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国豫 梅宏:构建数字化世界的伦理秩序

更新时间:2022-01-03 12:11:40
作者: 王国豫   梅宏  

  

   摘 要:伴随着数字化转型和数字中国的建设,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世界正在诞生。历史地看,数字塑造了我们对世界和人类自己的认知。数字化转型将进一步拓展人类的认知空间和认知手段,释放生产力,改变人们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然而,数字化世界中的人和物的虚拟性与“脱域”特征,引发了数字世界的伦理问题,因此亟待建构和完善数字世界的伦理秩序。文章总结了现有的科技伦理学介入数字化进程的 3 条路径:对“数据主义”的批判、伦理嵌入算法和道德物化,以及通过法律和政策调控的负责任创新;提出塑造数字化世界的伦理秩序必须提高数字化时代民众参与数字化转型和治理的能力;建议要像花大力气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那样,提升数字化时代公众的数字能力。

  

   现实世界数字化,构建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世界,正在逐渐成为现实。借助于对数字化世界的深度解析,人类不仅拓展了认识世界的视域,而且通过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产业创新的深度融合,释放出了巨大的市场和经济能量。从电商、共享出行、共享教育、网络协作到在线金融……数字技术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而且改变了人们的思维习惯和模式,改变了社会的发展模式和动力。正因为如此,建设数字中国、发展数字经济、推动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新时代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

   然而,我国与数字化转型相应的数字化社会的法律、伦理和制度体系尚未完全建成,现有的现实世界的制度体系并不能完全涵盖和满足数字社会的要求,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网络空间和数字世界的伦理失序。因此,在加快数字化建设的当下,构建数字世界的伦理秩序与数字化建设一样,不仅必要,而且非常迫切。

   1. 数字化世界的历程

   数字塑造了我们对世界和人类自己的认知。人类使用数字描述世界由来已久。据研究,涉及数、量、形等观念的原始概念,可以追溯到人类种族最早的时期;而数学概念的雏形,则可以在更古老的生命形态中找到——它们或许比人类还要早数百万年。数的概念的发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初的数学直接与我们的感官经验世界相联系,有人甚至认为人类种族的延续跟数学观念的发展或许并非毫不相干。源自古希腊的现代科学预设了宇宙世界的规律性,而这一思想则与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万物皆数”的宇宙观不无关系。“一切可知的事物都有数字;因为,如果没有数字,任何事物都既不可能被构想,也不可能被理解。”

   毕达哥拉斯学派提出的数字构想事物的假设,在数字化时代已经得到部分验证。数字化概念出现在 20世纪 50 年代。英语中的“digitize”“digitization”来自拉丁文“digitus”“finger”和英文“digit” “number”,是指将物体、图像、声音、文本或信号转换成数字格式的文件的过程。这场肇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的数字化技术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变革。

   如果说早期的数字化还仅仅聚焦于物理世界,借助于二进制代码将数据与知识引入计算机内部,以形成可识别、可存储、可计算的数字数据,再据此建立相关的数据模型进行处理分析的话;那么今天,借助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的集成创新和融合应用的数字化技术,则将触角延伸到整个经济和社会系统,从物理世界蔓延到人类社会生活世界,逐步实现了对整个社会组织、管理和运行系统及人的数字化。一个人可以用一组数据来表示,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同样也可以用一组数据来描述,人和物的身份都可以用数据来表示——数据成了联结万物的基础。在经济生活中,数据成为继自然要素和人工物以外的新的生产力要素,在工业界也有“数字石油”和“数字能源”之称。而对于知识生产来说,数据则成为我们认识世界的本体和知识的新来源。正因为如此,世界各国都在致力于数字化相关的基础建设和转型。

