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七一 “请教”的分量

更新时间:2022-01-04 17:07:20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宝玉供出了琪官住所,底下呢:

   那长史官听了,笑道:“这样说,一定是在那里。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罢,若没有,还要来请教。”说着,便忙忙的走了。

   这一回里长史官的所有言谈,可圈可点,堪称范本。它的特点是寓居高临下于奴颜婢膝之中,堪称旧中华官事语言之绝唱。

   一、忠顺府高于荣宁二府,荣宁二府袭下来的是“公”,而忠顺那边的头衔是王。荣宁的祖先是功臣,而忠顺这边的则至今仍是皇亲国戚、金枝玉叶。

   二、此次来办的事儿,忠顺府有理有据有材料。琪官本是忠顺府这边的奴才,却得贾宝玉协助潜逃。忠顺府是来问罪、追赃、讨债的,长史官必须充分掌握主动,高屋建瓴,气势如虹。

   但是,长史官又是办事的人员,是奴才,他面对的是贾政,是老爷,他不能放肆,他的一言一行必须合乎礼数,合乎奴才却又是高级奴才,尽管是高级奴才却又仍然只是奴才的身份。于是气盛而语卑,势高而礼全,以弱势言谈举止行强势“外交”,明明是咄咄逼人,却偏要低声下气,虽说是低声下气,却仍然威胁要挟。明明是来兴问罪之师,施足压力,却要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荣,守其辱(见《老子》),摆出请示请求请教请开恩请发话的架势,而且越是如此,越发显得官事官办,口气冰冷,拉开距离,摆好架子,站好蹲裆骑马步,准备发招接招,不惜一战。(他只是在冷笑一声中露出了杀机,太极招式中并不绝对地排斥毒招。)

   通篇话语中,最后的“请教”二字尤其精彩绝伦,属于太极推手,借力打力,柔若无骨,力能贯顶,势如破竹。

   借力,你已经说出了琪官密址,已经事实上承认了助琪官潜逃的罪行。自然,如若仍找不着,唯你是问。

   他没有说“唯尔是问”,那样说像是泼皮;他没有说“跟你没完”,那样说如同痞子串子;他没有说“下次绝不饶你”,那样说反而显得亲热,冷冻得不够温度;他没有说“还要麻烦您”,那样说太市民气、小人物气,也太一般,太平常心平常话;他没有说“如果找不着还要打搅、叨扰”,那样说等于自己承认己方所做讨嫌至少是略微讨嫌。

   他说的是“请教”,请教是以你为师,向你学习,敬听尊训,向你求教,全凭尊便……此柔若无骨而又势不可当者也。势不可当,就是说,如果你宝玉敢于再耍花招,求蒙混过关,藏头露尾,半推半就,以卵击石,那么在下再来请教,就没有你的好果子了,你就要化为齑粉了。

   我建议读者诸君想一想别的词,有没有可与“请教”二字相匹敌相替换者。你越是这样想,越是佩服长史官,也就越是佩服曹氏雪芹了。

   “请教”二字应该大写,“请教”二字应该反复研读,应该放大成为黑体特大号字。二字铿锵有力,掷地无声,此处无声胜有声。就凭这两字,读《红》者不应忘记忠顺府长史官此公;也说明,忠顺王本人可能草包(就冲长史官转达的他“老人家”死恋着琪官的那两句话,也不像有才有为者),草包的奴才却不可小瞧。主子的鹰犬往往比主子厉害,盖主子靠世袭,靠背景,而且一味享福作乐,腐败堕落;而奴才呢,那是杀出来的,叫作杀出来一条血路。容易吗?当差不容易,当差有能人,切切不可大意。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72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