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新立:中国的快速增长期还能持续多久?

——2011年12月19日在亚洲财富论坛上的讲话

更新时间:2022-01-15 21:22:20
作者: 郑新立 (进入专栏)  

  

   今年由于通货膨胀起来了,宏观调控把抑制通货膨胀放在首要地位,银行实行收紧银根的政策,经济增长速度出现逐季下降,一季度9.7%,一到二季度9.6%,一到三季度9.4%,预计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会保持在9.2%。去年的增长速度是10.4%。经济增长速度逐季略微下降,完全符合宏观调控目标的要求,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前三季度9.4%的增速,在全世界仍处在前列,属于高速增长的范围。为什么速度略微下降,大家这么敏感,国内外议论纷纷。美国有一个叫鲁比尼的,号称“末日博士”,他预言“中国到2013年就要实现硬着陆,中国的快速增长期到此就结束了”,这是个乌鸦嘴!我们国内一些人也进行预测,认为中国快速增长已经历30年,增长的潜力差不多用完了,可能会进入中速增长阶段,快速增长期将要结束了。

   我很不赞成这种观点。我认为,中国的快速增长期至少还可以保持20年。为什么呢?从全球历史上看,日本的快速增长期保持了20年,韩国的快速增长期保持了30年,中国应当创造一个快速增长期的新纪录,可以保持50年。因为直到去年,我们还有好多经济增长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只要我们通过改革,不断释放经济发展的活力,再保持20年的快速增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如果速度掉下来了,那是我们的政策出了问题,我们的政策没有把经济增长的活力释放出来。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巨大的潜力至少还有五个方面没有释放出来。

   第一是需求潜力。去年,我们的人均GDP才只有4200美元,今年城市化率可能出现一个历史标志性的数字,达到50%。需求潜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城市化带来的巨大需求。根据国际经验,城市化率达到70%才稳定下来。中国的城市化率今后每年提高一个百分点,持续20年才能达到70%。每增加一个城市人口,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至少需要10万元,每年增加1000万城市人口,就需要1万亿元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再加上需要增加的公共服务投资以及个人消费增长,这个潜力是很大的。城市化的不断推进,将成为未来20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所在。只要我们采取措施,不断推动城市化进程,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这个潜力就能释放出来。再用15年时间,到2025年,中国的人均GDP再翻一番半,可达到12000美元。根据世界银行划分的标准,12000美元是中等收入国家与高收入国家的分界线。所以,中国再保持15年的快速增长,到2025年,我们才算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当我们人均GDP达到12000美元,经济总量就能赶上和超过美国,摘取经济总量的世界金牌。到此,中国经济发展的快速增长期还没有结束,至少还可以再延长5年,到2030年。到那时,中国人均GDP可达到17000美元。根据日本、韩国和我们台湾省的经验,人均GDP达到17000美元之后,经济快速增长期才结束。日本、韩国和我们台湾省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为什么就做不到呢?所以,在人均GDP还没有达到17000美元之前,就说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期快结束了,这是出于无知,或者是别有用心。

   另一个是消费需求的巨大潜力还没有释放出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我们将扩大内需,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扩大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去年,我国投资率达到48.6%,是历史上最高的。最终消费率降到47.4%,投资率第一次超过最终消费率。居民消费率则下降到33.2%。美国居民消费率是70%,比我们高出一倍。“十二五”时期,我们通过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刺激消费,把居民消费提高十个百分点,每年可以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加四、五万亿元,人民的生活水平会有一个较大幅度的提高。所以,投资和消费的潜力足以支撑未来20年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增长。

