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瑞平:东亚奇迹再造——全球定位、中国引领与合作推动

更新时间:2022-01-10 15:19:17
作者: 江瑞平 (进入专栏)  

  

   1993年世界银行发表题为《东亚奇迹:经济增长与公共政策》的报告(以下称“世界银行报告”),指出东亚地区出现了经济增长的奇迹。“东亚奇迹”遂成全球热门话题,并引发学界关于东亚有无奇迹的激烈论争。就在论争相持不下之际,以1997年7月2日泰铢贬值为开端,东亚爆发金融危机,并导致东亚经济严重衰退。金融危机似乎印证了以保罗?克鲁格曼为代表的“东亚无奇迹”的论断,似乎也预示着,即便东亚出现过经济高速增长的奇迹,金融危机也宣告了这一奇迹的终结。然而,走出金融危机后的东亚,不仅增长奇迹未被终结,反而形成更加强劲的增长势头,从而越来越成为全球经济最具活力、增长最快的地区,其对全球经济贡献、占全球经济地位,也因此得到更加显著的提升。

   步入2020年,一场百年不遇的疫情突如其来,迄今仍在全球蔓延,许多国家几近失控,造成空前严重的生命健康危机和深度经济衰退。在此全球大背景下,东亚地区在防疫抗疫和复工复产方面却显现出世界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优异成效,似乎又在创造着的新的奇迹,从而也促使我们不能不对东亚奇迹重新予以关注。迄今为止,东亚地区的新冠肺炎感染率,仅及全球平均水平的大约1/10。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0年10月14日发布的最新预测,在全球经济2020年的严重衰退和2021年的强劲反弹中,东亚地区又形成“衰退更轻,回升更劲”的显著特点。该预测表明,2020年全球、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4.4%、-5.8%和-3.3%,而亚洲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则为-1.7%,中国还将出现1.9%的正增长。2021年全球、发达国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分别为5.2%、3.9%和6.0%,而亚洲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则高达8.0%,中国更将达8.2%。[1]这意味着在经济衰退期,东亚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比全球降幅低2.7个百分点,在经济回升期又比全球增幅高2.8个百分点。就在笔者正在关注东亚在防疫抗疫、复工复产方面取得的优异成绩时,正在线上进行的第四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传来好消息:与会的15国领导人于2020年11月15日正式签署了协议,意味着全球规模最大、成员之间发展水平最为悬殊、社会经济制度区别最为显著的区域经济合作框架正式建成。东亚区域合作进程本来明显滞后于其他两大世界经济中心——欧洲和北美,而在欧盟深陷英国脱欧困境、美国退出TPP(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的背景下,东亚能在全球笼罩于疫情蔓延和经济衰退阴影之时排除干扰,全力推进合作进程并最终取得成功,无疑也创造了区域合作的奇迹!

   立足当下反思历史,则会发现当年持“东亚无奇迹”观点的学者,对东亚经济增长的负面评价也绝非一无是处。至少应该看到,在1993年世界银行报告发布之前,即便东亚出现过经济增长奇迹,这一奇迹也存有两大明显缺陷,一是几乎没有作为东亚第一大国中国的深度参与(事实上,世界银行在考察东亚奇迹时,对象仅限于日本、韩国、新加坡、香港、台湾、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等八个东亚经济体,而未将中国大陆放在视野之内);二是东亚经济体相互之间几乎没有机制性合作(1967年成立的东南亚国家联盟此前主要限于政治安全合作)。然而从那之后,尤其是经历1997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在东亚很快形成足以改变整个地区格局、并产生世界影响的两大趋势,一是中国经济增长势头越来越强劲,越来越成为东亚经济高速增长的最重要引擎;二是以1997年11月“10+3”(东盟10国+中日韩3国,当时东盟为9个成员国,柬埔寨加入后成为10个成员国)合作框架启动为标志,东亚区域合作开始全面展开、快速推进,直至正式签署RCEP,并对本地区经济增长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推动和支撑作用。如果说在此之前,东亚已经创造了经济增长的奇迹,那么应该说在此之后,东亚又展现出举世瞩目的奇迹再造之势,直至目前在全球防疫抗疫、复工复产,以及逆流而上、全力推进区域合作方面展现出的强大奇迹再造能力。

