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哲生:我的胡适研究之路

更新时间:2022-01-13 00:47:49
作者: 欧阳哲生 (进入专栏)  
二○○五年十月二十日在广州的「南国书香节」上发表了《重新发现胡适—胡适档案文献的发掘、整理与利用》演讲,这篇演讲系统介绍了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美国三地收藏、整理胡适档案的情形。同年十二月三—四日应邀出席南开大学与日本爱知大学合办的「现代中国学术方法论研究」学术研讨会,提交了《中国近代学人对哲学的理解—以胡适为中心》一文。二○○九年为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周年,北大主办了「五四的历史与历史中的五四」国际学术研讨会,我提交了《中国的文艺复兴—胡适以中国文化为题材的英文作品解析》一文;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主办了「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了《〈新青年〉编辑演变之历史考辨—以一九二○年至一九二一年〈新青年〉同人来往书信为中心的探讨》一文。这两篇长文均是积自己多年研究心血所获撰写而成。前一文广泛采用了胡适英文作品材料,发前人之所未发;後一文利用了在胡适长子胡祖望先生家发现的一组《新青年》同人来往书信,对之作深入解读。二○一一年四月十七日—十八日应邀出席在南京大学举行的「胡适学术与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了《胡适与西方近世思潮》一文。通过参与上述各方面邀请的学术活动,自己胡适研究的领域逐渐扩展,胡适不仅是一个被重新认识的历史人物,而且真正是一个具有学术研究价值的题材。二○一一年九、十月间我第四次访问台湾,台北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编蔡登山先生约请我将自己的胡适研究成果和五四运动史研究成果汇编成书,我感觉这是一个总结自己学术研究成果的好机会,遂将自己的相关论文分别汇集收入《探寻胡适的精神世界》、《五四运动的历史诠释》两书,由台北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二○一一年十月出版繁体版。二○一二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又推出两书的简体版,简体版较繁体版的内容有所扩充。

   二○一二年十一月应邀出席在杭州举行的「司徒雷登与中国近代教育」学术研讨会,我以《胡适与司徒雷登—两个跨文化人的历史命运》为题发言,以後将此题衍成长文,发表在《史学月刊》二○一四年第一期。在写作该文时,我发现台北远流版《胡适的日记》(影印本)有被抽除的痕迹,也就是说,根据远流版整理的《胡适日记全编》实际上并非「全编」,整理者对前此的删除处理显然不知不觉,这在胡适文献整理中当然是一个有待弥补的「问题」。二○一三年夏我应日本东京大学之邀,作为时两月的访问,利用这次访日机会,我遍搜胡适着作的日译本及胡适与日本的相关材料,颇有收获,拟根据这些材料写作《胡适及其着作在日本》。可以说,每年或每隔一年,我都会在胡适研究领域发表一篇研究论文,以显现自己的新心得、新斩获,与同行分享。

   大体来说,我的胡适研究可以二○○○年为界,此前我着力胡适文献整理和胡适思想研究,包括对时人比较敏感的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研究。此後我开始关注对跨文化语境中的胡适学术、思想、活动研究。我认为,胡适研究要取得新进展,必须突破地域、国别的限制,胡适长期在美国生活、学习、工作,他是中西文化交汇所造就的文化钜人,他的域外经验值得发掘,我们需要从这一视角考察胡适、认识胡适、反省胡适,对胡适的思想、学术才会有比较深入的理解,而这正是迄今胡适研究相对比较薄弱的一个环节。

   总结自己的胡适研究工作,我的成果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研究成果,包括着作《自由主义之累—胡适思想的现代阐释》和收入《探寻胡适的精神世界》、《五四运动的历史诠释》两着的相关系列论文。二是整理文献,主要有:《胡适书信集》(三册,与耿云志先生合作)、《胡适文集》(十二册)、《胡适全集》(书信第二十三—二十六册,与耿云志先生合作)。此外,我还编辑了一些与胡适有关的资料汇编。如《胡适妙语》(岳麓书社,一九九五年)、《胡适文化学术随笔》(中国青年出版社,一九九六年)、《胡适告诫人生》(九州出版社,一九九八年)、《容忍比自由还重要—胡适与他的论敌》(时事出版社,一九九九年)、《读书与治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一九九九年)、《追忆胡适》(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二○○○年)、《解析胡适》(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二○○○年)、《再读胡适》(大众文艺出版社,二○○一年)、《中国的文艺复兴》(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二○○一年)、《胡适选集》(吉林人民出版社,二○○五年)、《胡适论哲学》(安徽教育出版社,二○○六年)等,这些工作算是对胡适作品及其研究的宣传、普及吧!

   胡适研究从一块「禁区」,到逐渐突破,发展成为学界瞩目的显学,是改革、开放以後学术界思想解放潮流推动的产物,也是老、中、青三代学者共同努力的结果。在这一学术发展进程中,我有幸加入这一研究群体,自认做了一些奋力前驱、添砖加瓦的工作。但毕竟为学力所限,在研究中仍不免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顾後瞻前,感慨万千,时光荏苒,自己不再年青。当自己跨过「知天命」之年,深感时不我待。胡适研究经过学界同人的努力,今天已蔚为大观,那种在「左」的岁月视胡适为「禁忌」的时代早已过去。实事求是研究胡适是我们清理历史、卸掉包袱、走向未来的重要基础。从发展的眼光看,胡适学研究如要更上一层楼,在学术界真正占有一席之地,并对推动整个人文学术事业发挥先驱作用,确需我们用心经营,细加耕耘。为此,自己规划未来的胡适研究工作:一是继续围绕胡适,选择一些较少触及而又存空间的论题,撰写系列学术论文,以拓展胡适研究的深度;二是继续搜集胡适书信,待时机成熟,增订《胡适书信集》。这就当是自己清理过去胡适研究工作的两项承诺吧!

  

   欧阳哲生

   二○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

   於京西水清木华园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900.html
文章来源:香港三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