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新:走向世界的春节

更新时间:2022-02-03 23:50:55
作者: 陈新  

   春节,中国春之节日,世界欢乐之绮宴。

  

   春节,在华人华侨心里,是家人团聚、敬天法祖、除旧布新、驱邪攘灾、纳福祈年的节日。

  

   春节,对世界人民来说,则是一扇能触摸并学习到有温度的中国文化,感受中国智慧耀眼的光芒,增进彼此间友谊的文化之窗。

  

   中国人的欢乐盛宴

  

   红萝卜蜜蜜甜,

  

   看到盼到要过年。

  

   娃娃要吃肉,

  

   老子没得钱。

  

   ……

  

   曾经,当这首寄寓着无限美好以及无奈的童谣,在中国大地的孩童们口中唱响的时候,春节也就离人们不远了。

  

   那时岁月,食不果腹,度日如年。沐浴灿烂的阳光,心里却时常黯然。但是,一年中却有三天挺让自己盼望的。这三天日子真好——不仅可以不干活,还可以吃肉,甚至还可以拥有一笔财富。虽然这笔财富并非可观,不过分分角角而已。

  

   童谣里的春节氛围,自腊月二十四扫扬尘便开始了。

  

   昔年少年的眼中,看到父母穿戴着十分严整的破衣烂衫,而且披蓑衣戴斗笠,对屋子进行无死角大扫除,心里在觉得滑稽可笑的同时,也开心地明白,这是一种正在接近幸福的美好。

  

   打扫环境、清洗器具、拆洗被褥、洒扫庭院,掸拂尘垢,疏浚渠沟……忙碌且专注的身影,既有荡除穷运、晦气,以祈来年舒心、吉祥之意境,也有追求雅洁、清爽神气的精神。

  

   紧接着,便是倒计时的盼望。

  

   盼望着盼望着,在首尾相接的童谣声中,春节的脚步声终于到眼前了。

  

   跟春节一墙之隔的是除夕。除夕对曾经的人们来说,最大的向往,便是年夜饭中的美味佳肴。年夜饭是年前最丰盛的一顿大餐。年夜饭讲究的是既要吃饱,更要吃剩,因为“剩”即“余”,吃剩才叫“有余”,从旧年到新年,“年年有余”。

  

   年夜饭的妙味,还在于家人的团圆,天伦尽享。年夜饭后,开始守岁。守岁便是熬年夜。长幼聚欢,祝颂完备,直到午夜之后方睡,或待天明。这个守岁在如今的人们看来,或许颇难理喻:在清寒而四壁透风的乡下,衣难蔽体的寒冬,没有电视,没有手机,也没有别的娱乐节目,这样的日子是怎么饶有兴趣地熬到午夜的?其实,原因很简单。这一天,甚至包括准许休息的三天,都可以尽情地玩,可以干自己平时不能随便干的事:看小说,打扑克,做游戏……不会被训斥,不会有责备,甚至连怨尤也没有。因为家长说过,如果春节这三天心情好的话,一年里便都会心情好了。

  

   正月初一凌晨一到,雷鸣般的鞭炮骤然炸响,新年的序幕,在一片爆竹声中开启了。原先站在僻静之处的欢乐,以及原本寒冷的夜,在这一刻热闹活跃起来。鞭炮犹如舞台上的演员,以中国传统说唱的方式,开始了一场与欢乐有关的大型实景演出,将人们一同带入幸福深处。这不仅仅是现代戏,更是重现在历史长河中连绵传承的层层叠叠的文化。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时光,在古代与现代之间穿越穿梭,令人迷离又惊奇。

  

   宋代文人王安石的《元日》,在描绘春节的欢乐气氛的同时,也生动记录了百姓喜迎春节的细节。在除夕与春节新旧交替的时刻,欢乐的人们送走旧的一年,饮着醇美的屠苏酒,感受着春天的气息……

  

   爆竹响过,在新年的第一天,在初升的太阳照耀着千家万户的时候,心里随之温暖的人们,便开始贴起了春联。春联的原始,是“桃符”,有去邪驱恶迎接吉祥之意。不过,时光递进,人们贴春联更在于一种千年文化习俗的传承。春联,既是洋溢喜气的字,也是文学殿堂里独特而美丽的花。或豪放若大江东去,或婉约如小桥流水,粗犷像旭日喷薄,细腻似风拂杨柳。内质不同,却都字如珠玑。

  

   新年,开始于心灵深处的艳阳照耀。愿望中那道高大神圣的门,在正月初一打开,门后豁然开朗的是久违的热爱,以及身心的放松。

  

   春节,人们所见的,是铺陈视野的寥廓和心情的怡然——天宇朗清,山水四合、朱花锦池;琼林辉景,玉宇璇阶,云门露阙……规制古朴,舒心怡神,俨然阆苑仙境。时光如水,跌宕婉丽,几千年间袅袅婷婷地一路走来,风韵丝毫不减当年。人间春色何所似,欢乐幸福相因依。