   第二是资本潜力。我国资本潜力远远没有发挥出来。到2011年10月,人民币货币总量已超过80万亿元,金融资产总量超过100万亿元。这么大的资金量周转速度比较慢,原因在于金融体制改革滞后。通过改革金融体制,把民间资金的活力激发出来,把100万亿资金用好,加快周转速度,能够支持未来一个时期的快速增长,而且今后每年基础货币还要不断增加。特别是前30年的发展,我们积累了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相当一部分购买了美国的国债。现在美元贬值,今年1-10月份,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了4%,而美国国债年收益率仅为3%,算下来1-10月份我们的外汇储备缩水了1%,就是说有100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蒸发掉了。为了避免外汇储备缩水,根本途径是通过扩大海外投资,把外汇储备变成能源资源储备,变成物质储备,并能打破制约中国经济未来长远发展的能源、资源瓶颈。通过扩大国际并购,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的科技资源,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打破长远发展面临的技术瓶颈。根据国际经验,合理的外汇储备,能满足半年的进口用汇所需就够了,我国合理的外汇储备应为1万亿美元。因此,我们可以拿出两万多亿美元用于海外投资,以获得更多的能源、资源的勘探权和开发权,建立稳定的海外能源、资源供应渠道。通过国际并购加快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把资本利用好,可以为中国未来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

   第三是劳动力潜力。现在全国有4亿农村劳动力,农村人口有7亿人。全国有18亿亩耕地,一个劳动力才种4.5亩地。美国一个农业劳动力种几千亩地,欧洲一个人种几百亩地,为什么中国一个农民只能种4亩半地?关键是土地资源少、农业现代化水平低。要通过加快农业现代化,提高农业集约化水平。通过促进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有偿转让,把土地转让给家庭农场、农业公司、农业合作社,通过全套农业机械化提高劳动生产率,将一部分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投入到二、三产业,把他们的子女吸引到城市里居住,变成城市居民。在数以亿计的农业劳动力急待转移的时候,有些经济学家却讲,刘易斯拐点到了,中国劳动力无限供给已经结束了,这个话说得太早了,早了20年。现在城乡之间收入差距这么大,关键是农业劳动生产率太低,农业经营规模太小。去年农业劳动力占全社会劳动力比例高达38%,农业增加值占GDP比例只有10%,就是说3.8个农业劳动力创造的价值仅相当于一个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创造的价值。这是农民收入水平低的根本原因。只有减少农民才能富裕农民。要通过农业的现代化、通过改革把一部分农业劳动力从土地上解放出来,释放劳动力的潜力,满足中国未来发展对劳动力的需求。通过改革开放前30年的努力,共转移了2亿多农村劳动力,现有4亿农村劳动力留下1亿就足够了,还有三亿劳动力需要转移出来。这个潜力还很大。

   第四个是技术潜力。现在我们整个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通过继续引进、消化、吸收,可以利用现成的科技资源提升我们的生产水平。重要的是我们提出以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以来,政府、企业的研发投入大幅度增加,技术成果开始涌现,可以通过技术进步支撑产业升级。前年,中国申请国际专利是8000项,美国申请了50000项,美国是中国的6倍。但到去年,美国申请国际专利略有下降,中国申请国际专利增长了30%多,美国与中国的比例下降到3.6:1。按照这个速度,到2015年左右,中国申请国际专利的数量有可能接近或超过美国,这意味着,我们在创新能力上赶上和超过美国。尽管在一些高技术领域、在一些核心技术上我们与美国还有一定差距,但是在一般产业技术上,我们可以赶上和超过美国。这种技术进步可以支撑中国未来20年经济持续平稳快速增长。

   第五个是土地的潜力。有人说中国土地资源用光了,只有18亿亩耕地,我告诉大家一个潜力,除了现在的荒滩地、山坡地的资源可以利用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资源,就是现在农村的村庄建设用地。现在全国城乡建设用地共计22万平方公里,其中,包括县城关镇以上的城市用地5万平方公里,建制镇和村占了17万平方公里,其中村庄占了13万平方公里。换算成亩就是,建制镇和村占了2.6亿亩,村庄宅基地占了2亿亩。现在很多村是空壳村,农民到城里打工,家里房子锁着。如果我们有一个好的政策,与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将农民宅基地资产货币化,根据经验,村庄整治之后,可以节约占地50%,就是说村庄建设用地可以节约1亿亩,包括镇在内可以节约1.3亿亩。这些土地可用以补充耕地和建设用地。

   总之,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很大,关键是改革。如果没有改革,这些潜力放在那里就释放不出来。所以,要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把我们增长的潜力释放出来,支撑未来20年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9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