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文豪:乡村振兴促进法的特色与关键制度

更新时间:2022-01-20 15:31:17
作者: 于文豪  
自愿联合、民主管理的互助性经济组织。当前,以农民专业合作社为代表的合作经济还存在需要破解的突出问题。一是需要提升市场化程度。一些合作社在经营管理人员的选配、产品收购与销售方式、分红目标的确定等方面,不乏带有行政性强而市场化弱、政策性强而竞争力弱的问题。乡村振兴战略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背景下实施的,要以增强农业农村的市场活力作为振兴目标,首要的就是增强合作社的市场化生存能力,尊重并善于利用良性竞争、优胜劣汰、资本有序流动等市场规则。二是需要突出合作性。合作经济的本质是合作,主要功能是为成员提供服务。农民专业合作社是人合性、互助性组织,成员可以“入股”合作社,但在合作社中起决定作用的并非“股金”而是“交易”,而合作社与成员的交易不以盈利为目的,盈余主要按照成员与合作社的交易量比例返还。这与公司制企业、合伙制企业以及社会团体都有差异。实践中,由于合作社可能享有奖励补贴等政策支持,不乏合作社实际上采取的是公司化的组织运营方式,即盈余分配上主要以出资额为依据而非合作社与成员的交易量,决策管理上以资本量化为股权而非一人一票。在乡村振兴中,需要强化合作经济的合作性,并且探索更加丰富的合作方式,激发农民致富潜力。三是需要增强利益联结度。乡村振兴促进法三次涉及“利益联结”。合作经济要与农民建立紧密型利益联结机制。在出资入社方面,除货币以及实物、知识产权、土地经营权、林权等非货币财产外,还应考虑技术等可估价财产。同时,健全社会资本“下乡”的利益增量、利益补偿、利益调控机制,使其在自身获益的同时能持续在乡村、为乡村、富乡村,使农民长期稳定共享全产业链增值收益。

   第四,健全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体系。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层面,乡村振兴关系到国家治理的基础。乡村振兴促进法第41条提出建立健全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和乡村社会治理体系,建设善治乡村。为此要在以下三方面着力。一要强化乡镇的中心地位。乡镇是农民接触最频繁的基层政权组织,要把乡镇建成乡村治理中心、农村服务中心、乡村经济中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提出,增强乡镇(街道)行政执行、为民服务、议事协商、应急管理、平安建设能力,确保管理服务有效覆盖常住人口。为此,要在人员编制、法定权力、综合服务等方面,为乡镇开展乡村振兴各项工作提供保障。二要提升基层执法能力。乡村振兴必须解决基层行政执法中“看得见的管不着、管得着的看不见”的问题。为此,要稳步下放基层管理迫切需要且能有效承接的行政执法事项,权随事转、编随事转、钱随事转。乡镇建立统一的行政执法队伍,依法授予其在行政处罚、强制、检查等方面的执法权。授予乡镇在矛盾纠纷调处方面的权力、资格和资源。三要增强村民自治能力。村民自治是我国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重要形态。要避免“过度自治”或“附属行政”的倾向,防止村民民主权利被架空或滥用。为此,要通过法治乡村建设来提升村民的法治意识和民主能力,使村民依法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依法参与管理、自我监督。

  

   注释:

   【参考文献】

   ①栗战书:《在乡村振兴促进法实施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国人大》,2021年第11期。

   ②唐仁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促进法落实落地》,《中国人大》,2021年第11期。

   ③于爱芝:《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大众日报》,2020年11月27日。

   ④张舰、岳茂锐:《农民专业合作社盈余分配研究的现状、问题与未来方向》,《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4期。

   ⑤宋志红:《中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研究》,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

   ⑥刘振伟:《万世根本——乡村振兴法律制度》,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9年。

   ⑦杨东霞:《乡村振兴促进法的法理意义》,《农村工作通讯》,2021年第12期。

  

   作者简介:作者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中央财经大学乡村振兴研究基地研究员、副主任

   来源:《人民论坛》2022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08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