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颖一:有关改革的五个关键关系

更新时间:2022-01-27 22:38:08
作者: 钱颖一 (进入专栏)  

  

   感谢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评奖委员会,将我在近20年前发表的《政府与法治》评为第19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获奖论文。它首发在《比较》杂志创刊第一年的第五辑上,后来收录在我于2003年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并在2018年再版(中信出版集团)的《现代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改革》一书中。

   这篇获奖论文是我当时发表的一组文章中的最后一篇(它们也都收录在这本书中)。这组文章是有关改革中的五个关键关系:目标与过程、激励与约束、集权与分权、市场与政府、政府与法治,而政府与法治是这其中最深层次的一个关系。

   今天的中国经济与20年前相比有两大不同:一是经济发展水平从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走向高收入;二是科学技术的进展,特别是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的数字经济的发展。这五个关键关系在今天面临新的挑战,我借此机会提出一些问题,供大家思考。

   一是关于目标与过程。改革的目标是改成“什么”,改革的过程是“如何”改。人们的收入和生活水平提高后,改革的目标比过去更难取得共识。在低收入阶段,经济发展目标压倒其他目标容易成为共识。但在中等收入阶段,经济目标显然不是唯一目标。如果对目标都难达成共识,那么对过程的讨论就更难。

   二是关于激励与约束。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使得信息获得、传播和处理的能力强、速度快、成本低。但是信息多和快并非总是好事,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会使得事先承诺变得不可信,从而扭曲激励和约束,在这种情况下,减少信息反而会好。比如过去我们实行过匿名存款,其逻辑是在存款者害怕财富不受保护的情况下,政府有意减少自己的信息可以使得保护财产的承诺变得可信。

   三是关于集权和分权。由于数据多了,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下达的评价指标和基于这些指标的评比和排名就越来越多。但是有些活动容易被度量而另一些活动很难被度量,比如人的创造力、组织的软实力等等,所以集权就可能引发新的扭曲。分权的重要功用是形成竞争,人在地区之间的自由流动和选择是用脚投票,能够显示出真实偏好,比任何指标都能更有效地配置资源。

   四是关于市场与政府。经济发展和大数据再次引发对市场与政府边界的争论。一方面经济发展和大数据增强了政府控制经济的能力,另一方面互联网和数字经济与市场也具有亲和力,同时经济发展也增加了人们对自主选择的需求。所以数字经济中市场与政府的作用会发生新变化。

   五是关于政府与法治。互联网、大数据的使用缩短了判案时间,增加了程序透明度,提高了司法效率和公正。同时,智慧城市建设也使得个人隐私更难被保护,经济人的安全感有可能下降。所以,如果没有相应的限制政府任意权力的法律制约,法治建设也会出现新问题。

   目标与过程、激励与约束、集权与分权、市场与政府、政府与法治,有关改革的这五个关键关系是20多年前开始的思考。今天,在新的环境中,这些关键关系值得我们继续思考,深入思考。我想这也是评奖委员们的一个期待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2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