   “数码物”(digital object)已经引起哲学家关注。虽然数与物的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但根据数据的知识论解释,数据是事实的集合,数据可以表征世界。在某种情况下,你的数据甚至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在 Bogen 和 Woodward看来,数据就是与某种现象所对应的有待阐释的事实的表征。“只要满足一定的状态,或者当满足一定的状态的时候,相关的事实就可以进行解释,它们(数据)就可以表征相关的事实。”因而,人类对世界的认识转而可以通过对数据的解析而获取,而构建的世界图景在一定意义上取决于数据。图灵奖得主吉姆·格雷(Jim Gray)认为,科学研究已经进入“第四种范式”——数据密集型科学范式。在此范式下,数据不仅成为科学研究的新方法和新路径,而且,与采用演绎方法的知识驱动的科学相比,数据驱动的科学对世界的解释力更强。因为传统方法通常是建立在小数据集或局部数据基础上的,因而只能获得局部片面的知识,缺乏对事物系统、宏观与整体的认识;而基于大数据的科学研究理论上则可以通过对统计规律的解析,寻找普遍性知识,进而从整体上或全局上认识世界。

   以精准医学的研究为例:2011 年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的《迈向精准医学》报告,将精准医学定义为“通过整合每个患者的分子研究和临床数据发展一种更加精确的分子疾病分类的知识网络,以此提升诊断和治疗水平,从而能够根据每个患者的个体差异为其量身定制更好的卫生保健”。因此,生物医学大数据的获取是精准医学的前提。生物医学大数据包括各类组学数据,如基因组、蛋白质组、代谢组、表型组等,以及环境数据和家庭及个人行为数据等;既涉及个体的基因遗传和生活数据,也包括家族、群体和外部环境的数据,还包括社会经济等方面的数据。通过整合、分析这些多维度的数据,从中找出规律,最终获得影响个体健康的全景图像,取得在小数据的情况下不可能获取的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讲,数字化不仅从本体论上改变了我们认识世界的基础,也从方法论和认识论上改变了我们认识世界的途径。

   2. 数字化世界的特征与双重效应

   基于对数据是事实的集合或世界的表征这一认知,世界各国、各行各业都在推动数字化转型。将含有某种信息的物变成数字形式,借助于数字技术可以更好、更方便地管理来自不同设备和系统的海量数据,实现跨区域、跨团队的合作,实现知识共享。例如,当医院文件柜中的纸质病历转变为数据存储在云端的时候,那些数据又可以成为人们随时随地用以生产知识或解除疾病的对象物。对于社会生活来说,也许数据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物的价值的释放。摆脱了“域”的局限,数据作为物的载体在无限的时空中流动。因为服务业的数字化,远道而来的客人可以不必再去一家家旅店询问是否有空床位,或者为了寻找一件商品而跑遍整个城市。在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的危急时刻,一些志愿者通过网上信息传输和协作的方式,不仅让救援者知道哪里最需要人和物,而且在关键时刻,数字化世界和实在世界的有机无缝衔接还创造出拯救生命的奇迹。

   然而,一个新世界的诞生必然伴随着初始无序的阵痛。数据是物的载体,而物本身是有限时空中的存在。从物到数据,再从数据到物的双向流动,释放出了巨大的生产力和价值,但也带来了伦理上的诸多挑战。本质性原因在于,数字化将有限时空的人的活动扩展到了没有物理和时间疆界的虚拟空间,而我们现有的各类伦理和社会规范都是针对现实世界确定时空中的人、在特定的社会网络中的人。当网络和数字化空间解构了现有的社会关系网络,虽然人还是社会中的人,但这个社会关系网络变得无形无影。网络和数字化空间的行为可以影响到现实世界的人与社会,但是现实社会的秩序却不能简单地适用于数字化环境。这就带来了数字化世界的伦理失序。数字化世界的伦理失序至少表现在 2 个层面。

