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虚拟化与元宇宙——人类文明演化的奇点与治理

更新时间:2022-01-14 08:52:54
作者: 何哲  
例如在生产产品中降低公差率,在发射火箭时降低失误率,但是这种自然概率是处处存在的,非人力可能改变的自然状况。因此,从另一个角度而言,真实世界是一个包括着物体、空间、时间、事件的多维度的致密的概率场。然而,这一情况在元宇宙中被根本地改变。首先,元宇宙中大部分物体没有存在概率的属性。其次,更重要的是,元宇宙中所有发生的事件都依赖于伪随机数生成的伪概率[14],这成为元宇宙致命的缺陷。数字系统中所有的概率都来自于伪概率函数的计算,其根本原理就是通过一个公式和条件状态来计算出事件的发生概率。当所有的状态一样时,概率也是一样的,因此被称为伪概率。伪概率在传统数字系统中并不成为致命伤,因为传统数字系统并不追求完全的拟真和浸入,然而却成为元宇宙的阿克琉斯之踵。无论多么强大逼真的元宇宙都无法生成一个真正的随机数,这就如同万能的上帝无法造出一个自己举不动的石头一样。这也意味着元宇宙中的任何模拟都是失真的,当然对于有些模拟失真人们接受的程度较大,然而有些却是致命的,如科学仿真。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元宇宙中的探索并不能取代真实世界的探索。

  

   (三)脱离探索的时代——在已知场景模拟形成的人类社会演化安乐漩涡

  

   从前述可以看出,元宇宙的诞生和成熟最终高度可能会引发人类走入文明演化的另一条道路,即陷入已知和确定性场景中形成的文明安乐旋涡,从而使得人类文明撞入高级的无形之墙上。从元宇宙当前的发展进度来看,目前的进展还极为落后,甚至其逼真程度还不如十年前的模拟游戏,远不能实现对人类文明的诱导式浸入。然而再逼真的3D游戏也是游戏,因为没有人对其认真,无论从开发者还是玩家的数量而言,都只是社会一小部分人的娱乐而不是普遍的社会行为。而元宇宙无论从概念还是发展的目标来看,都意味着其最终要形成对人类的大部分生活工作场景的虚拟替代。这也就意味着,未来的大规模社会资本和技术力量会持续向元宇宙这一体系投入,同时在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和抢占新市场的双重驱动下,整个社会的经济体系也可能持续向元宇宙内转型,从而进一步带动全社会的元宇宙化。当从经济到社会再到政治行为都进行元宇宙转型后,即便人类依旧进行着对未知自然世界的探索和改造,但那仅是小部分的人类行为。在大规模的民主政治的驱动下——意味着资源的投入由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决定而不是由少数精英决定,后续的文明演化一定会向着进一步满足元宇宙内个体的需求进行,理想的状况是为每一个体定制一个难以分辨真假的元宇宙——在这一宇宙中个体可以以自己想当然的方式任意生活,元宇宙就会转化为梦宇宙——与现实世界毫无联系的完美的虚拟世界。

  

   六、元宇宙的价值完全取决于与现实世界的嵌合

  

   从人类文明进化的角度,而不是仅从单独实现个体娱乐的角度,元宇宙对于人类文明发展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其与现实世界嵌合的紧密程度——嵌合的程度越强,其价值越高,反之亦然。那么,要实现元宇宙的正向价值最大化,就必须要致力于从元宇宙发展之始就加强其与现实世界的嵌合和增强,尤其是与生产性实践行为的嵌合。

  

   (一)生产的嵌合

  

