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六九 琪官事件

更新时间:2022-01-04 17:06:30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宝玉挨打,直接原因有二:一是琪官事件,一是金钏事件。

   琪官事件货真价实,金钏事件被歪曲夸大了,大约三七开,宝玉七分冤枉,三分咎由自取,难逃责任。

   先是贾政讨厌宝玉的精神面貌,叫作“见他惶悚,应对不似往日,原本无气的,这一来倒生了三分气”。父辈总是希望下一代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见了宝玉的窝囊样子,岂有不气之理?宝玉其实是为了金钏而痛苦——只有痛苦,并无忏悔。他怎么会硬是不忏悔?

   这也是代沟,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

   这时有回事人来回:“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和忠顺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

   素日并不来往,此话关键,也属于刘心武先生极有兴趣的话题:贾府在宫廷贵族山头中属于哪一派?贾家是怎么站的队?显然,贾府与北静王亲,与忠顺王疏,还可能不仅仅是疏,而且是对立面。这也就可以明白,宝玉惹的祸有多大了。

   忠顺府来了一位长史官,连姓名也未交代,一是这里的官职与身份比个人符号即姓名重要,二是此人并非书里的什么角色。

   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

   好一个忠顺府长史官,说话句句软中带硬,礼中含兵,字字到位,声声施压。擅造云云说明咱两家素来不过这个,井水不犯河水;如有造次,则是你们违反了游戏规则。黄牌警告:少挑衅贱招!

   “奉王命而来”,五个字相当于递交了国(府)书,当然是特命全权大使。你有几个脑袋,敢与王爷骚情!

   “王爷知情”,“下辈亦感谢不尽”,说得温柔,分量却重:此事非同小可,是重大事件;反过来说,此事“老大人”不给“作主”,必然是王爷震怒,我辈亦记你的仇一辈子,绝不善罢甘休!

   贾政听了这话,抓不住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

   此是自然。贾政当然抓不住头脑,而且心惊胆战,他是在完全被动中被推到了府系(也许背后有更高更深更令人心惊胆战的背景)斗争的第一线。

   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

   承办也者,贾政作恭顺状,以求缓颊。冷笑加“不必承办”,则是少来这套假招子的意思,并无情面可讲的意思。然后长史官说:“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琪官)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

   好一个不比别家!如是别家,早擅入了,早抄了狗日的家了!

   宝玉与琪官即蒋玉菡的关系的消息普及(信息覆盖)程度已达百分之八十了,谁说国人不重视事物的量化数码化呢?那么,谁传播的呢?隔墙有耳,万物睁目,能不慎哉!

   宝玉自己去传播的可能性不大,那就有三种可能:一是宝玉的狐朋狗友如薛蟠等传出来的,但后文似乎暗示并非如此;第二种可能是宝玉的随员传出来的,但随员们能看到并知悉宝琪二人的苟且私情吗?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性,是琪官自己传出去的。这里有一条定则:得宠者必以宠为荣,以得宠而招摇。此施宠者不能不防者也。这里又有一条忌讳:把自己与哪位权贵或仅仅是大人物的家属的亲密关系透露出去,是犯了规矩的,是危险的。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7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