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崑:如何让人民币为人民服务?从UBI(全民基本收入)到“人民金”

更新时间:2022-01-30 08:40:38
作者: 张崑  
那个时候,在尽可能不显著摧毁市场功能的前提下,政府的手伸得最长的情况,也不过是执行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以加大政府投资的方式刺激市场。在亚洲金融危机的1997年,中国政府也引入这个措施,实施大规模基础建设投资,且为接下来的全球产业大转移铺平了道路,取得了奇迹一般的效果。但是这种投资,仍然是要把资金贷给那些最有能力进行市场逐利的,结果只能是促进“马太效应”,加剧贫富分化。

  

   不过,同样是政府支出,UBI不是把钱贷给市场中的逐利者,而是把钱直接赠给市场上的全部消费者,由他们决定这些钱的去向。这样的一种设计,完全不同于传统上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措施,事实上为突破“马太效应”带来了全新的思路。之所以说是全新的思路,是因为,UBI这种无差别、无限制、无资格审查地向共同体全体成员同等赠送的方式,恰巧重合了人类社会“义务与天赐”的共同体基本建构模式。

  

   §5.义务与天赐:从“礼物”的交换到“集体”的形成

  

   那么,共同体又是什么,它是如何建构的呢?

  

   这就要说到著名的“礼物”研究。从莫斯的名著《礼物》开始,人们就意识到,最初人类共同体的建构,就是通过“礼物”的交换来进行的。但那些原始部落的的礼物交换方式是如此奇特,以至于非常难于解释。这就激发了一代代学者不断深入研究“礼物”。在这种延续上百年的不断研究中,“礼物”的性质渐渐清晰了起来。今天我们可以说,“礼物”在根本上,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换,而是人们向彼此共同的集体神的献祭。这种古老的献祭模式,人们献出的是“礼物”,如果同时得到什么,不是来自他人交换的“礼物”,而是来自集体神的“天赐”或“恩宠”。人们正是通过“义务与天赐”的模式,所有人都向同一个集体神尽义务,才能形成一个“集体”,并同时享受在“集体”保障下的各种“天赐”或“恩宠”。因此,作为共同体的“集体”来源于古代人的“神”,因而集体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离开对“集体神”的共同尊崇,孤离的个体就不可能结合在一起。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UBI具有了来自“集体”的“天赐”或“恩宠”的特性。如果运用得当,可能成为建构共同体的重要一环。那么,如何才能称得上“运用得当”呢?

  

   §6.如何提升UBI?从资本主义的“利益分配”到社会主义的“秩序建构”

  

   UBI(全民基本收入)的设计,设想在现有的三种主要利益分配方案中进行调和,发展出第四种更加均衡、更加凸显公平的分配方案[8]。所有这些分配方案,都基于现代国家的私有财产权制度。这种财产权制度,起于英国思想家洛克。洛克在《政府论》中《论财产》一章中引入圣经的《旧约》诗篇156章16节中所说,上帝“把地给了世人”,给人类共有。之后,洛克论证了个人获得财产的可能性。在洛克看来:

  

   谁把…摘下的苹果果腹时,谁就确已把它们拨归己用。……如果最初的采集不使它们成为他的东西,其他的情形就更不可能了。劳动使它们同公共的东西有所区别,劳动在万物之母的自然所已完成的作业上面加上一些东西,这样它们就成为他的私有权利了[9]。

  

   经过这个过程,从共有的东西中取出一部分,并使它脱离原始自然的安置状态,于是有了“私有财产权”概念;若非如此,共有的东西就毫无用处。

  

   在洛克以前的私人财产是通过强力占有的,如格劳秀斯的私人财产观念,人与自然是一种因果关系,而洛克以后,私人财产是人们通过创造价值的手段(在洛克是劳动)获得的,人与自然转变成一种价值关系。洛克就这样通过“最先占有者的权利”把人类共有的东西转变成个人私有的财产。

  

   但是卢梭认为洛克的财产权并不真实。因为洛克的财产权(property),法文是la propriété,与英文词源一致,来自拉丁词proprius,含意是自有的、专有的、不是别人的,强调相对于他人拥有的自有。卢梭认为,这种排他的自有,需要他人承认才能享受。问题是,他人如何有义务承认你对财产的享有呢?就此,卢梭认为,必须每个人通过“义务与天赐”的献祭模式形成“集体”。这样,在每个人向“集体”尽义务的同时,原先的享用权得到了“集体”的保障,而成为真实的财产权。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的《论财产权》一节中写道:“集体的每个成员,在形成集体的那一瞬间,便把当时实际情况下所存在的自己——他本身和他的全部力量,而他所享有的财富也构成其中一部分——献给了集体。”这段后来被误解为卢梭主张“公有制”的文字,在历史上曾经引起很大的混淆。但是,不要以为这是集体要收缴个人财产,卢梭马上说“这并不是说,由于这一行为,享有权便在转手之际会改变性质而成为主权者手中的所有权”。卢梭强调,“集体在接受个人财富时远不是剥夺个人的财富,而只是保证他们自己对财富的合法享有[10]”。这样,原先暂时的享有权,因着“集体”的每个成员都尽义务,而得到保障。因此,这种从“集体神”来的享有权,才是真实的财产权,它是来自“集体”赐予的“礼物”。所以,卢梭所构建的,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相互结合的艺术。

  

