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小川:国际贸易体系的演变

更新时间:2022-01-26 12:16:24
作者: 周小川  

  

   本文为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2018年6月14日应邀在上海科技大学所作的讲座,其听众背景均为理工学科。现经整理首次刊出。彼时正值特朗普政府即将发起第一轮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前。在如今全球贸易体系在新冠疫情受到冲击、中美贸易关系仍受冷战思维干扰的背景下,回顾贸易体制的演变具有现实意义。同时,本文也提供了《周小川:坚持对外开放,防止冷战式贸易格局的再现》(《财经》杂志第631期)一文的背景和补充。

   国际贸易体系始终充满争议,在其演进过程中,既有各个国别的自身利益,也涉及到经济学的理论。国际贸易体系以前稳定了二三十年,现在不稳定了,可以考虑什么样的对策,有什么前景?

  

   国际贸易体系正经受严峻的考验,以特朗普为首的新一届美国政府正在颠覆大家习以为常的全球贸易体系,也是在颠覆全球经济体系。可以说,全球体系在最近的二三十年被普遍接受。无论是从全球经济贸易的实践还是从投资的实践来看,或者在教科书中,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体制。

   实际上,回顾一下这个体系及其思维形成的过程,可以看到,国际贸易体系,或者说是国际经济秩序,始终是充满争议的。在其演进过程中,既有各个国别的自身利益,也涉及到经济学的理论。

   在这里,我想给大家梳理一下,国际贸易体系到底是什么,到底稳不稳定。以前稳定了二三十年,现在不稳定了,可以考虑什么样的对策,有什么前景。

   国际贸易体系会引起一些金融问题,最明显的就是汇率问题。此外还涉及到其他的一些金融的类似问题。

   1、亚当·斯密与李嘉图的区别

   国际贸易体系是经济学非常老的题目,国际贸易理论也不是特别深奥的理论。亚当·斯密讲到自由贸易对大家的好处。然后就是李嘉图。李嘉图提出了比较优势理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也是反复引用他的说法,马克思也亲自引用过。

   比较优势理论对自由贸易理论的新贡献是在哪里?自由贸易是指对在这个体制里的一些国家都有好处。比如中国在跟周边国家或者和其他一些国家打交道的时候,经常说,我们有优势互补,所以贸易对大家都有利。李嘉图实际上又往前走一步。他说,如果没有优势互补,你们这两个国家,特别是邻近的,尺寸比较小的那种国家,自然资源禀赋都差不多:你要说你有什么矿,它也有什么矿;要没有大家都没有。劳动力的成本也都差不太多。这样是不是还有比较优势呢?他的结论是,即便是这种情况下,通过国际贸易分工,一个国家侧重于生产一样,另一个国家侧重于生产另外一样,每个国家都在它的专业上有了深化,然后生产上也有了规模效益。哪怕是任意分工的做法,然后开始进行贸易,也是对两家都有利的。

   大家注意到,虽然都说自由贸易,但是有些人强调互补,有些人说不互补的国际分工也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所以就产生了比较优势理论。具体来说,比如两个国家要素禀赋也都差不多,生产鞋生产袜子都有优势,所以就都各自生产一半的鞋、生产一半的袜子;或者一个国家都生产鞋子,另一个国家都生产袜子,然后进行贸易。

   马克思引用李嘉图是为了强调国际分工的好处,所以是非常明确支持分工理论。当然了,马克思、恩格斯也提出,分工分到一定程度上,可能对人性有一点不利的方面,所以说,实现共产主义以后,每个人,上午做一个工作,下午写诗,这样的话,人的发展更健全。但是从经济角度来讲,马克思分工理论支持国际贸易是没有疑问的。

   2、二战之后国际贸易体系中有四种实践

   二战之后的国际经济贸易秩序实际上是在多种力量的角斗中逐步形成的。也就是说,当前看到的近二三十年的稳态,实际上是以前这几大流派、几大路数,在实践中角斗,在理论上也角斗,败的慢慢淡出后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多边体制。

   所以,了解国际贸易体系演变的好处就可以知道,其实贸易是不断争议的议题,今后还会争议下去。二战以后的贸易体系到底是什么?在二战结束以后的大约二三十年的过程中,有四种主要的实践,它们也都有各自的理论支持。

   (一)关贸总协定

   第一个就是关贸总协定。大约在1947年,有二十几个国家成立了关贸总协定。关贸总协定的参加国基本上都是主张搞市场经济的。捷克斯洛伐克当时也参加了关贸总协定。最开始只有20多个国家,主张依靠市场配置资源,依靠市场形成分工。然后贸易要自由化,贸易的自由化就要降低关税。在此之前,很多国家都把关税搞得比较高,而且有些国家把关税当作政府主要收入,是政府预算的一个主要来源。根据关贸总协定的观点,这是不利的。就是说一个国家如果依靠关税来搞财政收入的话,是一种比较落后的治理表现,不是像现代治理结构、现代治理体系,你没本事,所以你才靠关税。

   在发展中国家,当时有不少国家就是靠关税作为政府收入,之所以过度依靠关税搞收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没有能力也还没有基础建立起符合现代经济的税收体系。比如说,直接税,就是所得税,公司所得税、个人所得税;间接税,销售税或者增值税,这都不会搞,也没有经验,但是政府又要干事、要养政府官员,那么就靠关税。关贸总协定成立以后,开过若干次会议,每次会议讨论的基本上是要求关税水平逐步降低,越来越自由,范围也逐步扩大。但直到东京回合、乌拉圭回合才有了比较实质性的变化。

