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安:纪念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十七条协议”的宪法学解读

更新时间:2022-01-23 00:09:57
作者: 常安 (进入专栏)  

   摘要:  “十七条协议”将“驱除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作为首条内容,强调了中央人民政府的统一领导,改变了西藏近代史上被帝国主义者侵略与蚕食的半殖民地状况,重申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西藏的主权,以“共同纲领”中规定的民族政策为指导原则确认了西藏人民享有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把握“十七条协议”的历史意义,还需要将其放在中国共产党治理西藏政策的历史连续性中进行理解。

   关键词:  西藏 和平解放 “十七条协议” 宪法学 民主改革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暨《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下文简称“十七条协议”)签订70周年,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高度出发,挖掘、宣传“十七条协议”文本中所体现的西藏自古以来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各族人民对党和国家的由衷认同,揭露所谓“西藏问题”从头到尾都是帝国主义者的阴谋这一真相,对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十七条协议”的签订,宣告了西藏的和平解放,这是西藏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折点,也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祖国统一事业的一件大事。对于“十七条协议”的文本内涵,需要从其序言、正文、条文顺序、协议原旨等方面进行全面、系统解读。通过对协议的序言、主权条款、团结条款、自治条款的文本分析,可以发现“十七条协议”中占有较大篇幅的序言,其直接表述和原理精神来自《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下文简称“共同纲领”),这本身就是西藏属于我国神圣不可分割领土之明证。

  

   另外,把握“十七条协议”的历史意义,还需要将其放在中国共产党治理西藏政策的历史连续性中来理解。不能片面强调“十七条协议”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和平属性,而忽视了和平只是手段,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解放,在于西藏人民的翻身解放、西藏社会的发展进步,在于为西藏社会从农奴制、神权统治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变的开启。需要把“十七条协议”、民主改革与改革开放以来西藏社会的发展放在一起理解、把握。“十七条协议”是西藏社会发展的重要转折点,民主改革则彻底实现了西藏人民当家作主,前两者都为改革开放以来西藏各项事业的发展奠定了社会基础;改革开放以来,西藏不断深化改革,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西藏人民享受到了经济飞速发展的成果。

  

   一、和平解放:和平与解放的辩证法

  

   (一)解放西藏:事关整个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祖国统一事业的全局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开辟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新纪元,“中国人民由被压迫的地位变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人”。[1]新中国焕然一新的面貌,强大的中央政府,势不可挡的人民解放军,以人民为本、以社会主义立国的宗旨,强调民族平等、民族团结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使得包括西藏各族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都清楚地意识到,解放西藏、解放西藏人民、肃清帝国主义在西藏的势力和影响的时机已经成熟。而解放西藏,也事关整个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祖国统一事业的全局。

  

   在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的当天,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自青海向毛主席和朱总司令致电:“兹幸在钧座领导之下,西北已获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凡有血气,同声鼓舞。今后人民之康乐可期,国家之复兴有望。西藏解放,指日可待”[2]。喜饶嘉措大师在西宁发表讲话,指出:“西藏人民始终是与祖国人民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我们热烈拥护中央人民政府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西藏人民誓以实际行动,协助我人民解放军将帝国主义势力永远赶出去”。[3]率先抵达甘孜等地的解放军先遣部队,受到了广大藏族人民的热烈欢迎。[4]帮藏族民众做好事、谋福利的人民解放军,被藏族同胞亲切的称之为“金珠玛米”。

  

   全国统一的道路肯定要经受一些考验,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于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边疆安定的意义和历史大势;相反,分裂分子在帝国主义者的唆使下,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人民解放军尚未解放全中国视为分裂祖国的良机,蠢蠢欲动。可无论是西藏噶厦的部分上层分裂分子、还是美国帝国主义者,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此时所面对的,不是软弱无能的清政府,也不是空有各种改革设想却缺乏具体组织模式与长期规划且充分体现了两面性和软弱性的南京国民政府。针对西藏噶厦在美英帝国主义者唆使下发动的所谓“驱汉事件”,1949年9月3日的新华社社论明确指出,“西藏是中国的领土,西藏民族加入中国各民族的大家庭,与汉族及中国境内其他民族发生兄弟的关系,已有悠久的历史”,并以坚定不移的语气,警告分裂分子和其背后的帝国主义者,“任何侵略者如果不认识这一点,如果敢于在中国领土上挑衅……它就一定要在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铁拳之前碰得头破血流”。[5]

  

   如何解决西藏问题,1949年2月4日毛泽东会见来访的苏联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时,就提到西藏问题不难解决,但不能太快,也不能过于鲁莽。[6]1950年1月10日,根据西南局1月7日的进军西藏计划,毛泽东又就进军西藏的时机、经营西藏的党的领导机关、西南局和西北局的分工问题做了明确指示。[7]

  

   (二)和平解决的政治努力:和平与解放的辩证法

  

   在做出进军西藏部署的同时,党中央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争取从政治上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用学者降边嘉措的话说,就是“党中央、毛主席对于苦难深重的藏族同胞给予亲切关怀,希望把人民解放军对于西藏的进军,变成一次和平的进军、团结的进军、友好的进军”[8]针对1950年初西藏地方一些分裂分子试图寻求国外反动势力支持所谓“西藏独立”的阴谋,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在予以谴责的同时,也指出“西藏人民的要求是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主大家庭的一员,是在我们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下的适当的区域自治,而在人民政协的共同纲领上是已经规定了的,如果拉萨当局在这个原则下派出代表到北京谈判西藏的和平解放问题,那么,这样的代表自当受到接待”。[9]。

