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

更新时间:2022-01-23 23:16:53
作者: 龚鹏程 (进入专栏)  

  

   百年来的汉字史,乃是一部屈辱史。汉字背负了使中国积弱不振的罪名,成为被改革的对象。

   针对汉字进行改革,是民初即已开始的文化运动,但与其他国家的文字改革性质不同。

   一、消灭汉字

   文字改革有两种。一是在文字制度内部改,例如秦始皇的「书同文」;或印尼改用印度字母,后来又改用阿拉伯字母;改变都仍在同一种文字系统内进行。

   另一种却是文字制度的变革,例如北韩把汉字废了,改用谚文;越南改用拉丁化字,把表意文字转变为拼音文字。

   我们的文字改革,则先是起于体制内的改变,而逐渐要废除汉字,变成了改变体制。以简化为阶段过渡,最终想要达到拼音化之目标。

   一百年前,1920年,钱玄同即在《新青年》七卷三号发表了〈减省汉字笔画的提议〉;1923年又在《国语月刊》发表了具体方案,倡行简体字。这种简体字之功能,即在于让汉字逐渐减省,逐渐抽象化,与拼音接轨。

   此一思维,最基本的想法就是仿效西方。最早提倡拉丁化的朱文熊《江苏新字母》(1906)就说:用官话字母或切音符号都不好,「不如采用世界通行之字母」。他所说的世界通行之字母,就是拉丁字母。

   但当时着眼点仍在注音,并非用以代替汉字。可是这个方向迅速与新文字运动合流了。1931年瞿秋白等人在海参威举行中国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会,在瞿秋白〈中国拉丁化的字母〉基础上,通过了〈中国汉字拉丁化的原则与规则〉方案:「要根本废除象形文字,以纯粹的拼音文字来代替」。但基于现实需要,「不是立刻废除汉字,而是逐渐把新文字推行大众生活中去」。

   随后就在苏联远东华侨工人间推行北方话拉丁新文字,渐渐发展到上海。推动主力是苏联。

   当时非但是以简减汉字之手段,以达全面改变文字体制,走向「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也与语音合流,发展汉语拉丁化。激烈的,甚至主张干脆也废掉汉语,全面采用拼音,或迳用「世界语」。

   二、仿效欧洲语言

   然而,此种思想不折不扣是在欧洲中心论底下形成的,所谓拉丁化或「采世界通行之字母」,根本就是对欧洲拼音文字的模拟。因为,从来没有人提倡用阿拉伯字母、斯拉夫字母、印度字母。

   以世界文字的分布来说,大抵有五大块,一是拉丁字母,二是汉字,三是印度字母,四是阿拉伯,五是斯拉夫,余为其他。因此,拉丁字母并非世界通用之字母,甚为明显,但过去谁也不重视这一点,因为眼中只有欧美,而其他文字之地区更都是被视为落后地域,故欧洲之拉丁文字遂理所当然地被视为是先进的、科学的。

   就人口数来说,汉字及汉字系之使用人数不亚于拉丁字母。就字母系文字来说,阿拉伯字母的分布地区亦仅次于拉丁字母区。可是在欧洲中心主义者的心目中,其地位都远不能与拉丁字母相比。

   欧洲中心主义者不仅视野偏狭,更缺乏社会文化观。例如欧洲,沿着俄罗斯、乌克兰,到今天塞尔维亚、黑山的西边,分界线以西信奉天主教,用拉丁字母;分界线以东,信东正教,就用斯拉夫文字。为什么同在欧洲,那些用斯拉夫字母的人不都采用拉丁字母就好了呢?岂非文字之使用,内含有文化因素吗?

