在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方面的独立顾问,通常被视为总统的主要心腹之一。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都曾经是这一角色,在主导中美关系上发挥过举足轻重的作用。

   拜登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沙利文曾任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有相当亲密的关系。如今才45岁的沙利文,也是拜登政府最年轻的国家安全官员,被拜登称为“一代人中仅有的智者”。沙利文在进入拜登政府之前,就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过两篇重要文章:《没有灾难的竞争——美国怎样与中国挑战和共存》和《中国走向全球霸权的两条道路》,他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基本看法和主张被概括为:沙利文模型。

   第一、针对特朗普的“退群”,沙利文认为,要恢复和重建“反华联盟”,共同对付中国。沙利文认为,美国之所以能在战后成为世界领袖,有一个重要的关键因素,即美国在全球所建立的同盟国关系,这恰恰是中国的弱点。“美国的任何战略都必须从其盟友开始”。

   第二、沙利文给出了一个新词——existence共存,保持在有利于美国利益和价值观条件下的清晰共存的稳定状态(a steady state of clear-eyed coexistence on terms favorable to U.S. interests and values.)以“共存”为基点,展开对中国的挑战与合作,可以说这是他与特朗普政府的重要区别。他认为,尽管中美之间有许多分歧,但是互相都得承认另一个大国的存在,美国的目标应该是在军事、经济、政治和全球治理这四个关键领域和中国建立有力的共存条件,在不引发类似美苏对抗的情况下,确保美国的利益。许多跨国挑战如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经济危机、核扩散、全球流行病等,需要某种程度的共同努力,这一合作的必要性在冷战中几乎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转变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策略的演说中,也用了“持久的共存”这个词。说,美国不追求与中国产业链“脱钩”,反而是要“再挂钩”,且双边的经济会“持久的共存”。显然,这源自沙利文模型。

   第三、美国应当保持对中国可持续的军事威慑力,同时加强危机管控。沙利文指出,在印太地区至少有四个潜在热点:南海、东海、台湾海峡和朝鲜半岛,风险最大是台海和南海。双方都不希望发生冲突,但紧张局势正在加剧,华盛顿担心中国正试图把美国军队赶出西太平洋,而北京担心美国正试图遏制中国。印太地区两国军队的共存不应被视为不可能。沙利文认为,即使作为冷战的对手,美国和苏联也协同努力减少意外碰撞升级为核战争的风险,他们建立了军事热线,制定了行为守则,并签署了军备控制协定。而美国和中国缺乏管理危机的类似工具,两国都需要至少与《美国—苏联海上事故协议》一样的“护栏”。

   事实上,拜登政府的“护栏”说,也来自于此。2021年7月,美国的副国务卿舍曼到天津会中国外交部领导王毅和谢峰前,也提出了“护栏” 这个词。她说,要给中美关系安装“护栏”。

   第四、美国要保持科技领先优势。沙利文指出,和美苏的军事对抗不一样,中美之间的竞争主要是在经济领域。美国和中国之间新出现的大国竞争的输赢,最终将取决于两国如何有效地管理本国经济和塑造全球经济。

   第五、配合重组反华联盟,他认为美国应当加大价值观输出力度,集中精力促进这些价值观的吸引力,不是要直接反中,而是支持民主。拜登政府积极策划的“民主大会”,也可以说是沙利文这一策略的落实。

   第六、在台湾问题上,鉴于所涉及的历史复杂性,美国不单方面改变现状的默认承诺也许是最好的。在这个中美最敏感的问题上,沙利文没有详细展开他的想法,而事实上,笔者认为拜登政府里有不同意见,或者说有鹰鸽之分。