  

   “为了争取和平解放西藏,从中共中央到西南局、西北局、西藏工委、青海省委以及各进藏部队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各种方式,同西藏地方当局进行接触,开展了一系列的政治争取工作。”[10]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播藏语节目,并邀请喜饶嘉措大师等对西藏各界人士讲话,呼吁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前线部队也开展了争取藏军的工作,并派遣格达活佛等入藏联络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事宜。中国驻印使馆人员也在1950年下半年同西藏地方政府的官员进行接触,阐明中央关于西藏的原则和政策。[11]但此时的西藏地方分裂分子仍然对“西藏独立”抱有幻想,致使格达活佛在昌都被害,西北劝和团则被困黑河、被囚山南,还试图在昌都等地以武力阻止英勇的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占领昌都、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求得和平解决”,[12]昌都战役成为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不得不打的一仗。

  

   昌都战役,其目的仍然在于和平解决,“如我们在军事上占领昌都,歼敌主力,可以打击抵抗派,使其在统治阶级中陷于孤立,可以使西藏当局在政治上发生变化,便于我们争取中间动摇派与增强亲祖国派的力量,归顺人民的祖国”。[13]对于这场战役,人民解放军有坚定的信心,因为部分分裂分子试图阻止和谈的举动实数螳臂当车且注定得不到西藏人民的支持。[14]昌都战役历时19天,顺利实现昌都解放,还争取到藏军第九团起义。在战役进行过程中,人民解放军严格执行民族团结政策,也获得了广大藏族同胞的大力支援与拥护,实现了通过一场战役促使西藏地方当局接受和平解放的目的。[15]

  

   昌都解放后,达扎辞去摄政职位,十四世达赖喇嘛决定提前亲政,但此时亲英分子仍然在积极策动达赖外逃。1951年1月18日,达赖喇嘛致信中央,报告了其亲政经过,同时表达了谋求和平的愿望,由我驻印大使转交中央。1月29日,周恩来复电我驻印大使,要其告知噶厦代表,中央欢迎和谈的态度并强调达赖喇嘛不应离开西藏。2月1日,大使致信达赖喇嘛,告知中央政府欢迎他派代表赴北京商谈和平解放西藏问题的态度并承诺使馆将提供一切便利和帮助。2月中旬,达赖喇嘛派出了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的代表团赴京和谈。[16]

  

   二、“十七条协议”的文本分析

  

   1951年4月29日和谈开始,[17]先后进行了六轮,到5月21日结束,焦点问题为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藏军改编、班禅返藏及恢复待遇等问题。[18]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字仪式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举行,中央代表团李维汉等四人与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团阿沛·阿旺晋美等人一一签字。签字完毕后,李维汉首席代表与阿沛·阿旺晋美首席代表致辞,朱德副主席讲话,签字仪式圆满结束。协议共17条,一般简称“十七条协议”。

  

   (一)序言

  

   “十七条协议”有一个长达879字的序言,详细介绍了西藏在我们伟大祖国创造和发展中的历史、近代以来所谓“西藏问题”的历史根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民族政策、签订和平协议的目的等。“十七条协议”的序言对于我们理解“十七条协议”,不可或缺。[19]

  

   “十七条协议”开篇即阐明“西藏民族是中国境内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之一,与其他许多民族一样,在伟大祖国的创造与发展过程中,尽了自己的光荣的责任”。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包括藏族在内的中华各个民族,“为伟大祖国的创造与发展”,为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巩固与凝聚,为中华文明五千年的灿烂历史,“尽了自己的光荣的责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藏医是中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格萨尔王是中国传统史诗的重要代表。序言开篇第一句明确了西藏民族属于中华民族一分子、西藏属于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的历史事实。

  

   “但在近百余年来,帝国主义势力侵入了中国,因此也就侵入了西藏地区,并进行了各种的欺骗和挑拨。国民党反动政府对于西藏民族,则和以前的反动政府一样,继续行使其民族压迫和民族离间的政策,致使西藏民族内部发生了分裂和不团结。而西藏地方政府对于帝国主义的欺骗和挑拨没有加以反对,对伟大的祖国采取了非爱国主义的态度。这些情况使西藏民族和西藏人民陷于奴役和痛苦的深渊”。这一段记载了近代西藏人民遭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压迫的历史,也揭露了所谓西藏问题的历史根源:英帝国主义者先后两次发动入侵西藏的战争,对拉萨大肆烧杀抢掠,沙俄和日本也一直对西藏虎视眈眈;十三世达赖和九世班禅的失和、九世班禅在中原驻锡几十年最终带着遗恨圆寂、热振活佛惨死狱中,都是源于帝国主义者的侵略与挑唆;长期处于僧侣贵族专制、农奴制压迫下的西藏人民,在帝国主义者、僧侣贵族阶层的双重压迫下,生活更加困窘,“陷入奴役和痛苦的深渊”。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经历了近代百般屈辱的中国人民终于推翻了“三座大山”,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1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