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鹏程:从写经到刻书

更新时间:2022-01-09 21:54:53
作者: 龚鹏程 (进入专栏)  

  

   我刚开始提倡“文人书法”时,谈文化,对书法界来说还太奢侈了,所谓书家,持笔如箒,狂徒乱抹一通罢了,谁管什么文化?所以当时只能呼吁:书家须略识字、须先成为文人。近日文化稍就复兴,可以略谈点书法本身的文化问题了,故先从书写的材料说起。

   一、抄写碑拓

   楮树皮是制造桑皮纸和宣纸的原料,故后来常作为纸的代称,如《清史稿·邓石如传》:“家多弆藏金石善本,尽出示之,为具衣食楮墨,使专肄习”。

   书法,现在虽然上推到甲骨金文,重视简帛碑刻文字的人也不少,但谁都知道:书法最主要的还是表现在纸上。造纸术大发展于东汉,书法亦然,两者间不能说没有关联。

   写在纸上,比金石刻铸好,是因可见墨迹笔触。但汉魏晋宋齐梁等朝的纸上墨迹泰半亡佚,就是唐人纸墨,也甚罕见。后人习书,学的其实多是雕版。把墨迹翻刻在枣版上,再印出来,形成“帖”。宋代以后人学书法,基本上都是这样学着帖。

   宋淳化三年(992年),宋太宗令出内府所藏历代墨迹,由翰林侍书王着编次,名《淳化阁帖》,又名《淳化秘阁法帖》,简称《阁帖》,共十卷。第一卷为历代帝王书,二、三、四卷为历代名臣书,第五卷是诸家古法帖,六、七、八卷为王羲之书,九、十卷为王献之书。元赵孟頫《松雪斋文集·阁帖跋》曰:“宋太宗……淳化中,诏翰林侍书王着,以所购书,由三代至唐,厘为十卷,摹刻秘阁。赐宗室、大臣人一本,遇大臣进二府辄墨本赐焉。后乃止不赐,故世尤贵之。”此帖为枣木板刻,初拓用澄心堂纸、李廷珪墨,极其精美。\r

   后来全国各地辗转传刻,此帖遂遍天下。但翻刻并不是也用枣木板刻印,多是上石,也就是把雕板上的字再刻到石头上去,以便学者摹拓。著名者有二王府本、绍兴国子监本、大观太清楼帖、淳熙修内史本、泉州本、北方印成本、乌镇张氏本、福清李氏本、世堂本、临江戏鱼堂帖、利州帖,黔江帖、庆历长沙刘丞相帖、潘师旦绛州帖、绛公库帖等数十家。现在还存《淳化阁帖》刻石四种:一、杭州文澜阁旧址北宋刻石;二、明万历四十三年肃王府遵训阁本,现存帖石两套于西安碑林、半套存于溧阳;三、清顺治三年陕西费甲铸依肃府初拓本摹刻一部,置于西安碑林(俗称西安本或关中本);四、溧阳虞氏本,乃明肃府本五套刻石之一,现存江苏溧阳县甓桥镇虞氏宗祠(俗称溧阳本)。

   阁帖的情况很复杂,是专门的学问,但基本状况如此(其他的,各位可去读林志钧先生《帖考》一类书)。

   也就是说,虽然书法主要是表现在纸上,但纸上墨迹其实难得,一般仍只能由木雕石刻中去揣摹拟想。

   这时,有一种材料就十分吸引人了。那就是佛经道经的写卷!钱泳《履园丛话》曾说:“有唐一代墨迹,告身而外,惟佛经尚有二一,大半皆出于衲子道流,昔人谓之经生书。”

   经生,指抄写经书的书手。这些人,有些是道观寺院里的底层执事,有些是乡里间粗通文墨的小读书人,受佣雇为寺院或施主抄写佛经道经,别人做功德,他挣点生活费而已。当然我们都知道曾有王羲之写《黄庭》这类大书家写经的事,但经生不能跟他们相比。地位卑微、工作辛苦,因为经典多半卷帙浩繁,工作多半计字量酬,所以要赶快抄、长时间抄,交差了事,哪管书艺精不精美?