   个体层面

   对于个体而言,个人在数字化世界获得了新的身份——数字身份(digital identity)。数字身份简单地说是指用于描述和证明一个人的一组代码。借助于数字身份,人们可以在数字化世界证明“我是我,你是你”。数字身份不同于电子身份,传统的电子身份仅仅是身份信息的电子版,而数字身份与数字身份技术系统相关——通过引入生物识别技术和大数据等数字化技术给人“画像”,以确认数字“我”和实在“我”是同一个人。常见的有银行系统、铁路和机场交通系统的身份识别或认证。通过身份识别,可以为人们高效、安全地进行金融业务的交易和通行带来极大的方便。疫情中的健康码也是一种数字身份。“绿码”和“红码”不仅勾画出一个人的生活轨迹,还包括他的社交网络。

   网上的推送也是基于个人的数字身份:根据行为足迹、在网上的浏览习惯推断和分析某人行为偏好,甚至其职业和工作场所。于是,一个人至少可以得出 3 种身份:① 社会身份;② 生物信息身份;③ 行为和心理的身份。这 3 种身份信息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属于个人的私人信息,如果其他人需要获取这方面的信息,需要征得本人的同意。但是,在数字化空间,这种“画像”大部分是数字化技术构建的。尤其是关于个人生物信息、内心情感和偏好的推断,属于个人极其敏感的隐私。人类是一种情感动物,也是极其脆弱的动物。个人隐私的不恰当暴露常常会带来对个人和家庭的极大伤害,有时会带来对个人和家庭的出身、健康、种族与性别的歧视。

   个人情感属于人的隐私,保护隐私也是为了保护人的尊严和自由;然而,数字化世界几乎没有隐私。在网络和智能时代,只要上了网就等于进入了公共领域。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网络世界的逻辑所决定的。目前,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技术与规范来构筑对个人的完全的保护。2018 年 11 月 9 日,Erlich等在 Science 上发文称,通过使用远亲和其他人口统计信息,而无需特别具体的信息,便可以相对容易地在数据库中追溯到某人的身份,如目标的年龄或可能的居住地;在理论上只需要大约 2% 成年人在数据库提交 DNA 信息,就可以追踪到任何人的远亲,进而揭露他们的身份。类似个人生物信息的暴露不仅可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现状,还可能影响到其未来甚至其子女的生活。

   数据的“脱域”使得其权属不明确,因此一旦产生价值,便可能产生价值分配的冲突。数据的生产者和数据的供给者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权利诉求。如果发生了数据转移和数据共享,那么,就不仅涉及知识产权和利益分配问题,还涉及知情同意问题。特别是生物医学数据(如基因数据)不仅涉及个人的隐私,还可能涉及群体的隐私。谁有权获取、谁有权同意和分享,这些不仅涉及数据的分配伦理,而且涉及对数据的支配权和自主权。

私人信息被数据化进而转化为社会记忆后,其作用之正面或负面未尝可知。人是一种会遗忘的生物。人的遗忘是常态,而对于人工物来说,一般不被删除或破坏,信息就会永远保存。今天我们可以了解到先人的文明程度,“断代”和“断源”常常更主要是依靠物的“记忆”。然而,遗忘虽然是人类的“缺陷”,却也是人类向前的必要前提。没有遗忘的人,其生活将会变得非常沉重。舍恩伯格在《删除:大数据取舍之道》一文中讲了一个故事。2006 年的某一天,生活在加拿大温哥华的 60 多岁的心理咨询师菲尔德玛,打算通过美国与加拿大的边境,就像曾经上百次做过的那样;但是,这一次边境卫兵用互联网搜索引擎查询了一下菲尔德玛,搜索结果中显示出菲尔德玛在 2001 年为一本交叉学科杂志所写的文章中提到,其在 20 世纪 60 年代曾服用过致幻剂 LST,因此菲尔德玛被扣留了 4 个小时。期间,菲尔德玛被采了指纹之后还签署了一份声明,内容是他在大约 40 年前曾服用过致幻剂,而且以后将不再进入美国境内。由此可见,在数字化世界,一旦私人信息被数据化进而转化为社会记忆,那么带来的有可能不是自由,而是包袱和控制。这也是为什么在“文明码”刚一出台的时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70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