   元宇宙要在当前在线会议、数字工厂、工业互联网[15]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其使用感知,扩大制造资源的共享范围,营造更逼真的在线操作场景和界面,从而使得长期以来形成的集中式产业布局进一步分散化、合理化。改变工业时代形成的工业体系与生活体系各自分离集中的状况,改变现实中产业高级劳动者数量较少、分布不均匀等问题。未来的数字工厂可能是由居住在全球各地经过统一数字培训的劳动者,通过各自附近的元宇宙接口,进入到工厂操作界面完成传统上需要集中统一的生产劳动的状态。然后再通过分布式的智能物流系统,将产品配送到相应的用户手中。可以预见,这种生产状态会极大降低劳动者的劳动和工勤的强度,并极大提高生产体系的效率。当然这一全球远程生产体系的构建,还需要进一步解决全球互联网的延迟和拥塞问题。

  

   (二)教育的嵌合

  

   教育将是元宇宙最有可能大放异彩的生产性领域。传统教育的最大问题是过于依赖教师个体的素质,使得优质的教育始终是高度稀缺的,这不仅在发展中国家如此,在发达国家也是如此。慕课则失去了线下教育的亲和力和互动性,而近年的远程课堂等在线教育体系同样受制于屏幕约束成为一种有人的视频讲座。因此,构建基于元宇宙的高效具有亲和力互动的教育体系成为极具有价值的未来。利用大规模的浸入性的元宇宙接口将世界不同地域的学生整合在一起,利用人工智能的辅助构建虚拟的教师形象,既可以由自然人来讲解,也可以由人工智能担任常规课程的讲解,而由自然人来进行监督和进行复杂的互动和解答。更重要的是,对于传统上依赖实验器材的各种自然性课程——这往往成为导致教育不公平的最大物质因素,可以通过大量元宇宙中的模拟操作来完成,从而形成人类知识普遍的有效传承。目前来看,曾经人类设想的类似于用某种接口把知识直接复制到人类大脑目前来看还远未可能,即便可以这样做,其中还蕴含着将潜知识转化为显知识的训练过程。人类的知识传统体系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还要依赖于缓慢的逐渐学习过程,元宇宙如果发展得好,将能够发挥其最大的教育效能。

  

   (三)科学研究的嵌合

  

   如前所述,元宇宙的挑战不在于对既有知识的重复,而是对未知知识的探索,因而元宇宙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与科学研究的实践相嵌合。尽管相对于教育的嵌合更加困难,但并不是没有可能。元宇宙与科学研究的嵌合要解决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利用现有知识的复杂化图像化生成精准的科学实验模拟。这是相对容易的,本质上并没有超过已有的知识,但是利用数字进化机制可以加快对自然系统的复杂模拟,例如对生态系统的模拟,或者对化学合成反应的模拟,可以极大提高科学家在面对复杂问题时的处理速度和直观感知——例如可以在元宇宙中把整个化学合成反应再现出来,让原子和人类一样大,让科学家能够直观观察合成的过程和对原子直接操作。二则要实现元宇宙系统对现实社会科研器械的整合,用元宇宙来操作现实科研设备从事研发。这一点同元宇宙支持下的工业互联网相类似。但由于科研要求对操作精度更高,系统延迟更小,同时需求数量相对较小,商业价值相对不明显。因此,需要在其他领域的元宇宙应用突破后才能够更大面积地使用。但通过元宇宙来操作大型的探索性设备,如无人机、无人深潜器等则是更为容易做到的。

  

   (四)宇宙探索的嵌合

  

   对宇宙的探索也是科学研究的一部分,然而却更加重要,值得单独讨论。目前,对于元宇宙的最大担心是忧虑元宇宙将人类文明困在地球上,从而失去了向深空的探索动机。因为虚拟宇宙可以以低成本的方式来解决感知空间不足的问题。这也是目前相当多的社会思想家所忧虑的。但元宇宙也并非在宇宙探索领域毫无作为。一是元宇宙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实现大量人群的天文和宇航教育,形成一种人类文明的普遍宇宙观共识。从当前的天文教育而言,全社会目前依然是相当稀缺的,使得人类缺乏一种普遍的宇宙文明观。二是元宇宙对于近地的无人探索飞行器的控制也是有所帮助的,实际上现有的对于宇航器的控制也相当于是原始的元宇宙模型,通过系统的遥感和监控设施来实现无人监控,元宇宙可以进一步将其形象化与逼真化,从而极大降低操控的复杂度。三是对于远地宇航器的操控,由于星际通信延迟的作用,例如火星到地球最短也需要8分钟的延迟,但元宇宙技术依然可以让位于相对安全的火星轨道的宇航员去操作着陆的火星探测器。