   然而,写者既多,自有杰出者,披沙拣金,往往见宝。而且,如果整体时代书法水平高,这些经生书当然也不会差到哪去,唐代的情况就是如此,所以钱泳有此赞叹。

   《宣和书谱》卷五载:“杨庭,不知何许人也,为时经生。作字得楷法之妙,长寿间一时为流辈推许······唐书法至经生自成一律,其间固有超绝者便为名书,如庭书,是亦有可观者。”都穆《寓意编》:“国诠,太宗时人,唐贞观中经生。国诠奉敕作指顶许字,用硬黄纸本书《善见律》,末后注诸臣,有阎立本名,其书精熟匀净而近媚。”大体也都是这个意思,认为经生写经不乏佳作。

   他们那时能看到的写经,数量还很少,现在可就多了,敦煌就有几万件。所以里面的精品也不可胜数,是我们现在讲书法史或学书法不可忽视的财富。

   经生字是一批独立的书法文献,其字与文人学士写的、碑刻的,虽有交集或交流,但本身自有传统。例如写经书法在晋至北周期间,基本上是:横画起笔一般露锋入纸,起笔尖锐迅疾,左轻右重,收笔处多铺豪压下、重按后旋即迅速提出,转折略作顿驻后快速调锋变向,竖钩这一楷书特有的笔法则时有时无、显示了由隶而楷的过程。结体紧凑,且明显存有隶意,取横势。这跟同时期以王羲之王献之为代表的楷书风格就显然不同。虽有的近于北碑书风,取斜势,古厚朴实,却也有差别。

   南北朝后期,写经体虽然隶书笔意愈来愈少,但仍是其沉雄厚重的。而且南北方由于佛教传播和流通较其他方面的交流宽松,故南北写经的书风差异很小,南方写佛经多类似北方。这也与南朝其他方面的书风颇有差别。

   唐代又不同,写经体,早期效法欧、虞的占了主导地位;盛唐以降,则有了变化,米芾《海岳名言》说:“开元以来,缘明皇字体肥俗,始有徐浩,以合时君所好,经生字亦自此肥。开元已前古气,无复有矣。”

   之所以唐初写经体,效法欧、虞,是因政府规定“参考弘文馆楷书字体”和置校书郎二十人、楷书手一百人入秘书省缮写校对四部图书,又置设了书学专科。虞世南既‘教示楷法’,又辅助和接替魏征负责四部图书的缮写工作,他的书法对于楷书手当然有相当影响。而这些“楷书手”所写的经卷,也常常作为发往各州道的范本、成为一种规范格式。

   当时官属抄写者也称“群书手”或“书手”,字体工整者,称“楷书手”或“楷书”,专门负责抄录重要文件或经卷,多隶书秘书省、门下省、弘文馆。《旧唐书·职官志》载弘文馆有楷书手三十人、史馆楷书手三十五人、崇文馆书手二人。开元年间的《唐六典》亦载:秘书省有楷书手八十人、弘文馆有楷书手二十五人。S.2278题记“专当典并写麟台楷书令史臣徐元处”,写麟台也是一专门的抄书机构,而“楷书令史”便是专职人员,《唐六典》卷八:“先置楷书手,今改为令史。”据史载,贞观元年有从“性爱学书及有书性者”中选拔出来入弘文馆内学书的。

   另外,官经中最有代表性的,是长安宫廷写经。如高宗咸亨二年至仪凤二年门下、秘书二省及弘文馆书手所抄《法华经》、《金刚经》等,纸质细腻考究,书迹谨严优美,如S.513、P.3278、BD.14490,敦煌大约有三十余件。所以总体来说,唐代写经受官方主导的力量就比南北朝时期强大许多。

   二、雕版法帖

   宋代以后,雕版盛行,书籍不待传抄,为国史一大变,南北朝隋唐大规模的钞经抄书现象也就为之一遏。

   书法史也就因此而不再有经生抄卷抄本这类材料了。

   可是,很少人注意到:雕版印刷仍是跟书法大有关系的,刻本也是重要书法史资料。

   第一大宗就是刚刚提到过的《淳化阁帖》这种。把历代名家书迹通过刻石与雕版之综合手段流传出去。

   淳化阁帖之后,主要的法帖有以下这些:

   《绛帖》:北宋潘师旦于皇祐、嘉祐间所刻。以《阁帖》增减而成。因刻于山西绛州,故称。今以故宫博物院珍藏的明末涿州冯铨旧藏本为善。

   《大观帖》:北宋大观三年徽宗下诏镌刻。虽和《淳化阁帖》内容相同,但摹勒谨严,镌刻精工,又多改正《阁帖》错误,故为世所重。

   《汝帖》:北宋大观三年州守王寀据《阁帖》并杂以他帖辑刻于汝州,收录历代名家法书七十七家,另作者不明法书二十三种。古刻仅存,究属可实,现藏上海博物馆。

   《雁塔题名帖》:宋宣和二年柳瑊搜拓慈恩寺雁塔唐人题名,藏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鼎帖》:又称《武陵帖》,宋绍兴十一年郡守张斛择取《淳化阁帖》合《潭》《绛》《临江》《汝》等诸帖刻于武陵(属鼎州)郡,藏上海图书馆。