   一、世界百年变局中的东亚

   东亚奇迹的形成与再造,必须放在世界大格局与大变局中进行观察。所谓东亚奇迹,如上所述,显然也是因为其在经济增长、区域合作、防疫抗疫、复工复产等重要层面,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显现出更加明显的优势,取得了更加优异的业绩。关于世界大格局与大变局,在2017年底在一年一度的驻外使节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提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后又在许多重要国内国际场合反复强调,不仅成为中国官方关于当今世界与时代局势的基本判断,也越来越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因此,东亚奇迹的形成与再造,必须放在这一世界百年大变局中予以考察。

   (一)世界变局的东亚身影

   关于当今世界面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包括其总体态势与主要趋向,迄今尚未完全达成共识,但在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整体快速崛起,大国实力对比关系发生显著变化,以及地缘经济布局正在加速调整等三大层面,看法似应基本一致。而在世界大变局的每一重要层面,都能看到浓重的东亚身影。东亚地区不仅浓缩了世界百年大变局的所有重大变化趋向,而且还是推进世界大变局的重要动力和支撑。首先,东亚始终构成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的前沿地带和核心地区。在东亚,这一进程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韩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等“亚洲四小龙”成功实现经济起飞,很快即被国际社会界定为第一批“新兴工业化经济体”。目前站在广大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前列,并发挥引领和主导作用的,显然是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本世纪头19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重,整体提升了19.3个百分点,其中有12.7个百分点是由中国贡献的,贡献率高达65.8%![2] 其次,大国经济实力对比关系的显著变化,集中体现在中、美、日前三大经济体之间,位居其后的其他大国地位虽也有所调整,但变化并不明显。而在中美日三大经济体实力对比关系中,变化最为强烈、最具代表性的,也是来自东亚的中日两国:中国迅速攀升而日本急剧下降。2000-2019年,在全球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中国由23.6%升至16.3%,提升12.7个百分点;美国由30.3%降至24.8%,降5.5个百分点;日本由14.4%降至6.0%,降8.4个百分点。结果是中国相当于美国经济总量的比重由2000年的11.8%急剧攀升至2019年66%,19年间攀升了54.2个百分点;而中国相当于日本经济总量的比重,在2000年仅有24.9%,到2010年即超过日本,2019年更攀升至日本的2.7倍!防疫抗疫和复工复产方面的效果差异,进一步加速了中美日实力对比变化。据IMF2020年10月14日预测,2020年中国、美国和日本的GDP增长率分别为1.9%、-4.3%和-5.3%,2021年分别为8.2%、3.1%和2.3%。据此推算,2020年中国GDP提升到美国的71.5%和日本的2.95倍,2021年更要提升到美国的75%和日本的3.12倍。[3] 最后,同样也十分重要,世界经济地缘布局变化、经济中心转移,也是世界百年变化的重要变量,而正是东亚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推动世界经济中心和重心越来越向东亚地区转移。而在近现代世界经济发展过程中,先是以英国为中心的西欧即欧洲地区位居前列,后是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地区后来居上,从而使欧美(西方)长期保持了世界经济中心和重心的地位。不仅欧美在全球经济规模和总量上占据主体和主导地位,而且全球经济运行的总体规则框架,也完全由欧美来制定和监管,包括几乎所有重要国际经济组织完全由欧美官员掌控。伴随东亚经济增长奇迹的形成和再造,东亚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地位快速提升,世界经济的中心和重心越来越向东亚转移。

