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2021年经济学学科研究发展报告

更新时间:2022-01-10 23:49:52
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经济学社会学编辑部  

  

   2021年是不平凡的一年。面对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中国共产党迎来成立100周年,我国步入“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正乘势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这一年,我国经济学界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研究要义和根本出发点,坚持科学遵循经济发展规律,坚持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对一系列重大经济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与全面阐释,为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究

   2021年伊始,《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总书记署名文章《正确认识和把握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明确提出要“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深化对我国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立足新时代,以问题为导向是中国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源泉。当前,我国已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指引,构建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成为我国经济学界肩负的重大使命任务。

   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上,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强调,必须实现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高质量发展,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指引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根本行动指南。刘鹤认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论述,连同经济发展新常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筹发展和安全、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等,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

   马建堂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根植于波澜壮阔的中国经济建设伟大实践,对中国经济改革发展问题进行了系统阐释,明确回答了中国经济形势怎么看、发展阶段怎么分、发展目标怎么定、新时期经济工作怎么做、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怎么干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是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根本遵循,是新时代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行动指南,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也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辉煌篇章。

   谢伏瞻提出,立足我国改革发展实践,树立全球视野,研究、揭示中国经济发展和运行规律,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着力点,也是中国经济学界肩负的历史使命和重要任务。因此,站在全局高度,深入学习和准确把握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核心要义和丰富内涵,构建新发展格局是把握发展主动权的先手棋,也是全面实现中国式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郑庆东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不仅在理论上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把党对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水平,还在实践中重塑了经济发展理念、动力结构、增长模式、发展战略,引领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傅华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原创性,体现在其根植中国经济发展的时空和方位,精准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独特规律,深刻洞察新时代新发展阶段中国经济的特点、优势和深层矛盾、主要问题,对于“两个大局”下的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根本遵循,可以从“美”“实”“效”“协”“共”五大特征予以整体解读。

   顾海良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不仅是关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还包含着对当代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特别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政治经济学的开创性研究。这一经济思想实现了狭义政治经济学向广义政治经济学的拓展,形成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系统化的经济学说”的基本路向和理论要义。

   何毅亭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同中国经济发展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理论飞跃,具有鲜明的政治性、人民性、科学性、实践性、开放性、民族性六个理论品格。

   洪银兴认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指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立足于进入新时代中国改革发展的实践,以问题为导向创新经济学理论,从经济制度、经济运行、经济发展和对外经济各个层面研究经济规律,深化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其主流经济学地位将不断得到巩固。

   进入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是由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理论逻辑、历史逻辑、现实逻辑决定的。王一鸣认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理论逻辑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循环再审视,其历史逻辑是我国经济发展格局的阶段性演进,而其现实逻辑则是在统筹“两个大局”中牢牢把握未来发展主动权。

   进入新发展阶段明确了我国发展的历史方位,贯彻新发展理念明确了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指导原则,构建新发展格局明确了我国经济现代化的路径选择。高培勇认为,从历史方位到指导方针,再到路径选择,三者紧密关联,是一个完整而系统的体系,而贯穿其间的一条重要逻辑主线,就是统筹发展和安全。李毅认为,新发展理念既是我们认识为何发展、为谁发展、如何发展、靠谁发展的世界观,也是指导我们做好具体工作的方法论。刘伟认为,新发展理念明确了宏观经济治理的指导原则,即加强全局观念,增强问题导向与忧患意识,统筹好发展与安全的关系,形成目标优化、分工合理、高效协同的宏观经济治理体系。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这一重要论断为我们认识和解决高质量发展和共同富裕问题指明了方向。王灵桂认为,新征程上,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断开创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新局面、丰富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新内涵,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特别是要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逄锦聚强调,要科学把握高质量发展与共同富裕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共同富裕是高质量发展的根本目的,高质量发展要把共同富裕作为主要目标;另一方面,高质量发展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途径,是解决逐步实现共同富裕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实现共同富裕必须依靠高质量发展。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研究

   2021年,经济学界深入挖掘马克思经济学手稿的当代价值,围绕经济社会大循环的市场经济规律、市场经济下的资本逻辑、数据要素与数字经济时代特征、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演变等重大现实问题展开广泛讨论。