   同理,北非中东,凡信伊斯兰教者都采阿拉伯字母。中亚、西亚、南亚,乃至我国新疆维吾尔地区亦然。印尼先采印度字母,后改阿拉伯字母,亦可印证其伊斯兰化的历程──相反的是土耳其,采用拉丁字母代替原先的阿拉伯字母,即显示了它想融入拉丁文化圈──印度字母,通用于印度、斯里兰卡、尼泊尔、不丹、缅、泰、柬埔寨、西藏等地,亦同样可说明文字的使用并非工具而已。

   文字改革者认为:「汉字能够改革的根本原因,是文字的本质属性:工具性」,工具既可借用或创造,当然也可以改革。如果汉字这种工具不方便、不好用,自然就需更换。所以全力去攻击汉字如何「不科学」、如何不便于学习、不便于应用。

   殊不知由文化角度看,文字从来都不只是工具。由文化角度看,谁都认为别种文字不便学习不便应用。由文化角度看,就算再不方便,难学难认难记,该文化体仍会坚持采用属于它的文字。这个道理,就像同在欧洲,信东正教的地区绝不会采用拉丁字母一样。

   我国周边各国,本来都用汉字,后来文化自信渐增,就要自造文字,也是同一个道理。

   所造文字,不少比汉字还要繁复。例如西夏文,一般单字笔划都在十划以上,且无明确之偏旁体系。壮族的壮文、越南的字喃,由于合体字多,笔划结构也颇繁复。在湖南西南的江永县还有一种「女书」,是瑶族女子发展起来的一种汉系文字,既利用汉字减损变形,又有圈点等符号。

   这些文字,我们非其文化圈的人,觉得它难,可是它在它的社会中广泛使用、流传,特别是在民间歌谣、故事的抄本中,人家可没嫌难。我们觉得它没啥必要存在,干脆采用汉字,省事又能广为流通。但这种说法,能获得写女书的女人家认同吗?

   凡此,均可知脱离了文化观点的文字工具论,乃是不符文字使用状况的意识形态编织。

   同样的编织,就是他们有虚假的历史观。其现象之一,是建立假的文字进化史观,二是把这种史观抽离具体而真实的历史情境,单独且概念化地说。

   假的文字进化史观,是说文字当由象形进化到拼音,或其他各种讲法,总之就是拼音最进步,汉字较原始或较落后,必须改进。

   例如周有光《世界文字发展史》把文字史分为三期:一为原始文字(刻符、岩画、文字画、图画文字),二为古典文字(苏美尔楔形文字、埃及圣书、中国文字、马雅文字等),三为字母文字。

   他根本没谈印度、阿拉伯。直接说最高级的字母文字创于地中海腓尼基人,其后传入希腊,「开创了人类文字历史的新时期」。因此他又得出一个规律:「从意音文字向音节文字发展的规律」,据他看是人类都相同的。

   请问这是研究还是宣传?古印度亦为人类四大文明之一,为何论字母文字就忽略了,径自说腓尼基人之发明「不胫而走,成为全世界通用的文字」?又为何古印度就可以脱离此种规律,一下子从原始跳入最高级的字母阶段?

   再者,他抹煞了一个事实,即古埃及与苏美尔文化都是被消灭才导致其文字未继续发展下去的。使用拼音文字的民族占据了他们的故地,便被周先生解释为文字由古典时期进化为字母时期,这不是抽离乃至遗忘了历史,而孤立、概念化地编织文化进化史吗?同理,他艳称拉丁字母推行之广,强调汉字文化圈日就萎缩,而根本没说那是欧洲殖民运动的结果。

   目前拉丁字母的使用区,是欧洲一半、美洲与大洋洲全部、非洲大部、西亚土耳其、东南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文莱、越南。这些地方,除欧洲本身外,都是因被殖民统治才会采用拉丁字母的。

   正如蒙古,早期采回纥字母书写,后采藏文字母创八思巴蒙文,都非斯拉夫字母系统。及至苏联时期,受其控制,才改用斯拉夫字母。这是政治势力介入使然,非文字本身就有这么一个进化的规律。抽离或掩饰了这些历史事实而讲的文字进化史,只能是虚假的意识型态编织。