  

   当然,春节的美妙还不仅于此,还在于压岁钱!在年夜饭后,或大年初一早上,长辈们要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派发给晚辈。传说,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晚辈得到压岁钱,便可以平平安安度过新岁。压岁钱不在数额,而在意义。压岁钱得之不易,须给长辈下跪叩头,且口中庄重祝福才行。不过,得到压岁钱时那种欣喜,是那么难忘。这,当然是传统影像。如今的“恭喜发财,红包拿来”,不仅缺乏仪式感,还显得太功利,且少了许多韵味。

  

   在那个年代,或者曾经的曾经,春节,是童年眼里触手可及的彩虹,是贫穷少年的心灵阳光,是苦涩生活里的甜蜜向往,是沉郁心境中的飞扬梦想。

  

   昏黄的光阴,笼罩着历史。

  

   与我们隔江对望的时空,这个每年里最伟大的传统节日,在漫长的岁月中循环出现的喜悦与盼望,对前人而言,又何尝不是犹如黎明夜幕中的启明星。

  

   但今天却不一样了。在这个长生不老的节日面前,今天的我们或许变得熟视和平静,少了些许激情,甚至理解不了它在时光深处的光辉。那是因为今天我们的生活无论物质的,精神的,几乎要啥有啥,而且可以不用祈祷,便能天天“过年”。

  

   从岁月的尘埃中走来的今之春节,除了隆重的传统节日气氛之外,还365天地传递着国家的伟大、制度的优越和时代的幸福。

  

   凝结智慧的节日

  

   一路走来、蹀躞成长的春节,不仅是夙愿的叠加,也是智慧的结晶。它并非一个简单的节日,而与星象有关,与农时有关,与文化有关,与科学有关……

  

   春节历史悠久,由上古时代天地崇拜和祖先信仰的岁首祈年祭祀演变而来,是中华民族最隆重、最热闹、最重要的节日,能集中体现中华民族的思想信仰、理想愿望、生活娱乐和文化心理,也是祈福、美食和娱乐的狂欢。

  

   古往今来,每年的第一个月都叫元月或正月。虽叫法相同,但不同朝代,元月的具体日期却并不相同:夏朝以孟春元月为正月,商朝以冬季十二月为正月,周朝以冬季十一月为正月,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则以十月为正月……也就是说,在那些朝代里,迎新年与迎春天的时间并非一致。而将二者统一并沿用至今者,是落下闳。落下闳,姓落下,名闳,西汉时期天文学家,巴郡阆中(今四川阆中)人。汉武帝元封年间,由于当时的历法与天象严重不合、影响农业生产,令百姓烦忧,汉武帝便下旨编造新历。除依靠以司马迁为首的官方天文学家外,还征聘民间天文爱好者进京。落下闳在同乡谯隆的推荐之下来到长安,并在邓平、唐都等人的协助下,采取了当时先进的计算方法,在实测的基础上,修制了一部新历。该历改革了不合理的岁首制度,改孟春为岁首,正月初一为新年第一天,并依照春、夏、秋、冬顺序,编入二十四节气,令春种、夏忙、秋收、冬闲的农事与四季轮回合拍。又改革了置闰方法,使节令、物候与月份安排得更为准确。经比较鉴定,汉武帝认为落下闳所制定的这部历法优于其他17部历法,便在公元前104年予以了实施。这部历书便是《太初历》。

  

   《太初历》因为科学完整,被后世朝代使用之时,只作过几次小的修改。正月初一,历史上称为上日、元日、改岁、三朝、正日、元辰、元旦等等,也是节庆之日,但却并不叫“春节”。辛亥革命以后,改用公历纪年,为区别《太初历》(误称“夏历”,其实与真正的夏历区别很大)和公历,而把“夏历”一月一日改称为“春节”,公历一月一日改称为“元旦”。1970年,“夏历”改称为“农历”,并沿用至今。

  

   由于落下闳是《太初历》的缔造者,便有了“春节老人”的尊称。落下闳的故乡阆中,也因之被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春节文化之乡”。

  

   春节里鞭炮声声,伴彩烟升起的,是轻歌燕舞般的心情。娴雅清逸,如明媚暖阳下悠漾的春芳,鲜嫩而又有着润泽的香甜。春节的爆竹烟花消隐于视线之后,沉寂便来了吗?不是,是春来了。春节的欢庆,在时光西移的过程中渐渐隐退,原本的闲逸变得忙碌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农桑。

  

   春姑娘从春节出发,婀娜起舞,给我们最向往的春天的景致。春来了,爱与希望便开始播种,明亮我们渴望的心窗。专注的心静下来,春风浇灌愿景,希冀蓬勃生长,朝阳般的儿歌唱了起来:

  

   春雨惊春清谷天,

  

   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二十四节气开始了又一轮循序渐进。

  

   春节,是春天的节日。中国的春,存在于万千文学作品之中。翻开《诗经》,首篇便是关于春天的场景描写: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332.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28日 13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