   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实践证明,实体经济大循环受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根本制约,使社会总资本再生产需要的比例关系经常遭到破坏,集中表现为周期性的生产相对过剩危机。刘晓欣提出,资本在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关联的三类运动中,有两类为虚拟经济自我循环,加剧了经济系统风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深刻暴露了全球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对立。而市场经济下的资本逻辑及其价值与其所处社会制度密切相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旨在满足资本获取更大利润的要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则用公有制及其资本形态驾驭传统的资本逻辑,逐步实现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性超越。正如周绍东提出的,社会主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生产目的,必须矫正资本逐利的一般属性,加大资本补偿劳动的力度,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生产力的变化首先表现在技术进步上,生产力的发展带来生产关系的变革,从而形成新的经济形态。作为社会生产力的新一轮发展,数字生产力的发展是由数字技术不断创新推动的,最终带来了数字经济的产生与发展。但学者们都强调要辩证看待数字资本主义和数字技术。当代数字资本主义发展带来劳动方式和劳动形态的新变革。一是劳动产品的异化隐藏于非物质化的数字产品中;二是“数字生产过劳”现象成为劳动异化的新样态;三是智能生产使人与他的类本质更加对立;四是劳资关系被深深隐藏在“人机关系”背后,劳动者遭遇技术性失业并“向下流动”,引发资本主义劳资对抗深层次的社会危机。有学者认为,从生产资本到金融资本再到数字资本,其基本矛盾、剥削及积累本性都未发生根本改变。而当代资本主义的最新表征形式是数字帝国主义。数字帝国主义虽延缓了资本主义走向崩溃的历史进程,却未改变其垄断性和掠夺性、寄生性和腐朽性、过渡性和垂危性的实质。

   推动构建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需要科学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与方法,准确反映中国基本国情和经济发展规律,从而研究、解读乃至引领经济社会发展实践。程恩富进一步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十大要义,包括以马列主义及其中国化经济理论为研究指导;以初级社会主义物质和文化领域的经济关系或经济制度为研究对象;以唯物史观和唯物辩证法为研究要法;以揭示初级社会主义社会不同的经济规律为研究任务;以不断满足全体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研究目的;以完善初级社会主义经济关系促进生产力和上层建筑现代化发展为研究方针等。

   经济领域重大现实问题研究

   2021年是建党百年和“十四五”开局之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一系列新机遇、新挑战,围绕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学者们进行了兼具全球视野、历史观照和本土特点的阐释与解答。

   中国共产党百年经济理论与实践。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用历史映照现实、远观未来,从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中看清楚过去我们为什么能够成功、弄明白未来我们怎样才能继续成功,从而在新的征程上更加坚定、更加自觉地牢记初心使命、开创美好未来”。因此,对党领导革命、建设、改革开放的百年经济理论与实践进行系统性回顾,从学科层面进行学理阐释与高度概括,进而提炼出有助于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概念、视角与议题,是当代经济学者的历史使命和时代担当,亦是2021年中国经济学界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

   百年来,中国共产党科学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中国革命和建设,在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取得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伟大成就的同时,不断深化对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有机整体,为进一步探索经济发展的中国之路奠定了坚实基础。顾海良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是“化中国”和“中国化”两个方面的结合,前者主要是理论指导和运用的过程,后者主要是理论概括和升华的过程,共同呈现螺旋式上升的思想过程。谢伏瞻认为,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不断把革命、建设、改革、强国事业推向前进,由此形成了党从容应对风险挑战、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的成功经验。金碚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是中国共产党百年求真变革的伟大思想奉献,党的领导作用与党的唯一行为目标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两者密不可分。黄群慧提出,在遵循世界现代化普遍规律的基础上,中国创造性地走出了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现代化道路,党的百年即是领导中国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建设成世界工业大国并开启向世界工业强国进军的伟大征程。此外,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回顾研究后一致认为,从中国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出发,以中国的实际经济问题为导向,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是中国共产党经济思想百年历程的显著特征。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是首届“学术中国”国际高峰论坛的主题。与会学者江小涓认为,中国40多年来的对外开放走出了一条既符合本国国情又遵循发展规律的新道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831.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