   2021年9月10日上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拜登第二次通电话,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广泛的战略性沟通和交流”。拜登事后透露,通话时谈到双方须确保竞争不演变成冲突,也谈过台湾问题,美国同意遵守对“一个中国原则” 的承诺。但是,就在沙利文安排拜登和中国领导人第二次通话之前,竟传出台湾驻美机构名称要改,要突出“台湾”二字,藉此来凸显美台关系提升。但是,后来还是叫停了。这明显是与中美领导人第二次通话的气氛相违背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有传说,主导台湾驻美机构名称更改的是坎贝尔,他是白宫首席印太事务官,有媒体说,沙利文也要请教他。但是, 如果此时这样打台湾牌,不是要坏拜登要和中国领导人通话的大事吗?显然,这张“台湾牌”自然打的不是时候,与拜登唱了反调。

   再就是,在中美元首视频会谈之前,国务卿布林肯在联合国大会期间,竟然发声明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组织和活动,这明显是搞“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拜登的团队怎么会如此不协调呢?一种解释,布林肯和坎贝尔或者就是“鹰派”,或者是扮演“鹰派”角色。而沙利文则是扮演“鸽派”的角色。

   事实上,要留意到沙利文在中美元首视频会谈后说过,为了会谈用了十个月功夫“塑造战略环境”。因此,不排除打“台湾牌”也是“塑造战略环境”的一部分。以“打台湾牌”为美国力量水库“重新注水”,给中国造成“水压”。但是,沙利文这一招破产。在舍曼到天津时,中方开出“两清单三条件”,王毅亮明中方三大底线:第一,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第二,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第三,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后来,杨洁篪在和沙利文会谈为中美元首会谈做协调时,相信也重申了这三大底线,同时也必定会要求美国对最敏感的台湾问题有明确的态度,否则,不可能有视频峰会。

   由于拜登政府总趋势是有求于中国,于是他表面承诺。拜登在峰会中的“四不”,实际就是回应了中方的基本条件。拜登重申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但是,美国方面也玩了一手,他们声称的“一个中国政策”,也包括“台湾关系法”和对台湾的“六项保证”。

   二、沙利文的台海政策

   联系“沙利文模型”看,他认为维持现状是美国的最佳选择。相信,按照沙利文的解释,所谓维持现状,就是既承诺北京的“一个中国”承诺,同时也包含美国对台湾安全的承诺,尽管是“模糊”的。笔者认为,布林肯和坎贝尔的冲击台海红线,不管他们真的是鹰派,还是被沙利文当枪使了,他们是配合了沙利文,美国当前台海政策是由沙利文主导。

   概括而言,沙利文的台海政策有三个基点:一是,维持现状是总的战略。二是,重新解释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既包括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所承诺“一个中国原则”,同时也包括“台湾关系法”和美对台“六项保证”。注意,现在拜登政府认为“一个中国政策”和“一个中国原则”是不同的。三是,拜登政府的“不支持台独”,其实是玩两面手法,不但不会放弃打台湾牌,反而是以拜登政府的“一个中国政策”的新解释去寻求正当性。四是,拜登政府打台湾牌与特朗普不一样,沙利文要在他设置的“护栏”下动作,会有所节制,确保不引致“冲突”。

   值得一提的是,沙利文为拜登与中国领导人会谈,用十个月功夫“塑造战略环境”。但是这十个月,沙利文并没有能为美国“力量水库”注水,使其在两国领导人会面中占上风,反而是处处示弱,处处有求于中国。这十个月的“塑造战略环境”,在笔者看来有二个特点:其一,拜登政府从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后退了。其二,沙利文本身也从阿拉斯加会谈的“居高临下”后退了。

2021年初阿拉斯加会谈,沙利文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既然要与杨洁篪和王毅会谈,实际上就已经要否决特朗普政府的强硬反华策略,这从“沙利文模型”对特朗普单打独斗的嚣张做法的批判已经可以看到,而实际上,沙利文在会谈中也明明白白说到“认真审视自己的缺点,并不断寻求改进,这就是美国的秘密酱汁”。沙利文明白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无效,但是他依然想“压服”中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396.html
文章来源:中评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