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伟:区块链争议的冲突法解决范式探讨

更新时间:2022-01-02 15:20:56
作者: 李伟  

   内容提要:区块链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普及以及相关法律规制的缺失,使得与加密财产转移相关的各种跨国民事争议随之不断出现。从冲突法和区块链的本质属性来看,冲突法更易弥补代码自治的法律空白,加密财产的跨境转移急需冲突法调整,以及区块链“去中心化”与国际私法“去国家化”相契合,均赋予冲突法在区块链的适用基础。与此同时,传统冲突法在物权、合同、侵权、继承等领域的规则在处理加密财产跨境转移争议上面临新的挑战性命题,使得技术与私法之间难以协调。因此,须通过冲突法判断加密财产转移的合法性,赋予加密财产被广泛认可的“证券化”属性,以适用多重冲突法规则,破除唯代码主义,创设加密财产转移冲突规范的数字连结点,并借助统一冲突法公约以消除加密财产转移的法律障碍,从而构建区块链与冲突法的共生机制。

   关 键 词:区块链  冲突法  加密财产转移  法律适用

  

  

   区块链(block chain)是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DLT)①的去中心化数据库,起初主要用于分布式数据存储、加密算法等,而当区块链近年来被广泛用于加密货币跨境交易后,由此引发的加密财产(如比特币)跨境错误转移、比特币跨境被盗、比特币跨境继承等争议的法律适用问题,使得其备受学界争议。因此,利用冲突法解决这类加密财产争议被海牙国际私法会议提上议程,在2020年3月发布的《与分布式账本技术领域和金融技术领域发展相关的国际私法应用的资源分配建议》中,海牙国际法会议明确提出分布式账本技术和区块链所带来的冲突法问题,并针对加密财产的法律适用提出构想方案,毕竟区块链本身无法解决这些问题。②但当加密财产转移涉及不同国家,且没有任何中央机关(司法机关)或验证点时,冲突法的作用貌似受到限制。因为在区块链这一新兴技术所构建的异域数字世界,没有客观连结因素可能使得传统的法律选择操作并不适用。因此,本文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使区块链与传统冲突法理论相统一,避免落入“代码即法律”(Code is law)框架下的“数字法”(lex digitalis)或“密码法”(lex cryptographica)抑或单纯的国内法管制之窠臼?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通过“区块链—法律选择”的思维方式,来实现冲突法和数字技术之间的共生共赢。

   一、冲突法在区块链的适用法理

   区块链与法律之间似乎存在着尖锐张力,源于“密码朋克”(cypherpunks)或“密码叛乱”(crypto rebels)等无政府主义认为加密财产是公民在数字空间“绝对自由”的保障,并有可能打破国家垄断货币创造的局面。③因为在他们看来,区块链并不需要法律的管制。反之,以网络法学者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为代表的学者们坚持认为,区块链将由“去国家化法律”(如冲突法)管制为最优选择,法律应该干预区块链的架构,毕竟区块链自由主义终究难以实现。④区块链之所以需要包括冲突法在内的法律,是因为两者都基于信任机制。尽管区块链能够巧妙地解决验证问题,但仍受人的主观自私、攻击和操纵等不良意图的影响,若想增强信任机制,还需要借助冲突法。⑤因此,要赋予冲突法在区块链领域生存的土壤,须从法理上论证冲突法在区块链的作用与角色,以及两者构建数字空间信任机制的共通之处。

   (一)冲突法更易弥补代码自治下的法律空白

   代码(Code)是区块链的基础构成元素,系程序员用开发工具所支持的语言写出来的源文件,其所设立的规则,即通过事先执行的模式对用户行为加以限制,目的在于防止用户违反数字空间的技术规则,这与传统法律的事后救济与执行恰恰相反。⑥因此,区块链似乎证实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代码在“取代”法律而实现数字空间自治:允许人们自由转移虚拟财产,而不受银行或其他由国家控制的金融机构的干预,整个过程也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⑦细言之,转让人将自己的“私钥”(private key)与受让人的“公钥”(public key)相结合,就完成对处于地球另一角落的受让人的确认。所有流程无须任何国家或地区的金融机构(如银行、清算机构或存管机构)的介入,也不受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法律管控。从这个层面来看,代码成为了数字空间的“法律”,导致“代码自治”被区块链拥护者们奉为数字空间“去国家化法治”的圭臬。