  

   (五)治理的嵌合

  

   治理的价值不只是形成有序的管理,而是启迪个体实现个人自由与群体秩序的统一,所以治理既是政治、社会与管理,也是一种系统的教育。在传统的治理形态中,核心的问题在于两个,一是治理始终是少数人的行为而不是普遍的多数人的行为。尽管治理这一概念本身就意味着多元参与,然而受制于传统治理体系有限的治理资源、信息渠道和长期以来形成的历史惯性,治理始终是少数人管多数人,代议制民主也好,多元治理理念也好,都不能改变这一点。二是治理始终无法做到系统的大规模社会实验。由于传统社会高昂的社会运行成本,任何治理政策的出台都不可能实现进行大规模的实验,只能小范围试点和在推行后进行评估,因此,这使得治理的最优化变革异常困难,人类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历史代价。以上的这两点缺陷在元宇宙都可能得到解决,元宇宙可以将全景式的信息提供给每个关心治理的个体,从而帮助其构建治理的知识和参与到治理的环节,使得治理的参与度大大提高。更重要的是,元宇宙可以迅速低成本地进行治理政策准真实实验,从而更为精准地评估治理模式和预测避免其现实缺陷。当然,对于现有的管理体制而言,元宇宙更可以是现有数字治理体系的集成化,为治理者提供充分的可视化的精准信息。

  

   七、对虚拟化与元宇宙的态度与治理导向

  

   正因为元宇宙是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的重要奇点或者歧点,因此有必要在当前就需要明确其发展轨迹,形成系统的治理导向,确保其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正确方向。

  

   (一)不能将虚拟化作为人类文明演化的正确方向

  

   尽管自网络兴起以来形成的虚拟化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但依然要明确坚持一点,即单纯的虚拟化始终不能作为人类文明的演化方向,人类的未来绝不是蜷缩在0与1构成的数字空间中的内向延展,而是通向更高的对自然的理解与更广阔的宇宙空间的探索。人类历经数十万年将文明的足迹扩散到整个星球,最终的目的绝不是通向纯粹数字化,而是要竭力将文明之光洒向更深远的空间。因此,全社会应该对单纯由资本和技术驱动的虚拟化有足够的警醒,人类也应该有这个自我警觉的能力,确保文明演化的正确方向。这既需要国家的力量给予引导和治理,也需要全人类社会共同的自我觉醒和协作。防止人类文明掉入元宇宙的虚拟化陷阱。

  

   (二)利用元宇宙形成元宇宙之间的平衡

  

防止人类文明掉入元宇宙的虚拟化陷阱不是意味着阻止元宇宙的技术发展,事实也证明,阻止新兴技术进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尽管其可能充满了极大的风险,但资本和创新者总会不顾一切地去探索。那么正确的方式是要防止元宇宙平台的一家独大从而扩展其平台优势和所在的国家优势。显然,元宇宙依然具有的巨大的经济和军事价值会有可能被直接转化为现实强权的国家优势。因此,正确的方式是鼓励不同国家和主体进行充分的研究和探索,形成不同元宇宙的平衡。可以预见的是,伴随着元宇宙的研发和投资热潮,将会以企业为区别,形成大大小小的不同的元宇宙平台,互相竞争和融合。而如同互联网早期发展一样,元宇宙也将很容易形成相应的平台巨头,因此其具有的天然的垄断性,而且这种垄断性可能比网络平台更加强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9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