   (二)东亚奇迹的全球背景

   另一方面,东亚奇迹的形成与演进,同样得益于相对有利的国际环境,有着极其深广的全球背景。首先,战后国际格局的深刻变化,为日本及“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的经济起飞创造了有利条件。尤其是冷战格局形成、朝鲜战争爆发,为美国改变对日占领政策,由占领初期力图彻底摧毁日本经济,改为把日本视为自己在东亚的代表予以扶植,为日本经济快速回复和高速增长,创造了重要条件。可以认为,上述东亚经济体在战后形成的经济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其获得了多层面的“冷战红利”其次,相对稳定的国际贸易、投资和金融体系,为东亚外向型经济发展提供了稳定、良好的外部国际环境。这一背景在上世纪70年代前作用更加明显,之后外部环境开始发生变化,不稳定和不确定性日趋严重,包括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石油价格剧烈波动等等。再次,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全面展开、快速推进,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逐步形成并日趋完整,东亚经济体总体上能够积极融入和充分利用,从而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和提升。最后,世界范围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不断展开,为东亚经济体后来居上、弯道超车提供了全新机会。先是“亚洲四小”在新兴产业部分占得先机,在一些高科技产品和零部件研发和生产领域凸显优势,后是中国大陆在新兴制造业方面后来居上、全面赶超,逐步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

   (三)未来东亚的世界使命

   如前所述,迄今世界大变局展现的每一重大趋向,都凝聚着浓重的东亚身影。这同时也交给东亚不可推卸的历史重任:积极引领世界大变局走向“历史正确的一方”。首先是携手推进新全球化进程。全球化是科技进步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必然趋势。但近前却遭遇了逆全球化暗流,呈现一定停滞甚至倒退之势。问题出在西方欧美主导的旧全球化,完全以资本利益为中心,导致了一系列日趋严重的全球性问题,尤其是对社会公平的严重损害。而世界银行在分析东亚奇迹时,非常重视东亚经济体推行的公共政策,它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社会公平的有效组合。伴随东亚奇迹的创造和再造,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快速提升,理应积极引导未来的新全球化,朝着更加公平公正、互利共赢的方向前行。其次是共同维护多边国际体系。现存多边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是二战结束后在西方尤其是美国主导下建立起来的,虽在战后世界经济发展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自身却存有难以克服的内在缺陷,越来越难以适应全球经济治理的全新需求,以致越来越陷于失效和失灵。特朗普上台后全面推进美国优先、单边主义,连续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伊核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世界卫生组织等多边国际组织,对多边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造成严重冲击。东亚是多边国际体系的收益者,也应成为多边国际体系的维护者。应在改革、完善的基础上捍卫和引领多边国际体系。再次是积极引领区域合作潮流。区域治理是全球治理的有效补充。上世纪九十年代后,伴随多边治理体系出现问题、陷入困境,各种形式的区域合作框架开始蓬勃兴起,以致形成“欧洲—北美—东亚”三极格局,且呈“欧洲领先、北美跟进、东亚滞后”的突出特点。目前,在英国脱欧凸显欧盟危机、美国主导的两大区域框架遭遇“特朗普冲击”的背景下,东亚合作大有后来居上、引领潮流之势,尤其是近前RCEP成功签署,更是逆势而上,创造了区域合作的奇迹。对此后文将有专门讨论。最后是努力强化全球经济引擎。伴随世界经济地缘重心的东移,东亚越来越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和支撑。走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始终处于增长乏力、徘徊不定的状态,2020年的新冠疫情全球蔓延,更是对已处停滞状态的世界经济致命一击。东亚应在目前的防疫抗疫、复工复产方面继续发挥引领和示范作用,并在未来世界经济回升与增长中发挥更加强劲的支撑与推动作用。

   二、东亚奇迹再造中的中国

1993年世界银行报告认定的东亚奇迹,所指称的主要是此前在东亚地区形成的形似“雁阵”的经济高速增长序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821.html
文章来源:《东亚评论》2020年第33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