   但科技并不能完全取代冲突法在数字空间的角色,因为在加密财产跨境转移中,代码无法对加密财产的任何未知风险及相应的争议解决机制作出预设,只能从技术效率来提升加密财产转移的效率,代码执行效果是否会对不同国家的民事主体产生法律约束力尚值得商榷。况且,由于各国对加密财产法律属性的识别不同,加密财产是出自于法律选择目的而构成的财产,不能脱离冲突法而存在。⑧例如,在当前网络音乐“快速消费”及传播全球化的趋势下,音乐作品著作权人利用区块链直接管理其与世界各地的音乐爱好者(消费者)的授权许可协议,⑨即利用哈希值验证音乐作品形成时间,记载著作权转让链条以及作者权利管理信息。但其代码并不能替代冲突法解决抢先登记或匿名盗版引发的跨境侵权争议,以及著作权人的精神权利争议和经济权利跨境争议,现实中也很难找到能直接调整区块链争议的实体法或程序法,而冲突法则以不干预代码运行的方式有效弥补代码自治下的法律空白。

   较之带有直接调整性质的实体法和程序法,将冲突法规则纳入代码运算规则,绕开了对传统中心化信任机制和实体法的质疑或改动,通过间接方式解决区块链争议的法律灰色地带,克服区块链长期以来依赖代码来调整私主体之间民商事关系的倾向,更容易被各国所接受,而不再片面夸大去中心化技术的调整作用。诸如传统数字版权管理(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系统已在代码中直接植入了涉外合同条款,以促使该合同自动执行。⑩我们无法在区块链技术发展尚未成熟时鼓吹“代码自治”,这于各国对区块链的法律监管是极为不利的,而应当借数字技术之东风奠定包括冲突法在内的法律在应对区块链争议的“私法数字化”理论基础,以实现区块链与冲突法的和谐共存。

   (二)加密财产的跨境转移急需冲突法规范调整

   区块链提供的是一种交易双方通过数字技术进行资产转移的机制,但不局限于国家发行的真实货币转移,也包括虚拟货币(virtual currencies)和其他加密财产(encrypted property)的转移,甚至可以将现实世界的黄金、不动产或股票等资产“代币化”(tokenization)并进行跨境转移,传统物权法或债法并不必然适用。然而,从冲突法来看,包括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财产在内的每一类财产的存在,都是基于内国法对其法律效力的承认,因此,首要之举即,通过冲突法来确定加密财产跨境转移所应适用的法律。毕竟区块链赖以生存的去中心化账本通常是无国界的,可能涉及多个国家,其本身并没有能力为将来可能发生的任何问题提供法律保障。(11)为更好解决这一问题,依据加密财产转移在区块链所发生的位置不同,拟从内生性转移(endogenous transfer)和外源性转移(exogenous transfer)两种维度对民事主体之间的加密财产跨境转移加以阐释。