   三、欧洲中心论对字形和语法的影响

   此外,为了简化汉字以达到拼音,而且是用拉丁字母拼音,改革汉字的先生们还杜撰了另一条规律:文字符号由繁趋简,以「证明」简化是大势所趋,是进步的。

   这种说法,违背了汉字文字学的基本常识:字,由初文孳乳而寖多者也。其初简、其后繁是不待说的。一字多义时为了辨义,也会不断增加符号,如云加雨成雲,加艹成芸;文本义就是花纹,但字义分化后加糸成纹。一个字,本身当然也有古简后繁者,如无与無,囗与國。但大趋势就是繁,字愈来愈多,字还结合成词,词也愈来愈多。

   何况,文字使用能力是文化的表现,越有文化的人,就越喜欢使用、能使用、常使用较罕用、较难写、字形较繁的字或词汇,而且其词汇量也愈大。违背了这个文字社会学的事实,而空说简化规律,只能让人感叹成见之误人而已。

   欧洲中心主义在语文方面之影响,不仅表现为语言文字改革而已,仿效欧洲建立的语法学,也是其中一端。

   中国古代并无所谓语法学,清末马建忠《马氏文通》以后,才模仿英文建立起语法学。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此事不只在语法学本身甚为重要,对文字学也是有影响的。因为古代以文字学为主,附论声韵;现代学术,则只有语言学。除了中文系仍开设文字学课程之外,试问有哪个大学或社科院会成立文字学所?马氏「文通」,讲的却是语法,因为它模仿的是西欧文字。在西欧拼音文字体系中,文字只是语言的模拟或纪录,因此文字仍是语言,只不过是「书面语」罢了。这跟中国文字迥然异趣。

   整体语言学的欧化,除建立语法学之外,汉字亦已消摄于此一语言中心的思维中。现在的学科建置,就明定为古代汉语、近现代汉语等等。

   四、欧洲对汉字的排斥、吸收、误解与恐惧

   从整体上看,注重分析和描述语言符号之结构,是20世纪西方语言学研究的普遍倾向,形成结构主义的思潮。对此思潮或现代语言学,英国语言学家莱昂斯(John Lyons)概括为五大特点:(1)承认口头语言的优先地位;(2)采用非规范性的描述方法;(3)承认共时研究的优先地位;(4)承认语言与言语的区分;(5)接受结构主义的观点,把语言看成一个关系的系统,而系统成员(声音、词语等)没有独立之关系与意义。

   第一点,指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开始,即只重视语言,视文字为纪录语言的工具:「语言和文字是两种不同的符号系统,后者唯一的存在理由在于表现前者。」基于这个理由,现代语言学并不研究文字。就算研究,也仅限于表音文字体系。

   索绪尔从能指的角度,讨论了文字系统的一些重要特征:

   (1) 文字的符号是任意的,例如字母t和它所表示的声音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2) 字母的价值纯粹是消极的和表示差别的,例如同一个人可以把t写成好些变体,但在他的笔下,这个符号不能跟l、d等等相混。

   (3) 文字的价值只靠它们在某一个由一定数目的字母构成的系统中互相对立而起作用。因为书写符号是任意的,它的形式并不重要,或者毋宁说,只在系统所规定的限度内才是重要的。

   (4)文字符号是怎样产生的,这完全无关轻重,因为它们与系统没有关系。人们把字母写成白的或黑的,凹的或凸的,用钢笔还是用凿子,对它们的意义来说并不重要。??所以,文字,依他看,没任何特殊之处。

   其他几点,均与这一点相关,尤以第五点为要,因为这是过去的语言研究中所缺少的。

   所谓「关系」是指索绪尔的横组合与纵聚合这两个概念。虽然传统语言学里也有相应的范畴,如词性分类和语法结构,但现代语言学的独到之处,在于它坚持语言成分没有独立于相互关系的意义。亦即:语言中的每一个分子,它的身分必须由其他相关的成分来界定。犹如我们只有先搞清楚这一颜色与其他颜色之间的关系,才能够把握它们的意义。所以说,语言符号的意义,不在于它是否与某一非语言的实体相对应,而在于它和同一系统中其他成分的关系如何。

这种结构语言学的特殊识见,就是其所以名为结构语言学的原因。语言学之功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15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