   《兰亭序帖》:宋刻丛帖,北宋末刻于越州,共六卷。以《汝帖》为基础,并摹勒墨迹和石本而成。

   《宋高宗刻米元章帖》:南宋高宗赵构于绍兴十一年汇集米芾书迹摹勒于石,刻成十卷,是米芾个人作品辑刻最早的。

   《东坡苏公帖》:也称《西楼苏帖》,汪应辰于南宋干道年间以苏轼墨迹刻石于成都,是苏轼书法集帖。内容为诗、文、信函。今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五册,北京市文物公司藏一册。

   《群玉堂帖》:南宋韩侂胄以其家藏墨迹于嘉泰末、开禧前摹刻而成,十卷中大半辑刻宋代名贤如苏轼、黄庭坚、米芾书。选择精严,摹刻精工,是南宋名帖。目前美国安思远藏僧怀素《千字文》、故宫博物院藏三种、吉林省博物馆藏一册(苏帖)、上海图书馆藏第八卷残册。

   《郁孤台法帖》:南宋绍定元年聂子述以已藏墨迹摹刻于赣州,今有上海图书馆藏两残册,主要为苏轼、黄庭坚书迹。宋刻宋拓。

   《凤墅帖》:南宋曾宏父在嘉熙、淳祐间所刻。收集了曾氏所见到的几乎宋代全部著名人物的墨迹,刻工精细,现藏上海图书馆。

   《忠义堂帖》:唐颜真卿书,多属精本和稀见之本。浙江省博物馆藏宋拓孤本。

   《澄清堂帖》:南宋嘉定年间刻。由王羲之、王献之至苏轼,分藏故宫博物院和中国历史博物馆。

   《英光堂帖》:南宋绍定二年至六年岳珂以其家藏米芾墨迹摹刻于润州。香港中文大学藏第三卷及故宫博物院藏四残册,均是宋刻宋拓本。

   《宝晋斋法帖》:南宋曹之格于宝祐二年至咸淳五年所刻。宝晋斋原是米芾斋名,米芾曾将其所藏谢安、王羲之、王献之真迹摹刻入石。现藏上海图书馆。

   《姑孰帖》:南宋淳熙年间杨倓、洪迈等刻于当涂郡斋。

   《松桂堂帖》:南宋淳熙十五年米巨窓刻于卢山。以上两种宋帖今藏故宫博物院。

   《乐善堂帖》:元赵孟頫门生顾信摹勒,今藏国家图书馆。\r

   《姑孰帖》:清初出土宋石原刻清拓本。

   《松桂堂帖》:宋刻宋拓本。

   《乐善堂帖》:元刻明拓本。

   《真赏斋帖》:故宫博物院藏,嘉靖元年无锡华夏编,章简甫镌刻。

   《停云馆帖》:嘉靖十六至三十九年文征明集,其子文彭、文嘉摹。

   《余清斋法帖、续帖》:万历二十四至四十二年休宁吴廷辑刻。

   《戏鸿堂法书》:万历三十一年华亭董其昌辑。以上三帖今藏国家图书馆。

   《郁冈斋墨妙帖》:明万历三十九年金坛王肯堂编,管驷卿镌刻。

   《快雪堂法书》:清代冯铨摹集,五卷。所收自魏钟繇、晋王羲之至元赵孟緁为止,首列王羲之《快雪时晴帖》故名。

   《秋碧堂法书》:梁清标摹镌,八卷,分别藏于故宫博物院和国家图书馆。

   《御刻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所收自魏晋至晚明凡一百三十五家、三家四十帖。规模最为宏大,今藏国家图书馆。

其他还有许多,例如明代还翻刻了不少《淳化阁帖》之外的其他宋代汇帖,加《绛帖》《大观帖》《星凤楼帖》《秘阁续帖》等;也有以明内府收藏宋拓本为底本翻刻的肃潘《肃府淳化阁帖》;另一些断代法帖和个人法帖,如《晴山堂帖》《宝翰斋国朝书法》《旧雨轩藏帖》《澄观堂帖》等是专集明人墨迹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8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