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虚拟化与元宇宙——人类文明演化的奇点与治理

更新时间:2022-01-14 08:52:54
作者: 何哲  

  

   总而言之,元宇宙的价值是让人类的绝大多数活动能够在元宇宙中复现,从而形成更为便捷的数字孪生体系。这就要求元宇宙能够得到绝大多数自然人的拥护并参与其中进行建设。而不仅是一个单方面被动接受的公园。这就意味着元宇宙将是一个具有三维深度的开放的数字空间体系,这一空间体系最终能否繁荣取决于无数主体的参与和构建,而元宇宙公司更多是一个基础设施开发商。

  

   四、元宇宙能做什么?

  

   进一步探讨元宇宙的价值,要从元宇宙的可能未来应用场景来进行分析。简而言之,在可见的未来,元宇宙将逐步应用在娱乐、数字交易、数字劳动、数字教育与科研、军事等领域。

  

   (一)娱乐

  

   娱乐应该是当前元宇宙的首要开发动机和使用动机,就开发者而言,将现有的以3D电影和游戏为主要架构的数字娱乐体系进一步延伸到高度拟真浸入感的元宇宙架构中,无论从商业宣传、产品布局、技术延伸和利润获取,都显而易见是一个非常好的噱头和方式。而对使用者来说,消费者同样在长期追求能够以更低成本获取更为丰富精彩的娱乐体验的方式。显然通过数字虚拟的方式获取远比在实际生活中的娱乐方式更加容易,因此,不断追求更加新奇、精彩、夸张、自由的数字新世界也是一种可行的实现娱乐目的的方式。从元宇宙的各项前期技术发展来看,无论是3D电影、3D游戏、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等技术,都毫无例外率先应用于个人娱乐领域。显然,元宇宙也将如此。元宇宙与传统3D体系的娱乐的区别在于将以更加浸入的方式将使用者带入新的娱乐场景。因此,之前的3D娱乐技术更多是给玩家提供一个窗口,而元宇宙将给玩家提供一个世界。这一世界的每一个物体都是尽可能地对真实物体的模拟,不仅是形态上,还包括其自身的属性和运动规律,以及与用户之间的互动关系上。这一世界中的每一个数字人,都在强AI的支撑下能够高度模仿真实人类与用户进行知识或者情感上的互动。因此,不断完善的元宇宙将成为人类的终极娱乐形态——人类最高级的娱乐是在另一个世界真实地扮演一个人。

  

   (二)数字交易

  

   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互联网走入千家万户的同时,电子商务也随之进入,成为互联网经济化的最早的应用。截至2020年底,全球零售电子商务的交易额已经突破4万亿美元,预计2023年将突破6万亿美元,这体现出消费者对于在线交易的巨大需求和增长潜力。同时,从互联网发展的历史来看,数字交易也成为网络发展的主要核心资本推动力。当前全球的主要互联网头部企业约三分之一是以电子商务为主业。然而,电子商务在通过第三方支付解决了信任问题和通过大量的评价反馈机制和大数据监控解决了质量问题后,始终无法解决的难题是用户体验,这成为阻碍电子商务尤其是电子零售高端化与舒适化的核心难题。因此,电商企业进一步尝试用“线下体验店+电商营销”结合的方式,然而这依然避免不了传统零售渠道成本高昂的难题。元宇宙的诞生显然会在电子商务领域得到充分应用,通过构建元宇宙体验店,能够对传统上的典型需要体验的服饰类、汽车类、住宅类乃至酒店旅行等产品服务进行沉浸式体验。除了传统电子商务体系的元宇宙延伸外,元宇宙内数字类商品的交易也将成为重要的数字交易形式[10],例如元宇宙内用户主体的衣食住行和用户之间的物品交易。在元宇宙的平台内,数字类产品将具有更为逼真的形态和更大的拥有与体验价值。大量数字产品也将在元宇宙内被创造和交易,从而成为与现实世界平行的经济系统。

  

   (三)数字劳动

  

   数字技术的发展始终与社会生产息息相关,从电子计算机诞生伊始,即很快被用于生产和经济管理体系。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计算机辅助生产管理(Computer Aides Production Manage-ment,CAPM)技术就迅速发展起来,并逐步升级,结合生产领域的自动控制技术,极大推进了整个工业体系的自动化进程。此后包括客户关系管理(CRM),物料资源计划(MRP)以及企业资源规划(ERP)、财务管理信息系统(FMIS)等一系列数字管理系统的广泛应用,使得经济中的管理活动的大部分转为数字管理。而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可编程机器人的逐步发展,尤其是自20世纪80年代起的快速推广,使得大部分高技术制造业的劳动都从直接操作机器生产物料转为通过数字编程控制设备的间接数字劳动。而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以CAD为代表的数字设计与生产技术则使得数字工厂成为可能。进入21世纪后,高技术制造企业皆在推进数字化工厂转型[11],如波音通过全数字化虚拟设计,可以有效降低三分之二的研发时间和一半的研发成本。更进一步,伴随着工业互联网的推进,所有的设备成为在线可见的生产资源成为可能。这就意味着可以通过元宇宙接口操作元宇宙内的数字孪生设备完成实际生产设备的调用和控制,极大提高整个经济体系的效率,更不要说开展类似于在线会议或者在线驾驶、在线翻译等这样简单的生产性劳动。当然,元宇宙中的数字劳动还可能不对应于生产端,而仅停留在数字端,这既包括面向实际生产的来自个人或者企业的数字设计劳动,也包括纯粹面向元宇宙内部消费的数字劳动,例如在元宇宙内设计房屋。

  

   (四)数字教育与科研

  