   (二)经互会

   另外一拨力量是谁呢?就是前苏联、东欧国家。这些国家因为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础,依靠的主要实践的理论是斯大林政治经济学,也就是前苏联的政治经济学。这个经济学也是强调分工非常有好处。但是它的分工不可能高度依靠于市场资源配置的分工,因为它没搞市场经济,搞的是中央计划经济。搞中央计划经济的时候,分工也是靠计划来分配的。像在前苏联那么一个大国,它内部分工都分配了。再把这种分配机制扩大到东欧国家,比如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老实说,有几个不太听话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其中一个是南斯拉夫,内部闹了好几次,波兰也不太听话。但是总体来讲这种分工和交换还是可以的,成立了一个叫经互会(CMEA)。

   关贸总协定叫GATT(GeneralAgreementonTariffsandTrade)。CMEA就是经互会,第一个C,是会议、委员会的形式。MEA是指MutualEconomicAssistance。所以叫经济互助的这么一个会。这个会覆盖了前苏联东欧的国家。当然它可以覆盖中国,也可以覆盖蒙古,也可以覆盖越南——如果它乐意的话。但实际上因为发展水平不一样,当时主要覆盖的是苏联东欧这一片。中国没有进去,其中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中国当时经济水平比较低,那时候要跟它们参与分工,苏联老大哥也看不上你。再有一个就是中国跟前苏联的关系有些紧张,特别是1956年,苏共二十大以后。再往前,实际上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时候,我们的领导人跟斯大林也是有摩擦,也是不信任的。所以中国没有直接加入到CMEA里。

   这种分工是靠计划官员分的,分的东西按照现在的市场经济的观点来说,它不能真正体现每个国家的优势,而可能是一种硬性分工。举一个例子,我是学自动化的,上世纪70年代末期,学自动化就是给企业设计自动化。当时想用控制计算机,也就是计算机控制系统。那时候的控制计算机,可以考虑的有两个型号,一个叫NOVA30,一个叫PDP11。那时候还都是很有名的机器。要用这个机器做自动化,但是机器要先生产出来。从国内来说,相当一部分要靠进口,那时候缺外汇,进口尽可能从前苏东进口,结果一部分到了,另一部分没到。那时候的外存储器不叫磁盘,而叫磁鼓,CMEA分工让保加利亚生产的,那时拖个半年、一年甚至几年都不到货,你就调试不了,导致项目泡汤了,反映了低效,反映了当时的分工的局面。这种分工是涉及到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之争。

   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前苏联和东欧原来的体制解体了,中国叫其为剧变。前苏联解体后变成了好几个国家,比如现在中亚有五个斯坦,比如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摩尔多瓦、波罗的海三国,这些都分离出去了。在前苏联解体过程中分工体制也出现了解体。柏林墙倒了,体制就垮了,垮了之后,CMEA也就不存在了。

   分工体制在解体的时候,有两个现象,一个是原有的制造分工被打乱了,所以好多东西也就没有订货了,没有订货了,GDP就下降了。再有一个就是即便打破了,还仍有可能维持一定的分工和系统集成,但当时东欧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制造商的眼睛也看不上前苏联的体系,眼睛都是向西边看的,就说反正我一脱离了以后,我就只想参加西方的贸易,参加关贸总协定,再不愿意对前苏联做贸易了。但是这些国家生产的基础、质量控制、技术水平实际上都没达到,所以跟西方打交道的时候,东西也出口不到西方,人家也不要。但是这些国家日常生活用品要买人家的,于是就造成了当时的生产能力大部分全部停滞,甚至很多作废了,所以就使经济急剧下滑。过去分工的局面发生改变,甚至有一些前东欧国家逐渐就变为农业国。所以我们说CMEA曾是一个路子。

   (三)联合国贸发会议

   第三条路子就是以发展中国家——当时我们称为第三世界——以它们为主所搞的所谓南北贸易不平衡的理论基础上,要求建立的南北贸易新秩序,主要的形式是联合国贸发会议,叫UNCTAD(UnitedNationsConferenceonTradeandDevelopment)。这个贸发会议最开始是77个国家,然后到上世纪60年代就有超过100多个国家。其中有不少发展中国家,原来还是那些发达国家的殖民地,虽然有一些已经独立了,但是过去曾经是殖民地,还有殖民关系。

   当时的理论是什么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条件不平等,认为自由贸易是没有好处的,因为发展中国家能够向它们所出口的初级产品,如矿产品、咖啡豆等,所有这些东西都会被西方国家压成非常低的价格,而西方出口一点机器,比如汽车、拖拉机等诸如此类的东西都是用非常高的价格,所以西方严重欺负发展中国家,剥削发展中国家,造成贸易条件不平等,造成发展中国家非常受抑制。

   这个理论有没有道理?当时认为很有道理,中国也是支持这种道理的,也是反复这么说的。但是我们没有正式处在联合国贸发会议的这个圈子里。这当然在一定程度上,跟77国集团,就是不结盟运动也有一定联系。它们看中国,会问中国怎么不进苏联那个圈子呢?它们觉得中国不应该跟它们这帮人在一起,而应该进苏联那个圈,搞计划经济的分工。联合国贸发会议走到现在,调门已经改了很多了,不再那么强调不平等的贸易秩序、南北秩序的问题,这不再是那么核心关键的问题。

   (四)自力更生、贸易最小化

   第四个流派主体是当年的中国,强调自力更生为主。国际贸易不管好还是不好,反正那些人不带中国玩。其中一个原因是朝鲜战争,事后,西方国家反正也不跟你做贸易,而你能做的贸易也很少,所以就只能强调自力更生。另外,大国与小国相比,小国容易觉得搞分工了以后,大国占了便宜;而大国则觉得干脆什么都自己生产。

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我参加过制定第六个五年计划的数学模型的研究,第六个五年计划是什么时候?1981年到1985年,还有很多未改的计划经济色彩。那时跟国家计委讨论,你们的对外经济究竟是什么思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19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