   1.法律界限相对模糊的内生性转移

   发生在区块链内部的加密财产转移,会衍生出许多困扰冲突法学者的问题,代表问题之一即跨境错误转移或非法转移加密财产。前者主要包括转让人输入错误的比特币编号,或者转让人混淆了受让人和另一个人的公钥。后者主要包括转让人对比特币转账的同意是基于欺诈或虚假陈述(例如受让人诱使转让人使用其私钥),或者受让人(网络敲诈者)以公开转让人的个人隐私为条件,威胁转让人转移加密财产,也有可能是受让人黑人转让人的电脑并复制其私钥,然后将比特币转账给自己。从法律角度来看,所有这些加密财产转移行为均无效,然而从区块链技术角度来看,这些转移却是有效的。只要位于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双方当事人使用了正确的密钥和公钥且相结合即可通过验证,就可实现区块链内部的“有效”转移,这种转移会被记录于新的区块且不能更改或撤销。因为区块链在设计时并未将错误转移、欺诈或不当威胁等主观因素纳入考虑(这些因素难以通过共识算法构建)。但这种“有效”的财产转移,对于无过错的当事人而言,是极为不公的,区块链视阈下的“代码即法律”反而会成为不法分子在数字空间非法获取或转移加密财产的免责金牌。此时,冲突法所扮演的角色则是破除数字空间狭隘的法律观,从全球化、平等化的视角来选择解决区块链加密财产争议的最适当法律,充分考虑各国法律对错误转移财产以及非法转移财产的相关规定,将加密财产的内生性转移从代码自治转移至冲突法调整,以更好地维护无过错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2.处于法律空白的外源性转移

   外源性转移是指发生在区块链之外,但可能影响加密财产所有权的法律行为,较具代表性的即加密财产的涉外继承和破产。在大多数国家的法律制度中,在被继承人死亡的情况下,其资产全部归继承人或遗嘱执行人所有。但较之于内生性转移,这种转移是完全自动化的,不以任何财产转移手续作为要件。换言之,若被继承人的遗产包含加密财产(如比特币),由于死者不能再处理这些加密财产,继承人就是区块链之外的“所有者”。(12)由此衍生的问题是这种外源性转移应在哪个国家的法律下合法进行?毕竟不是每个国家都承认加密财产为遗产。在跨境破产中,若加密财产占据债务人财产的相当大一部分,对加密财产的处理则是冲突法和破产法共同争议的讨论主题。(13)尽管许多国家的破产法赋予破产受托人在破产程序开始前进行有利于特定债权人的交易的权力,但为了避免受托人利用隐蔽性较强的区块链对加密财产进行欺诈性跨境转移,冲突法必须延伸到这一领域,以确保加密财产在准据法的调整下为债权人的利益而正确使用。综上所述,尽管继承和破产游离于区块链之外,但加密财产的特殊属性决定其不能直接适用加密财产所在地法,一旦相关国家的法律均不承认加密财产的法律地位,加密财产的跨境继承或破产清算就无法通过去中心化账本来解决。在上述两种情形下,如果没有冲突法的干预,很难确保获得合理的解决方案。

   (三)区块链“去中心化”与冲突法“去国家化”契合

   “任何值得被称之为法律制度的制度,必须关注某些超越特定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相对性的基本价值。”(14)从本质而言,区块链本身即一个庞大的“去中心化系统”,近年来区块链的发展,使得“去中心化司法”在数字空间甚嚣尘上。(15)从法律角度来审视“去中心化司法”,其本质上是为了脱离传统的以国家公权力机构为中心的审判程序,从而实现数字空间内部自治,而这与当前冲突法的“去国家化”定位是相一致的。源于古罗马万民法的冲突法在发展早期即为超越各民族固有法和各城邦之城邦法而存在,法律的差异性所导致的法律冲突经常被视为主权的冲突,(16)以突破各国严格的属地主义限制,增加法律的可预见性和确定性。(17)具体而言,两者的契合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区块链是一种全球性的转移机制,其运行协议存储在全世界的计算机上,任何人均可参与像比特币交易这样的不设置访问权限或服务器的无许可系统(permissionless systems),交易通过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节点进行。因此,这种去国家化的无许可系统须借助冲突法确认交易双方的所在地(加密财产转移是在私钥和公钥的基础上执行的,技术上难以确定双方位置),削弱法院地法、直接适用的法以及强制性规范等单边主义冲突法,扩大当事人意思自治、最密切联系以及属人法(如参与者所在地法、发行者主要账户所在地法)的适用范畴。第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易导致与加密财产相关的法律也处于相对混杂的“碎片化”状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673.html
文章来源:武大国际法评论
收藏