   数字教育与科研显然也属于数字劳动体系,但由于其本身具有的独特价值,也就是始终围绕着知识的传承与创新,因此有必要单独讨论。教育和科研领域始终是数字技术自诞生以来就被充分应用的领域,20世纪五六十年代,计算机辅助教育(CAI)技术就在美国出现,自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就开始构建了遍布全国的教育与科研网络。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伴随着多媒体互联网的发展,又极大推进了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开放在线课堂(MOOC)等的发展和深入。近两年来,互动式远程在线课堂又成为教育的新形态。然而,现有的在线互动交互始终无法解决全身心浸入问题,尤其是对于少年儿童的教育,教育环境对其注意力和教学效果的影响更为相关,课堂上的双向互动和教师的注意力分配同样对于少年儿童的教育效果非常重要。因此,元宇宙显然会带来更为浸入式的教学体验[12]。而从科研角度,利用元宇宙构建更好的科技工作者的交互平台显然也是可行的,例如元宇宙内的科研会议、期刊等都有助于更好地实现科技交流,以及利用数字化的实验设备形成远程综合的科研体系构建也是具有前景的,这在今天的很多大型科研体之间已经实现了在线的设备共享,如全球的大型望远镜、地震监测设备等。此外,元宇宙内基于对自然规律的模拟可以辅助替代大量真实世界的科研实验,这在传统上称为仿真。例如,农学家不需要在实际的田地进行新作物种植就可以利用基因变异规律在元宇宙中种植作物进行测试;物理学家可以利用元宇宙内的设备来观察天体演化和进行力学实验;化学家可以进行化合物的复杂的配比筛选等。

  

   (五)军事与暴力

  

   军事和暴力领域显然也将是元宇宙最早被应用的领域,尽管绝大多数人们并不希望如此。无论是数字计算机还是互联网的诞生,都是来自于军事目的。而此后包括充分利用传感器和数据链构建的数字透明战场,以及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智能改造都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因此,元宇宙在军事和暴力领域的应用也将是一种必然。元宇宙早期的技术如虚拟现实就已经被充分利用在军事训练中[13],而今日基于数据链的无人机驾驶亦早已用上了远程驾驶舱。在可见的未来,利用更多的传感器和体感设备让远程的武器操作者更安全和更真切地感知所在环境和对手信息,从而进一步降低本方的人员伤亡,将是军事大国们的必然选择。显然,拥有更好的军事元宇宙体系的国家,也就意味着更强大的战场态势感知能力,更为通畅的军事数据链、远程操控技术以及军用AI,势必形成更大的军事优势。当然,一种认为未来可以用元宇宙内的虚拟战争来替代真实战争从而使得人类彻底和平化的构想至少在当前来看并无现实意义,那只能沦为另一种军事体育。而除了军事外,其他具有强制性的管理领域也将广泛应用元宇宙技术,例如警方对犯罪分子的追查,通过无所不在的感知系统甚至可以在元宇宙中精准地还原犯罪现场,此外对于城市治安的维护、打击恐怖主义、边境海域的巡逻等领域都可以充分使用元宇宙技术有效替代真实的人员行动。

  

   五、元宇宙的重大缺陷

  

   元宇宙在具有众多应用的前景和多方面优势的同时,也隐含着重大的缺陷,这成为今天元宇宙蓬勃兴起之初值得高度关注的,从而有可能引发元宇宙通向人类文明演化的歧途。

  

   (一)知识的停滞——元宇宙所有的生成知识是已知的

  

   从构成的本质而言,元宇宙始终是利用数字技术对真实世界的模拟和再造。即便元宇宙之中可能会包含来自人类想象空间内形成的数字镜像,如同钱学森先生所翻译的“灵境”,可能形成与现实世界迥异的形态。然而,这依然不能改变元宇宙内部的所有知识和构件都是已知的事实。尽管对于用户而言,一个元宇宙包括着众多未知的要素,但这只是针对个体用户的,当然即便是元宇宙的设计者也是由众多设计师、工程师组成的,任何一个建设者都无法洞悉全貌,但这并不影响元宇宙对于人类整体是透明已知的。因而就这个意义而言,人类在元宇宙内的任何活动,包括探索性的活动,本质上都不能够产生新的知识。而如前所述,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价值在于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和对自身知识的积累。这就意味着元宇宙一旦形成和成熟后,人类会将大量的有效时间投入到本质上无效的已知数字世界的重复挖掘上。无论是在元宇宙中发现新的现象,引发新的实践,还是发觉新的规律,本质上只是一种娱乐和学习,而不是一种探索,当然这并不是说在系统内的学习是完全无效的,因为其可以有效提升人群中具有更高知识能力的比重,从而提升整个人类文明的知识结构,但是整个文明的知识进步却也同时停滞下来。因此,元宇宙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具有高度封闭性的知识体系,从而会引发人类大量的有效活动时间和脑力的无效浪费。

  

   (二)确定的世界——数字化程序不能生成一个真正的随机数

  

除了知识的封闭外,元宇宙与现实世界最大的不同还在于其本质上是一个确定性的世界。无论元宇宙在形态上拟合得多么逼真,有一天可以欺骗过人类的大部分感觉,甚至可以通过脑接口直接和大脑皮层交换数据,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元宇宙虚拟的本质。这也涉及到一个根本性的哲学问题,即什么是真实?真实并不依赖于感知,而是依赖于概率。当元宇宙可以欺骗过所有人的感知时,元宇宙依然是虚假的,这在于它本质上的确定性。对于真实世界而言,其真实性来自于自然概率,也就是说在真实世界中所有事件的发生都依赖一个来自自然本身形成的概率,任何物体,都包涵自身存在的概率和自身将产生动作的概率。甚至看似稳定坚硬的大地,也时刻存在着塌陷地震的概率。当然人类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降低概率波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9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