   经过卢梭这一“义务与天赐”的过程,所有的财产,都成了从“集体神”来的。正如基督教传统中的“神授君权”,个人财产一旦是从至高的“集体神”中来的,至少在其集体中,就有了足够的合法性。过去,洛克的“最初占有者的权利”,只是人与人之间的通过利益分配得来的,经过卢梭的改造,财产权就脱离了人与人之间在功利价值层面的“利益分配”,而上升到具有道义价值的共同体“秩序建构”。如果说,中国在自身的发展中,对“资本主义”的不公平充满了警惕,那么,洛克的财产权观念正是这种“资本主义”的财产权,而卢梭的财产权观念才可能走向人们所向往的那种为了共同生活而相互效力的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只是,要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只要还在“利益分配”层面兜圈子,就不会真正实现这一升华。

  

   §7.人民金:让人民币为人民服务

  

   一方面,UBI具有启发意义的新特性,在于其可能参与“义务与天赐”的共同体建构,从而为作为“集体”的国家提供根基坚实的绝对的合法性。另一方面,由于UBI作为一种“收入”而停留在功利价值的“利益”范畴,使得它本身不可能参与道义价值的政治合法性建构,而只能另外选择,也就是在“义务与天赐”的共同体秩序建构的范畴内选择。正是在这后一种意义上,本文认为,应该用一种作为“国家”给“国民”礼物的“人民礼金”取代UBI?,或许称作“人民金”,体现其来自作为集体的“人民”。

  

   如果说西方社会经历了从“市民”到“公民”的现代转型,那么,中国社会则正在经历“群众”到“国民”的现代转型。在中国当前特定的情势下,由“国家”向所有拥有国籍的国民无差别无条件地赠送礼金,将可提升“市民”成为“国民”,从而在推进基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国家建构的同时,也提供足够的合法性。后者恰是“改革开放”所没能最终完成的。

  

   哲学与社会科学唯一的重合点,是人的处境(condition),也就是人的原初状态。在大自然中,人们在各自的原初状态中彼此孤离,同时也必然是平等的。然而,人们在形成社会时,因着不恰当的相互结合艺术,而改变了这种平等状态。托克维尔认识到,只要没有强力介入改变人的处境,人们就总是平等的。他把这种状态称为“身分平等”,是真正的平等。国家作为实现“个别意志”与“一般意志”同一的机构,是唯一有权改变人的处境的机构,正像国家唯一有权征税。要知道,所有强制都改变人的处境的平等状态,唯有每个人的自愿不改变人的处境的平等状态。这是为什么强制征税改变人的平等状态,而市场不同,市场只是人们通过自愿交换,得到了自己更希望的处境的平等状态。但人类的理智有限,经常会失算,希望更平等却往往更不平等。理智的有限性正是马太效应的由来。也正是这个缘由,要脱离马太效应,就必须脱离市场层面,不是将已经进入市场的人民币由政府向全民发放UBI,而是要像洛克所描述的财产权的最初由来“(上帝)把地给了世人”那样,由集体神的象征机构——国家——直接把未进入市场之前的人民币给全体国民。就像是上帝是唯一有权柄改变“人的处境”这种“人神关系”那样,国家唯一有权发放改善公民处境的人民币礼金。具体说,一方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章第二节,“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人民金”应当直接由国家主席签发赠予全体国民。另一方面,进入市场之前的“人民币”,意味着新发行的货币,不再应该通过金融系统加剧马太效应,而应该直接等值发放到每个国民手中。在这种改变中,曾经被认为扭曲了市场信号的福利体系,将被排除在外,不介入这一过程。

  

   过去经过部分储备金制度增发进入市场的货币,如今经过全体国民之手。这个转变,正如享有权向财产权转变,经过“义务与天赐”模式,而使得只有经全体国民之手进入市场的货币才是合法的货币。一些经济学者,如哈耶克,主张私人银行发行货币,原因是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同样有“法币非法”的问题。今天,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已经起到了私人银行发行货币的作用。但由于这些货币都没有经过全体国民与国家之间的“义务与天赐”模式涅槃重生,它们在性质上就仍然是非法货币。所以,私人银行发行货币,只不过是以毒攻毒的相互制约手段,仍然是利益争夺战中用来稀释最强力的不得已的均衡战术,治标不治本,而“人民金制度”则是完全跳出利益层面的秩序重建。

  

   所以,尽管额度上可以参照UBI,但每位国民获得的“人民金”是国家赐予的礼物,不是从市场中得到的收入,因而不应纳入税收范围。这笔等值赠予每位国民的钱,无论多少,最需要的人总会马上利用,使之进入市场,刺激消费,解决内需不足的问题。所以国民用这些金钱进入市场购买商品和服务,本身就是对市场的支持。对市场的支持,不仅体现在生产上,也体现在消费上,市场上所有的自由选择行为都是对市场的支持。

  

   经济学家认为,保证一定的通货膨胀率有利于经济发展,如果确实如此,那么,新增人民币更应该作为“人民金”定期规律发放,从而让人民币长期为人民服务。对于穷人来说,得到的礼金总是比少量通货膨胀的价值高得多,对于因少量通货膨胀而有所损失的富人来说,这些只是为共同体秩序所尽的义务,只能更好地保护他已有的财产安全。更不用说,即便没有“人民礼金”,为了刺激经济发展,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也都保持了一定比率的通货膨胀。同样,在这种思路下,现有的一些福利,能纳入“人民礼金”范畴的,可以考虑正名,未来在纳入“人民金制度”的同时,减少对市场的干扰。

  

在UBI渐渐引起世人注意的过程中,美国总统初选中的一位候选人杨安泽起到了相当的推广作用,尽管不少学者指出,杨安泽用了UBI的名义,或许只是为了找理论加持自己的竞选活动,其实他主张的根本不是UBI。因为作为UBI精髓的“无条件、无限制、无资格审查”被他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26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